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巨大 直达底部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十章 万俟红衣
      “他、他是谁?”

  “不知道,从来没见过……”

  唐慎咬紧牙关,怒骂道:“该死,他不是我们的人!我们走!”

  众人本就是壮着十二分胆子,才在唐慎的指示下进行今晚的夜袭。如今正主唐慎发话,自然是带着嘴唇发白的唐慎急忙逃窜。

  废话,万俟红衣一个没爹没娘的孤儿,自然是任他们欺负。但如今竟然多出了一个不知底细的人,让他们本就冒险的行动彻底破灭。

  顷刻之间,众人作鸟兽散,留万俟红衣与那名武者独立于夜风的吹拂中。

  抽出刀刃,袭击唐慎的武者,自然便是徐庆。

  起先他不知万俟红衣的底细,但听了这群人的一番话后,便知晓了这是一场无妄之灾。

  虽说隐藏了修为,但在广寒烟的灵兽潮里混了这么久,要对付这些人,徐庆还是有信心的。

  面前的万俟红衣全身是伤,全身大幅颤抖,似乎想要爬起身来。

  徐庆没打算上去帮一把,只是继续坐回床上参悟灵术。

  看这个万俟红衣的样子,一时半会儿应该没什么危险了……

  然而没过多久,他便被系统储藏空间中的开阳骚扰起来。

  “咪呜!咪呜!”

  原来是小家伙在空间里憋了多时,开始逐渐烦躁,在空间中绕着三途蛊的母蛊不住打转。

  想来也确实有好几日没让它放过风了……

  徐庆无奈,起身时望了一眼门口的万俟红衣。

  只见万俟红衣已经站起身子,正坐在榻上包扎伤口。

  他心神稍定,出门后环顾四周,运使太玄步飞驰而出。

  武馆后临着一处湖畔,远远可望见夜色中的群山。

  将广寒烟的祭酒洒在附近,徐庆停步在一处偏僻亭中。

  他的心神一动,开阳便如一道黑色魅影般敏捷地现身而出。

  数月过去,它的个头已经成长了不少,一眼下去已经不会被错认为猫狗般的动物。体格健壮,已经能够预料到身形舒展后的流丽体型。

  黑色的皮毛上闪动着星点光芒,银灰色的兽眸覆盖着极浅的幼生蓝膜。

  “啾呜——”

  开阳自以为很有气势地低嚎了一声,将头轻轻伏在徐庆膝上,尖利双爪伸出,露出粉嫩的肉垫。

  “哒哒、哒哒……”

  突然,远处传来一阵脚步声。

  有人来了?

  徐庆一惊,急忙将开阳送回系统储物空间,自己则飞快地在亭后的乱草中隐匿了身形。

  他如今穿着长平武馆的衣服,如果在夜晚擅自出门,怕是会惹人怀疑。

  脚步越来越近,只听一道熟悉的声音传来:

  “尤大哥,这里可是武馆后面的好地方!一般人,我才不会告诉他这块地方适合修炼呢。”

  只听唐红菱的娇俏声音传来,不用多说,她身边人便是今日的那位尤公子了。

  徐庆嘴角一抽:原来是他俩……

  只听尤向晨的沉稳声音随即响起:“此处甚好,红菱妹妹有心了。”

  说着,两人又走入亭中,坐下休息。

  亭后乱草中的徐庆:“……”

  好在两人皆为凡人,全然没有发现附近藏匿的身影。红菱的嘴巴没有闲过,更是转移了两人的注意力。

  “尤大哥,你出身显赫,家里应该有很好的武术师父教导呀,为什么来我们道禹城呢?”

  唐红菱道出了心底的疑问。洛嘉城与道禹城皆是中洲的大型城市,这名优秀的青年子弟为何要舍近求远,来到长平武馆呢?

  只听尤向晨轻叹:“唉,我原也是想要在家族内修习。”

  “但我有一名修为已达三转的堂兄在凌霄宗中修习,父母便让我来到临近凌霄宗的道禹城练武,彼此间相互照应。”

  尤向晨虽是语气沮丧,但心中却是隐隐自傲。

  有了这个修为达到三转的堂兄庇护,他几乎能在道禹城横着走了。

  面对这样一个像小妹妹一样的可爱少女,他还是相当乐意展露出自己的傲人家室和资本的。

  果不其然,唐红菱“呀”地惊叫一声,可爱的粉嫩嘴唇微微张开,双眼露出难以置信的神色:

  “天哪,你的堂兄竟然是一名三转灵修!”

  道禹城毕竟是大城,灵修并不算是太过稀有。但偶尔有一名二转灵修,便已是人中龙凤层次的存在了。

  尤大哥的堂兄,竟然有着三转的恐怖修为!

  唐红菱向往道:“听说凌霄宗的外门弟子,到达三转时就可以进行内门比试了。你的堂哥难道是内门弟子吗?”

  尤向晨微微一笑,虽是不语,却已表明了答案。



  唐红菱惆怅道:“唉,人比人气死人呢……我都十七岁了,如果秋日还过不了凌霄宗的外门选拔,练不出灵气,这辈子爹娘怕是都不会让我前去报名了。”

  见唐红菱有些挫败,尤向晨温柔安慰道:

  “菱妹不必沮丧,你身为女子之躯,相夫教子、侍奉父母才是首要之事。想要成为灵修,难度极大,倒也不必强求。”

  唐红菱听后一怔,略带犹豫道:“是吗?可我听说凌霄宗的宗主便是一名女子……”

  尤向晨发出一声不屑的嗤笑:“女子修行终究是少数,孤苦一生,无人可依。罢了,不提这些。菱妹,你继续带我四处熟悉熟悉吧。”

  唐红菱闷闷地道了声:“好,走吧。”

  待两人走远,徐庆才平静地从草丛的遮蔽中走出。

  两人方才的对话,他也听得一清二楚。

  听到两人谈论起凌霄宗宗主,尤向晨的话语虽没有让徐庆到达愤怒的地步,但也一定程度上破坏了他今晚的心情。

  孤苦一生,无人可依?

  呸!这个尤向晨,简直就是个傻……

  狠狠瞪了一眼远处的尤向晨,经历了这番意外,徐庆也不欲在外停留,使出太玄步回到了长平武馆附近。

  关于长平武馆的地下室,他是一定要去探索的。

  但眼下他对周遭环境尚不熟悉,不能鲁莽行事。

  推开房门,屋内没有点灯,但门口血迹显然已经被清理干净。

  万俟红衣正坐在床上,不断用最劣质的炭笔记录着地上纸屑的位置。

  然而,夜风随徐庆一同入到房内,将地上纸屑吹得凌乱无比。

  徐庆见状,忙道歉道:“啊,对不起……”

  万俟红衣只是平静地看了他一眼,随后弯下腰,将地上纸屑尽数拾起扔掉。

  随后,他便上床,盖上了被子。

  徐庆:“……”

  这个人怕不是个哑巴!

  与此同时。

  唐慎腹部缠满了绷带,怨毒地望着身旁几名小弟。

  “你们怎么搞的?不是说万俟红衣那小子性格孤僻,就连住处也只有他自己吗?!”

  一名武馆弟子露着苦瓜脸:“老大,我们也不知道今天武馆来了两个新人,其中一个正巧就住在万俟红衣的同屋里啊!”

  唐慎愤怒地拍着桌子,砰砰作响:“一群废物,让大爷我平白挨了一刀!”

  由于这是他们主动上门挑事,唐慎也不敢把自己被捅伤的消息上报,让馆主夫人责罚那人。只能是哑巴吃黄连,有苦难言。

  并且,唐慎盛怒之下,动作幅度过大,以至于刚换过绷带的伤口再次裂开,剧痛猛地袭来。

  “啊啊啊!”

  惨叫一声,唐慎面部狰狞,细长的双眼中满是恨意:

  “那小子叫徐庆是吧?今日我吃了亏,明日我便让他生不如死!让他看看,惹了我唐慎是什么下场!”


xs.com。m.xs.com

阅读提示:系统检查到无法加载当前章节的下一页内容,请单击屏幕中间,点击右下角或者右上角找到"关闭畅读"按纽即可阅读完整小说内容。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