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巨大 直达底部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章黑衣人【求订阅!求月票!求打赏!】(5000字)
      这位看上去约莫八九岁大小的孩童,他眼中的公子哥,自然就是陈恒之,他接取了任务之后,踏入世界通道后,只是感觉眼前一亮,便出现在草庙村的破庙中。

  他一眼便见到一个老和尚,正目瞪口呆的看着自己,转念一想,却是心知肚明,定然是自己的突然到来,又是以破开虚空而来,吓到了这老和尚。

  却说,普智和尚欲求佛道联合失败之后,机缘巧合来到青云山下的草庙村,到破庙中歇脚,他正准备清扫一下庙中的卫生,却见到令他惊骇万分的一幕。

  只见虚空之中,赫然出现了一道缝隙,紧接着,一道人影两手一撑,便将缝隙撑开,从虚空之中走了出来。

  令普智惊恐不安的是,人影降临时,偶然间泄露出的气势,令他只感觉心里好像压了一座重山,几乎停止了呼吸。

  虽然那人的气势一闪而逝,随后便恢复了平常,但是那一幕却是令普智终生难忘。

  这次出场的方式,实在出人意料,让普智如临大敌的同时,又令他心生憧憬。

  原因很简单,因为《诛仙》世界的人从没有涉及到空间之道。

  他们习惯于追求强大的力量,对于生活中司空见惯的空间与时间,并没有研究过。

  而如今,竟然有人可以利用空间来对敌,这样的对手,无论是谁都不想遇到。

  这样的对手实在是神出鬼没,防不胜防。

  撕破虚空,横渡空间。

  这是怎样的神通?

  这样的高人,是否已经成仙?

  普智想及于此,心中火热万分。

  他这苦苦追寻的长生,就在眼前!

  陈恒之迈步走出世界通道,举目四顾,见这破庙脏乱不堪,甩袖一挥,一股磅礴的法力狂涌而出,庙中灰尘、稻香、碎土被法力包裹起来,甩出庙外。

  他盘腿坐在蒲团上,看了普智一眼,指着对面的另一个蒲团,淡淡地说道:“坐下吧!”

  普智往地上看了一眼,没有拒绝,像是小学生见到老师一般,老老实实的坐了下来,宣了一声佛号:“阿弥陀佛!贫僧普智,见过前辈!”

  陈恒之笑了笑,言道:“此界何名?此地又是何地界?此处修行界情况如何?”

  普智闻言,神情愈发显得恭敬,他不敢怠慢,回道:“回禀前辈,本世界名为神州浩土,本世界修行兴盛,修行之士如过江之鲫,以正道三大派青云门、焚香谷、天音寺为首。

  晚辈不才,正是出身天音寺。

  此地是神州中原地带,比邻河阳城的小山村,名为草庙村,村后的高山上,正是青云门山门所在。”

  在普智看来,陈恒之跨界而来,若非从仙界下凡,便是来自更为强大的修行世界。

  面对这等高人的问话,他又哪敢怠慢,自是一五一十的回答陈恒之的问题。

  “原来如此!”

  陈恒之点点头,暗道,原来是来到了剧情开始的时候。

  草庙村还没有被普智灭村,主角张小凡也还没有家破人亡,开启超凡之途。

  普智和尚张了张嘴,正准备说些什么,就只听见“砰”得一声,庙门被撞了开来,他只好将话又咽了下去。

  一群孩童闯了进来,打闹间,眼见就要酿成大祸,陈恒之轻咳一声,出言劝开了二人。

  一个七八岁的小孩直愣愣的质问出声:“喂,你们两个是什么人啊,怎么以前都没见过?”

  陈恒之饶有兴趣的看着这小男孩,目光坚毅,面相普通,若非得知他日后的成就,实难以相信,这位就是《诛仙》世界的主角,张小凡。

  他微微一笑道:“小兄弟,我们两人到贵地歇歇脚,马上就走,多有打扰,还请见谅!”

  张小凡看着风度翩翩,谈笑自若的陈恒之,不由自惭形秽,手足无措,回道:“啊,不打扰不打扰,是我们打扰了!”

  说完之后,他又退了两步,待得回到人群中,才感觉到安心几分,之前独自一个人面对陈恒之和普智,张小凡只觉得压力好大。

  林惊羽拉住张小凡,说道:“小凡,我们去玩吧!”

  说完便拉他向外边走去,几个孩子都跟了过去,显然一向以他马首是瞻。

  张小凡下意识地迈开脚步,只是他走出庙门一段路后,忍不住又回头向庙里看去,只见天色渐暗,依稀可以看见,陈恒之和普智和尚还坐在那里,只是面容已模糊不清了。

  普智和尚一直都没有说话,直到众孩童都走出去,再也看不到了,才出声说道:“方才那个高大些的孩子真是好资质。”

  陈恒之不置可否,他在接取到任务时,就曾经考虑过,现在既然来到了剧情之初,那就好办,只要阻止普智屠杀草庙村,就不会发生后面一系列的问题。

  以张小凡的资质,怕是一辈子也没有机会接触修行,让他做个普通人也挺好的,免得连累了碧瑶,正好,自己也可以顺利完成任务。

  普智见陈恒之不笑话,不由心怀惴惴,他见陈恒之对那些普通孩童和颜悦色,以为陈恒之性子温和好说话,却不想,碰了一鼻子灰。

  陈恒之正在凝神感应着《诛仙》世界的天地,他发现这片世界灵气充盈,乃是以往所经任务世界之最,只可惜,这个世界的修行之法已经走入歧途。

  从见到普智开始,这个世界的修行之法对陈恒之而言,就已经没有秘密可言。

  不能得长生,世间求道之人便追求力量的强大,尤以法宝为重。

  法宝在手,天下之大,皆可去得。

  若是法宝丢失,亦或者重创,主人则受剧烈反噬,一身战斗力几乎丧失殆尽。

  以陈恒之的眼界,自然能够看得出,普智体内有着浓郁的灵力,还有着厉害法宝在身,至于他自身,无论是肉身强度,还是精神力,都与普通人无异,或者仅仅高上一筹。

  似乎那些灵力只能滋养其肉身,温养其灵魂,但是,生命层次上并未得到进化。

  怪哉!

  这种修行之道,虽然看似强大,但却落了下乘,已经偏离了修行求道长生的初衷。

  若是陈恒之想要对普智下杀手,根本就无需动手,只需一个眼神,就可抹杀其灵魂,从根源上将其灭杀,纵使有万般法宝也是无用。

  脑海中思绪万干,实则只是一瞬。

  听到普智的话,陈恒之摇摇头,言道:“修行一途,资质,一向都不是最重要,首重个人机缘,心性毅力次之,天赋资质再次。”

  如此说法,与《诛仙》世界迥然不同,普智也是第一次听说,若不是陈恒之出现的方式就震慑到他,怕是普智当场就要骂人了。

  他沉住气,问道:“敢问前辈,此言何解?”

  陈恒之笑道:“我曾见到有人机缘天降,得大能传承,潜修七年,一朝超脱,飞升成仙。

  我曾见到有人机缘巧合,进入仙界,历经磨难,最终得以成仙。

  此类事迹数不胜数。”

  网络小说的主角哪个不是获得机缘降临,从此一飞冲天,成仙做祖。

  因此,陈恒之认为,只要有机缘,哪怕是天生修行绝缘体,一粒仙丹下去,什么问题都可以迎刃而解。

  至于说没有见过这样的仙丹,那只能说明你的机缘不够而已。

  实在不行,系统加身,只要任意完成一个任务,奖励你修为提升一个等级,或者领取新手礼包,直接就起飞了。

  系统的强横,无视个人资质悟性、世界灵气稀薄的问题,甚至可以无视天道规则。

  普智嘴巴张了张,却没有说话,他不知道陈恒之说的是不是真的,或许,在陈恒之的世界中,这样的机缘很常见吧。

  过了一会儿,普智苦笑道:“前辈真是博闻广识,晚辈佩服!”

  他斟酌了一下,轻声问道:“不知前辈降临神州浩土可是有何贵干?若有晚辈帮得上忙的地方,还请前辈尽管吩咐!”

  陈恒之闻言,挑了挑眉,心知这老和尚是在试探自己进入此界的目的,若非自己降临此界时的方式震慑到了他,怕是就直接动手拿人了,哪会这么低声下气,轻声细语相问。

  毕竟,外来人员骤然降临,没有被世界当成域外天魔处理,也是因为《诛仙》世界的天道还未诞生灵智,否则,陈恒之哪能如此安稳的坐在这里。

  就算如此,本世界的修行者也会心生警惕,生怕他乱来,搅乱原有的秩序。

  陈恒之早已从系统处知道,若是以后前往高等级的世界,系统会屏蔽该世界天道的感知,但是,若自己漏泄消息导致被土著围攻,甚至是死亡,系统概不负责。

  听到普智的问话,陈恒之笑了笑,随意的回道:“我名陈恒之,畅游历大千世界,随意而行,并无固定目的,旨在增长见闻,此番降临贵地,纯属机缘巧合。

  我准备四处走走,拜访贵地各宗派,交流修行,或是互通有无,或是平等交易。”

  他心中思衬,总不可能每到一个世界都安稳的当老爷爷,唯有完成任务之后,顺带为自己谋利才是正途。

  普智闻言,心中一动,互通有无?!?

  那…长生之法…跨界之法…岂不是都有可能得到?

  想到这里,普智心中火热,咽了咽口水,只觉得口干舌燥,心跳加快。

  他不禁问道:“敢问前辈所说的互通有无,可是想和我们交易?”

  说完后,眼中冒出希冀之色,紧紧盯着陈恒之,生怕他嘴里蹦出个不字。

  陈恒之哑然失笑道:“交易?自无不可,若是有我看得上眼的东西,自然可以等价交换,说是交易,倒也没错。”

  普智闻言,眼中精光一闪,他心中开始盘算着,天音寺能拿得出什么,又能获得什么。

  随后,他又立即想到了什么,问道:“不知前辈有什么好东西?可否告知一二,晚辈也好促成本次交易的举行。”

  陈恒之笑道:“我游历诸多世界,见识当地的风土人情,修行之妙,最看重的还是各方世界的文明传承。

  因此,我这里从成仙之法,到复活之术、炼制法宝、炼制丹药、制造传送阵、布置禁制等等,都应有尽有。”

  “成…成仙之法…?!?!”

  普智双眼放光,他只听到这四个字就知道发了,发财了,若是能换得成仙之法,便是倾家荡产也在所不惜。

  若不是冥冥之中的感觉告诉他,千万不要妄图动粗,后果很严重。

  普智怕是早就暴起,直接开抢了。

  陈恒之明知故问:“成仙之法而已,怎么了?很稀罕吗?”

  普智:“……”

  是我孤陋寡闻了!

  普智哑口无言,是啊,对于神州浩土的修士来说苦苦追寻数千年的长生,对于这位神秘前辈来说,可能只是寻常之物吧。

  想到这里,普智更是确信,这位前辈定然是出自修行盛世的强大世界,否则,说到成仙之法时,也不会如此随意,浑然不当一回事。

  在普智的脑补中,陈恒之定然是那种绝世高人,或是强大的仙人。

  他游历诸多世界,或许只是增长见闻,以提升到更高境界。

  或许是有别的目的,比如说,找一个合适的传人?比如说,寻找不为人知的宝物?

  想到这里,普智哪里还坐得住,他站起身,躬身行了一礼道:“前辈若是欲举办交易会,不若可否将此事交给晚辈安排?”

  陈恒之缓缓起身,负手而立,言道:“交给你?倒是无妨,毕竟你算是我来到这个世界见到的第一个修行者,虽然修为稍微弱了一点点。”

  普智满脸黑线,还不待说什么,就听得陈恒之继续说道:“不过,外面有人好像是来找你的,怕是来者不善,你能不能抵挡得住,还未为可知啊!”

  普智闻言,霍然转身看向庙外。

  却是发现,此时天色已经暗了下来。

  一声雷鸣,风卷残云,天边黑云翻滚。

  风雨将欲来,一片肃杀意。

  普智抬眼看去,远方青云山只剩下了一片朦胧,四野静无人声,只有漫天漫地的急风响雷。

  好一场大风!

  一道闪电裂空而过,这座在风中孤独伫立的小草庙亮了一亮。

  普智快步走出,来到了庙门口,一脸严肃,抬眼看了眼天空,双眉越皱越紧。

  村子的西边,不知何时已起了一股黑气,浓如黑墨,翻涌不止,普智站在破庙外,死死盯着这股黑气。

  陈恒之背着手,缓步走了出来,言道:“小和尚,若是挡不住的话,我可以出手。”

  普智:“……”叫我小和尚?

  陈恒之似是看穿了他的想法,笑道:“呵呵,小和尚,在修行界,拳头大就是真理,我比你强,你就是小和尚!仅此而已!”

  普智:“……”

  你说的好有道理,我竟无言以对!

  这时,只见那那股黑气一卷,盘旋而起,径直便往村外而去,正向着这个方向而来,它速度极快,转眼即至。

  普智脸色一沉,不再迟疑,也不见他如何作势,枯瘦的身子霍地拔地而起,直插入黑气之中。

  黑暗的阴影处,传来了一声略显惊讶的声音:“咦?”

  不知他是惊讶于陈恒之的存在,还是惊讶于普智和尚的果决。

  黑气中,一道深红异芒闪烁了片刻,刹那间,这小小破庙的周围,立即阴风大作,鬼气大盛。

  “毒血幡?”

  普智脸上怒火中烧,喝骂道:“孽障,你竟然敢修炼此等丧尽天良、祸害人间的邪物,今日决计饶不了你。”

  隐于暗处那人冷笑一声,却不说话,只听一声呼啸,红芒大盛,从半空之中,腥臭之气大作,一面两丈红幡缓缓祭起。

  这时,鬼哭之声越发凄厉,似有无数怨灵夜哭,其间还隐隐有骨骼作响声,闻之惊心。

  “贼秃,受死吧!”

  那人一声大喝,只见从那血色红幡上突然出现狰狞鬼脸,有三角四眼,尖齿獠牙。

  “咔、咔、咔、咔!”

  骨骼一阵乱响,鬼脸上的四只眼睛突然全部睁开,“吼”地一声,竟化为实体,从幡上冲出,带着无比血腥之气,击向普智。

  普智脸上怒色更重,他心知,这毒血幡威力越大,修炼过程中害死的无辜之人势必更多。

  要炼成眼前这般威势,只怕要害了三百人以上,再辅以精血祭幡,方才可以。

  这邪人,实在是丧尽天良!

  “小和尚退下!”

  却是陈恒之突然出声,对普智喝道。

  普智虽然不解,却没有迟疑,他快速退后数步。

  随后,就见到陈恒之出手。

  “火!”

  也不见陈恒之有什么动作,只是轻喝一声,就有一个硕大的火球自虚空中缓缓生出,照亮了周边数十丈之远。

  这个大火球悬浮在头顶三尺高,凭空悬挂着,散发出一股温和的热量,辐射向四周。

  那股黑气在光芒的照射下,竟发出“滋滋滋”的声音,仿佛遇到了天敌般冰消瓦解。

  “啊!”

  那三角四眼、尖齿獠牙的狰狞鬼脸更是惨叫一声,浑身冒出一阵黑烟,红芒消退,缓缓消散一空。

  黑气弥漫的天空瞬间又恢复了平静,仿佛之前只是大梦一场。



阅读提示:系统检查到无法加载当前章节的下一页内容,请单击屏幕中间,点击右下角或者右上角找到"关闭畅读"按纽即可阅读完整小说内容。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