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巨大 直达底部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73-77章【风云】请先生出山,驱逐敌寇(11000字)
      “无名前辈来了,你可是稀客!”

  乐山脚下,大佛之畔,断浪脸上带着笑容,向着无名师徒迎了过去。

  “断少侠,老夫叨扰了!”

  满脸风霜疲惫的无名见到断浪,挤出一丝笑容,拱手说道。

  他身后的剑晨倒是神情平淡,再无上次见面时的倨傲,稍显拘束的行了一礼道:“见过断少侠,之前剑晨多有得罪,还请断少侠见谅!”

  断浪哈哈一笑:“剑晨少侠,过去的事总提它做什么,我都没有放在心上。”

  无名问道:“断少侠,尊师可在家?”

  断浪笑道:“前辈要找家师吗,来得正好,今日师尊正在家中,二位请随我来。”

  无名拱手道:“烦请少侠引路。”

  断浪一边带着无名师徒二人往回走,一边问道:“前辈来找家师,可是有何要事?”

  无名语气沉重:“绝无神入侵中原,整个南方都已经失陷。”

  “什么?”

  断浪惊呼一声:“他有这么大的胆子?”

  无名叹息道:“说来,还是老夫的过错,当年一念之差,将绝无神放走,才会造成今日的局面,老夫有罪啊!”

  断浪呵呵一笑,并不发表意见。

  片刻后,众人上得山腰。

  却见,陈恒之已经在门外等待,见到无名的身影,拱了拱手,笑道:“我还道今早怎的门外有喜鹊在叫,却原来是有贵客临门!无名兄,剑晨小兄弟,阔别多日,别来无恙啊!”

  无名快步上前,来到近前,恭声回道:“劳烦先生出门相迎,无名实在过意不去。”

  不错,在上一次的时候,无名就已经被陈恒之的武功境界和气度所折服,甘愿执半师之礼相待。

  一番客套后,陈恒之将众人带入客厅,各自落坐后,奉上香茗。

  无名没有说些客套的废话,他开门见山,直奔主题,将绝无神入侵之事讲了一遍。

  “……如今,南方数百万黎庶生活在无神绝宫的淫威下,生灵涂炭、民不聊生、流离失所,无名深感痛心疾首!”

  随后,他深深的行了一礼:“今日,无名厚颜上山求见先生,正想请先生出山,剿灭绝无神,还中原一片朗朗青天,谨请先生应允!”

  陈恒之眉头一皱,微微有些不悦道:“说起来,此事还是无名兄你埋下的祸根,当年充当滥好人,将扣关的绝无神放走,以至养虎为患,酿成大祸。”

  无名脸露悲伤之色,低声道:“无名自知罪孽深重,不敢乞求先生原谅,只恳求先生出山,救一救南方的黎庶!”

  陈恒之沉吟不语,半晌之后,言道:“除去绝无神并不难,抬手可灭之,我在考虑的是要如何做,才能彻底杜绝今后再发生此类外敌入侵中原之事。”

  无名张了张嘴,苦笑道:“彻底杜绝?难!难!难!难于上青天!”

  “师尊,您这个想法确实可以啊,只有千日做贼,哪有千日防贼的道理!”

  断浪惊呼一声,兴致勃勃道:“师尊,不如…咱们走一趟东瀛,将东瀛的武林高手都杀了,您说怎么样?”

  陈恒之摇摇头,说道:“杀光了这一批,以后呢,下一辈成长起来岂不是更恨我中原入骨,整日想着报仇雪恨?”

  无名也颇为赞同陈恒之的话,点头道:“断少侠的做法太过无情了,并非每个东瀛高手都是坏人,他们很多人一辈子都没有踏上过中原的土地。”

  断浪不以为意,嬉笑道:“非我族类,其心必异!只有死去的东瀛人,才是好的东瀛人!”

  陈恒之摇摇头:“你这样只是治标不治本,防的了一时,防不了一世。”

  断浪想了想,缓缓说道:“要不然,一不做二不休,咱们把东瀛人全都杀光,一个不留,彻底解决后患,师尊,您看怎么样?”

  “胡说八道!”

  陈恒之瞪了他一眼,说道:“此举太伤天和,修行中人讲因果,无因便无果,普通东瀛人何辜,他们可没有入侵中原,不问缘由便大开杀戒,极易坠入魔道,必将万劫不复。”

  断浪摊了摊手,兴致全无,有气无力地说道:“这也不行,那也不好,师尊,那您说我们该怎么办?”

  陈恒之沉吟半晌,说道:“我中原向来是仁义道德礼仪之邦,虽然至尊无道,但是,这绝不是任由他东瀛人来中原撒野的理由!

  朋友来了酒肉相待,敌人来了刀剑相向。

  若是不加惩戒一番,东瀛还以为我中原无人,任由他来去自如。

  这样吧,我们师徒俩走一趟,将敢胆来犯的东瀛人都留在中原,他们也不用回去了。

  再走一趟东瀛岛,敲打一番,震慑霄小。

  至于以后,我已经有了模糊的想法,待回来之后再行计较。”

  断浪闻言,立即来了精神,摩拳擦掌道:“师尊,您说怎么办,徒儿就怎么办!”

  无名却是有不同的意见,他出声阻止道:“先生且慢,若是将绝无神等主犯击杀倒是无可厚非,那些普通士卒就没必要计较了吧!还请先生三思!”

  陈恒之一挥手:“我意以决,你不必再劝!”

  随后,他想了想,说道:“无名兄,有一件事正要拜拜你!”

  无名张了张嘴,见陈恒之主意已定,不容置疑,叹了口气,听得后面一句,忙回道:“还请先生吩咐!”

  陈恒之说道:“烦请无名兄走一趟,通知九州各大势力,让他们在治下各州府县境内修建轩辕人皇庙,不得有误!

  无名兄可否能办到?”

  无名一愣,轩辕庙?这是何意?

  想了许久,无名还是不明白,不由疑惑的看向陈恒之,希望他能解释一下。

  陈恒之笑了笑,道:“一时半会也解释不清楚,无名兄只要知道,此举事关我中原神州千年大计的重要环节,彻底杜绝外族入侵!”

  无名恍然大悟,不疑有他,欣然领命,躬身道:“也罢,老夫就不多问,这事就交给老夫了,想来,老夫武林神话这块招牌,还是有三分威力的。”

  陈恒之点了点头:“很好,事不宜迟,我们动身吧!”

  ..............

  福州码头。

  人行如织,川流不息。

  码头边上,停泊着一长串高大的三层海船,一眼望不到边,无数百姓被抓来做苦力,正在东瀛人的鞭笞下,将东瀛人从南方抢来的宝物挑到船上,不时有人脚步稍慢一步,便是一道鞭子落下,惨叫出声。

  这些三层宝船都是从各地抢来,运送物资之用。

  一箱箱美玉珠宝、一箱箱黄金白银、一箱箱精美瓷器、一箱箱琳罗绸缎、一箱箱粮草、一箱箱兵器……

  只要是看得上眼,用得着的,都被东瀛人抢走,只要是能带走的,一件不落。

  整个南方有多大,又有多富裕?

  东瀛人有如刮地皮般,将整个南方搜刮了一遍,通通打包装箱带走。

  ……

  福州城,城主府。

  绝无神在大厅中来回踱步,焦急的等待着。

  他已经将大本营从无双城迁移到了此处,以便随时出海,逃回东瀛。

  这段时间,绝无神惶惶不可终日,生怕这中原哪处深山老林中跑出一个神秘强者,出手将他击杀。

  “东西都搬完了没有?”

  眼见绝心走了进来,绝无神急忙问道。

  由不得绝无神不急,他知道,多拖一天就多一份危险,早日离开中原方是正途。

  绝心是绝无神的大儿子,负责管理搬运本次从中原抢来的物资事宜。

  绝心闻言,恭敬的回道:“回禀父亲,孩儿预计三天之后,便可全部搬运完毕。”

  绝无神闻言,咬了咬牙道:“命鬼罗刹再去抓捕一万个中原人,加紧时间搬运,时间不等人。”

  绝心立即回道:“是,父亲!”

  顿了顿,绝无神再问道:“那些中原女子,已经抓了多少了?”

  绝心想了想,躬身道:“回禀父亲,据手下的人回报,截止到现在,一共抓捕了近万名妙龄女子,都已经运到了大船上,只待时辰一到,便一同运回东瀛。”

  绝无神闻言,露出一丝男人都懂的笑容:“很好,你看紧一些,不要让那群兔崽子把花姑娘们都糟蹋了。”

  绝心低着头,心领神会,回道:“孩儿知道了,若是无事,孩儿先行告退。”

  绝无神大手一挥,满意的说道:“嗯,你去忙吧。”

  ………

  三天时间,转眼即逝。

  “呜呜呜……”

  取下锚索,大船开拔,缓缓驶离码头。

  绝无神拥着颜盈站在上层的甲板上,看着逐渐远去的陆地,叹息道:“美人,咱们这一去,以后可以这辈子都不会再踏入中原一步了。”

  颜盈泪眼婆娑,强颜欢笑道:“我生是无神的人,死是无神的鬼!无神在哪里,我就去哪里。”

  “哈哈……”

  绝无神大笑出声,过了一会儿,他低下头,见怀中的美人兴致缺缺,心中一动,问道:“美人,你还在想着你那个短命鬼儿子?”

  颜盈默不作声。

  “既然美人你这么想要儿子,那就再帮我生他十个八个,哈哈……”

  绝无神一把将她拦腰抱起,走进船舱,声音还停留在甲板上。

  不一会,船舱中,如倾如诉、时高时低的声音响起,回荡在天空中。

  …………

  一道流光在高空中划过,从川蜀直往闽南而去,在碧空如洗的蓝天下,留下一道长长的白痕,久久不曾消散。

  云头上,陈恒之携着断浪的肩膀,带着他高速飞行,有着防护罩的存在,两人皆是风度翩翩,风流倜傥。

  否则,没有防护的情况下疾速飞行,怕是人都得冻僵掉下来,有何风度可言。

  断浪左看看,右瞧瞧,眼中显露出好奇的光芒,这是他第一次飞上高空,对一切都是那么新奇。

  没有被吓得当场尿裤子,已经算是断浪心理素质强大了。

  他问道:“师尊,从乐山到东南沿海,要飞多久才到啊?”

  本想去无双城,后来得到消息,绝无神已撤往福州,不日便要逃离中原,于是,两人便直奔福州而去。

  陈恒之笑道:“乐山地处西南,闽南处于东南,两者之间少说也有四千多里,为师全力飞行,一个时辰最多也不过飞行上千里左右,再带上你的话,少说也得要五个时辰才能赶到。”

  断浪惊呼:“那也很快了,若是靠我骑神兽走过去的话,怕不是得要跑上半个月呢。”

  陈恒之瞬间无语,从高空中飞行和你自己去,能一样么?

  断浪自觉失言,嘿嘿笑了笑。

  小半天后,他们在湘赣之地的一个小镇上停了下来,断浪境界低还没辟谷,需要吃饭,而陈恒之也需要停下来休息,顺便恢复消耗的精神和法力。

  两人在小镇上找了一家饭馆,美美的品尝了一番当地美食,开了两间上房休息。

  一夜无话。

  翌日清晨,两人继续出发,往福州而去。

  晌午时分,两人就到了福州境内。

  看着沿海那一长串的三层大船,以及那陆陆续续搬上船的东西,两人哪还不知道这些东西是从何而来。

  断浪当即便欲发作,直接现身,大杀一番,被陈恒之强行按下。

  面对断浪疑惑不解的眼神,陈恒之笑道:“急什么,等会自有你动手的机会,现在动手,只会打草惊蛇,万一被他们跑了,还得花时间去寻找,白白浪费时间。”

  断浪急道:“那我们得等到什么时候啊?”

  陈恒之胸有成竹:“等他们都上了船,准备离开的时候,我们再动手,一网打尽!

  敢来我中原撒野,哪能让他们如此容易就走,正好扔进海里喂鱼!”

  断浪这才恍然大悟,竖起大拇指:“果然,姜还是老的辣!还是师尊您阴险毒辣!”

  陈恒之拍了一下他的脑袋,没好气道:“你瞎说什么呢?为师这叫智珠在握、老谋深算,你小子真是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

  断浪嘿嘿一笑,恭声道:“师尊英明神武,徒儿拜服!”

  陈恒之拍了拍他的肩膀,道:“行了,少臭屁了,找个地方吃饱喝足了,再好好休息一顿,养好精神,稍后,还有一场硬仗要打!”

  这话听得断浪热血沸腾,兴奋不已,眼中不自觉露出强烈的杀意,点了点头回道:“师尊所言极是!”

  …………

  福州城外。

  陈恒之师徒二人隐藏在暗中,目不转睛的看着码头方向,看着绝无神拥着颜盈,身后跟着无数的鬼罗刹,分批次登上大船。

  断浪急道:“师尊,他们已经登船了,我们要不要动手?”

  陈恒之摇摇头:“急什么,等他们走远些再动手也不迟,人在海上还能跑了不成?”

  断浪只得安心等着。

  不一会,大船开始启航,陆续离开码头。

  陈恒之又等了一会儿,等快要看不到船影的时候,站起身道:“浪儿,走!”

  二人跃出藏身之处,飞上天空,追了过去。

  远远的,陈恒之就大喝一声:“绝无神,留下命来!”

  如雷霆之怒、如惊天巨响,声音如水中波浪般,滚滚而去,传出十余里远,甚至传至福州城中。

  福州城中的普通人听来倒是不奇怪,只是觉得有人在大吼而已;反倒是身怀内功的武者,听到耳中却如同受到强大的音波攻击,震得六神不宁、内腑动荡、浑身酸软。

  而这,却只是无意中传来的余波所致。

  声波从陈恒之口中发出,正面以半扇形攻向海面上密密麻麻的三层海船,待声波到达海船上时,已逐渐减弱。

  然而,饶是如此,余波传到船上的数万东瀛大军耳中时,却震得他们七窍流血,被伤及了内脏,绝大部分人都丧失了战斗力。

  唯有少部分功力精深者,运功相抗,才幸免于难,得以保全。

  一吼之威,恐怖如斯!

  海船中,最大最豪华的一艘是绝无神的坐驾,船舱底层是仓库,存放了大部分物资;

  一层是驾驶室、船员、水手们、绝无神的仆人们居住之地;

  二层是和三层都是绝无神的私人领地,任何人不得召唤,妄自踏上半步者,杀无赦。

  此时,绝无神和颜盈正在三楼探讨人生的传承这一重大问题,听到陈恒之的大吼声,绝小神瞬间萎靡、一蹶不振、雄风不再。

  绝无神气极,怒气冲天,随手披了一件袍子,他怒冲冲的踹开房门,来到甲板上,刚要发作,便见到了令他绝望的一幕。

  从中原方向,有两道人影气势汹汹的飞…飞在天上,追…追了过来。

  “会飞…这还怎么玩?”

  如同被泼了一瓢冷水般,绝无神心中所有的怒火都被浇灭,取而代之的,是满怀恐怖。

  真是怕什么就来什么。

  此前,他一直担心有神秘高人闯进福州城,悄悄地割下了自己的脑袋,为此,绝无神每天晚上睡觉时,都是半睡半醒,生怕死得不明不白,就连之前每晚都要抱着睡觉的美人也不香了。

  好不容易熬过了近十天,一切准备就绪,终于出了海,眼见着陆地已经再也看不见了。

  绝无神的心里终于松了一口气,放松下来,恰好美人在侧,饱暖思**,十来天没有好好疼爱小美人,现在脱离了危险,绝无神哪里还忍得住,当即也顾不上是白日还是晚上。

  巨龙出笼、剑及履地,还未来得及大展雄风,一声大吼传来,巨龙瞬间缩了回去。

  绝无神:老天!你这是在玩我吗?

  …………

  陈恒之带着断浪两人在半空中追了上来,不过瞬间就赶上了东瀛人的大海,他径直飞向其中最豪华的一艘。

  这时,只见一名光头大汉浑身赤裸,只披一件外袍就从船舱中跑了出来,看向陈恒之的眼神却是满脸惊恐。

  得,不用再找了,这位就是正主了。

  不过,东瀛人都这么色急吗?才出海多久,就开始白日喧淫了?

  呸!畜牲不如的东西。

  陈恒之心中暗骂。

  脸上不动声色,陈恒之面无表情的看着绝无神,居高临下的质问道:“你就是绝无神?”

  绝无神咽了咽口水,声音有些发抖:“不错,我就是绝无神,你又是什么人?”

  陈恒之冷着脸:“很好,是你就好!”

  他抬起手,手指轻点,瞬间,绝无神立感如芒在背,全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只见一道恐怖至极的指力瞬息而至。

  “不灭金身!”

  绝无神来不及多想,大吼一声。

  全身上下泛起淡淡的金光,不灭金身是绝无神的依仗,他寄希望于能够挡住这道攻击。

  几乎就在他支撑起护体罡气的一瞬间,那道恐怖的指力已经降临。

  “噗!”

  如同被戳破的气球般,看上去高大威猛、孔武有力的绝无神,在这道指力下还没有支撑一息,就被指力戳扁。

  绝无神持之纵横中原、难逢敌手的拿手绝技《不灭金身》,如同纸糊的城堡一般,被陈恒之随手一指,就宣告游戏结束,打出了GG。

  整个人爆裂开来,血肉横飞,原地只留下一堆肉沫,绝无神披在肩上的那件锦缎外袍在巨力下,亦变得粉碎,只有一片衣角掉下,随风飘落,掉在海里。

  断浪竖起大拇指,赞叹道:“师尊神威无敌,徒儿对您的敬仰如滔滔江水…”

  陈恒之斜瞥了他一眼,冷哼一声:“行了,少废话,开始动手,将这些东瀛人全杀了,扔进海里喂鱼。”

  闻言,断浪收起嬉皮笑脸,正色道:“徒儿谨遵师命!”

  二人从空中落下,各自分工行动,一艘一艘船开始搜索,见到东瀛人就杀,别无二话,杀完就扔进海里喂鱼。

  三个时辰后。

  整整一百七十三条大船全部清理完毕,杀死的东瀛鬼罗刹不计其数,大致估算一下,最少也有五万之数,整片海域周边上百里方圆,都被染成了血红色。

  海中的鱼儿开启了一顿饕餮盛宴,数以亿计的鱼儿闻到血腥味,围了过来,不消一时三刻,海面上就什么都没有留下。

  经过清点,美玉珠宝有近千箱、黄金白银近十吨、精美瓷器八百余箱、琳罗绸缎数万匹、粮草数十吨、上好的各式兵器近万件。

  最重要的,还有一万名年轻貌美的中原女子,她们都是东瀛人从南方各地掳劫而来,绝无神准备运回东瀛或是自用,或是贩卖,或是赐予部下。

  与此同时,还有近五千名从沿海各地掳来的船员、水手。

  所有的大船都被集中在一起,用锁链固定起来,存活下来的人都集中在甲板上,船员水手们站在一堆,女孩们哭哭啼啼的站一堆。

  他们徬徨不安,惊魂未定。

  他们不知道今后的命运。

  他们不由自主的将目光都看向站在高处的陈恒之师徒,等待命运的到来,等待那未知的审判。

  断浪也将目光看向陈恒之,问道:“师尊,这些人,还有这批船和物资,您打算怎么处理?”

  陈恒之闻言,反问道:“浪儿,若是为师将此事交由你来处理,你会怎么做?”

  断浪毫不犹豫的回道:“当然是从哪来回哪去啊,让船员们把船开回去,再命各地势力把人都一家一家送回去,这些东西的话,是从谁手里抢来的就还给谁呗。”

  陈恒之摇头失笑道:“此举不妥!浪儿你的考虑还有欠妥当。”

  断浪问道:“师尊,有何不妥?”

  陈恒之指着底下乌央乌央的人群,笑道:“别的不说,这些女子被东瀛人强掳而来,就算回去了,她们的名节还要不要了?她们还怎么做人?就算没有被糟蹋,可是,这种事情,能说得清吗?人们只会用异样的眼光看着她们,而她们以后只能一辈子都活在别人的指指点点中,孤老终生。”

  “还有这些物资,你又怎么确认是谁的呢?会不会被人冒领?到时候弄出了纠纷,又该如何处理?”

  “而且,最重要的就是,处理这些事情,难道你放心交给别人来做吗?你是不是要亲力亲为?那么,这些事情全部要处理完,又要浪费多长时间呢?是十天?半月?还是一个月?”

  “这些问题,浪儿你都没有考虑过吧?”

  场中,唯有陈恒之的声音淡淡地响起,所有人都将目光看向了他,不由暗自点头,确实是这么个道理。

  断浪一脸懵逼,脑子里想像着自己每天都要处理这些鸡毛蒜皮的杂事,而且,浪费时间,想到这,他打了个冷颤。

  拱手道:“师尊所言甚是,徒儿考虑不周了。那么,依师尊所言,现在我们该怎么办?”

  陈恒之岔开这个话题,转而问道:“浪儿,你可不记得你初次下山时,为师说过的话?”

  “初次下山时说过的话……打下整个天下?”断浪挠了挠头,想了想,惊呼一声。

  陈恒之微微点头,说着另一件事:“为师想铸造一样镇压中原气运的宝物,该宝物要有自动预测、并阻止外族入侵的能力。”

  断浪惊呼一声:“如此宝物,肯定不好铸造吧?”

  “为师预算过,应该可以成功!”

  陈恒之显得胸有成竹:“在做完这件事后,为师就要走了,这件宝物,为师想交给你来保管,由你来担任中原神州的守护者。”

  断浪眼中露出精光:“徒儿当仁不让!”

  他随后问道:“师尊要走?您要去哪里?”

  “很好!为师的徒儿又岂是庸才,自当担任起该担的责任。至于为师要去哪里,去周游世界!”

  陈恒之说道:“所以,这些物资,为师想交给浪儿你保管,作为我神州的底蕴,日后若有外敌入侵,浪儿可酌情取出使用。”

  “至于这些姑娘们……”

  “浪儿,乐山地广人稀,将她们安置下来,想来应当不是难事。”

  “至于船员的话,全凭自愿吧,若是想要回去的话,就发放路费自行离开,若是想要跟我们去乐山的,也一并带走便是。”

  断浪想了想,点头应道:“师尊考虑的周全,徒儿没有异议!只是,这些物资太多了吧,单靠我们师徒俩,得搬到猴年马月啊!”

  陈恒之笑道:“为师自有手段,浪儿放心就是。”

  断浪将信将疑,不再有疑问。

  既然商议好了,陈恒之转过头,将目光看向底下的人群,朗声道:“诸位,我师徒两人刚才的讲话,想来你们都听到了,你们有何想法,不妨直说便是。”

  底下众人面面相觑,都不敢开口。

  直到过了很久,有一个老者站出来问道:“两位大侠,刚才所言可都是真的吗?”

  在陈恒之鼓励的眼神下,断浪点点头,回道:“这是自然,我断浪说的话,一口唾沫一颗钉,那还有假!”

  “断青天?您是断青天?”

  “什么?是仙人下凡的断青天吗?”

  “我竟然见到了活的断青天!”

  “哄”得一声,人群立即爆发出极大的议论声。

  方才还死寂沉沉的众人有如活了过来,他们都不敢置信,天下大名鼎鼎的断青天竟然就出现在眼前。

  随后,人们想到方才陈恒之师徒屠杀东瀛人时的身影,又想到之前听到过关于断青天的传闻。

  他们了解断青天的禀性,嫉恶如仇,在听说东瀛入侵的消息后,肯定会出手。

  想及于此,人们这才相信眼前的年轻人就是那传说中的断青天。

  即便是少数人没有听过断浪的大名,经过旁边人的讲解,也都知道了他的英勇事迹。

  断浪看着眼前嘈杂的场面,他冷哼一声,大声说道:“肃静!”

  运起真气的一声冷哼,直听得众人耳朵里嗡嗡嗡响个不停,场面就安静了下来。

  见此,断浪满意的点点头,说道:“现在,我说,你们听!没有我的允许,谁都不准出声。”

  “我准备带你们去川蜀乐山,想来你们应该听说过川府之国的名头,在那里,我会给你们找一个地方,让你们安置下来。”

  “至于以后,你们想要从事什么行业,何去何从,我通通一概都不管,我只负责给你们找一个落脚之地。”

  “当然,如果不想去的,想要回去的,我也不勉强,待会儿到了福州城后,发放路费,自行回家即可。”

  “无论是船员、水手,还是姑娘们,都是一样,你们有权选择自己的未来。”

  “现在,你们自己决定,要跟我去川蜀的,原地不动,想要回老家的,站出来,站到最前面来。”

  断浪说完之后,双手抱胸,看着底下的人群,等待着他们做决定。

  ………………

  一阵混乱过后,众人各自做出了选择。

  有一少部分人舍不得妻儿老小家人,想要回老家,大概是有三百多人。

  剩下原地没动的人中,不是没有家人在世,就是不敢回去的,怕别人指指点点,还有一些人怕走不到家就被强盗劫杀的。

  断浪见众人都选择好了去留,转身对陈恒之说道:“师尊,他们已经各自决定好了,您看我们是不是可以回去了?”

  他目光炯炯有神,想看陈恒之究竟是怎样将这么多箱子运走。

  陈恒之点点头,一步跨出,半空中仿佛有石阶托着他一般,可是下方众人明显看到他脚下虚无一片。

  他一步步行走,不一会儿之后,就来到半空中,下方的众人皆是惊骇莫明。

  他一指点在眉心位置,道道金光闪耀,在万丈光芒中,一座精巧玲珑的迷你宫殿缓缓出现,被他托在手中。

  陈恒之道了一声:“大!”

  在所有人惊讶的眼神注下,迷你宫殿越来越大,逐渐遮盖了整片天空,悬浮在半空中。

  海船甲板上的人们看着空中的庞然大物,惊讶得嘴都合不拢了。

  这时,下方有一船员惊叫道:“十年前,有驾驭天宫的仙人降世,瞬间将杭州西湖之水抽干一空!我还道是无稽之谈,今日亲眼得见仙人,却是老汉有眼无珠,不识泰山真面目!”

  不知什么时候,一个船员跪了下来,虔诚地望着天上。

  随即,越来越多的人跪了下来。

  到了最后,甲板上所有人跪了下来,地上黑压压的一片。

  一个人突然喊道:“草民拜见仙人!”

  声音中充满了狂热的崇拜之情。

  紧接着,所有人喊了起来,声音直冲云霄!

  陈恒之灵识喷薄而出,永恒小世界发出一阵强大的吸力,甲板上堆放的箱子都一个接一个慢慢地悬浮起来,被这股强大的吸力吸了进去。

  不一会儿,整个甲板上,之前从东瀛人手中缴获的战利品,就全部都被陈恒之收进了永恒小世界中。

  随后,他心念动间,一条金光大道从天而降,径直落在众人的脚下。

  这时,断浪终于回过神来,惊讶得跳了起来,大声喊道:“师尊,您居然还有这种法宝?”

  他从高台上跃下,直接跳到金光大道上,三两步就上了高空,来到陈恒之身边。

  陈恒之微微点头,看向下方的众人,说道:“都上来吧,等会带你们回到福州城。”

  底下的众人都不敢轻动,陈恒之催促了一遍,终于,有一个水手勇敢的迈开了第一步,被金光大道接引上来。

  有人做榜样,第一个吃螃蟹,后面的人才一涌而上,陆陆续续的被接引了上来。

  随后,被陈恒之安置在永恒小世界的一块平原地带,待众人都上来后,陈恒之大手一挥,将所有的船只都收了起来。

  放眼望去,整个永恒世界遮天蔽日,如太空堡垒般,悬浮在离地面高近千米的半空中。

  随着陈恒之心念一动,它缓缓的开始移动,向着福州城飞去。

  在福州城无数人惊骇的眼神中,永恒小世界停了下来,就在福州城正上空停了下来。

  一条金光大道落下,从上下走下三百余人,这座庞然大物便飞走了。

  从上面下来的人还没有回过神来,便发现仿佛如戏台上的猴子般被人群包围了,他们后面的遭遇,陈恒之不知道,想来也可以安全无恙。

  永恒小世界内,悬浮着的永恒宫。

  断浪一脸幽怨:“师尊,您有这样的法宝也不见您拿出来看看,要不是因为需要运送这批东西,徒儿怕是到死都见不到吧?”

  陈恒之打了个哈哈:“这个嘛…我之前一直都不打算让它出来见人的…”

  轻咳一声,正了正神色,接着说道:“浪儿,到了川蜀之后,你负责为这些人找个地方安置下去,为师另有重事要办。”

  断浪应了一声:“放心吧,师尊。”

  正在两人说话间,川蜀,到了。

  永恒小世界的飞行速度岂是陈恒之肉身飞行所比,只用了个把时辰就已经到了川蜀境内。

  比之陈恒之去福州时,快捷了数倍,若非动用永恒小世界要消耗世界中的能源储备,陈恒之恨不得将之当成飞行座驾,随时使用。

  看着眼前能量储存值从100变成了80,陈恒之隐隐有些心痛,想到吃瓜群众那吃惊、崇拜、火热的眼神,又好像觉得,这点损失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找了一个平地,将众人都放了下来后,陈恒之收起了永恒小世界,放入眉心中温养。

  至于此前商议时所说的,东瀛一行自是得等下次再去了。

  …………

  乐山大佛,凌云窟。

  陈恒之熟门熟路的找到了轩辕之墓。

  石室中,断帅和聂人王、聂风盘坐在两侧,闭目练功,以期能日益精进,更上一层楼。

  听到脚步声传来,断帅睁开眼睛,喝问道:“谁!”

  “断兄,是我!”

  一个声音传来,紧接着,陈恒之从拐角处现出身来。

  坐在地上的三人都站了起来,纷纷行礼。

  聂人王父子神情激动,聂风深深的鞠了一躬,说道:“聂风拜谢前辈不杀之恩!”

  陈恒之摆摆手道:“你不用谢我,那是你自己命不该绝,我并未特意留手。”

  原来,那日陈恒之一巴掌拍在天山山顶,除了聂风,天下会高层皆是身死当场。

  只有聂风命大,只是受了些伤,并没有被当场拍死,逃过一劫。

  后来,养好了伤的聂风发现天下会已被灭,天下之大,已无容身之所。

  辗转间,他来到乐山凭吊乃父聂人王,恰巧被出门购买生活物资的聂人王遇到,父子相认后,就将他带进轩辕墓苦修。

  断帅拱手,笑问道:“陈兄今日怎么有空来凌云窟,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陈恒之将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大略讲了一遍,说道:“我此来,是为了取走龙脉!”

  “什么?取走龙脉?”

  断帅和聂人王惊呼出声,断帅问道:“陈兄,这是为何?不是我等非要阻拦,实在是龙脉事关重大,我等也不得不谨慎行事。”

  一旁的聂人王点了点头,赞同他的话。

  陈恒之笑道:“谨慎一点不是坏事,我欲以龙脉为本体,铸造一件镇压中原气运的法宝。”

  断帅问道:“陈兄可有十足把握?”

  陈恒之想了想,回道:“十成没有,六七成还是有的。”

  断帅和聂人王对视一眼,两人心领神会,断帅说道:“有六七成把握就已经足够了,值得冒险一试!”

  见他们两人都同意,陈恒之伸手一抓,石室东面,硕大的石椅上,森森白骨中,泛着青光的龙脉被他抓在手中。

  这是一节长约三尺的龙椎骨,本是轩辕皇帝身上的脊椎骨,不知发生了什么异变,竟将原本虚无缥缈的中原龙脉具现成为实体。

  龙脉对于神州中原的作用无比重要。

  它一共有三大作用:其一,镇压气运!它是黄帝身上分离出的脊椎骨,代表着中原神州的正统气运,一直被火麒麟守护着,在凌云窟之内,几千年来平安无事,镇压气运之效自是不用多说。

  其二,镇压妖邪!原著中,聂风入魔,夺得龙脉之后,他的戾气就在逐渐的减少,甚至于接近恢复了。

  只是由于被人迫害追杀,令他再次入魔,后来更是因为被人夺走龙脉,加上师兄秦霜之死令他入魔更深,可见龙脉确实有镇压邪魔的作用。

  其三,龙脉和火麟剑合璧,能发挥无穷的威力!这一点是在漫画版《风云》中,被断浪发现。

  当时断浪夺得龙脉后,被步惊云追杀,他的修为根本不是步惊云的对手。

  火麟剑甚至都被步惊云挑落,却不小心的用龙脉缠着飞去的火麟剑,两者配合发挥出了无穷的威能。

  原著描述:龙脉加上火麟何止是无与伦比,简直是接近无敌!

  因此,综上所述,中原龙脉对于中原武者来说,乃是一件无上至宝。

  龙脉在手,一股温润如玉之感传入心头,陈恒之只感觉自己的心神一阵变幻,出现在神州中原的上空,眼前浮现了天下亿兆黎庶的身影,他们的一举一动甚至都被逃不出自己的感应。

  一股权倾天下、大势在我之感袭上心头。

  不过,陈恒之知道,这一切都只是错觉,他心神一动,强自将这些幻觉排出脑海。

  随后,陈恒之将龙脉收了起来,与断帅、聂人王、聂风四人一起,合力将轩辕皇帝的尸骨入土为安。

  并立下了墓碑,上刻“人族始祖轩辕人皇之墓”十个大字。

  “轰隆隆!”

  出了凌云窟之后,陈恒之伸手一拍,法力涌动间,将凌云窟的入口拍得稀巴烂。

  从此以后,风云世界中,再也没有凌云窟。

  



阅读提示:系统检查到无法加载当前章节的下一页内容,请单击屏幕中间,点击右下角或者右上角找到"关闭畅读"按纽即可阅读完整小说内容。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