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巨大 直达底部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9-63章【风云】小子,滚犊子吧!(五合一大章)
      ps:起点客户端本章末有推荐票红包,各位可不要错过啊!

  ....................

  陈恒之心情大好,轻呼一声:“系统!”

  刷~~!

  一道蓝色光幕出现在眼前。

  陈恒之直接打开了个人属性面板。

  【宿主】:陈恒之

  【性别】:男

  【年龄】:25/1500

  【境界】:三阶长生境金丹期

  【功法】:永恒道·三阶

  【技能】:永恒道

  【神通】:小五行神通

  【个人拥有】:君子双剑、战神殿、人道气运0.8方、天星、传国玉玺、金丝甲、四大奇石等

  “卧槽?一千五百年阳寿?劳资成为王八了?不错,不错!”

  陈恒之看着年龄一栏,不由双目一瞪,惊呼出声。

  俗话说,千年王八万年龟!

  千年时光,那可真是太久远了,想想都令人兴奋。

  想想看,整个华夏从始皇帝称帝开始算起的话,历经422位皇帝,十三个皇朝,二千二百多年到现代。

  而陈恒之再努力努力,就可从秦始皇开始,活到现代社会。

  至于四大奇石的研究,已经有了一点头续,只是,此前没有晋升金丹期,力有不逮。

  …………

  断浪和那中年人眼神交锋,吃了一个小亏后,暗自提高了心中的警惕。

  “船来了,船来了!”

  眼见着船到码头,停船靠岸,岸边等船的人们纷纷都向着船上走去,唯有断浪坐于神兽背上,凝神戒备,纹丝不动。

  他心中暗衬,师尊说的果然不错,天下间卧虎藏龙,隐藏高人数不胜数。

  同时,他脸上跃跃欲试之情溢于言表,正所谓初生牛犊不怕虎,没有碰得头破血流之前,他哪知道什么叫江湖险恶,人心不古。

  领着那白衣少年,中年男子缓缓从船上走下,他看着断浪手中的火麟剑,似是感应到了什么,随后,忍不住的为之眉头微微皱起。

  “船家!先别走,等等我们....”

  一阵急促的大喊声从远处传了过来。

  随后,官道上匆忙奔来一群衣衫偻烂的难民,约莫四五个青壮年,护着十来个老弱妇孺,勿忙赶往码头。

  这些人,各个都面黄肌瘦,似是在逃荒,更像是在逃难。

  果然,不等他们来到岸边,后方传来了一阵急促的马蹄声,十数匹快马眨眼就追到了那一行人的近前,杀气腾腾。

  “不好!快跑,天下会的人追来了!”

  人群立时大乱,还来不及到岸边,十数个天下会的帮众已经策马追到近前。

  追来的十数骑中,为首的是一个身形高大的光头男子。

  此人满目凶残,大声喝骂道:“跑啊,你们怎么不跑了?”

  “胆敢违抗天下会的命令,拒绝缴纳赋税,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啊?”

  “大人饶命啊,小人也不是有意违抗天下会的命令,只是今年地里大旱,收成不好,小人实在是交不起赋税,求求你们,放过我们吧,求求你们....啊!”

  眼见着被追上了,逃难队伍里,一名老汉忍不住哀求告饶。

  只是,还没等他把话说完,一把寒光闪闪的长刀已经刺入了他的胸膛中。

  断浪看到这一幕,立时目眦尽裂,爆喝一声:“好贼子,住手!”

  他心念一动,便驭驶着胯下神兽调头冲去,同时,手中动作不停,他手中火麒剑高举,施放技能:

  “雷电术!”

  晴空霹雳声炸响,一道雷霆凭空出现,落在出刀的那光头大汉头上,“轰隆!”一声,那光头连惨叫声都没有发出,就被强雷劈成焦炭。

  “啊!”

  难民们更是惊慌大乱,哭喊声震天。

  “什么人敢插手我天下会之事?”

  剩下的天下会帮众虽遭逢大变有些慌乱,却很快就整顿好队伍,立时有人发现了冲过来的断浪。

  言语中满是惊怒,虽然方才断浪施展的雷术非凡,但他们仗着有天下会在后面撑腰,显然没有多少的畏惧之色。

  他们呼喝一声,便迎了上去。

  不远处,就在断浪施展雷电术时,那刚下岸的中年人和白衣少年皆是一愣。

  少年问道:“师尊,这是何等武功?那少年郎竟可御使雷电攻敌。”

  中年人凝视着断浪,眉头微皱,良久,他摇摇头,轻声回道:“天下奇人异士何其多也,为师也不能尽知。”

  少年手提宝剑,神情跃跃欲试:“师尊,我们可要插手此事?”

  中年人摇头:“不急,先看看再…卧槽!”

  就在两人说话的时候,场中的形势瞬间骤变。

  却是断浪提剑挥出一道雷电术之后,冲了上去,那些骑士策马迎了上来。

  他眼中满是怒火,出手间自是毫不留情,长剑连挥,一道道技能施放个不停:

  “火墙!”

  “冰咆哮!”

  “爆裂火焰!”

  “地狱雷光!”

  “群体施毒术!”

  “抗拒火环!”

  “疾光电影!”

  战马加速冲刺,不到十丈远的距离,对于天下会帮众来说,却是有如天堑。

  这些帮众虽然精锐,却也只是相对而言,欺负欺负普通人,他们十来人足以屠杀一个数百人的中型村庄,而毫发无损。

  对于断浪这位新晋宗师级的雏鸟来说,他牢记陈恒之所教的“狮子搏兔亦用全力”,“万万不可轻敌”等训示。

  他生怕阴沟里翻船,这些杂兵里藏了绝世高手,一连串的技能放出去。

  这些可怜的天下会帮众,甫一冲刺便受到“火墙”袭击,被烧得毛发俱燃,还不待冲出“火墙”范围,迎面而来的“冰咆哮”却让他们领教了什么叫做冰火两重天。

  随后的一连串攻来的技能,彻底将他们送往阴曹地府。

  这一连串炫酷的技能看似很漫长,却只是在呼吸间完成,不过数息时间就完成了战斗,不,应该说是断浪对天下会帮众的屠杀。

  不一会儿,火墙消失,地上只有一堆黑灰,连人带马都被烧光,尸体都没有留下。

  断浪驭驶神兽来到近前,他挥手间,一道“治愈术”使出,落在那老汉身上,丝丝莹莹绿光环绕在老汉身上,盘旋两圈之后,没入他的体内。

  原本被刺穿胸膛,身受重伤的老汉已是奄奄一息,弥留之际,便是绝世名医也难以救活。

  却在断浪的治愈下,胸膛上那尺许长恐怖的伤口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原本血肉模糊的伤口在“治愈术”落下之后,立时止住了血,同时血肉翻飞,那伤口自动合拢,并慢慢痊愈。

  片刻之后,那因失血过多而导致脸色苍白的老汉,立时变得脸色红润,恢复了生机。

  他悠然醒转,脸上茫然无措:“老汉…老汉这是到了阴曹地府么?”

  只看得那师徒二人直爆粗口:“卧槽!”

  只看得人目瞪口呆,这可真是颠覆人的三观。

  被救下来的众多难民们见此,齐齐跪在地上,磕头不止,嘴中连连喊道:“神灵降世,救苦救难!”

  有人对那老汉提醒道:““老张头,是神灵亲自施展仙术,救活了你,我们都亲眼所见。”

  张老汉迷茫的看了一眼众人,许久之后,他才一咕噜起身跪下,五体投地叩谢道:“小人张老汉,叩谢仙人救命之恩!”

  “这就是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么?”

  眼见这一幕,断浪心中激动万分。

  他忍住心中的情绪,脸上笑道:“乡亲们快快请起,我叫断浪,我也不是仙人,只是一名普通的修行者。”

  众难民听到断浪所说,皆是面面相觑,不知道如何回答,就在这时,人群中一名青年突然站起来,诧异的问道:“断浪?大人你说你叫断浪?”

  断浪点了点头,说道:“不错,我叫断浪,怎么,这位兄弟认识我吗?”

  那青年神情激动,再次发问道:“请问大人是在乐山上修行吗?”

  青年身边的老人拉了拉他的衣袖,青年没有理会。

  “不错,此前我一直在山上随师尊修行,今天出师,得以下山游历。”

  断浪不明所以,不过,他还是据实回答。

  那青年闻言,立即大声说道:“断公子,小人是张三啊,你还记得吗?我们这些人,都是山脚下张家村的村民啊。”

  断浪皱了皱眉,随后,恍然大悟道:“原来是你,我想起来了,那时我还没有开始修行,村中的孩子欺负过我,骂我是没娘的野孩子,其中,以你张三为首,我没说错吧?”

  那青年,也就是张三闻言,脸色巨变,他咬了咬牙,跪了下来,两只手狂扇自己耳光,“啪啪”作响,一转眼便扇了十几下,两张脸都扇肿了。

  断浪挥挥手,只觉得无趣,说道:“罢了,过去的事情,我不和你计较,若是没什么事的话,我就先离开了。”

  张三闻言,猛的磕头,大喊道:“断公子,小人是一介贱民,自然比不得公子清贵,公子若是还不满意,小人…小人偿命便是。”

  “只是…只是恳请断公子大慈大悲,救乡亲们一救,我们都没有活路了啊!”

  众难民这才反应过来,明白了张三的良苦用心,他们齐齐跪在地上,磕头不止,齐呼:

  “求公子大慈大悲,救我们一命!”

  “求公子大慈大悲,救我们一命!”

  “求公子大慈大悲,救我们一命!”

  坐在神兽背上的断浪脸色微变,大袖一挥,一股磅礴的真气挥出,将地上跪着的众人都扶了起来。

  他温声说道:“乡亲们,不用如此大礼!你们有什么难处,尽管和我说便是,我能帮得上的地方,定然是义不容辞。”

  转而看着张三,言道:“张三兄弟,过去的事就让它过去了。”

  随后,他看着众人磕得头破血流的额头,挥动手中长剑,释放了一道“群体治愈术”,落在众人身上。

  立时间,众人身上的伤口结痂、痊愈。

  众人议论商量了一阵,让张三来说话。

  张三走到前头,恭声说道:“承蒙断公子不计前嫌,小人感激不尽。”

  “方才发生的事情,想必断公子都看在眼里,自从前年起,天下会接管了乐山府的管理,苛捐杂税繁重,乡亲们苦不堪言。”

  “如今,小人们被逼得快要活不下去了。”

  “求求断公子大发慈悲,救我们一救啊。”

  断浪闻言,脸色不太好看,虽然他住在山腰,和山脚下的村民少有往来,但却也算得上是同乡之谊。

  眼下,这些村民们被人欺压至此,等于是在打他断浪的脸。

  叔叔能忍,婶婶都不能忍。

  他冷着脸,喝道:“天下会是什么势力?”

  “天下会,是这天下间一等一的势力!”

  这时,一道浑厚的声音传来。

  断浪转头望去,他发现出声之人正是之前从船上下来的那黑衣中年人。

  他从神兽背上一跃而下,站到地面上,拱手问道:“阁下方才所说,可是真的?”

  …………

  师徒二人眼见到断浪那一连串炫酷无比的技能,皆是惊得目瞪口呆。

  那中年人皱了皱眉,心下对断浪的心狠手辣颇为不喜。

  随后,便见到断浪出手救治张老汉,中年人脸色稍霁,暗道此人倒也不是坏人。

  而后面发生的事,却颇具有戏剧性,原来他们二者之间竟还是同乡。

  而断浪的一举一动,都被中年人看在眼里,令他不由大是赞叹,恩威并施、进退有度,虽然略显稚嫩,却也是落落大方。

  对比之下他自己的弟子,却是人比人,气死人,根本没得比。

  弟子尚且如此出色,他的师傅呢,又是何等的风采?

  他却是听到断浪自报家门,知道断浪还有一位更显高深莫测的长辈存在。

  由此,中年人不由得对断浪心生好感,有心结交一二。

  想及于此,中年人招呼了一声,带着那白衣少年走上前去。

  …………

  听得断浪的疑问,中年人点了点头:“不错,天下会帮主雄霸崛起于十年前,此人雄才大略创立天下会,蓬勃发展,飞速壮大,十年之后的现在,一跃成为天下第一帮会,雄踞神州北部。”

  断浪听得此人对天下会的情况如数家珍,想来定是江湖中鼎鼎大名的人物。

  他抱拳问候道:“在下断浪,未请教这位朋友高姓大名?”

  中年人摆了摆手,神情萧索:“江湖无名小卒而已,贱名不足挂齿,污了阁下圣听。”

  断浪眼中精光一闪,察觉到对方那一闪而逝的悲苦之色,他目光灼热,直直的盯着中年人,试探道:“若是断某猜得不错的话,阁下是武林神话无名前辈吧?”

  无名,武林神话,天剑无名。

  这位传说之中,曾经击败剑圣,更以一人之力,杀得中原十大门派几近灭门的传奇高手。

  哪怕在江湖上销声匿迹十年岁月,依旧被无数人铭记在心,依旧令无数人心惊胆寒!

  此前,在山上时,陈恒之曾为断浪介绍过无名的情况,言道,此人虽然武功高绝,却已是半废之身,兼且迂腐不堪,不足为虑。

  中年人淡然出声道:“断少侠怕是认错人了,无名已经死去多年,老夫不过只是一个无名无姓之人罢了。”

  断浪哈哈大笑:“看来师尊说得不错,天剑无名,徒有虚名之辈,当年你杀得江湖胆寒,到头来,连累妻子无辜身死,后半生却活在愧疚之中,一生悲苦凄惨,在我看来,迂腐不堪,食古不化。”

  中年人还未作声,他身后的白衣少年脸色巨变,手中长剑出鞘,冷声道:“你胡说什么?”

  断浪双手抱胸,目光看向白衣少年手中的长剑,冷笑出声:“这柄就是名传天下的正气之剑——英雄剑吧,可惜了,所传非人!”

  随后,他又看向村民,温声道:“乡亲们先回去吧,这事,我断浪管定了。”

  “有劳断公子,我等叩谢!”

  张三以及村民们听得他的回答,虽然半信半疑,但是见到场中气氛有点不对,哪还敢停留,他们下意识地,拜了一拜,应声就走,竟不敢有半点停留。

  白衣少年听得他一再辱及师傅,哪里按捺得住,手中英雄剑挥动,一道剑气飞出,奔流直射断浪而去。

  “晨儿…”

  中年人脸色微变,一声呼喝,随后,只见他脚下一步踏出,身影一瞬挪移,眨眼之间,便就出现在了断浪的身旁,挥散了剑气。

  断浪啧啧称奇,一副前辈高人的口吻,训示道:“你看你看,心性修行不到家啊,被我三言两语一激就怒,拔剑伤人,一点都不稳重!”

  中年人脸色不好看,被一个小辈指着鼻子指桑骂槐的说一通,没有当场发作都算是心胸宽广。

  他看着白衣少年,恨铁不成钢的语气道:“晨儿,你太让老夫失望了!”

  白衣少年低下头,嘴唇嚅嚅:“师尊…”

  中年人冷冷的看了他一眼,转过身歉然道:“断小兄弟,劣徒顽皮,老夫回去后自会教训他,还请小兄弟见谅。”

  断浪一脸的无所谓:“没关系啦,小孩子嘛,我原谅他了!”

  中年男子摇头道:“只不过,以断少侠你的武功,想要驱走他们并不困难,为什么非要下如此辣手呢?”

  “无名前辈是为他们鸣不平么?”

  断浪闻言,眼色一凝,直直盯着他的眼睛,战意勃发,冷笑道:“还是说,前辈是想为他们出头?”

  “所谓得饶人处且饶人!”

  中年人似是没有察觉到他的战意,仍旧是风轻云淡的表情,摇摇头道:“这些天下会的帮众虽然行事不端,但是老夫觉得,只要小惩大诫即可,没必要大开杀戒。”

  “迂腐!以杀止杀,以恶制恶才是王道!”

  断浪嗤之以鼻:“似你这等想法,也亏得你武功高绝,否则,怕是坟头草早已三尺高了。”

  随后,他大手一挥:“算了,道不同不相为谋,我和你说这个干嘛呢,浪费时间。”

  断浪知道,永远也叫不醒一个装睡的人。

  若是无名这么好说服,他也不会是这样的性子了。

  断浪有自知之明,他没有这么大的能耐,也不想去叫醒无名。

  彼此之间不沾亲又不带故的,你无名是死是活,和我断浪有一毛钱关系吗?

  摇摇头,断浪转身准备骑上神兽。

  这时,无名却叫住了他:“断小兄弟,还请稍等片刻。”

  断浪回转身,眼角一挑:“怎么,无名前辈还有什么指教吗?”

  他早已看出无名没有战意,否则,断浪倒是不介意和他打上一场,看看这所谓的江湖神话又有何等的本事。

  所谓的初生牛犊不怕虎,说的就是断浪。

  “指教不敢当,断小兄弟年纪轻轻就已踏入宗师之境,在这江湖中也算得上是顶尖的高手!令人佩服之至。”

  无名失笑道:“方才老夫偶然听到断小兄弟说,尊师就在这不远处隐修,老夫心生敬仰,想当面拜访尊师,因此,还请小兄弟代为引见一番。”

  “拜访师尊?”

  断浪嘀咕一声,脸色有些不太自然,猛的摇头:“我这刚下山,我才不要回去。”

  他想了想,“啊!”的惊呼一声,拍了拍额头:“这样吧,我这就灵鹤传书给师尊,请他老人家定夺。”

  在中年人摸不清头脑的注视下,断浪取出背在身后的包袱,在包袱中翻找了一阵,取出一张黄…黄符?

  然后,他就见到神奇的一幕。

  断浪双手不停,折叠了几下,黄符就变成了一只千纸鹤,他左手心托着纸鹤,右手掐诀,口中念念有词,指尖一道荧光闪过,点在纸鹤上。

  荧光闪闪中,那纸鹤竟是活了过来…它活了过来。

  纸鹤张了张翅膀,似是不习惯,飞了几下才飞起来,悬浮在断浪的眼前。

  断浪轻声说了几句话,那纸鹤竟似有灵智般,点了点头,翅膀加速扇动,冲天而起,化作一道流光,消失在天际。

  中年人张了张嘴,他的三观,碎了!

  武侠世界出现神神道道的纸鹤是什么鬼?

  断浪似是很满意中年人的表情,高昂起头,嘚瑟道:“这是家师自创的飞鹤传书之术,千里之内可瞬息即至,速度快得惊人。”

  “尊师的手段,令人叹为观止,老夫拜服!”

  中年人,不,无名终于承认了自己的身份,他眼中终于有了不一样的神采,不再是古井无波,仿如一汪死水般。

  断浪与有荣焉,大是兴奋:“那是当然,家师的手段可多着呢。”

  这时,天空中一道雄厚的声音传来:“浪儿……”

  …………

  话说,陈恒之晋升了金丹期后,便从永恒小世界中出来。

  空间一阵波动,陈恒之一脚踏出,回到卧室里,挥手将一栋巴掌大小的精致模型收了起来,放回到眉心中温养。

  晋升金丹期,事关重大,马虎不得。

  因此,他将永恒小世界放出,将之伪装成一个小小的宫殿模型,自己进了小世界中。

  就在这时,灵鹤化作一道光芒飞回了山上,化作一只飞翔的灵鹤,在陈恒之的跟前悬浮不定。

  他伸出右手,灵鹤落了上去,它张了张嘴,似是在说着什么。

  陈恒之点了点头,轻声道:“武林神话无名么,有点意思,也罢,看看去也好。”

  随后,他挥手散去灵鹤,身形浮空,冲天而起,化作一道流光,消失不见。

  不过二十来里地,瞬息即至。

  飞到码头边的上空时,正好听到断浪的臭皮,他脸色一黑,捂着额头,丢人啊!

  哪有这么自吹自擂的,一点都不知道含蓄,就算师傅很牛逼,也没必要传得世人皆知吧。

  他朗声道:“浪儿,你又在胡说八道些什么呢?”

  ...........

  “师尊,您成功晋入金丹期了?”

  断浪惊讶的跳了起来,脸上的喜悦之情,溢于言表。

  至于站在一旁的无名师徒俩,已经完全傻眼了。

  他们仰起头,傻傻的看着高空中的陈恒之,飞行啊,人类的终极梦想。

  无名可以确信,他的眼睛没有瞎,也没有老花眼,没有白内障,也没有青光眼。

  他清楚的看到,陈恒之的身影就这么悬浮在上千丈的高空中。

  如果说,之前断浪的那些神奇手段,令无名心生好奇的话,那么,现在断浪的师尊陈恒之如此拉风的出场,可谓是彻底将无名震住了。

  这一刻,在无名的眼中,陈恒之的身影瞬间变得无比伟岸,如巍峨高山般,令人敬仰。

  若不是无名意志坚定,怕是就直接跪伏在地,顶礼膜拜了。

  陈恒之缓缓落下,这时,无名才看到他的面容,又是心中一惊,竟然如此年轻,仿若弱冠少年。

  随后,无名又释然了,人家连飞行都可以,永葆青春、返老还童什么的,我无名也不是不能接受。

  陈恒之降落在地面上,断浪跑了过来,凑到近前,嬉笑道:“师尊,您成功了?”

  陈恒之双手背负,淡淡的点头道:“侥幸成功,迈入金丹期的门槛。”

  “那…您老人家现在可以活上千年之久了吧?”

  断浪眼中充满了羡慕,语气中充满了无限的好奇。

  “一千五百年。”

  陈恒之瞥了他一眼,吐出了几个字。

  断浪惊叫道:“那可比乌龟还活得久啊!”

  “嘭!”

  “好你个臭小子,拿乌龟来形容为师,翅膀硬了,不得了啊,看为师不敲你。”

  陈恒之反手就是一个爆栗,吹胡子瞪眼。

  断浪捂着脑袋,痛得眼泪都要掉出来了,一脸的委屈巴巴:“师尊,您说了不敲我头的!”

  陈恒之眨了眨眼,疑惑道:“有吗?没有吧?唉呀呀,为师年龄大了,忘性重,以前的事都不记得了。”

  旁边的剑晨,对,就是那白衣少年,他是无名的徒弟,名叫剑晨,他眼中充满了羡慕。

  他羡慕断浪有个好师傅,也羡慕断浪可以和师傅开玩笑,打闹。

  不像自己的师傅,给人的印象就是古板、顽固不化。

  打闹了一会,陈恒之平息了心中躁动不安的情绪,轻了轻嗓子,又回复了那风轻云淡的表情。

  他淡淡的问道:“浪儿,这两位是你下山后新认识的朋友吗?怎么不介绍介绍?”

  断浪显然已经习惯了自家师尊的性子,他知道,开玩笑归开玩笑,正经的时候,就不能再嬉皮笑脸,否则,落不了好。

  听到陈恒之的问话,他躬身回礼道:“回禀师尊,弟子今日……弟子便飞鹤传书,劳师尊亲自跑一趟,弟子万死!”

  陈恒之脸上笑容可掬,拱手抱拳:“这位就是武林神话天剑无名吧,我叫陈恒之,久仰无名兄大名!”

  随后,他扭过头,瞪了断浪一眼,低声喝道:“行了,这里没你什么事了,快滚蛋吧。”

  这变脸之快,直令无名师徒咂舌不已。

  无名抱拳回礼,脸上露出一丝笑意:“无名见过兄台,打扰了!”

  陈恒之微笑着道:“这里不是谈话之地,不如到寒舍坐坐,无名兄以为如何?”

  无名点头应是,随后,低声喝道:“晨儿,还不给陈前辈行礼。”

  剑晨自是依言行礼问好。

  这时,断浪嬉笑着拱了拱手:“徒儿告辞!”

  说完,他又对无名拱了拱手:“无名前辈,你要见家师,我已经把他喊来了,你们慢慢聊,我出门游历了!”

  也不等无名答话,径直跃到神兽的背上,呼喝一声,就走远了。

  远远的,还传来他的声音:“哈哈,江湖,你断大爷来了!哈哈哈哈!”

  陈恒之捂着额头,这臭小子,丢人丢大发了。

  面对无名奇异的眼光,他只觉得脸上有些挂不住,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道:“劣徒顽皮,让无名兄见笑了,来来来,无名兄,山上请!”

  “陈兄请!”

  无名回了一句,随后,又难得的开了个玩笑:“令徒若是还称劣的话,我这小徒,那可真是连劣都称不上了。”

  剑晨:为什么受伤的还是我?

  “无名兄谦虚了!”

  陈恒之说着,带着他师徒二人,往山上走去。

  回到山腰的精舍中,各自落座后,陈恒之沏了茶,为无名师徒每人都上了一杯。

  “无名兄,尝尝我自己炮制的灵茶!”

  他坐在首位上,端起茶杯,右手执杯盖,撇去沫子,呷了一口,微闭上眼,脸上露出享受的表情。

  无名见状,心中兴趣大生,他轻轻的吹了吹茶水,见黄色的茶汤清澈见人,只有两片嫩茶漂浮其上,一股清香袭来。

  轻轻的酌了一口,茶水顺着喉咙直下,仿佛一道暖流般,沁人心脾,无名只感觉整个人都暖洋洋的,像是恢复了年轻时的活力般,说不出的舒服。

  他不由得大叫一声:“好茶!”

  坐在下首的剑晨尝了一口之后,也是重重的点头应是。

  聊了一会闲话之后,无名终于问出了心中的疑惑:“我冒昧问一句,不知陈兄如今的武功达到了何等境界?当然,若是陈兄不方便说的话,算我没问。”

  陈恒之缓缓放下茶杯,言道:“我之道,集百家之长,自创而来,因此,境界之说,可能和你们所知的那些,不太一样。”

  无名闻言,心中一凛,立生高山仰止之感,不由得将态度再放低了三分,恭声道:“愿闻其详!”

  “无名兄不必拘束,随意一些就好!”

  陈恒之摆了摆手道:“修炼之道,损有余而补不足!补足自身不足之处,使身体趋向完美,最终打破人体极限,是为二阶先天真人。”

  “一阶的修炼,乃是炼精化气,无名兄,不知我说的可对?”

  无名点了点头:“正是!”

  陈恒之见状,继续说道:“二阶,我称之为超凡,意为超越凡人,这一阶段,力大无穷,息停脉住、胎息辟谷、无灾无病、益寿延年。

  先天真气外放,形成真气护体。

  精气神天人合一,吸收天地灵气为已用,体内先天真气不再枯竭。

  杀伤力、破坏力成千上万倍增加。”

  “二阶超凡境,分为三步,真人、宗师、大宗师,这三者之间,并无质的变化,只是真气的精纯浓厚不同而已。”

  陈恒之淡淡的声音在客厅中响起:

  “当修行者体内的真气积蓄到极致,增无可增,并且领悟了意境之后,以精神驾驭真气,二者融为一体,真气蜕成为法力。”

  “法力,玄妙不可言,拥有无穷的功用。”

  “法力,又称神力,蕴涵精神力量之意。”

  “这时,在法力的滋养下,修行者的精气神几可永葆青春,寿数得到大幅度提升,我将之命名为法力通玄之境。”

  “法力通玄境,可活五百年之久,坐看王朝兴衰,我自屹然不动。”

  “而这一境,只是三阶长生的第一境。”

  “法力圆满之后,法力固化,凝结金丹。”

  “金者,不朽也!”

  “丹者,圆满也!”

  “金丹期,是长生期第二境。”

  “朝游北海暮苍梧,食朝露餐云霞兮;

  闲时看涛生云灭,千古春秋宛一梦。”

  陈恒之悠悠地说道:“今日一朝得悟,侥幸凝结金丹,踏入长生之门。”

  “至于之后的境界,我没有达到,也没有见过,全凭猜测,不说也罢!”

  无名闻言,整个人不由得为之身子一颤,激动得不能自已。

  他已经被震撼到了,长生,多么遥远的话题,在以前,他想都不敢想象。

  人类,竟然可以修炼长生!

  随后,他又斗志昂扬,你长生之道固然神奇,我的天剑之道也不差。

  绝强的剑意从无名的身上迸发而出,一股可怕的气息逐渐凝结。

  他沉声喝道:“老夫想亲自领教陈兄的长生之道是如何神奇,请陈兄赐教!”

  “既然如此,我就如你所愿!”

  陈恒之感受到无名身上那股绝强的气势,当下沉声应道:“我们出去打!”

  说完之后,他率先飞了出去,身化流光,来到大佛脚下,岷江之畔。

  “晨儿,你自己跟上来!”

  无名自是不甘示弱,他吩咐了一句,从剑晨手中拿过英雄剑,纵身一跃,施展轻功追了上去。

  片刻后,无名追逐着陈恒之的身影,来到江畔,两人相对而立,各自凝神以对。

  气氛瞬间凝固。

  在肉眼看不到的领域,两人的精神、意境已经展开了交锋。

  无名身上升起一道巍然剑意,大势磅礴,足可翻天覆地,搅动天下风云。

  陈恒之却仍是岿然不动,一幅风轻云淡的样子,以不变应万变。

  无名见状,心生暗怒,如此托大,是瞧不起我无名么?

  剑意一动,斩将过去。

  风云变幻,翻涌席卷。

  无名的视线随着剑意逼迫而去,近了,更近了,陈恒之还是毫无所动,仿佛放弃了抵抗一般。

  他已经能看到陈恒之嘴角上的绒毛,随后,视线一变,他只觉得眼前一晃,好似来到了一片奇特的空间。

  这片空间,无上下,无前后,无左右,什么都没有,给人的感觉虚无,空寂…

  忽而,一道宏大、庄重的声音从四面八方传来,令人捉摸不透:

  “天空!”

  空间中出现一丝光亮,随后,光明大作,彻底照亮了所有黑暗。

  “大地!”

  无名赫然发现,脚下居然出现了大地,褐黄色的泥土,还散发着一丝泥土清香,一望之下,大地无边无际,看不到尽头。

  “日月星辰!”

  天空出现了,高空中,一颗橘黄色的太阳悬空而挂,散发着无穷无尽的热量,照耀着大地。

  “风雨雷电!”

  “高山流水!”

  “春夏秋冬!”

  “花草树木!”

  空间剧烈变化,逐渐形成一个完整的世界,不一会儿,一个鸟语花香的世界就出现在无名的眼前。

  这时,风起云涌,一股无比可怕的威势凝结,一股莫大的威压猛然间降临在这片空间。

  天空中,一张巨大无比的人脸逐渐凝聚成型,那是一种无法逾越的伟大意志,凌驾在众生之上,主宰万物。

  人脸微微一笑,天地云气一阵震动,他问道:“无名兄,这是我的这个世界,你觉得怎么样?”

  无名眉头一挑,惊呼道:“你的世界?陈兄现在已经能创造世界了?不对,这个世界没有活物,所以,这是幻境?”

  无名双目一凝,便欲要发动剑意,破境而出,半晌之后,他惊呼一声:“怎么回事?我的剑意呢?我怎么成了普通人?”

  他发现,体内没有丝毫真气的存在,丝毫提不起力气,剑意也消失无踪,彻底成了普通人。

  人脸挑了挑眉,笑道:“这片世界确实是精神幻境,确切的说,这里,是我的领域世界。”

  “我的世界,我做主!”

  “你境界不如我,在我的领域内,我可以剥夺你的剑意,你的真气,你的一切,甚至是你的生命,你的灵魂。”

  “如果我不放你出去,你一辈子都出不去,只能浑浑噩噩的在这个世界徘徊,最终死去!”

  “而外界,你的身体失去灵魂,空留一具躯壳,活死人一个。”

  “怎么样,无名兄,比斗还要继续下去吗?”

  ………………

  遭遇惨败,失魂落魄的无名走了,带着徒弟剑晨告辞,离开了乐山。

  在这一天中,他感受到前所未有的震撼。

  驭使雷火…飞行…长生…领域…

  这一切的一切,都是从前所未见过,从未听说过。

  无名甚至怀疑,他以前几十年来横行天下只是一个错觉,那只是一场幻境。

  直到如今,他才算是接触到真实世界。

  当然,陈恒之不知道无名心中所想,要是知道了,怕是得笑掉大牙。

  ………

  永恒小世界中。

  送走了无名,又送走了弟子断浪,陈恒之终于有时间去研究之前未完的,四大神石。

  一挥手,他的身前出现了四样物品,沉沉浮浮,散发着晶莹光芒。

  仔细看去,一把绝世宝刀,一柄奇异宝剑,还有一块晶莹剔透的晶体,以及一块散发着莹莹光泽的液态石头。

  他伸出手,心念一动,手上冒出橘红色的火焰,就连虚空都被烧得变了形状。

  心念一动,火焰包裹住了四样物品,火舌开始慢慢灼烧着它们。

  一时间,现场除了火焰燃烧的“噼里啪啦”声,再无其它。

  



阅读提示:系统检查到无法加载当前章节的下一页内容,请单击屏幕中间,点击右下角或者右上角找到"关闭畅读"按纽即可阅读完整小说内容。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