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巨大 直达底部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4-65章【风云】仙人下凡断小浪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

  江湖中永恒的话题,不外乎是恩怨、情仇、宝物、神功,以及权力和欲望。

  断浪初出江湖,犹如脱了缰绳的马儿,撒了欢的跑,他一直向往那大碗喝酒、锄强扶弱、杀富济贫的江湖大侠生活。

  只是此前一直被陈恒之所约束,不得下山,眼下,终于被获许下山,他哪里还忍受得住。

  每到一处地方,便四下打听当地的恶霸,然后便打上门去,行侠仗义,以满足自己的大侠梦想,同时,也是宣扬自家的名声。

  可是,随着断浪进入江湖的时间越长,见闻越多,便越是压不住心头的热血翻腾。

  风云世界,各大武林门派割据一方,享有各自治下的管理权,俨然都是一方诸侯,各地的官府只是摆设,还需看各门派的眼色行事。

  当然,明面上仍由武林至尊执掌天下。

  论治理天下,武林中人哪比得上地方官员?然而,各县令、府尹只是庙里供奉的菩萨,丝毫权利也无。

  正所谓,侠以武犯禁。

  武林中人,学了高深的武功,自然也不甘平凡,他们也想享受大老爷们的生活。

  用他们的话来说,劳资学武功,可不就是为了享受更好的生活么?

  因此,这些江湖中人压不住邪念,自然是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

  那些名门正派还好一些,虽然任意横行,但毕竟门规森严,在他们的治下,百姓还勉强活得下去。

  可换成那些邪门外道的地盘下,情况就大不相同了,横征暴敛、欺男霸女、烧杀抢掠......

  简直是无恶不作,只他们武功高强,手无缚鸡之力的平民百姓们,又哪里是他们的对手,只能被逼得妻离子散、背井离乡、流离失所。

  除此之外,还有那作恶多端、横行不法的地痞流氓、乡绅恶霸们,他们更是为所欲为。

  还有盗贼、恶寇聚啸山林,自以为绿林好汉,劫持过往商旅游客,或组成马帮,形成一方方大势力,以打劫为生,为害四方,声名狼藉,引得天怒人怨。

  见到这样的情况,断浪只觉得儿时的幻想破灭了。

  这不是他所向往的世界,也不是他喜欢的世界。

  令他不禁想起,在下山前,陈恒之那句玩笑似的话,打下这天下!

  这一刻,断浪觉得,是不是师尊早就已经了解到这些情况,而想做出一些改变呢?

  离乐山上百里之远,在稀松的树林中,篝火随着夜风摇曳,一名黑衣青年盘腿坐在篝火旁,他的身边插着一柄赤红宝剑,身后,卧倒着一头异兽。

  “呼…”

  断浪长出一口浊气,悠悠醒转,他睁开了眼睛,隐隐有一丝精光闪过,在黑夜里,显得很是神异。

  “师尊想什么,我不得而知。”

  断浪轻声自语道:

  “我只需凭自己的喜好做事,路见不平,拔刀相助,锄强扶弱,方不失侠之本意。”

  “真要遇到打不过的,向师尊求救便是…而且,他老人家已经晋入金丹期,这天下间又有谁能敌得过他?”

  “吼——”

  仿是在附和他的话,他身旁那柄赤红宝剑顿时剑身一颤。

  腾腾焰光在黑夜之中,照亮四周景物,隐隐爆出一声低沉的麒麟怒吼,在夜空中回荡。

  断浪扭过头,将剑拔起,平放在双膝上,盯着它,轻声问道:“火麟,你是不是也认同我说的话?”

  火麟剑急速颤抖了一阵,复归沉寂。

  这柄火麟剑,是断浪的家传宝剑。

  断帅在隐居凌云窟后,将剑传给了断浪。

  经过陈恒之为它附魔升级之后,它比之前多了不少功用,更显神妙。

  不过,可惜的是,没有生出灵智。

  否则,它定要跳起来指着断浪的鼻子,破口大骂:“从来就没有见过你这么不要脸的人!简直就丢尽了断家人的脸面。”

  从这一刻开始,断浪隐隐明悟本心,明白了自己想要做什么,能做什么。

  他一手道法武功杀戮,一手治愈术救人。

  长剑杀人,治愈救世。

  欺压百姓者,杀!

  打家劫舍者,杀!

  横征暴敛者,杀!

  对待无辜百姓,身患疾病者、伤痛残废者,皆是施以《治愈术》救之;

  走一路,杀一路,救一路。

  天下会、无双城、心意门、清风寨……

  不管是天下数一数二的势力,还是虎啸山林的山寨团伙;

  不论是帮主、掌门,长老、堂主,还是聚众闹事的泼皮混混。

  只要被断浪查到有欺压百姓,为非作歹者,一律杀无赦。

  武功低微者,直接碾压而去。

  武功高强者,以《施毒术》暗算。

  以他的诸般手段,除非是碰到无名、剑圣一级的强者,否则,极少有人能逃过他的暗杀。

  前后不过是半年多的时间,断浪的足迹却已经走遍了大半个九州天下。

  他,被无数百姓称为“仙人”下凡。

  而他那手治病救人时所用的《治愈术》,和诛杀恶人时所用的《雷电术》等技能,也被百姓当成神仙之术。

  一路上,断浪“仙人”的名头越来越大,有不少人自发跟在他身后,愿为犬马,帮他宣扬名声。

  在他经过的各州府县,无数百姓为了感谢他的救命之恩,集资立庙刻碑,还请了长生牌位放在家中,日夜供奉膜拜。

  “仙人断浪”之名,响彻天下。

  不过,出名的后果,不仅仅只代表着荣耀加身,同时也为断浪带来了无数的麻烦。

  有人会慕名前来挑战,更多人因为利益、因为仇恨而找上门来!

  看着眼前挡住去路的两个中年男子,一人身穿红衣,一人身着灰衣,满脸的阴狠,带煞的冷冽长剑,还有那一身近乎凝化实质的恐怖杀气。

  几乎不用猜测,也知道他们的目的。

  “你们想杀我?”

  断浪端坐在神兽的背上,饶有兴趣的问道。

  自从他大开杀戒之后,主动找上门来送死的人是越来越少了。

  想要找上门来挑战也好,报仇也好,都得掂量掂量自己的斤两。

  毕竟,在这样不是你杀我就是我杀你的混乱世界中,能活下来的,没有哪个是蠢蛋。

  稍微蠢一些的,都早就死了。

  ..........

  两名中年男子见断浪似乎是丝毫没有害怕,不由心生暗怒。

  “不错。”

  红衣男子杀气腾腾道:“半年前,你初次现身,杀我天下会乐山分舵二十一人。又在这随后的半年时间里,连挑我天下会十七处分舵,便应该知道会有这么一天。”

  断浪闻言,拍了拍额头,恍然大悟道:“原来如此,你们是天下会的人,我还正奇怪挑了天下会十七处分舵,怎么雄霸竟然丝毫应对都没有。”

  随后,他眉头一皱:“不过,他只派了你们两个出来?是看不起我断浪么?”

  两名中年人勃然大怒:“好狂妄的小子,死囚双双送你上路!”

  “死囚双双?没听过!想来应该是无名之辈!”

  断浪挑了挑眉:“你们肯定是得罪了雄霸!要不然,他怎么派你们出来?怕是让你们来送死的吧?”

  “休得挑拨我们和雄帮主的关系!”

  红衣男子怒极反笑:“好小子,竟想激怒我们,我告诉你,你成功了,受死吧!”

  在说话间,他的手已然按上了腰间长剑的剑柄,与此同时,灰衣男子也握住了剑柄。

  多年联手对敌的默契,两人同时拔剑,下一瞬间,他们的人动了,剑也同时而动。

  一人攻左,剑行诡异,灰色的身影,如同一道鬼魅。

  一人攻右,剑主杀伐,红色的身影,浸满鲜血的长剑,尽显狂暴。

  两相配合之下,身影如鬼魅瞬现,剑影似电光火石,除了一闪而没的凌厉剑光,竟看不见其中蕴藏的可怕剑锋。

  曾经名动江湖的双龙剑璧,如今天下会的死囚双奴,身份变了;不变的是他们的人,他们的剑,双剑合璧,倾力而出。

  剑光临身,断浪剑未动,人也未动,心念一动,一道淡黄色的光波自他体内释放出来,推向四面八方。

  “抗拒火环!”

  在这半年多时间里,断浪经历了无数场大大小小的厮杀,他的交手经验自然也是飞速增长,比之前在山上闭门造车快速上百倍。

  施法时,也已然可以做到心念一动,便可瞬发,无需掐诀念诵咒语。

  不得不说,实战是最好的老师。

  断浪的境界也已经突破到了大宗师之境,可谓是突飞猛进,恐怖如斯。

  一道光波突然出现,死囚双双二人攻来的身影戛然而止,甚至反而被推开了数丈之远。

  他二人境界只是宗师,比之断浪差上一阶,换成《热血传奇》的等级来说,就是差上一个大等级。

  在《抗拒火环》的推力下,等级差上一级,都会无条件被推开,何况是一个大等级,任你手段通天也是毫无办法。

  断浪见此,脸上多出了一丝微笑,饶有兴致的勾了勾手指,说道:“来啊,来杀我啊!”

  死囚双双二人的身影一滞,脚下一跺,止住冲力,身体不退反进,攻了上去。

  “抗拒火环!”

  断浪依然是不动如山,熟悉的推力袭来,他二人依旧被推开数丈之远。

  二人不信邪,又攻了上去,如是再三。

  只见得二人前冲,后退,前冲,后退。

  进出、进出、进进出出,仿佛在玩什么有趣的游戏。

  嘶!

  不能再玩了,再玩就404了。

  玩了一会儿,断浪似是觉得玩腻了,不再迟疑,双手连动:

  “困魔咒!”

  死囚双双二人被禁锢。

  “火墙!”

  一丛无根之火从二人脚下升起。

  “雷电术!”

  晴天霹雳响起,直击向木头靶子似的二人。

  接连三道闪电袭来,高达数十万度的强雷之电,瞬间就撕破了二人的护体真气,打散了二人体内的真气运行,劈焦了二人的身体,最后,原地只剩下两块焦炭。

  断浪掸了掸衣袖,高昂起头,呈45度角,口中如咏叹调般道:“人生啊,真是寂寞如雪!”

  发完人生感叹,他就离开了此地,继续往北,目标天下会总舵。

  …………

  天下会。

  雄霸高坐于首位,冷声问道:“丑丑!你是说,那个最近声名赫起的所谓仙人断浪,他是在专门和我天下会过不去吗?”

  站在堂下佝偻着身子的文丑丑间言,不敢待慢,当即连忙出声回应道:“是的帮主,根据帮中弟子回报,三天前,他们在预定的截杀地点现了死囚双奴的尸体,和以往帮中弟子的死相一致,都是被烧成一块黑炭,全身再无一丝血肉。”

  “嗯?”

  雄霸闻言,沉吟一声,轻声说道:“死囚双奴曾经乃是威赫江湖的双龙见璧,位列天下十大剑客之二,都是实打实的宗师级高手。

  没想到,他们两人联手,竟然还是敌不过断浪,看来,这小子的武功当真是诡异莫测,不可小觑啊!”

  “帮主英明!”

  文丑丑摇着手中的团扇,悄无声息的拍了一记马屁,连忙奉承道:“看来,断浪这小子的武功真的是非同小可,依丑丑看啊,还是得要帮主您亲自出手,方能够将之击毙。”

  雄霸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转而问道:“查到了这小子什么来路没有?”

  文丑丑摇着团扇的动作一滞,讷讷道:“回禀帮主,小的日前收到帮中弟子查探到的消息,只是…只是…”

  “只是什么?说!”

  雄霸冷哼一声,浑身气势磅礴而发,整个大殿立时变得似是天倾一般。

  文丑丑惊叫一声,匍匐在地,高声喊道:“小人知错,帮主恕罪,请帮主收了神通!”

  他喘了口气,继而说道:“帮主,非是小人隐瞒帮主,实是那消息太过匪夷所思,小人不敢打扰到帮主清修,帮主明鉴啊!”

  雄霸冷冷的盯着他,半晌之后,才收回气势,漠然道:“消息是否属实,本帮主自会判断,你下次胆敢再有隐瞒,后果你是知道的。”

  文丑丑擦了擦额头的汗,如小鸡啄米般,忙不迭的点头:“小人知道了!”

  雄霸这才微微点头:“说吧,断浪那小子什么来头!”

  文丑丑小心翼翼的回道:“据帮中弟子探查得知,断浪是昔日南麟剑首断帅之子,年幼时,拜乐山上的一名异人为师,学得一身神秘莫测的本事。

  据帮中弟子盘问乐山府百姓时发现,断浪初出江湖时,那异人曾现身乐山,只是,那异人现身的方式……”

  雄霸好奇的问道:“那异人怎么了?是从天上飞出,还是从地里钻出?”

  文丑丑恭声道:“帮主英明,一猜就中,据乐山附近百姓所说,那异人就是从天上飞过来的。”

  “什么?”

  雄霸惊讶的站了起来,大声问道:“真的是飞过来的?不是障眼法?江湖戏法?”

  文丑丑死命的低着头,不敢抬头去看雄霸,回道:“无数人都亲眼所见,那异人直接从乐山飞过数十里!”

  雄霸立时颓然坐下,久久不语。

  文丑丑更是动都不敢动,他深知雄霸禀性,这个时候正是雄霸最为易怒之时,他若是有丝毫动弹,迎面而来的,必定是毁灭性的打击。

  这些年来,虽然文丑丑一直总管着天下会的所有内务,乃是雄霸的心腹,看似十分威风。

  事实上,也只有他自己心里知道,每天他都是如履薄冰,虽然他尽量的想要去摸清雄霸的习性,但是雄霸此人喜怒无常、动则杀人,就连他也生怕因得罪雄霸,而死于非命。

  过了许久,雄霸嘶哑的声音响起:“这个消息,有多少人知道?”

  文丑丑恭声回道:“那打探消息的帮中弟子已被小人派往截杀断浪而身死,所以,目前只有小人知道这个消息。”

  雄霸闻言,突然一笑,温声道:“丑丑啊,你跟着我有多久了?”

  文丑丑闻言,浑身一颤,“扑通”一声跪了下来,颤抖着回道:“小人跟着帮主已经十年一个月零八天,帮主饶命啊!”

  他说完,“咚咚咚!”猛的磕头不止。

  雄霸摆摆手,和颜悦色道:“按理来说,你是帮中老人,这么多年来,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不过…”

  文丑丑更是吓得浑身颤抖,嘴里不停的求饶:“帮主饶命啊!帮主饶命啊……”

  只是还不等他说完,迎面而来的便是无边的冰霜之气,大殿中立时寒冰一片,瞬息之间,丝毫武功也不懂的文丑丑就被冻成了冰雕。

  挥了挥手,像是捏死一只蚂蚁,雄霸轻声细语道:“谁让你知道的太多了呢,不杀了你,我心难安啊!”

  随后,雄霸甩袖一挥,冰雕瞬间消失。

  一阵寒风袭来,令殿外的护卫打了个寒颤,他们不由得紧了紧衣裳,嘴里嘟囔道:“这该死的天气,怎么就变冷了?”

  对于天下会的变故,断浪丝毫不知,他一路走一路杀,仙人断浪的凶威在江湖之上越来越盛。

  断浪所过之处,直叫恶人闻风丧胆,迫于利益,迫于生存,不少人和势力集结人马来截杀断浪,可是到头来,却都成了路边荒草的肥料。



阅读提示:系统检查到无法加载当前章节的下一页内容,请单击屏幕中间,点击右下角或者右上角找到"关闭畅读"按纽即可阅读完整小说内容。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