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巨大 直达底部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十章 登高必跌重,大起又大落
      万安宫。

  禁军拱卫,铁甲铮鸣。

  不时有宫女进出,手里端着铜盆、清水、药物。

  “敖长老,这是怎么回事?”

  来人是印绶监的高公公,天子跟前的近臣。

  他站在屋子外面,听见里面传出乱糟糟的声音,面皮不由地抽动了一下。

  约莫是半个时辰前,宁王殿下遇刺,被紧急送到了附近的万安宫。

  刚刚加封亲王就碰到这种事,当真不知道该怎么说。

  天子那边已然震怒,准备追查到底,然后再请天龙禅院的方丈出山。

  势必要找到那个刺客,将其悬首城门。

  “是一位剑道大宗师。”

  敖景笑容苦涩,沮丧道:

  “那人先是用剑意震慑,而后留字于天星碑上,其中残留剑意、剑气,把宁王殿下打伤了。”

  高公公眯了眯眼,有些怀疑道:

  “敖长老凡境八重,都挡不下那个刺客的……字中剑意?”

  如果是正面交手也就算了。

  字中留意,还能伤人?

  连神变境界都阻拦不了?

  这未免有些匪夷所思。

  敖景面色微冷,反问道:

  “公公这是什么意思?莫非怀疑我和刺客串通?”

  “还是你觉得,我就是刺杀宁王殿下之人?”

  他出身混元道,十大正宗之一。

  还位列掌刑长老,掌教之下第一人。

  自然不会害怕得罪大周王朝的一个宦官。

  “敖长老说笑了,咱家只是随口一问。”

  高公公笑得跟个弥勒佛一样,也不恼怒。

  “天底下剑客如过江之鲫,但剑道大宗师却不多,有心查下去,总能找到凶手。”

  敖景没能护住九皇子赵宁,等于辜负了掌教的嘱托。

  加之想到那位剑道大宗师的厉害,心情有些烦闷,沉声道:

  “公公可以派人去明光宫前的广场查看,那座天星碑上应当还有些剑意残留。”

  高公公点头应了一下,皇城大内终究防不住那些飞檐走壁的炼神高手。

  短短半月之内,东宫太子和宁王殿下接连被刺杀。

  再过几天,是不是就要轮到陛下头上了?

  高公公暗自想道。

  估计陛下接下来会让黑龙台大肆搜罗江湖高手,聘请客卿供奉。

  这样的事情以前早已做过。

  可武道修行,功法、丹药、天资,缺一不可。

  没有传承的江湖散人,终究很难有所成就。

  真正的高手,要么出身世家门阀,要么早早拜进门派大宗。

  纵使花费诸多代价,也难以找到几个合适之人。

  况且,皇城大内乃是重地。

  天子也不会无缘无故,便放那些江湖草莽进来。

  “经过太子、宁王殿下遇刺后,想必陛下会改变主意。”

  高公公叹息道。

  说到底,还是世家门阀和江湖宗派,垄断武道进身之阶。

  否则,疆域辽阔,雄兵百万的大周王朝。

  哪里会连几个镇压一方的军中高手都没有。

  还好京中有武安侯坐镇,也不虞闹出什么大乱子。

  “敖长老,你说宁王殿下到底能不能挺过来?”

  高公公立在门外,脸上带着询问之色。

  陛下本想亲自过来看望,不过考虑到刺客有可能盘桓不去,杀个回马枪。

  无奈放弃了这个打算,派他过来等候消息。

  “宁王殿下小腹被一剑贯穿,伤势极其严重。”

  敖景迟疑着说道。

  “纵使是灵丹妙药吊住一口气,抢救回来,他的丹田气海也已经破碎……修为尽废,不可能再踏进武道了。”

  说到最后,这位掌刑长老眼中流露一丝怜悯。

  对于生性骄傲,追求完美的宁王殿下而言。

  这恐怕才是最煎熬的折磨,还不如一死了之呢。

  沦为废人!

  这四个字看似轻飘飘。

  可落在一位皇子的身上,却是能压得人喘不过气。

  古往今来,夺嫡失败,几个能有好下场的?

  无非是圈禁,赐死罢了。

  “没有治好的希望?”

  高公公紧跟着问了一句。

  “我从未听说过,有人气海丹田尽碎还能恢复过来的。”

  敖景摇头。

  他也很遗憾。

  虽然宁王殿下气量狭小,脾气骄纵了一些。

  可毕竟是掌教门下的弟子,眼下在他面前出了意外,回去以后有些不好交代。

  “可惜了。”

  听到敖景这么说,高公公叹息道。

  东宫太子不过争气,使得陛下生出废储另立之心。

  剩下的几位兄弟里,宁王殿下最有希望继承大统。

  现如今。

  一个气海丹田尽碎的废人,恐怕很难再去跟太子夺嫡争位了。

  “也不知道是宁王殿下运气太差,还是太子运道太好。”

  高公公立在门口等了半柱香,待到太医们陆续走出。

  “性命也许能勉强保住,可宁王殿下丹田气海尽碎,还被伤了脊柱,以后只能躺在床上了。”

  这是太医的诊断。

  高公公听完,透过敞开的房门,望了一眼昏死过去,还未醒来的九皇子赵宁。

  遗憾地摇了摇头,转身离去。

  只能说,人生的大起大落实在太快。

  今天本是加封亲王的大喜日子,九皇子却迎来沦为废人的惊天噩耗。

  当真造化弄人。

  ……

  ……

  武安侯。

  书屋之内。

  “九皇子遇刺?怎么回事,太子那边刚闹完,又轮到他了?”

  赵恺双手按住座椅,看向黑龙台鸩卫指挥使朱俭,开口问道:

  “会不会是魔门出手?”

  朱俭眉头紧皱,思忖半晌,这才说道:

  “没听说有动静。”

  “侯爷上次跟那帮魔门中人见过面后,除去一个洪崖子稍显活跃,其余人都没了消息。”



  “我也发动过黑龙台的谍子进行盘查搜索,却是一无所获。”

  对于这个结果,赵恺倒不奇怪。

  凡境八重已经能操弄心灵,扭曲精神。

  黑龙台的谍子多半都是普通武夫,凡境一二重的水准。

  哪怕魔门六道的那些人,自他们面前走过,也不会有半分察觉。

  “朱俭,你有没有觉得天京城中大不一样了。”

  赵恺似是有所感应,抬头看向窗外的碧空,淡淡道:

  “那元蒙使团入京,乾闼婆暴毙,夜叉王发疯,再到元黎被杀,太子和宁王遇刺……这一切都来得太快,且弄不清背后真相。”

  “我总是觉得,冥冥之中有些古怪。”

  “莫非那护龙大统领没死,真的突破凡境十重,武道人仙?”

  鸩卫指挥使朱俭心头一震,他知道武安侯早在三年前就是凡境九重的先天大宗师。

  只不过锁住全身精元,强行压住气血,硬生生瞒住这个消息。

  “侯爷可是感觉到了什么?”

  先天大宗师意与天合,冥冥之中,心血来潮,可以预知危险,武安侯此言绝非是无的放矢。

  朱俭沉思片刻,结合之前的种种迹象,这才回答道:

  “依我所见,大统领要是真的还活着,且破开死关,陛下不会有废储之心。”

  “而会恳求大统领出手,震慑江湖宗派,威吓草原蛮族,肃清朝中各方势力,打造一个如铁通般的江山,好留给太子继承。”

  赵恺颔首,似是赞同朱俭所说。

  他那位皇兄,心中无时不想着扫清世家门阀,荡平草原外族。

  立下不输太祖的盖世伟业!

  倘若真有依仗,不会如此隐忍。

  “许是三十年之谋划即将功成,我心中有些难以平静,隐隐觉得不安,却又不知道原因。”

  赵恺先是摇头,而后叹气,感慨道:

  “心思浮躁,杂念丛生……还是心灵修持不到家。”

  朱俭躬身道:

  “侯爷无需担忧,六大圣地俯瞰天下,千百年来日渐骄狂。”

  “他们只把世人当做随意宰割的羔羊,随手支使的棋子。”

  “唯有侯爷,才能救苍生于水火!为万世开太平!”

  赵恺兀自笑了一声,书屋内气流紧缩,如有闷雷炸响。

  他眼中闪过缅怀之色,仿佛想起以前的时光:

  “当年我离开天京,闯荡江湖,结交许多朋友,也做下过几桩大事,博得些许名声。”

  “可你知道,我所感受最深的是什么?”

  朱俭没有出声,只是安静听着。

  赵恺顿了顿,常年严肃的威严面庞上,显出一丝冷意。

  他淡淡说道:

  “是盘剥!”

  朱俭愕然,不知其意。

  赵恺眸光冷漠,声音如铁似的,迸发出强大力量。

  “这天下就像是一座阶梯高塔,最底层的百姓如牛马一般,耕种田地,养蚕纺纱,用他们的血汗供养富商大户。”

  “而那些富人,却又屈从于世家门阀。”

  “他们日夜所想,便是跟那些有郡望的名门联姻通婚。”

  “寒门,望族,世家,门阀……加入其中才有出路,他们如一层罗网,叫人逃脱不开!”

  “除此之外,世家门阀又跟江湖宗派有所勾结,水陆两道的盐铁生意,甚至连漕运,都把持于此等外人之手!”

  一字一句轰响滚荡,如雷声炸响。

  朱俭只感觉有一座山岳压下,双肩传来一股沉重的力道。

  受到武安侯的精神压迫,他连呼吸都觉得困难。

  可赵恺却浑然未觉,继续道:

  “我当年游历海州,那里的州牧新近上任,想吃一道新鲜的鱼羹,手底下的幕僚却说,这要看‘龙王’给不给这个面子。”

  “龙王是谁?大江盟主曲阎!绰号‘混江龙王’!”

  “此人手底下有数万之众,皆是讨生活的渔民、船工,海州三十二郡,五十一县,四分之一的产业生意,由他把控。”

  “相传州牧到任,必然要先去拜会,否则惹怒了这位龙王,莫说想吃新鲜的鱼羹,连一口鱼汤都没得喝。”

  “而他区区一个凡境六重的江湖草莽,又为何敢如此张狂?”

  “因为大江盟背后有琅琊王家,范阳卢家,每年上缴七成的财货交予这两座门阀!”

  “再细究下去,中书省六部官员,竟有三分之一出自这两大门阀,什么直系、旁系,大房、二房,姻亲、弟子……其中利益关系,盘根错节。”

  “即便我一个皇子想要去动它,都没甚办法。”

  “这只是一个大江盟!扬州的十二连环坞!嵩州的金沙帮!瀚州的大旗会……这样的帮派数不胜数!”

  “但真要算起来,他们也只是卒子”

  “上面还有十大正宗,天龙禅院,混元道,云中居……这么多的弟子门人,杂役仆从,数万人之众,又需要多少供养?”

  “我们再往上看,六大圣地传承万年,坐拥数之不尽的金银财宝,天地奇珍。”

  “天下至少有半数资源,都落到他们手里。”

  “这层层盘剥下来,别说百姓苍生,连我大周都有苦难言。”

  “朱俭,你且说说,这些人算是什么?”

  那位躬身弯腰的鸩卫指挥使,几乎要跪倒在地。

  他额头渗出豆大的汗滴,颤声道:

  “属下不知。”

  赵恺仰头闭目,收敛一身恐怖至极的武道意志,淡淡道:

  “这些人,是蛀虫!是大逆!是反贼!是该死之人!”

  “若王朝动荡,他们便振臂一呼,聚集兵马,割地称王!”

  “若王朝鼎盛,他们就盘剥百姓,独霸一地,蔑视王法!”

  “都是无君无父,无法无天的逆贼!”

  宽敞的书屋,忽然归于平静。

  适才仿佛陷入怒海,精神崩溃的朱俭,双腿微微发软。

  “侯爷的武功越来越深不可测,杀性也越来越大!”

  赵恺缓缓睁开双眸,如深邃星空,流光浮动。

  片刻后,他像是一言九鼎的君王做出宣判:

  “世家门阀,十大正宗,六座圣地……迟早本侯会收拾掉。”

  朱俭点头附和,他并不怀疑武安侯有这个能力。

  即便魔门六道齐至,还有两位先天大宗师。

  可这位黑龙台鸩卫指挥使,却没有半分紧张。

  “这三十年来,侯爷所布置的大局,可不是灭周屠龙这么简单。”

  朱俭眼中升起一抹狂热。

  在他看来。

  武安侯才是这大周的真龙。

  ……

  ……

  月上中天。

  一道身影如鬼神也似,经过祈年门,皇乾殿,出现于皇城深处的祭天之地。

  一路上,太监、宫女,巡逻禁军皆对其视而不见。

  踏上宽敞无人的笔直神道,赵穆进入祭天高坛的内部。

  二十八根金丝楠木大柱环转排列,最中间的四根龙井柱象征一年春夏秋冬四季。

  外圈十二根名为金柱,寓意一年有十二月。

  最后十二根叫檐柱,代表一天十二时辰。

  如此方才支撑起那座九丈高台。

  “您来到了祭天高台,提取到了天子望气术!”

  “是否烙印?”

  


xs.com。m.xs.com

阅读提示:系统检查到无法加载当前章节的下一页内容,请单击屏幕中间,点击右下角或者右上角找到"关闭畅读"按纽即可阅读完整小说内容。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