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巨大 直达底部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七十章 召唤奇迹
      第一百七十章奇迹的召唤

  伦格惊惧的看着正在发生的杀戮,整个围成圆型的车阵这时候就如同一个吸引人用生命献祭的恐怖祭坛,勇敢的克骑兵则如同甘愿献祭的供品般送上自己的鲜血和生命。

  又是一声巨大响声传来,一个骑兵终于趁着弓箭手轮换的时候冲到了车阵跟前,他毫不在意从车阵缝隙间刺向自己战马的长矛用力挥舞着弯刀向驼车上露出的一个脑袋狠狠砍下,随着一大蓬腥红血浆喷起,那具被瞬间削掉半个头颅的尸体抽搐着向前扑去,撞倒一个横卧的木桶,扑通一声栽到车下。

  但是那个骑兵还没为自己的胜利发出欢呼,好几柄从不同方向刺来的长矛已经把他连人带马戳倒在地,伴着濒死的惨叫,他被压在死马身下痛苦的扭动了几下后没了声息。

  “我的主佑我得到安宁,赐予我应有的荣誉和勇气……”托尔梅跪在土洼里低声祈祷着,从头顶飞过的箭矢丝毫影响不到他脸上的平静“我冒犯了主的意志,主降罪于我。岂不知我们惩罚天使,这惩罚也必降临于我们。”

  “上帝这个时候可帮不了我们,”伦格小声嘀咕着,他不知道中世纪骑士的祈祷和那些以为喝了天使符水就能刀枪不入的教团迷信有什么区别,至少他不认为在胡乱念叨一阵之后,那些看着吓人的长矛就从此和自己的身体无缘了。

  “我的罪以苦行偿赎……”托尔梅依然低声祈祷着,不过他头盔檐下露出的眼神开始变得犀利起来,握剑的手指逐渐攥紧“……主的荣耀须以利剑赞美!”

  “啊!”

  一声呐喊从土洼旁边一匹翻倒的战马后面响起,一个满脸鲜血的马木留克骑兵从死马后面跳起来飞快的举起手里的长弓,横箭、拉弦、瞄准、射出!

  箭射出的同时,一块巨石已呼啸着从车阵里飞出直接砸到这个骑兵脸上,把他狠狠击倒在地。

  箭矢飞快划过空地没入车阵的缝隙,随着一声短促的惨叫,一个被射倒的人影摇晃着挥舞着手里的弯刀向前栽去。随着他身子倒下,车头捆绑货物的一根草绳被他手里的弯刀拦腰划断,车上的货物立刻发着轰隆声坠下驼车,一个个圆粗的木桶在地上翻滚着,随着在石头上撞击发出的‘咯吱咯吱’的破裂声,大片的橄榄油立刻在沙地上带起一条深棕色的黑线。

  “上帝保佑!”随着怒吼,托尔梅奋力跳出土洼,他手里的长剑飞快的格挡着飞来的箭矢,但是只一会儿,一支斜飞而来的羽箭已经狠很钉在他另一个肩头上,巨大的冲力把他贯倒在地,栽进土洼。而就在他身体消失在土洼里的同时,几支利箭已经掠过他站着的地方,飞向后面。

  “卑鄙的撒克森人,”托尔梅躺在地上无奈的诅咒着,他知道在这种时候即使他拥有更强大的剑技也起不到什么大的作用。这里是战场,是战马,长矛和弓箭的天下,却绝不是一个遵循严谨法则的骑士的天下。

  “用火点燃那些油!”伦格看着那条黑线,他半直起身子看仔细的观察着眼前的一切,同时还紧张的注视着那些迎头飞来的可怕弩石。“他们车上有油。我们把他们的车点燃就可以了!”

  “可是到那去找火!”托尔梅喊着“这是沙漠,他们(骑兵)是不带火箭的,更不用说他们一直看不起的火枪。看看那个车阵,就是整队骑兵也冲不过去,我们无法靠近他们!而且我们的人已经都乱了,除了后面那队被挡住的,这的骑兵都不知道该怎么冲击这些车阵!”

  “该死!”伦格嘴里狠狠的诅咒着,虽然眼前骑兵的表现和拿点破仑所说的那种缺乏配合各自为战的叙述不尽相同,但是这时候陷入苦战不克的骑兵却毫无疑问的暴露出了一个他们致命的弱点——勇敢的近似盲目和固执。

  沙地上到处横飞的弩箭在空中带起的“叱叱”声根本无法恐吓住这些骑兵,被射倒在地挣扎惨叫的伤者也不能令他们畏惧。甚至那些刺眼闪亮可怕长矛也阻挡不了他们冲击的疯狂!

  一个骑兵被迎面飞来的几支弩箭同时射中,他的身体在马背上颤抖着,可却始终不倒,直至几柄迎面而来的长矛把他直接戳下了马背才停止了无谓的冲击。可更多的人却是连车阵都没有靠近就已经被对面的箭雨扫倒在地。

  “愚蠢守旧的骑士……”伦格看着这些如同发疯般冲击的骑兵不由低声诅咒着,他实在无法理解这种虽然勇敢却只能用顽固来形容的骑兵究竟是怎么想的,难道对他们来说伏下身子躲避箭矢会让他们的光荣受到多大的侮辱吗?

  车阵前的厮杀也已经到了白热化的地步,被人马尸体堆积起来的一道血色堤坝不断增加高度,无法攀上堤坝的双方战士隔着堤坝用弓箭,用投斧,用标枪和长矛甚至是石块,用一切能够扔向对方的武器相互屠杀着!

  车阵后面不远的地方,令人恐惧的砍杀声不断传来,那是被迎面阻挡住的骑兵在奋力冲击他们当面的敌人,双方以同样娴熟的马技和刀术相互劈砍着,每一次弯刀的挥舞都可能是一个生命的终结,腥红的血浆搀杂着恶心的内脏在人群中泼洒,始终睁着眼睛的狰狞头颅会死死咬着一截断裂的刀身在地上翻滚,直到被一只只硕重的马蹄踩得稀烂。



  到处都在厮杀,到处都有人被杀!戈壁上逐渐形成两个巨大的旋涡。双方都在用拼命的砍杀来争取时间,所有人这个时候都深深的意识到,谁先摆脱自己的旋涡,谁先击溃眼前的敌人谁就可以立刻增援另一边的己方战友。到那时候,也就是所有的敌人被彻底屠杀的时候了!

  “必须冲破车阵,否则拖延下去会被杀的!”伦格低声吼叫着,到了这时,他才明白一个人就算是在中世纪般残酷战场上是多么渺小、无用。

  又一个骑兵嘴里发着凄厉呼叫向前冲去,他的战马跃上那道血淋淋的“堤坝”,可是随着几道带着猩红刀光的闪动,那名骑兵胯下的战马立刻发着凄惨嘶叫把主人摔下脊背,翻滚着在地上抽搐起来,在它身下,一大截破肚流出的内脏不住冒着血呼呼的气泡蠕动着,而它的主人早已被接踵而来的刀剑砍成了几段。他残缺不全的尸体滚下“堤坝”,原本背在背上的盾牌象个车轮般顺着斜坡滚落下去,直接滚进了不远的土洼,砸在了伦格的肩膀上。

  被这沉重的金属物件砸个正着的伦格在发出一声痛苦的呻吟之后突然看着那个在沙地上闪着刺眼亮光的盾牌,一个似乎可以瞬间抓住的念头让他一阵发呆,然后他突然抓起那个盾牌高高举起!

  一束反光随着盾牌的颤抖在地面上移动着,直到终于不住晃动着照到翻倒木桶的破裂断口上,强烈的反光立刻形成了一个耀眼的光斑。

  他其实一点都不知道这个办法是不是管用,甚至这个时候他都在怀疑,所谓阿基米德借用阳光点燃敌人战船风帆的故事是不是哪个无聊的人杜撰出来的。

  可是在没有火种和迎面到处箭雨的这个时候,他唯一就只有指望的那个故事是真实的了。

  “还要更多的盾牌,必须有更多的盾牌!”伦格不住的对旁边的托尔梅喊着“我们要点燃它!”

  托尔梅看着伦格疑惑的张了张嘴想说什么,可稍微犹豫之后还是立刻转身向后面的骑兵大声喊了起来,他虽然一时间不知道伦格究竟想干什么,可他知道这时候哪怕是最荒谬的想法也比躲在土洼里等死好的多。

  立刻,由几面盾牌凝固成了一个大大的光斑出现在木桶的破口上,甚至有几个骑兵还为了掩护照射的骑兵,在沙地上支起盾牌形成了一道简易的掩体。

  “砰砰砰~~!”阵阵利箭和飞石击中盾牌的声音此起彼伏,有几个倒霉的骑兵被从缝隙里射进的弩箭贯穿身体栽倒在地。可是骑兵们依然顽强的坚守着那道并不坚固的盾牌防线,尽管他们并不知道这样做究竟有什么意义。

  一切都在这时凝固了,无情杀戮的惨呼和奔跑战马的嘶鸣在这时都不如那个一直轻微颤抖的光斑令人关注,四周可怕的声浪这时丝毫引不起伦格的注意,他的眼睛死死盯着那个由几面盾牌的反光凝聚成的耀眼亮点。

  汗珠从变形的头盔缝隙里流下来,滴到眼睛里煞得眼睛一阵刺痛。可是那可恶的光斑却没有任何异常的覆盖在被橄榄油浸透的帐篷布上。

  “嗖~”一支飞箭擦着伦格头顶飞了过去,他甚至感到了箭头上的突起摩擦头盔的震动,这让他手不由一颤,远处的光斑立刻随着划起一个圆弧,这让那光斑看上去似乎映出了一条暗色的蜿蜒阴影。

  可是,当伦格惊魂未定的把盾牌从新移回位置的时候,他就发现那绝对不是幻影,一道若有若无的清烟正从那片帐篷布上徐徐升起,而且伴着那烟逐渐加重,起烟地方的帐布也开始变的焦黄起来。

  “弓手!”托尔梅尽量放低声音喊,他的手心已经被汗水浸透,甚至连握着的剑柄都有些腻滑,紧张让他根本没意识到自己说的不是撒拉森语,这这让旁边的马木留克战士一阵茫然,直到他看到他们的表情改用撒拉森语又喊了一遍之后,手持强弓的马木留克战士们才恍悟的相互喊叫着迅速向盾墙前跑来。

  就在这时,那个被光斑笼罩的幕布已经变成了一片黑色,然后随着光斑中间一暗,一束火苗立刻如展开的花瓣般“呼”的向四周扩散出去。

  没人能形容那一瞬间发生的事情,泛着蓝色底焰的通红火苗象脱缰的野马向四面八方扑去。

  只有影藏在暗处的白起看到了这一幕,摸了摸手上一枚雕琢成耶稣受难的玉雕(和氏璧的余料,水苍玉,),嘴角微微翘起:“真是个有趣的小子。”

  


xs.com。m.xs.com

阅读提示:系统检查到无法加载当前章节的下一页内容,请单击屏幕中间,点击右下角或者右上角找到"关闭畅读"按纽即可阅读完整小说内容。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