关灯 巨大 直达底部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00章 叶落霜下 万物寂静 (一更)
      “红儿,娘想起一件事情,要回去了。”
  红儿奇怪:“为何?”
  “还没去你外公外婆墓前去看他们,先前老马说,要我去看看,我来的匆忙,没有去呢。”
  “那娘亲去吧。”
  红儿并未有半点的难过,我也只是摸了摸大石头,像是个对孩子一样拍了拍他。
  “你在这里,日子过的漫长,但你若是觉得无聊了,就去看看娘亲,这样的话,也打发时间。
  数万年不怕什么,只怕万万年,没有尽头,是不是?”
  “娘亲,你看着万古深渊,还有守护兽,还有蛮荒呢,我不寂寞,其实偶尔睡一会,也能想起不少事情。”
  “嗯,你知道就好,我们红儿心地善良,娘亲知道。”
  红儿点点头:“娘亲慢走,孩儿送娘离开!”
  红儿掀开袍子,单膝落地,我再也不忍心看他一眼,转身决然而去。
  小猫急忙跟着我,一路上说了许多话。
  我只是交代守护:“好好守护盘古之心,我定不会忘记你。”
  “夫人,那我还能见到猫儿?”
  我停下看向守护,抬起手,一盏五彩莲花灯在我手里出现,快速转动。
  “这是五彩莲花灯,是阴祖之物,可在深夜发出光芒,让你看到想看的人,你在万古深渊之中,灵性随高,但许多的事情你并不知不懂,包括对女子的喜爱之情。
  我送于你,你每日无事的时候可以看看,但不可贪得无厌,你要好好修行,有朝一日可以跟着红儿一起离开这里。”
  守护惊讶:“离开这里?”
  “嗯,离开这里,拿着吧。”
  我把五彩莲花灯给了守护,守护意外道:“夫人,这莲花灯看着怎么有些眼熟呢?”
  “眼熟是肯定的,这莲花灯是五彩石做的,与娲皇补天用的神石是同物,你带着可以保护你,也可以让你更快的修行。
  你性子还有上古兽性,而我家猫儿,乃是上古花神,你乃是树神所化,你与她有一段缘分,所以一见如故。
  这灯送你,你若还有缘分,自然可成,若没有,便卸去身上的兽性,随我入道。”
  “我是树神?”守护惊讶。
  我点头:“没错,上古时候,阴祖花神草木,曾孕育了大地上的无数草木,阳祖顽皮,总在草木之上以风云之身纠缠,从而孕育了一株花神,一株树神。
  花神追随我到万年之后,树神来到万古深渊,化身魔狼。”
  “那我们是兄妹?”守护惊讶。
  我摇头:“上古时候的关系不作数了,轮回以有千百回,猫儿乃是天界的仙果,被黄家夫妻吞下,孕育出来,她如今是小黄鼠。”
  “是么?”
  守护很高兴看猫儿,猫儿傲娇:“我才不喜欢你。”
  “守护,我得告诉你,你与猫儿的缘分并不多,日后是否能修成夫妻,还不确定,而上天跟我作对,不会让我好过,我有三个孩子,红儿,扶幽,还有猫儿……
  我想,他都不会放过,想想,我这三个孩子,任何一个生下来,都会毁天灭地,更别说三个一起了。
  你可明白我说的。”
  守护说道:“夫人放心,守护也是夫人的孩子,守护一定守护好盘古之心。”
  “去吧。”
  我看了一眼猫儿:“我们走。”
  猫儿忙着跟着我,回头看了一眼守护,不知道为何跑了回去,守护被吓到。
  我转身去看,猫儿说:“只要你帮我看好红儿哥哥,我会来看你。”
  “我会的。”
  “嗯。”
  猫儿转身追来,我们才离开。
  到了万古深渊的上面,红儿还跪在石头里面,他只是抬头看我,看我回头看他,他双膝跪地给我磕头。
  我转身就走。
  猫儿看我流眼泪,想问我怎么哭了,我走的便快了许多。
  来到这里,想起了一切,也就意味着,我阴祖的身份和能力都回来了,在这里,能阻挡我的怕也只有那个老东西了。
  可他们要是敢出来,阻拦我,我便把他们打成土渣。
  猫儿跟我出来,我们来到巷子里面,猫王正在等我们,看到我和猫儿,猫王被惊呆。
  他也许是第一次见到猫儿的样子,所以才被惊艳到了。
  “岳母。”
  猫王见到我,急忙来喊我。
  猫儿轻蔑的白了他一眼:“谁是你岳母,不要脸!”
  猫王看猫儿双眼发直,叫人怎么也联想不到,他是上古雨神。
  说来丢人,阳祖与阴祖每日在一起的时候,并未生育孩子,可化身草木风雨后,却孕育了几个孩子出来。
  红儿是一个,而后是树神,雨神,花神,还有一个雪神。
  这五个孩子,红儿乃是人身,其余都是灵物。
  但雪神冷傲,轻易不会出现,好像是这次。
  树神要坚韧一些,花神偏向美艳,性格傲慢,唯独雨神,柔和!
  “岳母,见到红儿了?”
  猫王不敢顶撞猫儿,问起红儿的事情。
  “猫王,你可有名字?”
  “九雨。”
  “有何出处?”
  “听我母妃说,他们五百年没有生育,但一胎只生了我,生我的那天下了九天的雨。”
  “嗯,以后叫你九雨吧。”
  “是。”
  我看了一眼猫儿:“你还不变回去?”
  “我不要,我这样很美。”
  果然,花就是很傲慢,就喜欢争艳。
  “那你也不能穿成这样,换一身衣服。”
  “哦!”
  猫儿转一圈,换了一身衣服。
  猫儿喜欢红色的衣服,穿了一条红裙子,走在路上何其惊艳,猫王却不喜欢,跟她说红色不好看,还说变回去很好。
  其实猫王是担心,有人见到猫儿,把猫儿抢走。
  但未免猫儿惹事,真的被什么人看到,我将她变成了五岁的小孩子,她可爱的不得了,猫王随即变成了七岁的小哥哥,一声黑衣,好像黑执事跟在猫儿的身边,猫儿不高兴,冷冷的盯着猫王。
  猫王这才放心。
  带他们出来,我那里都没去,去找了季末扬。
  见到我季末扬有些意外,他没想到我会回来,但我回来才知道,原来日子过的这么快,我在万古深渊的几日,已经在后世度过了一年的时间。
  而这一年来,罗绾贞习惯了我不在,习惯了季末扬不在找我,习惯了玄君他们找我,中日不见踪影。
  进门罗绾贞看到我,手里的法器落了一地。
  猫王和猫儿在身边,罗绾贞惊讶道:“你生孩子了?”
  季末扬被喊出来,看到我季末扬整个人也被惊呆了。
  “红儿?”
  季末扬以为猫王是红儿了,猫王上前:“舅舅,我是猫王,这是猫儿。”
  季末扬反应过来,看了我一眼,把猫儿抱了起来,拍了拍:“猫儿?”
  “舅舅。”
  猫儿一脸高兴,季末扬抱着猫儿看了我一眼,带我们进去。
  进去后我才知道,我离开已经一年了。
  住下来的那晚,玄君就回来了。
  房门呼一声打开,我正跟猫王和猫儿说话,扶幽喊着婆母跑了进来,门外站着玄君。
  我看向玄君,目光很平淡。
  玄君却满脸惊愕。
  “殇儿……”
  玄君从外面进来,抱住我试图涌进怀里。
  我抬起手结印,口中振振有词:“天地玄黄,宇宙洪荒,吾乃阴祖,号令一切,收!”
  玄君惊愕,他浑身一震颤栗,离开我他看着我:“殇儿……”
  “你不该来找我。”
  玄君身上的镇魂棺出现,回到我脖子上面,我将玄君收起封印在镇魂棺里面。
  张教授的身体晃了晃,差点摔倒,我急忙扶住了他。
  他抬头来看我,我扶着他坐下,他出了一身汗,身体显得虚弱,到底他的肉身不及玄君的僵尸体。
  我去倒水,张教授一把握住我的手,我回头他抬头缓缓看我:“你要干什么?”
  “你很虚弱,稍后再说。”我拉开张教授的手。
  张教授因为身体太虚弱,靠在床上。
  我倒水给他,他喝了水,还在看我。
  我看向被吓坏的扶幽,扶幽说:“我爹爹呢?”
  “你爹爹在这里。”
  我指了指脖子上的镇魂棺,扶幽害怕我,一年了,长大了不少。
  扶幽说:“爹爹不会害人,婆母把他关起了?”
  “爹爹不会害人,但爹爹不能一直留下,过些日子,就会放出来。”
  “哦?”
  扶幽担心我把她也封印了,躲到了猫王身后,觉得不妥,又躲到了猫儿的身后,还是觉得不妥,她看上去被猫儿要高一些。
  扶幽看看,朝着张教授叫:“爹爹。”
  “扶幽,来这里,爹保护你。”
  张教授招了招手,扶幽急忙跑到了他身边,紧紧抱着张教授。
  我这才坐在张教授的身边说:“九雨,猫儿,你们两个住在隔壁的房间里,可以么?”
  “可以。”
  猫王很好说话,但猫儿想了想:“娘亲,我想跟你住。”
  “不行,晚上爹爹身体不好,还要给他疗伤,另外……”我看了一眼扶幽,扶幽担心,毕竟分开了一年。
  我说:“你也去,跟猫儿住在一起。”
  “我也去?”
  扶幽看向猫儿,她是喜欢跟小孩子一起的。
  我点点头:“嗯。”
  “哦。”
  扶幽很高兴,急忙跑去拉住猫儿的手。
  我看猫王:“保护她们。”
  “是。”
  “去吧。”
  三个孩子离开,跑去隔壁了。
  我看向张教授,张教授出了一身汗。
  我去打水,给他擦汗,他看着我出神:“想我么?”
  “……”
  人类和鬼是不同的,人是这样的。
  鬼和僵尸,哪怕是魔,都不一样!
  我低头亲了一下张教授的嘴唇,张教授虽然虚弱,但他急忙搂住我。
  只是我没有回应他,而是缓缓离开了。
  张教授握着我的手:“干嘛?”
  “你身上虚弱,不能乱来,我给你擦擦。”
  我起身投了毛巾给张教授擦,他躺在那里看我,我给他换了干净舒服的睡衣,去洗了澡,这才回来跟他躺着。
  张教授翻身过来,把手放到我腰身上,轻轻搂着我,我看了他一眼,他的头贴上来,把脸贴在我脸上,呼吸渐渐粗重。
  “想我么?”张教授问我,我想了下嗯了一声。
  他亲了我一口,很满足的贴着我闭上眼睛。
  我翻身搂着他,让他把头贴在我怀里,才闭上眼睛。
  深夜,屋子里有些冷,那种冷是冰寒的。
  是香雾来了。
  张教授动了一下,我拉住张教授的手臂,叫他不要动,反倒是我放开张教授的手臂从床上起来看向张教授。
  香雾还是原来的样子,他穿着怀里的红衣,一头乌黑的长发,面容阴柔却不失硬挺。
  他的脸是这世间上最英俊的,是无人能及的,当他穿上红衣,就如同是这世间最美的花,开在了凡世间,让世俗大地都黯然无色了。
  我披上外衣,看着香雾的英俊,但我并没有说话,倒是香雾看了一眼张教授,他狭长的丹凤眼微眯,剑眉轻蹙,仿佛是看出了什么,问我:“玄君呢?”
  “他在隔壁。”
  我下床去看香雾,香雾后退了半步。
  他显然是怕我的,我背手看着他:“你怕我?”
  香雾抿着嘴唇,想着什么,看向床上的张教授:“张教授。”
  张教授准备起来,香雾不等看清,我立刻冲了过去,他迅速后退,扶手一扫,一道风迎面扑来,我翻身朝着他冲过去,早有准备我从墙壁上吸来了桃木剑。
  香雾恼怒:“离殇!”
  我并不说话,剑剑是他的要害,许是想要试探我,香雾忽然转身,我一剑刺中他的心,他一颤,双手展开,发丝肺炎,双眸凝视着我。
  他不懂,面容苍白:“离殇……你要杀,本尊?”
  “如今不是你该留下的时候,待我将一切安排好,自然放你出来。”
  香雾忽地一笑:“离殇,你好狠啊,本尊为了你,宁愿遭受雷电之刑,可你如此待本尊,却是为何?
  你可知道,本尊……”
  香雾感觉到了无尽的疼痛,低头看着他冒烟的胸口,他快眼散开了。
  我单手结印,念咒,他的胸口飞出镇魂镯,他闷哼一声,他的痛我也知道,但我抓住了镇魂镯还是带在了手腕上面,直到他被我吸了进来。
  进来前香雾张狂的大笑起来,笑声是那般荒凉,又是那般的怨恨。
  镇魂镯一晃,香雾的声音消失了。
  张教授的声音从我身后传来:“你这是何苦,若不杀了我,他们早晚会回来。”
  我转身看向张教授:“我不杀人!”
  张教授缓缓抬起眼皮看我:“那是要我自杀呢?”
  “你要是想的话,也可以。”
  我收起桃木剑,走去床边坐下,张教授看我:“你也会杀了我?”
  “我不杀人,你不是知道么?”
  “那我要不是人呢?”
  张教授心有不甘的样子。
  “不早了,睡吧。”
  我躺下,张教授也躺下,他盯着房顶看了一个晚上,早上才睡了一会。
  早上起来,院子里热闹了起来。
  小张也来了一趟,看到我很奇怪,还说我怎么说回来就回来了。
  罗绾贞数落了一顿小张,小张抓了抓头这才离开。
  胡二爷和二娘的林子里面也很热闹,我跟无忧几个过去了一趟,在里面吃过饭就回来了。
  谁叫张教授的身体不好了,病秧子似的。
  嘱托了扶幽他们几句,我带张教授去医院看病,去的快回来的也早。
  但我们路过一个地方的时候,看见了魔心,魔心负手而立,仿佛也在看我和张教授,是张教授先发现了魔心,他朝着那个方向看,我也看到了魔心。
  听张教授说:“他还是找来了。”
  “嗯。”
  想到什么,张教授看来:“他知道我们想什么,也知道你想什么,离教授打算如何应对?”
  “没想过。”
  我扶着张教授去了研究所的地下室,进去后就感觉到魔心的到来。
  张教授转身看魔心:“魔心。”
  “看来你身体消耗很大,这一年你很疲倦。”
  魔心朝着我和张教授这边走来,到了眼前魔心伸手握住张教授的手,眉头皱了皱:“看来你的日子也不多了。”
  放开张教授的手,魔心看向我:“开始吧。”
  我放开张教授,开始结印,张教授一把握住我的手:“他也封印了,我也死了,你就……”
  “放开我。”
  我把张教授的手推开,结印封印魔心,魔心勾唇一笑:“他们都说你心狠,看来殇儿是很心狠,本王也不在殇儿的心里,当真叫本王刮目相看。”
  魔心消失,一股强大的力量,从此处迸射而出,散开了。
  张教授恍惚一怔,闷哼了一声。
  我去看他:“魔心是你们三个的心性所化,他消失了,你们三个的心性会回来一些。
  但你的最多,所以他对我才更温和。”
  张教授不想与我说话,他只是看着我。
  我扶着他离开,他到了门口回头看了一眼地下室里:“你用这些东西,扰乱魔心的心神,你可真狡猾。”
  “魔心若不想我封印他,自然是知道一切的。”说到底还不是魔心自己愿意的。
  我和张教授离开,我带他去一处山青水美的地方去修养,这期间我们谁也没见过,也不在出门。
  院子里种了两种树,一种是桃树,一种是梨树。
  梨树开的时候,都是白色的,桃树开的时候都是粉红,看着花,也有一番风情。
  我总站在花前发呆,张教授一边画符一边问我:“你在想什么?”
  我总告诉张教授:“想你什么时候可以恢复。”
  张教授抬头看我,我也回头看他。
  张教授说:“等我的身体恢复了,就得离开?”
  “离开后你是你的张教授,我是我的离殇,老死不相往来。”
  张教授听闻也不再多言,他把手里的毛笔一扔,转身走了。
  我转身去看他的时候,那副画落到了地上,我去看,是我的画像。
  我回去找他,他正在床上生闷气,等我走去,他一把把我拉了过去,翻身就把我压在了下面。
  我并没有挣扎,他身体好了一些,也算有些力气,虽然有些力不从心,但好在也还能坚持下来。
  等他昏睡,我起来给他擦了擦满什么的汗,没有了玄君的撑力,他这半生就跟病秧子一样,不死不活,苟延残喘。
  我拿来龟壳,算了算,看来还是不行。
  后来又过了半年,几乎是每月都会纠缠几次。
  虽然这一路漫长孤寂,但好在,还能撑下去。
  但眼看张教授的身体一日不如一日,看着他要离开人世,半点办法都没有了。
  我算准了,张教授会在中元节的那天离开人世,便把他的身后事准备了。
  通知了季末扬和罗绾贞他们过来,见到我的时候,季末扬和罗绾贞都有些意外,他们都没想到,我们离他们这么近。
  其实有几次我看见季末扬在附近出现,只是我没有出去而已。
  季末扬来的时候张教授正对着桃花发呆,季末扬站在不远的地方看着张教授有一些出神,听他说:“好好的一个人,到底走了这一步,你就信这么狠,非要这么做,都走了,我看你还谁来管。”
  我站在一边正沉默,张教授看向我们,看到季末扬他说:“桃花的时间虽然短暂,但好在桃花也有一树妖娆的时候,起码他是桃花,是他自己。
  一个人,活着都不知道自己是谁,还有什么意义?”
  张教授来看我:“离教授虽然一意孤行,可她陪我的这日子,却是我最舒坦的日子。”
  张教授说着暧昧起来,也只有我知道,他到此时的心境,就如满树的桃花,纷飞时候的肆意,对他来说,强撑着身体活在别人的阴影里面,他更愿意死在他自己的身上。
  季末扬难得对男人有意思怜悯:“既然你以看开,随你吧,不过我可以答应你一件事,你有什么想要的可以告诉我。”
  张教授犹豫了片刻,看了我一眼。
  “没有。”
  张教授转身看向桃花,交代起他的后世:“我死后,就带着离教授走,我的肉身马上火化,不要留下一丝灰烬,不必下葬,留下祸害人。
  骨灰分成四份,一份洒在这里的桃花树下,一份洒在河中,任河流冲走,一份送去山上,让风吹散,一份送到道观去,放到香炉中,与香灰存放一处,那样就可以永久镇压了。
  我一生发下大愿,要舍身卫道,死后绝不能祸害人间。
  魂魄若是还有,要罗绾贞在七日还阳夜用五行之火焚烧,我命中阳气极重,但因一些事情,早已涣散,若不妥,边用五雷咒轰了!
  还不行的话,就只能生死符了。
  生死符早已失传,但我已经将生死符记录下来,罗绾贞的阳气不足,怕是用不了,我已经亲自祭炼了两张生死符,我死后你拿去,如果都不成,就用生死符,我抵不住你的生死符。”
  季末扬犹豫了片刻:“姻缘书,不要了?”
  张教授犹豫着:“不必了,姻缘书若是拿了,对离教授不妥,怕她婚姻不顺,半生不祥。”
  “是么?”
  季末扬看了我一眼,便去了桃花林里面,张教授站了一会便回去了。
  那晚躺下就没起来,他看着我片刻不能离开,也不肯说话。
  我走去那里张教授就眼神跟着我到那里,罗绾贞平日里是很少有煽情的人,竟跑出去哭。
  季末扬也只是偶尔路过,不进门看。
  但大半夜的,总在门口路过,给人的感觉好像是在门口等张教授死一样。
  扶幽几个就在门口,他们都成了大人的样子,时不时的就在门口掉眼泪。
  我投了毛巾,走去给张教授擦了擦手,张教授抓着我的手交代我:“我死后,千万不能手软,尸气已经遍布全身,若迟疑,后果不堪设想,一旦我成了僵尸,就会吸走所有僵尸的尸气,到那时候,谁又能挡得住我?”
  “我知道。”
  我给张教授继续擦手,张教授平躺着,双眼有些呆滞,我看他嘴唇开始动弹,仔细去听他说什么,他正在念清心咒。
  听他念,我盘膝坐到里面,陪着他一起念。
  大道无形,生育天地;大道无情,运行日月,大道无名……
  张教授的手用力,他看着我:“帮我结印,叫季末扬过来,要他亲自把生死符给我打在身上。”
  我看门口,季末扬早就在门口等着了。
  他进来,手里握着生死符。
  “开始吧。”
  张教授说着缓缓拉了我一下,要我帮他。
  我给他结印,季末扬把生死符贴在他的胸口和眉心,他现在看着我都很艰难了。
  他闭上眼睛,嘴巴还在动。
  罗绾贞进门问:“那么多的人成了魔,成了鬼怪,就差他一人么?”
  “……”
  我和季末扬都不说话,任由罗绾贞哭泣。
  猫儿说:“娘亲,你放了爹爹吧,他不会害人的。”
  “……”
  我看了一眼猫儿,他已经哭的成了泪人。
  猫王不敢看我,拉着猫儿出去,扶幽说:“爹爹交给我,我不会叫他害人。”
  子墨也跑了出来,如今的子墨已经是大鬼王了,再过不久就是鬼尊。
  还有天蓬尺,天蓬尺站在一边却不说话,他是最沉默的人。
  封印中,天蓬尺是封印圣物,他自然明白一些事情的轻重。
  龙庭和云雅进来,便不动了。
  “都出去。”
  张教授艰难的说出一句话,我看他的眼睛变成了金色,子墨说:“我们走吧,我们身上的气息,会叫他南翼控制他的身体。”
  大家转身离开,房间里面剩下季末扬和我,张教授最后看了我一眼,他还是那么温和。
  想到那时候他凶我的样子,我还是有些不争气了。
  “照顾她。”
  张教授看着季末扬,艰难的交代。
  季末扬点点头,张教授才缓缓边上眼睛,在他施咒的瞬间,他身上呼一声燃烧起来,我的手一热,烈焰燃烧,季末扬将我的手拉开,要我离开张教授。
  我看着张教授,他还没死。
  大火中,他始终闭着眼睛,他想放开我的手,我看着他的手,指甲变成了黑色。
  “你出去,我来做左后一步。”
  季末扬起身,后退到门口,交代我小心,他就先出去了。
  我立刻结印,将所有门窗封住,符纸从我身边飞出去,贴到窗户房门上面,烈焰下,张教授缓缓失去了气息。
  他死后,魂魄从身上缓缓离开。
  但他的魂魄很清,隐约可以看得见。
  他的魂魄就是玄君,玄君自从来了之后就成了他的魂魄,但玄君乃是僵尸,也因此他身上尸气很重。
  至于他现在的魂魄,是他原来留下的,所以很弱,除掉很容易,只是他沾染了玄君的尸气,很快就会壮大,一旦接触到其他魂魄,就会将其吸收,因此会成为祸患。
  这也是为什么要毁灭魂魄和他的肉身的原因。
  张教授看着我,他有些出神,我抬起手想要毁了他,他一笑,温和的好像是活着的时候。
  马上要魂飞魄散了,竟还是那么的宠溺,我便有些舍不得。
  我握住手,看了一眼还在燃烧的肉身,才发现,肉身根本不灭。
  我正奇怪,肚子一痛,深吸了一口气。
  张教授的魂魄一惊:“殇儿。”
  我趴在他身上,动也动不了,正想着是怎么回事,眼前一黑竟晕了过去。
  晕倒前听见张教授喊我。
  等我再度醒来的时候,眼前坐着张教授,他的手正握着我的手,而他的脸白皙干净,还有一丝丝的红润。
  他看着我很紧张:“醒了?”
  我看了看周围,屋子里一群人都在看我们,我看向张教授:“怎么回事?”
  张教授并未解释,他只是拉住我另一只手放到我小腹上,我忽然就意识到了,是红儿来了。
  我的手握住被子,看着张教授,张教授把我另一只手拉到他脸上:“我是人,没有魔气,也没有鬼气,也没有尸气,只有人气。”
  “那你……”
  我很奇怪。
  扶幽急忙跑了过来,趴在我身边说:“珏儿哥哥来了,吸走了爹爹身上的气,爹爹弥留下来,舍不得娘亲,活了过来,刚刚舅母给他改命了,但不知道是把谁的命给了爹爹,听说只有十年。”
  我看向张教授:“十年够了!”
  “嗯。”
  张教授点点头,爽朗一笑。
  “多久了?”我问张教授。
  张教授算了算:“一个多月了。”
  “怎么没有察觉?”我满心奇怪。
  “察觉就是一番血雨腥风,外面已经开始骚动了,这次更严重,就连子墨和天蓬尺都没能逃过诱惑,但已经被压下去了,但这次我们的桃花林起了左右,鬼怪进来的不容易,多数在里面便出事了,接下来要等的事一些鬼尊了,不过罗绾贞已经布阵,不会出事,你只管安心养胎。”
  我想了想,看了一眼脖子上面,解开了封印,先放出了玄君。
  玄君医生黑色的黑衣,更黑了,但他也更英俊了,身上的僵尸之气并未察觉,但他确实相对之前要更厉害了。
  “……舍得让本君出来了?”
  玄君自是不服气的,怒气冲冲的对着我说。
  张教授脸色难看:“你我不管算是什么,但离殇终归是我妻子,你若这般跟他说话,纵然一死,我也不会让你如此放肆!”
  玄君脸色难看:“你再说一次?”
  季末扬此刻说道:“就在刚刚,张教授拿走了姻缘书,已经签下了名字。”
  玄君豁然转身:“殇儿昏迷,谁签的?”
  “姻缘书原本就在,两人已经签字,还给我的时候,我就没有把名字擦下去。”
  季末扬终归还是确定了他妹夫的人选。
  也明白,我之所以将魔心他们封印的意图,就是想寻最后一次机会,我要和张教授生下红儿。
  玄君半天没动,他看向我:“离殇,你好狠啊!”
  我看了一眼手腕,将镇魂镯里的香雾放出来,可香雾并未出来。
  玄君看向我:“没良心!”
  我结印,用最大的力气,凝聚出了魔心,推动了魔心的出现。
  但魔心也没出现。
  玄君不解:“你到底要做什么?”
  “这孩子是我和张教授的,但你们也是他的叔父,今日起,你们总得保护他吧?”
  玄君脸色难看,转身过去。
  张教授好笑,他也是才反应过来。
  先前红儿的出生,玄君他们是有份的,但现在没了。
  但即便是没了,也还是一样要保护红儿,毕竟今生前世没什么分别。
  但对于玄君他们而言,还是过不去这道坎。
  玄君转身走了,想到过去他长伴我左右,是张教授取而代之,我去看张教授:“你可不要被他吓到。”
  “不会的。”
  张教授依旧很温和的笑,说到底,他是人,人的心计可要远胜妖魔鬼怪,更别说僵尸了。
  张教授看了一会我,说道:“估计今晚可以休息了。”
  “嗯。”
  大家出去,张教授上床躺了一会。
  但深夜,屋子里一股寒气,房门也被风吹开,桃花全吹了进来。
  我睁开眼看着门口,是几只鬼尊一起来了。
  张教授缓缓起身,他手里握着罗盘,身后的手握着,手上还有托伽戒指。
  他挡在床前,看着门口进来的鬼尊们。
  “看来殇儿想错了,他们不会帮我们了。”
  张教授说的他们,自然是玄君了,若是玄君肯帮我们,这些鬼尊也就不会进来了。
  “张教授,你小心!”我交代他,张教授点点头。
  上一次他就死在红儿坐胎的时候,这一次不知道是不是巧合,又是他在我身边。
  鬼尊们有十几个,看到我瞬间冲了进来,此时的红儿还很弱,他们感应到红儿的存在,想要占有红儿。
  但熬过了这段日子,便不会有事了。
  张教授未动,鬼尊冲上来,他冲了出去。
  要说天师道的能力上,我比不上张教授就是了。
  虽然鬼尊有十几只,但张教授的功力增长了不少,比起上次红儿出事的时候,这次张教授厉害了许多,十几只鬼尊,顷刻间魂飞魄散。
  从屋子里出去,外面大成了一片,桃花落满地。
  我舒了口气,扯了扯被子,与其跑,不如等。
  当初不懂,如今才明白。
  逃是没用的。
  正想着,门口传来桃仙夫妻的声音:“恩人,我们已经尽力了,我们桃家本不是这个时候花开的,原本以为恩人阳寿将近,才为了恩人多开几日,但如今鬼怪都入了林子,我们怕上天知道,我们不按照时辰胡开花落,会遭受责难。”
  “多谢两位,我知道了。”
  张教授说完,桃仙夫妻离开,梨仙夫妻也来了,他们也离开了。
  就看外面的桃树和梨树一下长出了果子,果子红了,熟了,落到地上,树木开始调令。
  原本平坦的肚子,就在叶落的时候,渐渐圆润了起来,鼓的跟西瓜差不多。
  我惊讶不已。
  外面已经冲出桃林的鬼尊们,忽然惊恐起来,扭头就不见了。
  张教授也察觉了什么不对的事情,转身朝着我这边看来,看到我的大肚子,整个人都被惊呆了。
  可被惊呆的何尝不是我。
  原来红儿要按日子生长,桃树从开花到叶落,差不多有六七个月,红儿有六七个月了?
  张教授走来找我,坐下把手伸到我肚子上,他的手一缩,露出惊愕的表情:“踢了我一下。”
  “嗯。”
  张教授扶着我起来,我穿上鞋子走去门口。
  出了门看到周围的景色,这才是秋天。
  叶落霜下,万物寂静!
  ------题外话------
  这几天应该就要完结了,所以错字要留在后面检查了,但字数会不断的发上来,估计是不会存稿
  如果可以,每天可能要三章
  三天更新完


xs.com。m.xs.com

阅读提示:系统检查到无法加载当前章节的下一页内容,请单击屏幕中间,点击右下角或者右上角找到"关闭畅读"按纽即可阅读完整小说内容。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