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巨大 直达底部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8-72章【风云】雄霸,等着小爷临幸吧!(11000字)
      “哈哈,雄霸,小爷我来了!你乖乖的洗干净屁股,等着小爷临幸吧!”

  这时,一道恣意张狂的声音传来,令三分校场上的众人都不由脸色大变,他们偷偷的瞄了一眼台上的雄霸,眼中神色不定。

  坐在高台首位上的雄霸倒是脸色如常,言语中并未动怒:“原来名动江湖的断浪断青天竟然喜好男色,这倒是令本帮主万分诧异啊!”

  断浪高坐在神兽背上,胯下神兽从山道上一跃而起,来到峰顶的校场上。

  校场上的人都齐唰唰的向他望去,他倒也不怵,嘴里依旧调侃道:“怎么?雄霸,你这是要自荐枕席吗?”

  “放肆!不得对家师无礼!”

  文丑丑死了,死得无声无息,雄霸的大弟子秦霜兼职做了天下会的大总管,他听到断浪的污言秽语,不由大声喝斥道。

  “嗤,你又算是什么东西?”

  断浪斜瞥了秦霜一眼,嗤笑道:“雄霸,你的家教实在不怎么样啊,你这个做帮主的都还没吱声,这什么阿猫阿狗就跳出来支支歪歪,由此可见,你这帮主当得实在窝囊啊!”

  秦霜脸色铁青,欲要再说,雄霸大手一挥,止住了他,冷声说道:“够了,这种低劣的挑拨离间法就没必要用出来了,若是想用这种粗浅的方法来激怒我,那也未免太幼稚了!”

  他的话音刚落,身侧的秦霜与步惊云、聂风三大亲传弟子一跃而出,抢攻而至,直扑断浪而去。

  ..........

  眼看雄霸用话语吸引自己的注意力,另一边又命秦霜等人趁自己不备攻来。

  断浪不由暗赞:“果然是老狐狸,诡计多端,心机深沉。”

  秦霜、步惊云、聂风三人各自使出拿手功夫,一人猛击天霜拳,一人怒卷排云掌,一人狂踢风神腿,拳掌交汇,腿影重重,滋生霜寒云气,借助风力,冻彻心扉。

  面对如此强攻,饶是宗师级高手亦要为之动容,但断浪却仿若无视,纹丝不动。

  因为他根本不必动。

  “抗拒火环!”

  强攻而来的三人被光圈一阻一推,以更快的速度倒飞而去,退出数丈远,“砰!砰!砰!”的巨响声响起,三人重重的摔倒在地,咳血不止。

  俨然已被他们各自的真气反震,受了严重的内伤,一时间,之前意气风发的三人如同被霜打了的茄子,气势萎靡不振。

  “好一个断青天,果然有两把刷子!”

  眼见自己的得意门徒瞬间败退,此时,纵然雄霸城府深沉,却也再也忍耐不住了,当即冷哼一声,大喝道:“天池十二煞何在?”

  一个粉雕玉琢的小孩童从人群中走了出来,脆声道:“回禀帮主,天池十二煞在此!”

  雄霸神色稍缓,言道:“杀了他!”

  小孩童应声:“是!”

  随后,天池十二煞童皇、铁帚仙、食为仙、纸探花、狗王、鬼影、戏宝、夫唱、妇随、手舞、足蹈、媒婆缓缓走了出来。

  将断浪围在中间,封住了他的所有去路,铺天盖地一般的杀气,如同潮汐一般席卷涌动,向他紧逼而来。

  曾经的天池杀手,是一个庞大的组织,为祸天下,后来,无双城的独孤剑圣联合各大门派,将之绞杀。

  最后,这些人被杀得只剩下十二个,又被雄霸暗中救走,这些年来,一直藏身于天下会之中,为雄霸剪除强敌,在天下会的强势崛起中,立下了汗马功劳,人称天池十二煞!

  “小子,乖乖跪地求饶,免得吃苦头,说不定雄帮主还可能会饶你一条性命。”

  说话的正是那个孩童,也是这些人的首领,童皇,她言语中看似温和,实则却是蕴含着超乎常人想象的恐怖杀机。

  断浪闻言,呵呵笑道:“就凭你们这些歪瓜裂枣也想让我跪地求饶?怕是还没睡醒吧?”

  “小子,我们天池纵横江湖的时候,你还在地上抓鸡屎吃呢?乖乖求饶,否则,明年的今天,就是你的死祭。”

  说话的是一名手拿铁拐的妇人,妇人怒极反笑,语气前缓后急,脸色却狰狞可怖。

  “呵呵!真是可笑!”

  断浪冷笑一声:“江湖中什么时候以年龄大小来论高低了?你怕是老糊涂了吧?”

  他说完后,缓缓举起手中的火麟剑,一股绝强的气势冲天而起,向着四面八方压了过去。

  天池杀手见状,当下除了童皇束手旁观外,剩下的十一人全都毫不保留,各自施展了自己的生平绝学,联合出手,欲要灭杀强敌。

  “火墙!”

  “地狱雷光!”

  “流星火雨!”

  “抗拒火环!”

  熟悉的味道,熟悉的配方。

  恐怖的高温升腾,火焰飞舞,雷声震天,一时间,强光如电,巨响如雷,强劲的破坏力夹着催山裂石之势,在转眼间就将四周的汉白玉石震得粉碎,迸爆中,人影闪动,怒吼不绝。

  “轰!”的一声巨响传来,火焰中人影窜动,紧接着就见天池十二煞那纵横交错的身影倒飞了出去。

  失了先手的天池十二煞此时非常的憋屈,他们都是江湖上一等一的宗师级高手,联合出手,便是大宗师级高手都要退避三舍,可如今,却被一个新近崛起的江湖新秀按在地上摩擦,让他们怎能甘心。

  “可恶,战天化气!”

  恼怒不已的食为先口中忍不住的为之发出一声大喝,无穷无尽的战意顿时爆发,一股极强的气劲席卷奔腾而过,向着断浪压迫而去。

  不仅如此,天池十二煞的其他十一人也在断浪的魔法逼迫之下,全都不得不放开手脚,施展出了各自的绝招!

  鬼影施展了自己的绝学“鬼影瞳瞳”,顿时,他竟是幻化出现了十数道不同的身影,硬顶着满地的火焰,向着断浪冲去。

  戏宝双手不断地挥出漫天的剑影,随着那密不通风的剑影,从他的脸上竟是在空中诡异的浮现出了不同的脸谱,径直在半空中向着断浪扑了过去。

  狗王的哮天犬狂啸一声,狂犬之吼声下,无数的火焰竟然为之诡异熄灭,威力匪夷所思,由此可见,狗王的绝学“吼神册”果然名不虚传。

  手舞的绝学“撕骨爪”虽是外家邪功,但是威力令人心惊,断浪施放的火墙竟一时之间对他无可奈何。

  足蹈的绝学是“残疾腿”,以前有人称之为夺命之腿,其凶残暴虐之意可见一斑,此时,这招在足蹈的全力运转下,招招夺命,歹毒无比。

  纸探花的绝学“乾坤剑纸”解开了它的神秘面纱,校场中飘下了片片纸片,这些纸片中带着丝丝杀气,竟是越过火焰,化作了一道道剑影,杀向了断浪。

  铁帚仙的兵器是一把铁扫帚,绝学是“铁帚神功”,他挥舞起手中的大铁帚,无数帚影划空而过,向着断浪压迫而去。

  媒婆、夫唱、妇随,天池十二煞每一个人的武功之高,都已经算是老牌宗师境界,比起嫩稚的秦霜、步惊云、聂风三人,自是要胜过许多。

  一场恶战,即将爆发!

  更何况他们现在足足有十一个人之多,而且,旁边还有一个没有动手,虎视眈眈的童皇,还有雄霸,以及那暗中不知道有没有可能存在的高手。

  眼见着四面八方杀机重重,仿佛天上地下无处可逃,断浪脸色异常凝重,风险极大。

  这一战,算是他出道以来最为凶险的一战,此前初下山时所经历过的多次杀戮,与这一次相比,不过是过家家而已。

  断浪:草率了!

  想及于此,他暗中释放了一只早就折叠好的纸鹤。

  一道流光从他身上飞出,快速飞向远方。

  ………………

  一阵空间涟漪泛起,陈恒之迈步走出来。

  五彩石铸成之后,四处看了一眼,见永恒小世界中无甚大事,他就离开了此处。

  就在他双脚刚刚落地时,破空声传来,却是一只灵鹤疾速飞来,落在陈恒之伸出的手掌心上。

  “这臭小子…”

  浏览了灵鹤上蕴藏的信息之后,陈恒之才知道,原来自己闭关的这半年多的时间,自己的徒儿断浪居然闹下这么大的风波,自语道:“也罢,左右无事,我就去瞧瞧!”

  很显然,这只灵鹤是断浪的求救信。

  陈恒之笑了笑,看了一下方位,冲天而起,身化流光,消失在原地。

  ………………

  断浪虽然道法武功都已大成,更是年纪轻轻就突破了大宗师之境,可谓是江湖中年轻一辈无出其右。

  但是,面对天池十二煞这十二位老牌宗师级杀手,还要防备一旁虎视眈眈的雄霸,还不知道有没有别的天下会高手隐于暗中。

  一时之间,断浪如坠深渊,想要战而胜之,并且安然脱身,绝非易事。

  “幽灵盾!”

  “神圣战甲术!”

  “魔法盾!”

  不再多想,断浪随手一挥,一个蓝色的“魔”字升腾而起,在头顶炸裂,随后,又一个橙黄色的“防”字掠过,消散在空中,通过这两个技能,断浪得以临时提高了自身的真气量和身体防御,再为自己加持了一个淡黄色的魔法盾。

  “飓风破!”

  他挥动手中火麟剑,霎时间,狂风大作,遮天蔽日,一道强大的龙卷风升腾而起,袭向攻来的戏宝、纸探花等人,蕴含有超强道法力量的龙卷风笼罩住整片天空,撕裂十方来敌。

  “轰!”

  只听得一声巨响迸爆,震惊天地,漫天的飓风化为点点流光,飘散在半空中。

  天池十一煞攻来的所有绝招全都在断浪的这招“飓风破”下冰消瓦解,他们的身影当场倒落崩飞,傲然而立者,断浪是也,只可惜,胯下的神兽被战斗余波所灭,否则,姿势更帅了。

  当胜负划下句点,此时此刻,只有那坑坑洼洼的汉白玉广场在无言的诉说着,方才发生了一场惊天动地的大战!

  “嘻嘻!你们可真是废物,十一个人竟然拿一个毛头小子束手无策!”

  就在这时,一道天真烂漫却又显得阴阳怪气的声音响起,正是在旁边一直没有出手过的童皇。

  “属下办事不利,还望童皇责罚。”

  闻言,纸探花、鬼影、手舞、足蹈、狗王、食为仙、夫唱、妇随、戏宝、铁帚仙齐齐侧身向着声音发出的方向说道,神态十分恭敬。

  远处的雄霸闻言,眼中凶光一闪,随即隐没不见,心中对于十二煞愈发不满,只知有童皇,不知有帮主,该杀!

  断浪凝神望去,暗自却在调息运气,功行周天,以图恢复消耗的真气。

  一个身穿花色衣服、身高如十二三岁大小模样的孩童,右手持一面拨浪鼓、左手不断的把玩一个黑色的小木马,她神态倨傲、脸上无悲无喜,走了过来。

  “咚咚咚..........”

  一阵似疾似缓的鼓声,像水中的波浪涟漪一般,一圈圈,层层相叠,以童皇为中心,不断地朝着断浪传递而来,音波像海潮波浪一样无尽无止,层层叠叠向前推进。

  这是童皇持之横行天下的“童心真经”,乃是一门诡异至极的音道武功,操控音波发动攻击,诡异神秘非常。

  音浪袭来,断浪只感觉整个身子都在随着音波的起伏而抖动,心脏“咚!咚!咚!”急速跳动,竟是在应和着音波。

  断浪眼角直跳,心里暗道:“不好,被她操控了心跳,若是一个不好,便是有万般本领也要死无葬身之地了!”

  不再怠慢,他沉腰坐马,气沉丹田,身子一坠,便是一个马步蹲,深吸一口气,“吼!!!”

  “狮子吼!”

  一道惊天动地的大吼声,从断浪的肚子里诡异发出,吼声如狮吟虎啸,向着四面八方攻击而去。

  如果说童皇的音波功是缓缓推动的水流,那断浪的音波功则是横冲直撞的泥石流。

  这门音功,是断浪唯一所学的一门《热血传奇》中的战士类技能,名为《狮子吼》。

  “轰!”

  拨浪鼓声,狮子吼声,音浪互相碰撞之下,只见空中气流急速压缩摩擦,猛然迸发出一声巨响。

  尘土飞扬中,始作俑者的断浪和童皇二人同时倒飞了出去,不同的是,断浪吐出一口鲜血之后,脚下一跺,止住退势,不退反进,往前冲去。

  另一边,半空中不停倒退的童皇,那幼小的身影却如同打摆子一般,抖动个不停,如遭雷击。

  这是《狮子吼》的技能特性,它可以使周边敌人陷入暂时的麻痹,受到麻痹的敌人在一定时间内或者再次受到攻击后,即可恢复,随着修炼的深入,麻痹的效果和时间都将增强。

  作为这个世界唯二会使用《狮子吼》的人,断浪又怎会不知敌人会被麻痹住,他身形猛的向前冲,企图在麻痹时间结束之前,将童皇击毙。

  “小子好胆!快停下!”

  “你胆敢动手,我们不会放过你的!”

  “小子快住手!”

  断浪前冲的动作,还有童皇的异常,都被严重受伤失去战斗力的其他十一煞发现,他们马上就猜到了断浪的企图,立即大声呵斥道。

  “白痴!”

  断浪冷笑一声,手中火麟毫不犹豫的横扫而出,“噗!”的一声,血流如注,冲上数尺高。

  被断浪一击枭首的童皇,那瘦小的身影掉落下来,“扑通”一声掉在地上。

  “贼子!”

  “纳命来!”

  “狗贼!”

  纸探花、鬼影、手舞、足蹈等十一人见状,立时眼睛都红了,他们顾不得受伤,强行运气,一跃而起,攻向罪魁祸首的断浪。

  “哈哈,来得好!”

  断浪大笑一声,使出家传武功《蚀日剑法》,手中火麟转动,霎时间人影闪动,剑影重重,拖带着十数道剑光,以各不相同的姿势角度,在十数个方位同时劈斩而出。

  身受重伤的十一煞哪里是断浪的对手,何况,断浪的家传武功《蚀日剑法》修炼造诣极深,只是轻易不曾使用而已。

  只听得惨叫声连连响起,场中残肢断腿纷飞,待得尘埃落定之后,唯有断浪持剑而立,周边攻来的十一煞全部倒在地上,生死不知。

  “哈哈哈哈!”

  断浪哈哈大笑,心中的大石头总算是放了下来。

  就在这时,他心中猛然一紧,浑身汗毛都竖起来了,心中感觉仿佛天蹋下来了一般,暗道一声不好。

  只是还不待他反应过来,一道强有力的掌力就印在断浪的背上。

  ...........

  天山已经在望,陈恒之已经看到了云雾缭绕的峰顶,历历在望,立即加速冲了过去。

  这时,陈恒之眼尖的发现,一道人影快速袭向断浪,他不由得高声喝斥道:“贼子敢尔?”

  声如天雷滚滚,轰然作响。

  那人影闻声,根本就没有丝毫停留,反而加速袭去,“噗!”的一声,印在断浪的背上,随后便快速逃离。

  在这饱含十二分巨力的一掌下,毫无防备的断浪如断了线的风筝般,被击飞数丈之远,口中狂喷鲜血,摔在地上,生死不知。

  “放肆!”

  陈恒之见状,不由目眦尽裂,他又岂能让此人逃走,随手一拍,一道磨盘大的掌印迎风见涨,快速往下方击去。

  同时,他的身体缓缓降落,同时,释放出自身的气势,仿佛在向世人宣告,我陈恒之,来了!

  “轰隆隆!”

  磨盘大的掌印经过数千米高空加速度坠下,轰然拍在这三分校场上,尘烟四起,烟尘滚滚,令人根本就看不清发生了什么。

  陈恒之向着倒在地上的断浪走去,他没有理会那不知死活的凶手,因为法力通玄境之后的每一次攻击都会带有精神力锁定功能,任是那凶手轻功了得,飞天遁地入海,都逃不出掌印的攻击范畴。

  滚滚尘烟阻挡不了陈恒之的目光,他清楚的看到,倒在地上的断浪脸色一片苍白,气息萎靡不振,呼吸时有时无,若是不得到妥善的救治,怕是撑不过一时三刻。

  他心里不由得暗自庆幸,好在自己赶了过来,否则,只能帮断浪收尸了,或是再尝试施展“复活术”,看能否将他救回。

  陈恒之一甩袖,一道浓郁的青葱欲滴的甘霖之光发出,径直落在断浪的身上,在他的身体外盘旋了两圈,又猛得钻入断浪体内。

  “木行小神通·柳暗花明!”

  这道神通,不止能治愈伤势,还能驱逐伤者体内的异种真气,令其恢复完好无损状态。

  果然,随着神通甘霖落下,断浪那苍白的脸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化,不一会儿就变得红润起来。

  伤势得到治愈,片刻之后,断浪缓缓的睁开眼,清醒过来,他眨了眨眼睛,看到前方负手而立的陈恒之,“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师尊,您终于来了…徒儿还以为…再也见不到您老人家了…”

  他一个咕噜翻身起来,快步上前,抱住陈恒之的大腿,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诉着。

  陈恒之满头黑线。

  本想一脚将他踢开,不过,见他一副披头散发,灰头土脸的样子,又于心不忍,便弯腰拍了拍他的肩膀。

  陈恒之语重心长的说道:“浪儿,以后可不会每次都能有这么幸运,为师能照拂得了你一时,照拂不了你一世啊!”

  断浪擦了擦脸,站起身来,低声回道:“师尊对不起,徒儿让您失望了。”

  陈恒之摇摇头道:“没什么对不起的,浪儿你初出江湖,能在打上天下会这个大势力时,才向为师求救,已经做得很好了。”

  言下之意,你没有在刚下山就扑街,我这个做师尊的就已经心满意足了。

  断浪闻言,憨厚的挠了挠头,傻笑出声。

  这时,尘埃落定,天下会三分校场上的惨状出现在师徒二人面前。

  曾经那无比华丽、庄严、肃穆的三分校场,还有天下第一楼,都已经消失不见了。

  若是从天上往下看,一个硕大无朋的巴掌印盖在三分校场上,中指突出的前梢正好将之前的天下第一楼压塌。

  断浪放眼望去,可以清晰的看到巨掌上的掌纹,掌印落下的地方将石板压进地里,汉白玉石的校场深陷进数尺,然而神奇的是,与周边未接触到的地方竟然光滑无比,仿佛天生的掌印一般。

  他对比了一下,任意一根手指印的都有数丈大小,实在是大得惊人。

  而方才出手偷袭断浪的天下会帮主雄霸,以及原本站在三分校场上的天下会众高层,在这道掌印下,原地蒸发消失不见,与三分校场融为一体,再也找不到了。

  一时间,断浪斗志全消,仿佛提不起丝毫精神。

  他所奋斗努力的一切,都抵不过自家师尊的随手一拍,那么,如他从小时候起就有的梦想,名扬江湖,天下闻名,又有什么意义呢?

  这时,陈恒之似是看穿了断浪状态,看出了他的心中所想,缓缓念道:

  “天下风云出我辈,一入江湖岁月催。

  皇图霸业谈笑中,不胜人生一场醉。

  提剑跨骑挥鬼雨,白骨如山鸟惊飞。

  尘事如潮人如水,只叹江湖几人回。”

  陈恒之悠扬顿挫的声音响起,如咏叹调般念出这首《江湖行》,直听得断浪悠然神往。

  陈恒之顿了顿,接着说道:“浪儿,出来这么久了,可有什么感想,和为师好好说道说道。”

  断浪和陈恒之并排站在三分校场的边缘,看向远方的白云苍狗,怔怔的出神,脸上却显露出一股不符合年龄的沧桑感。

  良久,他悠悠的问道:“师尊,您老人家的志向是什么?或者说是最想做的事情是什么?”

  陈恒之闻言,不由哑然失笑道:“为师在六岁习武,那时候的志向,是要成为天下第一高手,振兴师门,你说可笑么?”

  “不可笑,这个想法很真实啊!不过,师尊,您出身门派吗?徒儿竟然都不知道呢。”断浪看了他一眼,略有些惊奇的问道。

  “门派的事情以后有机会告诉你。”

  陈恒之明显不想告诉他之前的事情,转而说道:“待为师二十岁时,已是天下第一高手,完成了祖师的遗愿,光大门楣,梦想完成了。”

  “师尊您真的厉害!”断浪拍了个马屁,竖起大拇指道。

  陈恒之缓了缓,叹了口气道:“后来,为师就想攀登武道的最高峰,欲要去看看那峰顶又是怎样的一番光景。”

  断浪惊呼出声:“师尊,您的志向真的很伟大,徒儿远不及师尊万之一二。”

  陈恒之不置可否,接着说道:“后来,为师又发现,人的一生,寿命太短了,还不待修行有所成效,就已经垂垂老矣!

  于是,为师的目标就变成了长生不老,甚至是永恒不朽。

  直到如今,已有五十余年矣!”

  …………

  秋风习习,一排排大雁掠过云头,排成队伍,从陈恒之师徒两人头顶飞过,往南飞去。

  陈恒之缓缓说着过往,说句老实话,这还是他第一次向外人吐露出自己的志向。

  断浪心中震撼不已,他从没想到过,人的目标志向竟然可以如此高远、伟大。

  他沉默了。

  良久。

  断浪意气风发,高声说道:“师尊,弟子要以你为人生目标,毕生去追寻那永恒的生命尽头,此生无悔。”

  陈恒之转过头,看着这脸上还绒毛未褪、略显嫩稚的徒弟,神情一本正经。

  他不由揶揄道:“为师记得,你小时候可不是这样说的,你信誓旦旦和为师说,你要向世人证明,南麟剑首之子,一生不弱于人。

  为师可是还记得清清楚楚呢。”

  断浪顿时耷拉着脸,嘟囔道:“年少轻狂时的话,师尊您怎么还记着呢?那不是小时候不懂事么。”

  陈恒之哈哈大笑,直笑得断浪不好意思,他忽而停下笑声,郑重其事问道:“浪儿你可是认真的?”

  断浪猛的点头:“认真的!”

  陈恒之又问道:“不再考虑考虑?红尘俗世中好吃的、好玩的、好看的东西多着呢,你还没有去体会过,你就真的舍得?”

  “师尊这是在考验徒儿么?”

  断浪突然笑了,他回道:“如果现在徒儿只顾享乐,只有不到百年时间而已;若是先行求道,得了长生之后再去玩乐,岂不是想怎么玩就怎么玩,想玩多久就能玩多久。傻子都知道应该怎么选择!”

  “哈哈!”

  陈恒之笑道:“你是真的长大了,很好,看来让你下山历练是正确的做法,否则,一味在山上苦修,永远也成不了强者。”

  断浪后退两步,躬身道:“徒儿能有今日的成就,全靠师尊的悉心教导和栽培。”

  “师傅领进门,修行靠个人!”

  陈恒之摇摇头,慢条斯理道:“为师该教的,都已经教了,能有什么成就,全靠浪儿你自己努力。若是你不愿学,为师也没有办法。”

  断浪极为赞同:“师尊所言极是。”

  陈恒之四下看了一眼,说道:“天下会高层已全军覆没,你自己看着处理吧,为师就先回去了。”

  断浪想了想,回道:“徒儿恭送师尊!”

  …………

  天下会总舵被人打上门,自帮主雄霸以下,天下会所有高层全军覆没,总舵被毁于一旦,雄霸九州的大势力天下会瞬间分崩离析。

  南方小镇上的一家酒楼中,酒客们坐了个七七八八,小二顾不得擦拭额头的汗水,不停的穿梭于大堂中。

  这时,有一桌客人的讲话声引起了众人的注意,大伙不由停下来,注意倾听着。

  只听得那桌客人中的一名中年汉子开口说道:“北方大派天下会的总舵,前段时间被人一锅端了,就连天下第一楼都倒塌了。”

  “什么?这不可能吧?”

  中年汉子的同桌刚想说话,邻桌就有人惊呼出声:“我上个月刚去了一趟北方,天下会分舵的人都还在收取进城税呢。”

  那中年人喝了一口酒,将酒碗放下,擦了擦嘴巴道:“上个月?你那都是老黄历了。李某刚从天山回来,就在半个月前,断青天单人匹马杀上天山总舵,从山门下直接打上门去,一路走,一路杀,斩杀了一个千人精锐小队,还杀死天池十二煞。

  这些都是某亲眼所见。”

  “断青天去了天山?是了,他老人家一直和天下会不和,多次厮杀,打上天山,我一点都不意外。”

  立时,就有人接住了话题。

  “断青天据说才不过双十之数,他竟然杀得了天池十二煞,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一浪更比一浪强啊!”

  “不错,相比起来,我老张都一大把年纪了,还不到先天之境,这几十年的时间都活到狗身上去了。”

  “后来呢,断青天杀死了雄霸吗?”

  “对啊,后来呢?”

  大堂中众人七嘴八舌的讨论着这件事,最后,都将目光望向了最开始说话的那中年人。

  那中年人脸上带有得意之色,这一刻,他仿佛已到了人生巅峰,在这万众瞩目下,他微微沉吟道:“断青天一举杀死了天池十二煞之后,正得意间,那雄霸竟暗中下重手偷袭,趁断青天不注意,将他打成重伤,狂吐鲜血,倒地不起。”

  “什么?雄霸这厮竟然如此不要脸?”

  “前辈高人的身份到哪去了?”

  “雄霸一世枭雄,他能做出这样的举动,丝毫不意外。”

  众人立时又是议论纷纷。

  “本来我们一行人都以为断青天就此魂断天山,尘埃落定。”

  那中年人又说道:“哪知道,就在雄霸下手击在断青天身上时,天空中传来一声大喝,如雷霆万钧般震耳欲聋。”

  “随后,便见一道巨大到遮天蔽日的手掌从天而降,直将雄霸等一众天下会高层拍进地里,尸骨无存,死无葬身之地。”

  “一位神秘人从天上缓缓降落,同时,伴随着一股极度压抑的气势如泰山压顶般,铺天盖地的袭来。”

  “说来惭愧,在那股压力下,我们一行数百人抵挡不住,都晕了过去。”

  “等我们醒来之后,天下会总舵已经变成一堆废墟,只有一个巨大的巴掌印留在原地。”

  众人听得如痴如醉,过了许久,才如梦初醒,爆发出巨大的议论声。

  这一幕,发生在九州各地,皆有流传。

  ………………

  天下会总舵被灭这一消息,随着那些跟着断浪上得天山的吃瓜群众返回之后,瞬间传遍天下各地。

  北地各势力收到消息后,纷纷出手,痛打落水狗,不到半月时间,天下会所有分舵被灭,帮众或是被灭杀、或是逃走、或是投降叛变。

  昔日高高在上的天下会,瞬间成为过眼云烟,昨日黄花,成为了历史长河中的一粒尘埃。

  然而,历史的车轮滚滚向前,天下会分崩离析之后,又有谁还会记得,有这么一家雄踞北地的大势力曾经存在过呢。

  江湖中,永恒不变的主题是厮杀不休,随时有势力兴起,又随时有势力消失。

  .............

  东瀛,无神绝宫。

  绝无神欺师灭祖,杀了自己的师傅,将神拳门改名无神绝宫,在东瀛那些老怪物不出的情况下,绝无神是当之无愧的东瀛霸主。

  只有东瀛天皇,才能让绝无神有所忌惮。

  聂人王之妻颜盈乃是天下第一美人,昔日被雄霸打下崛江后,冲到了下流,恰巧被破军“捡”到,就将她带到了东瀛,如今已经过去了十年。

  后来,破军为了学到绝无神的“杀破狼”,便将颜盈进献给了绝无神。

  十年时间过去,颜盈给绝无神生了个儿子“绝天”,现在,她的儿子绝天都已经九岁了。

  …………

  绝无神正在查看中原传回来的情报。

  颜盈深情款款的走了进来。

  绝无神对颜盈说道:“美人,你快过来,你们中原武林,真是人才济济,我让下面的人制定好了中原高手的名单,你快看。”

  颜盈接过名单,看到了秦霜、步惊云、聂风等年轻一辈强者的名字。

  雄霸和独孤剑圣,甚至连武林神话无名都在名单上。

  “啊…”

  颜盈看到上面有自己儿子聂风的大名,脸色有些不好看,惊呼一声。

  绝无神是何等的人物,稍微有点不对便被他发现。

  “嗯?”

  他问道:“怎么?颜盈,有什么不对吗?”

  颜盈眼中的慌乱之色一闪而过,连忙回道:“啊,没有,我突然有点不舒服。”

  “嗯?不对,你的天癸不是在最近!”

  绝无神目光一转,质问道:“快说!这上面是不是有你的老相好?”

  颜盈不由方寸大乱,强自镇定道:“哪有什么老相好,无神你多虑了。”

  “不,我的感觉不会错!”

  绝无神大怒,他一把抓过颜盈,大声质问道:“你看到名单时,那一声惊叫明显就是被吓了一跳,很显然,这些人里面,不是有你的老相好,便是和你有极为亲密的关系。”

  颜盈终于支持不住了,她“扑通”跪在地上,哭泣着哀求道:“无神,我看到名单上有我的儿子,你能不能放他一马,不要杀他好不好?”

  绝无神一愣:“我只是诈你一诈,没想到,还真有你最亲密的人,好啊!你儿子是谁?快说!”

  颜盈泣不成声:“他…他叫聂风。”

  “聂风…”

  绝无神口中念着这个名字,拿过名单,看着上面写着“天下会,神风堂堂主,聂风”等字样,不由得眼珠子转了转。

  他和颜悦色的说道:“颜盈,你放心,你儿子就是我绝无神的儿子,我会把他当成亲生儿子来看待,这样,到了中原之后,你把聂风约出来,咱们见上一面,你看怎么样?”

  颜盈已方寸大乱,哪知道他话中的意思,连忙点头答应了下来。

  …………

  绝无神入侵中原。

  绝无神率数万大军从东南沿海登陆,将矛头直接对准了独孤剑圣,率领数万大军直扑无双城而去。

  无双城是南方的抗把子势力,无双城的终极武器独孤剑圣威压江湖数十载,和武林神话无名齐名。

  然而,剑圣终究是老了。

  两人一场大战。

  年老体衰、油尽灯枯的剑圣不敌年青力盛的绝无神,被逼入绝境,不得已之下,使出剑廿三这不是人间的一招。

  剑圣将自身的一切都献祭,冻结时间空间,神魂化剑,直刺绝无神。

  无边的压力下,绝无神挣脱了一丝压力,稍微移动了一下身体,偏离了一点点。

  神魂之剑的目标原本是绝无神的六阳魁首,就是这一丝偏差,导致这璀璨夺目的一剑只是将绝无神的左肩射穿,没有杀死他。

  最终,剑圣陨落,绝无神重伤。

  绝无神重伤,东瀛大军并没有停下入侵的脚步。

  无双城完蛋了,被东瀛大军满门抄斩,鸡犬不留,神州的整个南方彻底沦陷,成为东瀛人的后花园。

  ………………

  无双城被绝无神的大军攻破之后,以前的城主府被绝无神霸占,城主府的牌匾,换成了“无神绝宫”。

  绝无神现在可是意气风发,志得意满。

  尽管他受了不轻的伤,但是万万没想到,入侵神州中原攻城略地会是如此的顺利。

  颜盈给绝无神端来一碗参汤,笑道:“恭喜无神在中原站稳了脚跟,下一步,就是专心对付天下会的雄霸了。”

  绝无神哈哈一笑:“美人儿,你说得不错,老夫很快就能铲除天下会,击杀雄霸,一统中原,到时候,我会将无神绝宫设在天下会的总舵之上,哈哈……”

  他拿起桌上的一份文件翻开,笑道:“这是最新送来的情报,美人,过来看看,或许有中原最新的情况,没准还能知道你儿子的状况呢。”

  这时,他惊呼一声:“什么……”

  颜盈一惊,连忙凝神看去,只见上面写着:“三月前,神秘强者从天而降,一掌覆灭天下会总舵,雄霸等高层全部身死,天下会各分舵随后被各大势力围攻剿灭,如今,天下会总舵已成废墟,整个北方乱成一团,已成无主之地。”

  她看到整个天下会高层身死这一句时,立即想到了自己的儿子聂风,身子颤了颤,几乎快要站不稳,嘴里呢喃着:“风儿…”

  绝无神却顾不得美人痛失爱子、正伤心欲绝,他浑身发冷,如坠冰窟。

  如日中天的天下会就这样烟消云散了,他心中升起的不是欣喜,而是惊吓。

  在来中原之前,绝无神预想中,他自己的武功和雄霸比起来,肯定是占优势,真要打起来,五五开,或是六四开也不一定。

  然而,如此强大的天下会,却顷刻间灰飞烟灭,雄霸连逃都逃不脱,那么,那个神秘强者又强大到了什么地步?

  自己对上他,能支撑几招?

  他会不会对自己入侵中原感到不满,出手将自己抹去?

  而这样的强者,中原是否有很多?

  难怪东瀛一向有传闻,万万不能踏入中原之地。

  如今看来,老祖宗定是用血的教训,留下了这句话传给后人。

  只可惜,自己没有理会,一意孤行,执意要做这中原之主。

  想到这里,绝无神如坐针毡,他再也坐不住了,他大喊一声:“来人,通知下去,大军撤退,我们回东瀛!”



阅读提示:系统检查到无法加载当前章节的下一页内容,请单击屏幕中间,点击右下角或者右上角找到"关闭畅读"按纽即可阅读完整小说内容。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