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巨大 直达底部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6-67章【风云】五彩石锻造成功,打钱!(5000字)
      对于天下会的变故,断浪丝毫不知,他一路走一路杀,仙人断浪的凶威在江湖之上越来越盛。

  所过之处,直叫恶人闻风丧胆,迫于利益,迫于生存,不少人和势力集结人马来截杀断浪,可是到头来,却都成了路边荒草的肥料。

  伴随着死在断浪手底下的人越来越多,他的武功又越来越高,原本还想对付他的人,顿时便就歇了杀他的心思。

  能跑路的跑路,不能跑的就收敛手段,再想要欺压百姓、伤天害命,也得心存顾忌。

  毕竟,断浪的存在,就好像是悬在头上的一柄达摩克利斯之剑,只要他们越了界,这柄利剑随时都有可能落下来,要了他们的性命。

  在恶人眼中,断浪的名头比之阎罗王都管用,只要说一声“恶魔断浪”来了,保管恶人们吓得屁滚尿流。

  而在普通百姓的眼中,断浪却是仙人下凡、青天再世,若是哪里盛传断浪来了,百姓们必定是夹道欢迎,如迎王师。

  断浪也被百姓称作是断大仙、断青天。

  随着断浪的行进方向,无数明眼人都知道,他要去的,就是天下会总舵,天山。

  大战,一触即发。

  立时,无数人奔走相告,呼朋唤友,准备前往天山,以观看这一即将到来的惊世大战。

  …………

  橘黄中带有一丝紫色的火焰,灼灼炙烧着半空中的四块奇石,好似不知疲倦般,永不停歇。

  不知道过了多久,或许是一个时辰,或许是一天,又或许是一个月,又或许是半年。

  终于,不断释放着各自光辉的四大奇石在陈恒之的金丹之火煅烧下,好似有了些许变化,它们在慢慢融化。

  立时,无论是雪饮刀、绝世好剑,还是冰魄、神石,都发出呜呜呜之声,似乎在哭泣,哀伤于自己即将到来的命运。

  又是不知道过了多久。

  雪饮刀、绝世剑、冰魄、神石都融化了,一团团颜色各异,如同果冻般q弹的铁水悬浮在半空中。

  在陈恒之的感应中,它们微微跳跃欢呼着,似乎感知到了同类的气息,很是欣喜,有着互相融合的巨大渴望,却又迟疑不定,似乎极为惧怕,对未来生出无限的彷徨。

  双手一合,将四团铁水融合在一起,陈恒之双手不停,一个个印诀掐出,他按照《锻造术》中的方法,不停的将印诀打入铁水中。

  一道道玄奥无穷的印诀从陈恒之的手上迸发而出,围绕着铁水周围,慢慢渗透其内。

  随着时间流逝,铁水慢慢有了形状,内部渐渐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四色各异的铁水相互包容,相互融合,按照陈恒之的心意不断变化着,渐臻完美。

  不知过了多少时间,他突然露出一丝笑容,大喝道:“成!”

  随后,只见铁水爆发出无量光明,刺目耀眼,与此同时,一股绝强的气势散发出来!

  一颗散发出五彩之色的石头静静悬浮在身前,光彩四溢,璀璨夺目。

  陈恒之一把将它抓在手里,立时,一股血脉相融的感觉直达心头,似乎它本就与自己心神相合,现在终于回到了自己的手中。

  “鉴定术!”

  立时,一块半透明的光屏出现在眼前:

  “【物品名称】:(未命名)

  【物品介绍】:女娲补天时,留下四颗顽石黑寒、白露、冰魄、神石,被陈恒之获得之后,以《锻造术》秘法锻造九九八十一天而成。

  【物品等级】:神品

  【物品说明】:本物品认主之后,可随主人心意自由变化形状,攻守兼备,形态多变,最高可提升仙级以下,使用者的二十倍攻击和防御。”

  “什么?仙级以下的二十倍?”

  陈恒之见状大惊,仙级,可是四阶的存在,他如今还处在三阶的第二境金丹期,岂不是说,这枚五彩的石头竟然一直可以使用到成仙?

  发财了,真是发财了!

  这是陈恒之心中升起的第一个念头。

  他想了想,石如其名,散发出五彩光泽,又是神话传说中女娲娘娘补天所留,便将之命名为“五彩石”,五彩石之名,它当之无愧。

  陈恒之心念一动,物品栏名称的“未命名”立时变成了“五彩石”三字。

  ..............

  天山,高耸入云,乃天荫城一带群山之首,此处存在着一个威震武林的庞大势力!

  天下会!

  其总舵正是设于此天山之巅,坛舍倚山而建,雄伟巍峨,气象万千,令人叹为观止。

  站在天山脚下,仰头看着眼前的风景。

  只见山脚处,屹立着一块巨大的石碑,上面是五个血红大字:“天下第一关”。

  庄严肃穆,且杀气腾腾,显示出书写者的非凡气度。

  石碑旁是一座大拱门,门前站有着数十人,分列两旁,他们都身穿红袍,脊梁坚挺,面带自豪之色,仔细扫视着前方。

  大门后是一条石阶,宽约三丈,弯弯曲曲,向着山中蜿蜒行去,到了云雾缭绕之上,却又消失不见。

  断浪乘坐在神兽背上,仰头望着此情此景,对天下会更是增添了三分厌恶。

  这庞大的势力,华丽无比的驻地,却是靠压榨穷苦百姓而来,皆是由民脂民膏铸成,臭不可闻,令人作呕。

  想及于此,心中的杀意再也难以压制,断浪大吼一声:“雄霸,滚出来受死!”

  声浪涛天,传出数里之远。

  守门的天下会中人闻言,脸色大变,怒骂道:“哪个王八犊子胆敢到我天下会撒野?”

  断浪驾驭着神兽奔驰而来,数十名红衣帮众立时长刀出鞘,围了上去,只待断浪接近,便是万刀齐下,砍成肉酱。

  为首之人脸上露出残忍的笑容,仿佛已经见到来者被砍翻在地,泣不成声磕头求饶的情景。

  “轰!”

  一丛火焰升腾而起,将天下会帮众包裹住。

  “啊!谁放火,哪来的火?”

  “不好,是恶魔断浪来了!”

  “什么…这乳臭未干的小子就是恶魔断浪?”

  惨叫声、怒骂声、大喊声,声声入耳。

  断浪并不理会,一个个技能砸了过去。

  “地狱雷光!”

  “激光电影!”

  “雷电术!”

  不过是一瞬间,三十多名天下会帮众便永远的闭上了眼睛。

  “驾!”

  断浪拍了一下胯下神兽,快速穿过大拱门,直上石阶,往天下会总舵而去。

  “如神似魔,恐怖如斯!”

  “太可怕了,这些天下会的帮众能够拱卫门户,最少也是江湖上的一流高手,却被断浪如砍瓜切菜般杀死。”

  “兄台说的不错,关键是他的能力,召唤雷电,御使火焰,还有寒冰,真是令人防不胜防。”

  在断浪走后,不一会,就有数百人围了过来,对着地上冒着青烟的尸体指指点点,议论纷纷。

  这些人,都是在得到断浪即将打上天下会消息之后,从九州天下各地赶来看热闹的吃瓜群众。

  过了一会儿,他们就听到山道上响起了“噼里啪啦”、“轰隆隆”的声音,伴随着一道道尖锐的惨叫声。

  真是闻者伤心,令人泪下。

  看热闹的吃瓜群众们不由得面面相觑,对断浪的胆子有了新的认识,他们一开始还以为断浪肯定是偷偷的摸上去,伺机暗杀雄霸,或是直言挑战。

  谁知道,这愣头青竟然一路打上去,一人单挑整个势力。

  猛!太猛了!

  不过,他们都不看好断浪。

  俗话说,双拳难敌四手。

  任你断浪火法精堪、御雷使电,手段诡异,面对天下会数十万帮众…不对…总舵中应该没有这么多人,但是万八千是有的。

  面对这么多天下会精锐帮众,怕是武林神话无名来了,也会饮恨当场吧。

  不过,不看好归不看好,去现场瞧瞧就知道了,万一出现了什么奇迹呢。

  在场众人对视一眼,皆是不动声色的进了大拱门,上了石阶,追踪了上去。

  …………

  断浪一路杀上天山,也不知杀了多少人。

  终于,来到了天下会山腰上的广场。

  天下会总舵建在天山巅峰,在半腰处,掏空了一块巨大的山石,做了一个弟子修炼用的广场。

  这座广场占地极大,从这头望去,几乎看不到另一头的边际。

  整座广场以大理石铺就,显得庄严肃穆。

  断浪一眼见到的,却是一队队整装齐甲的战士,不错,就是装备齐全的战士。

  他们甲胄齐全,身背长弓手执手剑,排成整齐的队伍,有如一台冰冷的钢铁战争机器。

  天下会最精锐的一支队伍,共有五千人,眼前,是其中的一队,有一千人。

  断浪不由勃然变色,高声喊道:“雄霸,这就是你的待客之道吗?”

  声音在山间回荡,久久不绝。

  “哈哈!想见到我?等你上来再说吧!”

  一道浑厚的声音从远处传来,断浪抬头看去,山顶巅峰处,有一排排建筑,声音正从那时候发出。

  “上弦,举弓!”

  钢铁机器的后方,一名盔甲颜色异于他人,看似将军模样之人发号施令。

  “铮!铮!铮!”

  箭羽上弦,弯曲45度,满弓,整齐如一。

  断浪脸色大变,心中暗骂不已,这雄霸老贼竟然本人不接招,却派出军队迎敌。

  “卧槽,快走快走!”

  “太无耻了,派大军镇压!”

  “快走,免得被牵连。”

  吃瓜群众刚上得广场,见到如此情形,自是吓得屁滚尿流,狼狈而逃。

  断浪来不及多想,连忙从包裹中取出一瓶丹药,放到袖中以备不测,又郑重其事取出一张符卷,扣在手里,以便随时使用。

  做完这些之后,他急速冲了上去,只要近了身,断浪就无所畏惧。

  两百丈…

  一百五十丈…

  一百丈…

  近了…更近了…

  那将军发令道:“放!”

  “夺!夺!夺!”

  箭羽如林,疾射而来,恐怖的威势令天上的云彩都消散一空,飞鸟都吓得加速逃离。

  一抬头,断浪甚至看到了箭头上反射着蓝汪汪的光泽,不由爆粗口:“卧槽,竟然还焠了毒?”

  瞬间,箭矢飞速而至,即将临身。

  在箭矢降临到头顶时,身子一缩,躲到神兽的腹下,断浪心念一动,撑起一个淡黄色的《魔法盾》,还觉得不保险,又运转真气,撑起护体真气。

  支撑起三重保险。

  “蓬!”

  万箭加身,只是相当于先天真人境界的神兽支撑了不到三息,就被射爆,血条清空,凭空消失不见。

  万箭齐发,恶魔断浪当场被射爆。

  尖埃落定之后,原地只有无数箭羽插在地上,并无断浪的尸体存在。

  那将军定睛一看,大喊一声:“不好,戒备!”

  天下会众精英疑惑间,异变突起。

  “火墙!”

  无数火焰凭空从地上升起,炙烤着他们。

  “群体施毒术!”

  无形的毒素凭空出现,众人都变成了小绿人。

  “流星火雨!”

  天地大变,无数火球从天而降,往众人袭来。

  “爆裂火焰!”

  火焰会爆炸,就问你可怕不可怕。

  “地狱雷光!”

  无数细小的电弧,它们会跳舞,就问你美不美。

  断浪在箭矢降临到神兽身上时就脸色大变,他看到神兽的血条瞬间被清空,不再迟疑,撕开手中的“随机飞行卷”,身化流光,消失在当场。

  瞬间,他的身影出现在数百丈开外,断浪重新召唤出一只神兽,坐到神兽背上,立即施了一个“隐身术”,将自己和神兽的身形全部都隐藏起来。

  一个加速冲锋,数息后冲到众多天下会精英的身旁,道士、法师的技能像不要钱一样抛了出去,若是有近身者,便是一个“抗拒火环”将之推开。

  “他没死,他在这里!”

  一个精英临死之前大喊道。

  可惜,已经迟了。

  就像是一头狮子冲进了羊群里,展开了血腥屠杀,爆炸声轰然作响,火烧肉体所发出的噼里啪啦声,临死的惨叫声。

  终于,队伍崩溃了。

  “快跑,这个恶魔根本就杀不死!”

  外围的天下会帮众见机不对,扔下手中的兵器,四散而逃。

  一炷香之后,惨叫声越来越弱,直到最后消失。

  场中,除了神兽背上的断浪之外,只有数百具人型焦炭,横七竖八的倒在地上。

  断浪连忙从袖子中拿出一瓶补魔丹,倒出一粒,扔进嘴里,以补充消耗的真气。

  补魔丹,游戏中的魔法药,陈恒之将它炼制成了固体丹药的模样。

  与之相对应的,还有以金疮药炼制而成的补血丹。

  疯狂的施法所带来的,是真气的疯狂消耗,一通施法下来,断浪的真气几乎都要消耗怠尽。

  在补魔丹的庞大药力补充下,消耗的真气几乎瞬间功夫就被补满。

  原本耗光了真气而变得脸色苍白的断浪,瞬间又变得神采亦亦、红光满面。

  “丹药好是好,就是不经吃啊,这都快空了!”

  摇了摇瓷瓶,见里面的丹药所剩无几,断浪咂了咂嘴,遗憾的说道。

  在下山前,断浪软磨硬泡,从陈恒之那里顺走了不少好东西,不过,经过这么长时间的消耗,已经用得七七八八,快要没了。

  …………

  天山巅峰,铸险为城。

  天下会盘踞天山之上,铸成了重重关隘,俯视天下之恢宏磅礴。

  自十年前,雄霸在此建立天下会以来,势力日益增强,到得今日,已然雄踞大半个北方武林,成为天下最强大的势力之一。

  这峰顶,自然不是谁都能上来,唯有天下会中精锐中的精锐,才能在这里拥有一席之地。

  天下会等级森严,从天山下往上而去,一步一阶级,普通弟子只能居住在山脚下,天山周围无数的村庄,便是这些普通弟子的家。

  再往上,便是居于山腰的精英弟子,这些人所受到的待遇,自然比普通弟子要好上数倍,甚至是数十上百倍。

  而天山峰顶,只有帮主雄霸、各堂堂主、香主、军主等天下会高层才有资格入住。

  让这些普通弟子、精锐弟子居住在下层,既让他们有了奋发向上的动力,又可以作为屏障,抵挡有可能到来的攻击,成为炮灰,消耗敌人的有生力量。

  可谓是一举两得。

  天山峰顶上,自然也有一个大校场,当然,在大小上和山腰上的那个是没得比。

  它叫三分校场。

  它占地百丈见方,以汉白玉为砖,围以白石雕栏,看上去辉煌大气,令人望而生畏。

  平时里,雄霸在这里处理帮务,接见帮众,也是在这里,发号施令、调兵遣将,打下这堂堂半壁江山。

  不得不说,雄霸乃是不世之枭雄。

  这时,有人擅闯峰顶。

  第一个发现他的天下会帮众,立即掏出一样东西,一扬手,半空中便开出了一朵白花,这是天下会的传讯信号。

  一只穿云箭,千军万马来相见。

  伴随着讯号腾空而炸响,迅速传遍天下会每一个角落,令得高坐在首位上的雄霸脸色一沉。

  “看来,这小子不是一般的难缠!不到半个时辰,就解决了一队精锐…”

  他眉目中尽是暴戾恣睢。

  “哈哈,雄霸,小爷我来了!你乖乖的洗干净屁股,等着小爷临幸吧!”

  这时,一道恣意张狂的声音传来,令三分校场上的众人都不由脸色大变,他们偷偷的瞄了一眼台上的雄霸,眼中神色不定。



阅读提示:系统检查到无法加载当前章节的下一页内容,请单击屏幕中间,点击右下角或者右上角找到"关闭畅读"按纽即可阅读完整小说内容。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