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巨大 直达底部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552章 她是城主?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元卿凌宇文皓  搜小说()”查找最新章节!

        魏王不知道是没听出来还是压根没在意,道:“去告诉你们周姑娘,她主子来了。”

        女子把视线转到了宇文泽兰的脸上,眼底顿生惊艳之色,这小姑娘长得好漂亮啊,她就是公主?

        她正要单膝跪地拜见,宇文泽兰微笑道:“人多口杂,不必行礼。”

        女子笑了,深深地看了主子一眼,“是,属下先去禀报周姑娘!”

        她转身牵了一匹马,飞快地策马而去。

        魏王和安王带着小侄女本想快些走的,毕竟这大街小巷,到处都充斥着脏语,暴戾,和谐的没多见,怕污了小侄女的眼睛。

        但是显然他低估了小侄女的接受能力,她竟然看得津津有味,就连街头的十几个人群殴,她竟也停下来看,看得还十分有滋味呢。

        她像一头刚下山的小兔,可爱无害,却又对世间万事万物充满了兴趣。

        看了打架,看了斗鸡,看了赌博,看了窑姐儿们拉客,看了偷盗,看了乞丐抢东西,也看了店主欺骗顾客。

        走走停停的,竟然两个时辰过去了,才抵达府邸。

        这府邸建造得很大,但是,一点都不气派,没有所谓的石狮子,没有雕花嵌铜钉大门,也没有大气磅礴的门楼,只有一个大门口,几扇造工低廉的木门,门牌上的字,是用剑雕出来的,写着城主府邸四个字,且邸字还写错了,右耳旁写了左耳旁。

        可见她的部属,是何等的没文化。

        门口有人,见他们来到,急忙去通传,等他们下了马,周姑娘带着人跑了出来,她显然是等急了,出来之后先不忙见过主子,便先斥责魏王,“两个时辰前便已经到了城门,怎么如今才到府中?”

        她对魏王和之前城门的女子一样,没什么好脸色。

        魏王又仿佛看不出来,依旧是淡淡地说:“她说要四处看看,本王便带她看看去。”

        周姑娘白了他一眼,上前打量着宇文泽兰,轻轻地舒了一口气,“可算把城主盼来了。”

        但她脸色不是很好,这漂亮的小人儿一点都不霸气,没有皇家公主的威严,像一个躲在父辈怀中只会撒娇的小花儿,一看就知道不抗风沙。

        周姑娘是有些失望的。

        她知道若都城的城主是当今皇上唯一的女儿,朝凤公主,但是,她本以为那是一个特别一点的孩子,但今日一见,却还是那种长在所有人保护之下的瓷娃娃,一点霸气,乃至一点强悍之气都没有。

        这女孩,日后也挑不起若都城,一朵莲花,长在若都城这样暗黑腐烂的烂泥潭里,格格不入。

        但是,她来若都城的时候,便已经尊她为主子,如今纵然不满意,也只能认了。

        迎进府中,魏王和安王问了一下城中的事,周姑娘说局势一般,没比之前好多少,但也没恶劣多少,金国那边依旧在大兴土木,估计两三年内,可以迁都。

        城中就像一个冒着毒气的沼泽,一不小心,就会叫人泥足深陷。

        魏王蹙眉,“依你看,需要用兵吗?”

        周姑娘没好气地道:“我早想用兵,是你不准。”

        “用兵恐坏了朝廷的百年大计,且一旦用兵,朝廷负担很重,若都城本来就没有赋税缴上去,还要户部拨款用走军资,只怕三五月之内,拨不下这笔银子。”

        内部矛盾,动不动就用兵,朝廷有多少银子耗?而且还要激发矛盾,这也是他许久没能下定决心用兵的原因。

        周姑娘气得都笑了,“既然如此,还何必问呢?问了就能用兵了?”

        魏王压手,脸不红气不喘地道:“你不懂,场面话总要说说的。”

        周姑娘翻翻白眼。

        安王问了一些城中生产,经济,养马,农耕,周姑娘对安王的态度好一些,但是说起城中的一切,还是没有太大的耐心。

        她已经到了濒临崩溃的时候,天知道她多想带兵去把那群占据在崀山上的流民纠合的盗匪给歼灭了,这群歹人,一月下山一次掠夺,百姓苦不堪言,埋怨朝廷没有为他们解厄困。

        但是,崀山易守难攻,总共有几帮盗匪,人数到现在都没摸清楚有多少,这主要是因为不断地增加,从其他几个城池里流窜过来的,混不下就当了盗匪。

        他们开始是乌合之众,但是现在似乎有专人在控制他们,每一次下山抢劫都是有组织有安排的。

        她警告魏王,“若都城再不整顿,只怕再过几年,便会成为北唐的心腹大患。”

        魏王没她清楚若都城的局势,但也知道她绝非危言耸听,看来形势真的很严峻,和安王说了几句之后,他对周姑娘道:“这样吧,本王再调派两千人给你,看你能否攻上崀山歼灭流匪,只要歼灭崀山上的流匪,会对城中的几个派别起到震慑的作用。”

        “两千人?”周姑娘摇头,眉头皱得像咸酸菜一般,“没用,两千人攻不下崀山,起码五千人。”

        “这不可能的,五千兵马一动就是大批大批的银子。”魏王是妥妥的死抠门。

        “那就只能小打小闹,增强防备,试图控制他们下山抢劫……小主子,您是不是困了?要不先回去休息一下?”周姑娘说着,瞧见宇文泽兰闭上眼睛,不断地点头,像是困倦至极的样子,便问道。

        宇文泽兰从椅子上滑下去,揉揉眼睛,“好,我睡觉去了。”

        周姑娘无奈得很,本以为说城中的事,小主子多少会关注一些,殊不知她一点兴趣都没有,直接睡了起来。

        她不知道魏王带她来做什么,让娘子军们得知主子是个什么事都不懂,什么事都不关心的瓷娃娃,多寒心啊。

        她叫人带宇文泽兰下去睡觉,也没了兴致跟魏王和安王说城中的事,让他们自己去走走,也好知道她这些年的艰辛。

        五座城池,若都城得到的资源是最少的,兵力也是最少,自然她知道这是因为从地理位置上看,若都城是最无足轻重的,其他四座城池,都可以成为北唐隔阻北漠的屏障,唯有若都城靠着金国边境,而金国又还没成气候,自然没得到朝廷的重视。

        且五座城池,其余四座的城主如今已经慢慢长大,即将可以独当一面,唯有若都城的城主,是那奶臭味干的小丫头。

        周姑娘有些心灰意冷,她不怕艰苦,不怕困难,最怕的是不知道什么时候是个头。

        “算了,两千人便两千人,好过没有!”周姑娘冷冷地道。

        魏王道:“行,本王和公主在这里逗留两天便走,回去之后,立刻调派两千兵马给你!”


xs.com。m.xs.com

阅读提示:系统检查到无法加载当前章节的下一页内容,请单击屏幕中间,点击右下角或者右上角找到"关闭畅读"按纽即可阅读完整小说内容。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