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巨大 直达底部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80-81章【风云】杀徐福,回归(5000字)
      断浪看完徐福的资料,不由勃然大怒,难怪师尊会说此人早已失去了人性,活得再长时间也不会是神,只会是人鬼不分的怪物。

  “徐福,你不配为人,纳命来!”

  断浪高举轩辕圣剑,浑身散发出莫名的气势,整个人暴击而去。

  帝释天面色一沉,漠然道:“小鬼,你算什么东西,敢向本神出手?本神不给你一个教训,你还真当自己是个人物了?”

  帝释天说完,双手打出一个印诀。

  刹那之间,场中温度陡然一降,一股冷彻心扉的寒意自他身上散发出来,与此同时,一座冰山赫然出现在他的头顶,被他猛的一抛,便向着疾驰而来的断浪抛去。

  “来得好!开天辟地!”

  断浪丝毫不惧,手中轩辕剑使出一招力劈华山,一道金黄色的剑气长河由上而下劈去。

  “轰!”

  仿佛天上炸了无数个惊雷,两道攻击如庞然大物撞击在一起般,发出了轰隆隆的惊天巨响,向着周遭滚滚传去。

  在徐福骇然的眼神中,他引以为傲的的冰山,甫一相撞就被剑气劈的支离破碎,似乎两者的质量根本不在一个层次上!

  “这怎么可能?”

  徐福心神大骇,几乎不敢相信。

  他已修炼了一千多年,论及真气的量,几乎世间无人是他对手,为何眼前的小子可以轻易地破去他的玄冰决?

  徐福不知道的是,神州武林中人所修炼的武功只是真气层次,哪怕他的真气在数量上,几乎可以比肩金丹期的陈恒之,但是与陈恒之的金丹期法力比质量,那却是相差了最少十万八千里之远,如萤火虫与天上大日相比。

  徐福的真气哪怕数量再多,遇上轩辕剑以高等级能量所使出来的《开天辟地》神通,也如冰山遇上了高温般,瞬间冰消瓦解。

  这些,徐福自然都不知道。

  但是,徐福知道的是,此时显然不是考虑这个问题的最好时机,因为剑气在破掉冰山之后,又以雷霆之势杀向了他。

  他徐福若是继续纠结这个问题,必将死的很难看。

  徐福也是活了两千余年的老古董了,心理素质自是不凡,在千钧一发之际,他运用起纵意登仙步,一步迈出,已然到了数十丈之外,险之又险地避开了断浪这一击。

  与此同时,他嘴里大叫道:“你若是再敢动手,本神就用尽手段杀掉在场之人,哪怕你再强大,也没有任何作用!”

  断浪看了周围一眼,近万人的轩辕村近在咫尺,不由脸色难看。

  这时,陈恒之沉声道:“浪儿,不用管那么多,为师自会护持。”

  他说完之后,屈指一弹,一道光芒落下,化成一道结界,宛如一个圆形的大碗,倒扣而下,将整个轩辕村都包围了起来。

  光华流转的结界笼罩住整个村子,牢牢的将村子守护在光罩中,丝毫缝隙都没有,固若金汤。

  在这十年间,陈恒之参悟《热血传奇》世界中的技能时,以道士职业的符文,结合五大秘术中的《传送阵架设》,悟得了设立结界之法,以符文构造结界,与传说中的阵法类似。

  徐福见到这一幕,他心念一动,发动了《天心劫》,随后,他脸色阴沉了下来。

  他低估了陈恒之的实力。

  之前,徐福一直以为陈恒之只是一个如自己般幸运的小子,不同的是,他徐福是幸运获得凤凰精血得以长生,而在徐福看来,陈恒之幸运获得了天宫这样的绝世宝物。

  至于陈恒之会飞,他认为这只是天宫所带来的能力,并非陈恒之自己拥有。

  然而现在,徐福发动了《圣心劫》之后,却发现事情并没有如预料的那样,整个村子上万人都受他控制,反而像是石沉大海般,没有丝毫反应,

  “你究竟是什么人!”

  徐福谨慎地望着陈恒之道,似乎稍有风吹草动就准备逃走。

  他徐福能自先秦之时活到现在,靠的不仅仅是凤凰精血的力量,更是他的小心谨慎。

  只要时时刻刻谨慎小心,就算世间有比他武功强的人,他徐福也不怕,他可以等,像一个缩头乌龟样等下去,等到他们一个个老死,他又可以重出江湖,兴风作浪!

  “徐福,你自称为帝释天,却不能知晓本座的来历底细,有何资格自称为神?”

  陈恒之淡然自若道。

  “当年,始皇帝统一中原后,霸业有成,为了获得长生,命令你寻长生不老药,你擅长命理,发现神兽凤凰存在于人间,所以找准时机,发动十万大军,斩杀凤凰,自己服用了凤凰精血!”

  “你获得了长生不老,面对始皇帝却无法交差,因此,你远赴东瀛,以躲避始皇帝的搜捕追杀!”

  “数百年后,你回到中原,发现始皇帝早已经死去,同时在这数百年过去的岁月中,你发现自身样貌并未变老,所以相信长生不死确实存在。”

  “为了学习百家之长,接下来的几十年里面,你又以不同的身份加入不同门派,以不死之身,尽学天下武学,又玩起了捉弄世人的游戏!”

  “我要你去死!”

  徐福听着陈恒之揭破了自己的真面目,不由得冷汗直流,再也忍不住,竟然调转矛头,弃了断浪,转而攻向陈恒之。

  他一手挥出,一道湛蓝色的真气带着动人心魄的光辉划破长空,轰向陈恒之。

  一股奇寒之意自真气中散发而出,真气所过之处,不仅将空气全部冻结,还将大量空气不断吸收并压缩到一点。

  霎那之间,一个个湛蓝色的小球在空中形成,小球在急剧转动间,竟然呈现出霹雳雷光,所过之处,竟令空间扭曲变形,宛若被天雷撕毁碎裂。

  仿如五行之水雷神通。

  这正是圣心四决中最后一招“帝天狂雷”,是徐福的保命绝技。

  这一次,徐福动用了十成功力,势要将陈恒之当场击杀,他不能忍受这世上有人对他知根知底!

  “哼,你找死!”

  陈恒之脸色一冷,你徐福恼羞成怒,难道我陈某人好惹不成?既然你徐福跳出来,那我只好将你斩杀,在离开这个世界之前,为徒弟断浪扫清最后的障碍。

  他大手一伸,虚空中一柄长剑逐渐形成,这是五彩石所化,陈恒之举剑轻轻一划。

  一道无法言说的剑气出现在了虚空之中。

  而与此同时,九天之上,蓦然黑云密布,厚重无边。

  风起云涌,雷电大作。

  日月星辰,光华尽敛。

  天地无光,万物黯淡。

  如天柱粗的剑气,似缓实快的向着徐福电速而去,在剑气光芒映照下,露出徐福那张充满了恐惧的脸,以及他的攻击“帝天狂雷”也被定在空中,然而,他却丝毫都不能动弹。

  整片空间都被禁锢了…

  一切都被定格!

  整片空间都变成了一幅压抑、窒息、诡异、悚然的图画,不错,从三维动态,被压缩打击降维成了二维,扁平的一幅画。

  剑气挥去,丝毫不能动弹的徐福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剑气切来,随后便眼前一黑,什么都不知道了。

  在外人看来,却是另外一个模样。

  徐福舍下断浪,发动超强的一击,攻向陈恒之,却见,陈恒之手中突然多出一把剑,随手一挥而去。

  就见到徐福好似傻了一般,也不知躲避,他的攻击和人一起,被这随手一剑切成两半,陈恒之再一搅,徐福就化为飞灰,尸骨无存。

  一切都结束了。

  断浪上前两步,恭声问道:“师尊,这世上怎么还存在活了上千年的人?难道凤凰精血竟然真的有这么神奇吗?”

  陈恒之回道:“天下有四圣兽,凤凰、神龙、玄龟、麒麟,各有神妙,徐福得凤凰精血之助,勉强能活两千年已是极限,却时刻承受凤凰之火的焚心之苦。

  此等长生,偷奸取巧,我所不为也。

  浪儿,你得我传授入道,只要勤学苦练,自有问鼎长生之日。

  这徐福我早已知晓,本是留给你作为磨刀石之用,想不到,他自己就跳了出来找死,那只能算是他命中注定,在劫难逃。”

  断浪了然的点点头,算是了解。

  ………………

  白光一闪,一道人影从虚空之中走出。

  陈恒之看着眼前的现代化家具摆设,眼神不由得一阵恍惚,从《神话》世界开始,经《多情剑客无情剑》、《热血传奇》到《风云》世界,他经历过的时间已经超过了十年。

  眼前的一切,熟悉又陌生。

  不由自主地,陈恒之闭上眼,过了许久,他的气质变幻,尊贵、霸道、高高在上的气质一扫而空,取而代之的,是如邻家小哥哥般的亲切感。

  金丹期大佬陈恒之下线!

  书店老板陈恒之上线!

  他冲了个澡,换了身休闲点的衣服,抄起茶几上的手机,咚咚咚的就下了楼。

  “哗啦!”

  德雅书屋的大门打开,街坊邻居们早已见怪不怪了,他们都知道,这家书屋老板年少多金,有钱又有闲,率性而为,想营业就开门,不想营业就把大门一关。

  “唰”,门帘被拉开,久违的太阳光照射进来,微微秋风卷起一片落叶,打着卷,吹了进来。

  站在自家店门口,陈恒之伸了一个懒腰,不时和旁边的店主们打着招呼。

  他掏出手机看了看时间,正午11点35分,推出小电驴,直奔菜市场,一番挑挑拣拣,买了大包小包的一堆菜。

  没有获得奇遇之前,陈恒之的一日三餐都是在隔壁王胖子家饭店解决。

  如今历经八个世界,早已被各种美食养叼了嘴,再吃他家的快餐式饭菜,味同嚼蜡。

  况且,如今陈恒之已经辟谷,完全可以不吃不喝,为了不显得另类,又为了不强迫自己吃下王胖子家的饭菜。

  陈恒之决定自己琢磨做饭,一来是做给外人看,我陈恒之自己做饭吃,没有不吃饭。

  二来,也是闲得无聊,找点自己感兴趣的事来打发时间,何乐而不为呢。

  当街道上的邻居们看到陈恒之居然买了菜,准备做饭时,立即化身吃瓜群众。

  “小陈,家里来客人了吗?”

  “小陈,你还会做饭啊?”

  “小陈,长大了嘛!”

  诸如此类的调侃。

  陈恒之也不恼,他解释说是想学做菜,借口是据说会做菜的男孩子更讨人喜欢。

  吃瓜群众们哄堂大笑。

  回到店里,停下小电驴,陈恒之拎着菜,进了店面大厅的后面,那里有一个小厨房,只不过,从陈父陈母去世后,就再没有开过火。

  “叮叮咚咚!”

  一番大扫除后,陈恒之又忙活了一阵,挑菜、洗菜、切菜、炒菜。

  个把钟头后,陈恒之将四菜一汤端到小餐桌上,就在这书店的吧台后面,开上一瓶冰啤酒,备好碗筷,准备开吃。

  这时,店内的光线一暗,一个人走了进来,陈恒之抬头一看,哟嗬,王胖子。

  他连忙起身,招了招手,笑道:“胖子,快点,尝尝哥哥我的厨艺。”

  王新倒也不客气,在小凳子上坐下来,嘴里说道:“我听他们说你准备自己弄饭吃,就过来瞧瞧。哟嗬!色香都还不错,就是味道不知道怎么样?”

  也不等陈恒之说什么,他拿起筷子,夹了一片青椒炒五花肉放进嘴里,咀嚼了几下,瞪大瞪眼,惊叫道:“我屮艸芔茻!辣椒香、肉香、两种味道完美的结合在一起,味道稍微有点咸,正是我们江右正宗的青椒肉片味道。”

  王胖子说完,又夹了一大筷子,塞进自己嘴里,囫囵道:“狗子,你什么时候学了这么一手厨艺了?居然都不让我知道,你也太不够意思了吧?不行,我今天中午就在你这里吃了。”

  陈恒之看着王胖子如同饿死鬼投胎一般,胡吃海塞,不由自主的升起一丝得意之色,笑道:“胖子,如果我说我这是第一次摸刀摸铲子下厨,你信不信?”

  王新一愣,停下手中的动作,抬起头,紧紧的盯着陈恒之的脸,点头道:“我信!”

  他停了一下,又说道:“我特么信个锤子!”

  陈恒之耸耸肩:“不管你信不信,反正我是信了。哥哥我天赋异禀,一学就会,一会就精,你小子是羡慕不来的。”

  王新恍然大悟道:“莫非你小子踩了狗屎运,系统天降,获得了一个什么“超级美食系统”?还是“厨神养成系统”?”

  陈恒之像是看白痴一样的看着他,没好气地说道:“人不中二枉少年!可如果二十多岁了还中二的话,那就是病了,得治!有空让王姨带你去人民医院神经内科挂个专家号,让医生好好为你看看吧。”

  王新骂骂咧咧道:“滚滚滚,滚犊子!现实已经够苦逼了,还不许我看看小说幻想幻想,慰劳慰劳我可爱的小心灵啊!”

  陈恒之倒是无所谓,两人穿一条裤子长大,骂骂咧咧都是家常便饭,谁也没往心里去。

  陈恒之起身,从冰箱里又拿了一瓶啤酒,开启之后,递给王新。

  两人便边吃边喝,聊了起来。

  陈恒之问道:”对了胖子,你那个备胎接盘,甩掉了没有?”

  王新闻言,哭丧着脸道:“那个女人鬼精鬼精的,像是狗皮膏药一样,我这几天怎么甩都甩不掉,我怀疑她就是看我老实,找我接盘。”

  陈恒之皱了皱眉,说道:“这么难缠?你把事情挑明了没有?”

  王新摇了摇头道:“没有!”

  陈恒之再问道:“那她来过你家没有?”

  王新还是摇头:“那倒没有来过,我正准备带她回来一趟,你就告诉我这个不好的消息。”

  “那她知道你家住哪?店里也知道了?”

  陈恒之追问道。

  王新迟疑道:“应该知道一些情况,毕竟是我姨介绍的,只是不知道具体位置而已。”

  陈恒之眉头一挑道:“那就有点难办了,之前我还想让你唆使她把孩子生下来,再溜之大吉,现在她知道你家的地址,就不能这么干了。”

  王新睁大眼睛,不可思议道:“想不到狗子你居然这么坏?不过,让她把孩子生下来…嘶…这样做,也不是不行啊!大不了,我店不开了,店铺和房子都卖了,换个地方,看她怎么找得到我!”

  “你费这劲干什么,折腾一顿何必呢!”

  陈恒之摇摇头,不赞同他的话。

  “让叔叔阿姨知道了,还不得抽死你!”

  王新立即露出一幅苦瓜脸:“你别说这个了,我已经和老爷子坦白了,他这回倒是没抽我,只是那失望的眼神,我怎么也忘不了。”

  他顿了顿,又说道:“我也没办法,总不可能让我王新当龟儿子,帮别人养崽这种丢人的事情,我可不干!”

  说完后,叹了口气,一脸的萧索。

  陈恒之想了想,决定帮好兄弟解决这件麻烦事,他开口道:“这样吧,你把她约出来,我和你一起去见见,我来劝劝她,你看怎么样?”

  王胖子一脸的疑惑:“你能行吗?”

  “男人,不能说不行!”

  陈恒之斩钉截铁道:“再说了,试试呗,万一成了呢!你还有比这个更好的办法吗?”

  王胖子闻言,想了想,颓然道:“好吧!也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



阅读提示:系统检查到无法加载当前章节的下一页内容,请单击屏幕中间,点击右下角或者右上角找到"关闭畅读"按纽即可阅读完整小说内容。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