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巨大 直达底部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章玉清殿【求订阅!求月票!求打赏!】(5700字)
      黑气消散,化于无形。

  从半空中缓缓落下一个高瘦之人,全身上下用黑袍紧紧包住,看不清容貌岁数,只露出一双眼睛,在他背后,背负着一把长剑。

  此人死死的盯着陈恒之,眼中凶光大炽,喝问道:“阁下何人?莫非也是来抢夺噬血珠不成?”

  言语之中,试探的同时,不忘挑拨离间。

  果然,普智闻言,眼中不由露出警惕之色。

  陈恒之背负双手,丝毫不受言语影响,仍是一幅风轻云淡的表情,漠然道:“让我见识见识你青云门的绝技吧!”

  言语中,对黑衣人的话既不承认,也不反对。

  普智闻言,露出难以置信的神色,指着黑衣人,失声惊叫道:“你……”

  面巾下,黑衣人面色大变,厉声道:“不懂你在胡说八道些什么,纳命来罢!”

  说罢,他反手“刷”地一声拔出背后长剑,只见此剑清如秋水,亮不刺目,有淡淡清光,附于其上。

  “好剑。”

  普智忍不住称赞了一声。

  那黑衣人一声低哼,手捏剑诀,脚踏七星,连行七步,手中长剑霍然刺向天空,口中念念有词:

  “九天玄刹,化为神雷。

  煌煌天威,以剑引之!”

  片刻之间,天际乌云顿时翻涌不止,雷声隆隆,黑云边缘不断有电光闪动,天地间一片肃杀,狂风大作。

  “神剑御雷真诀???”

  普智的脸色惊讶,惊呼出声:

  “你竟然真是青云门下!”

  “轰!轰!轰!”

  天雷轰吟,闪电不绝,震耳欲聋。

  陈恒之饶有兴趣的看着这一幕。

  普智看着他毫无动作,不由急喊道:“前辈……”

  “轰!”

  一声炸雷响起,只见一道璀璨绚目的闪电凭空出现,径直从高空中降下,落在了那黑衣人的长剑之上。

  片刻间,那黑衣人全身的衣服都高高鼓起,双目圆睁,便如将要迸裂一般。

  “去!”

  只听那黑衣人一声大喝,左手剑诀引处,用尽全力一振手腕,惊雷响过,长剑之上,那道炽热的电芒疾射向着陈恒之而去。

  沿路过处,草木砖石,无不激荡飞扬,只有当中的道路上,留下一道深深的炽痕。

  电芒未至,那炽热的高温、空中跳动的电符,就已经让人心惊肉跳,看得普智眼睛都直了。

  却见陈恒之丝毫不慌,他冷冷的看向袭来的电芒,轻喝一声:“散!”

  有如金口玉言,那电芒在临近他身前三下时,竟然真的逐渐消散开来,化为一股轻烟,随风而逝。

  只是那么一个瞬间,风止了,雷歇了,整个世界停了下来。

  “这……”

  普智目瞪口呆。

  黑衣人:“……”

  这是什么操作?

  普智表示看不懂,这位前辈此前出声表示不插手,却在这黑衣人拿出了毒血幡之后,突然出声,要亲自出手,在普智看来,这位前辈定然也是正道中人。

  普智自然心中窃喜,正道中人好啊,正道中人最起码守规矩,不会乱来,而且,窥视前辈高人出手的机会就在眼前,他自是欣喜万分。

  在普智预想中,前辈若是存心玩玩,和黑衣人大战三百回合后,再使出强大至极的神通,一举将他拿下。

  然后,一眨眼的功夫,只是轻声说了一个“散”字,那煌煌电芒就真的散开了?

  谁能告诉我,这是什么操作?

  普智几乎都要抓狂了。

  他却不知,黑衣人更是抓狂。

  《神剑御雷真诀》乃是青云山的镇派奇术,和《斩鬼神真诀》、《七星剑式》同为青云门秘传的终极法术,名传天下。

  自古以来,非亲传弟子不传,青云门中习得此术的弟子寥寥无几。

  青云门弟子倚仗此术,历来无往而不利,少有人能力抗天雷而毫发无损。

  哪知。

  就在今日,这门强横的镇派法术却被人轻易的破去,黑衣人只感觉心中的信仰瞬间崩塌下来。

  苍穹如墨,环盖大地。

  “轰隆!”一声,天雷阵阵,乌云压顶,雨丝从天空落下,细细密密,冷风吹来,点点滴滴,打在黑衣人脸上,寒到了他的心里。

  他强打起精神,心知今天若是一个不小心,怕是在劫难逃,他已经做好了撤退的准备。

  口中说道:“阁下法力高强,在下自问不敌,这噬血珠就让给阁下,山水有相逢,后会无期,告辞!”

  黑衣人说完,脚步慢慢后退了几步,身子一跃而起,手中长剑踩在脚下,就要飞身离开。

  “禁!”

  就听得一声轻喝传来,黑衣人就发现,仿佛有一股无形的压力从四面八方围了过来,连一丝反抗之力也没有,就丝毫都不能动弹,连眼珠子都不能动弹,只有思维还没有凝固。

  普智只见到黑衣人腾空而起,跃上空中,只待下一秒,就要远去。

  那位前辈轻声道了一个“禁”字,黑衣人就被定在空中,仿佛一幅画作般。

  普智已经彻底麻木了,哪怕是这位前辈将天捅下一个窟窿,他都不会惊讶。

  陈恒之伸手一招,半空中的黑衣人掉落下来,“砰”地一声倒在地上,水花四溅。

  “我倒要看看你究竟是谁!”

  普智走上前来,弯腰揭开黑衣人的面罩,待看清黑衣人的面容时,他惊呼一声:“原来是你……”

  赫然是青云门龙首峰首座苍松道人,七位首座之一,他负责掌管青云门的刑罚之职,平日里在门中威势极重,道法修为很高,修行界赫赫有名的人物。

  “想不到啊!苍松,你居然干出这样的事情!”

  普智满是不解。

  黑衣人,也就是苍松道人眼珠子望着天上,保持着一动不动的姿势。

  陈恒之甩袖一挥,苍松道人感觉那压力一松,他立刻爬了起来。

  随后,苍松的脸色变得很难看,虽然行动恢复了自如,他感应到,体内原本活跃的灵力却好似沉睡了一般,不能动用丝毫。

  《诛仙》世界,一身修为尽在灵力和法宝上,二者缺一,与凡人无异。

  想到这里,苍松长叹一声,苦笑道:“落入你手,任你处置,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普智冷声质问道:“苍松,你为何要做出这样的事?丧尽天良,畜牲不如!”

  苍松转过身,冷哼一声,并不理他。

  陈恒之转头看了苍松一眼,对普智言道:“走吧,小和尚,你把他带上,咱们上青云山,找青云门掌门算账去。”

  苍松张了张嘴,哀叹一声。

  “哎,好嘞!”

  普智闻言,立即上前两步,一把提着苍松的衣领,将他拎起。

  二人身化流光,转瞬消失在这小山村。

  ……………………

  青云山气势恢宏,青云山脉最核心处七座高耸巍峨的山峰矗立,六座高山紧围着中间的最高峰,似乎是六大护卫,护卫核心。

  当然,事实也确实如此,那中间的主峰便是青云门的掌门一脉,通天峰为长门,其他六大法脉都有护卫的义务。

  青云山,玉清殿。

  殿中供奉着元始天尊、灵宝天尊和道德天尊三清神位,气度庄严,点燃的香烛沉默的燃烧着,飘起一缕缕的青烟。

  众人之前,摆着七张檀木大椅,左右各三,居中最前方又有一张,椅子上却空无人坐。

  大殿上,站着数十个人,分两边对峙。

  “……事情就是这样。”

  普智和尚的声音回荡在大殿中,他将事情的经过大致讲了一遍。

  最后,他语气稍微有点重,说道:“阿弥陀佛!道玄师兄,还请青云门还贫僧一个公道!”

  场中气氛瞬间凝固。

  人群中,苍松的大弟子齐昊闻言,一个踉跄,差点摔倒在地,惊呼出声:“这不可能,师尊不可能是这样的人,你们肯定是弄错了。”

  人群前方的道玄掌门闻言,挥手止住了身后稍显慌乱的众人。

  他皱了皱眉头,目光望向地面,被禁锢了修为的苍松倒在地上,一动都不能动。

  道玄掌门深吸了一口气,勉强定住心神,今日突发此祸,而且还涉及到同为正道三大门派天音寺的高僧,若是一个处理不好,青云门千年积累下来的威名必将毁于一旦。

  这,是他道玄绝不允许的。

  道玄面有歉意,向着普智道:“普智师兄,我等冒然得知此事,真假未辩,可否给我时间,将此事调查清楚。”

  见普智似要发作,他又说道:“师兄放心,我青云门上下必定给师兄一个妥善的交代。”

  普智闻言,微微一笑,双手合十道:“道玄师兄这是哪里的话!”

  道玄身为千年大派青云门的掌门人,他说的话,比之凡俗世界皇帝的圣旨还有用。

  他既然亲口承诺,会给自己一个妥善的交代,普智自然放心。

  道玄道人安抚好普智之后,低头看着地面上,轻声问道:“苍松师弟,对于普智师弟的述说,你还有什么要辩解的吗?”

  话语落下后,大殿中鸦雀无声。

  过了许久,苍松没有动弹,也没有回话,殿内的青云门人不由得窃窃私语。

  道玄眉头一皱,喝问道:“苍松师弟不出声,是表示默认了吗?”

  殿内的众人也都看向苍松,满是不解。

  这时,普智双手合十道:“阿弥陀佛!道玄师兄,苍松被前辈封禁了起来,他根本就不能有丝毫动弹,也不能说话。”

  道玄:“……”

  合着我刚才说了一通废话?

  或许是看道玄脸色发黑,普智转过身,对着一旁正在欣赏房梁上雕刻的陈恒之,恭声道:“还请前辈出手,解开苍松的禁制!”

  众人顺着他的目光看去,却见陈恒之神情淡然,背负双手打量着大殿中央的三清神像。

  “什么……这年轻人什么时候来的?”

  道玄心中一惊,额头上直冒冷汗,宗门大殿中竟然突然之间多出了一个年轻人,而且此人竟然令普智如此敬重?难道…

  殿中众人也一片哗然。

  却是陈恒之在来到青云门之后,暗中施加精神力影响,令其他人会不知不觉中就忽略掉他的存在。

  因此,在普智和陈恒之说话之前,殿内众人一直都受他的精神影响,他们看到的只有普智带着苍松上青云门,却看不到陈恒之,他就在他们眼皮子底下走进了宗门大殿。

  陈恒之进来之后,就一直打量着玉清殿。

  令他疑惑的是,殿名玉清,供奉的却是元始天尊、灵宝天尊、道德天尊三清神像。

  青云门中弟子修习的法诀名为《太极玄清道》。

  镇派至宝又是诛仙剑。

  话说青云门祖师来头这么大吗?

  玉清为名,太清传法,上清传剑。

  而且,玄清…

  好像是网络小说洪荒流主角常用的名字…

  好嘛,四清都到齐了…

  陈恒之:“mmp,难道这个世界竟然是哪位洪荒穿越者前辈开辟的小世界?还是说,青云门是他所留下的传承?”

  陈恒之有点慌,在别人眼皮子底下蹦跶,他在想着要不要跑路,万一……那可真是中大奖了…

  转而又想到,天音寺,这…是观音菩萨留下的传承吗?

  他一想到有大佬随时都会观察这个世界,而自己又在人家的地盘搞风搞雨,会不会被打死?还是被抓起来当小白鼠?

  怎么办?

  我该怎么办?

  陈恒之不禁泪流满面…

  此时的听到普智的话,陈恒之连忙回过神来,心里念头不断转动,无论事实是不是如自己所想,眼下来都来了,想跑也跑不了,还是走一步算一步吧。

  他伸手一挥,解开了地上苍松道人的禁制,看向道玄掌门,言道:“抱歉,不请自来,还请主人家勿怪!”

  言语中并没有多少歉意,仿佛万事不萦于心,尽管心中慌乱,面上却没有丝毫显露,尽量维持绝世高人的角色扮演。

  道玄闻言,不由将目光看向普智,问道:“普智师兄,不知这位是……”

  普智回头看了陈恒之一眼,见他仍是那副表情,想及陈恒之并非那等残暴之人,心下略宽。

  他双手合十,宣了一声佛号道:“阿弥陀佛!道玄师兄,贫僧自昨日下了青云山之后,来到山下一个名为草庙的小村子歇脚,随后,就亲眼见到前辈撕裂空间,跨界而来。”

  随后,普智又将陈恒之到来之后发生的事说了一遍:“……最后,苍松杀了过来,被前辈一招制敌,擒了下来。”

  殿内的众人听着他的述说,都仿佛在听神话故事般,满是诧异不解。

  就连地上的苍松也凝神聆听。

  “跨界而来?游历大千?”

  道玄掌门眉头紧皱,他内心中是极不相信此事,但他不得不承认,普智没有说慌的必要,无论是陈恒之隐藏身形,瞒过自己的感知,还是擒下苍松时所用的手段。

  道玄自问,和苍松一对一,也最少要五十招之后才拿得下他,不能一招秒杀。

  此人如此神秘莫测,也不知真实目的为何,希望真是如他所说的那样,互通有无吧。

  想罢,道玄施了一礼,恭声道:“青云门道玄,见过这位前辈。”

  陈恒之淡然一笑,言道:“我名陈恒之,道玄真人安好。”

  一番寒暄见礼后,道玄目光一冷,看向地上的苍松,再次质问道:“苍松师弟,你为何要自甘堕落,做出如此不智之事,莫非是疯了不成?”

  “哈哈哈,疯了?是啊!我早就疯了!”

  地上的苍松仰天狂笑,神态仿佛带着一丝疯狂:“早在一百年前,也是在这个玉清殿上,当我看到万剑一万师兄的下场之后,我就已经疯了!”

  龙首峰的齐昊失声喊道:“师父!”

  “万剑一……”

  听到这个名字,殿内众人反应不一,年轻一辈的弟子们都是一脸茫然,不知道什么情况。

  众位青云门首座长老们却是脸色一变,身体都变得僵硬了。

  万剑一,这个名字仿佛带着梦魇般,带着浓浓的阴影,压在青云门的上空。

  道玄真人眼角抽搐不已,近百年来,从没有人敢在他面前提起这个名字,此刻,骤然被提起,却仿佛深深刺激了他一般。

  长门首席弟子萧逸才连忙走上前,搀扶着他的身体,却赫然发觉,自家师尊道玄真人浑身都在颤抖。

  苍松道人神态疯狂地站了起来,仿佛这许多年来积压在心头的恶气终于泄出了一般。

  他指着道玄真人,又指了指人群中的各首座长老,大声地质问道:“你,你们……”

  他向着田不易、水月、曾叔常、商正梁等青云首座一一指了过去。

  “你们都凭良心说,这个掌门之位,到底是应该谁来坐?是当年的万师兄,还是他道玄?”

  没有人回答。

  年轻弟子们都不知所措,田不易、水月等人却都脸色铁青,一声不吭。

  大殿之上,只有苍松道人如同疯狂的声音回荡:“怎么,你们不敢说话吗?”

  “是不是心里有愧啊?”

  “哈哈哈,是啊!其实谁都不知道到底应该怎么样?可是如今,坐在这个位子上的人又是谁?”

  水月脸色苍白,望着与平日判若两人的苍松,缓缓道:“苍松师兄,事情都过去了百多年,你又何必如此执着?”

  “呸!”

  苍松道人此刻根本不顾及自己的身分,狠狠地呸了一声,面有不屑之色。

  冷笑道:“百多年?是啊!我忍了百多年,直到今日才有机会为万师兄伸张冤屈。”

  “当年我青云门下蛮荒之行,你、你、你!”

  他手指一个一个点了过去,连指了田不易、曾叔常、商正梁。

  冷笑道:“你们这百多年来,当首座当的舒服了,可还记得,当年万师兄不顾一切地救了我们的性命?”

  “可还记得,当年是谁,毫无吝啬地将修道心得与我们分享,让我们道行大进?还有你!”

  他赫然一指水月,冷然道:“你刚才居然说我如此执着?”

  “嘿!当年谁不知道你私下苦恋万师兄。”

  “后来,他救你爱你,想不到,当日你竟然见死不救,今日却还来讥讽于我!”

  “你还有何脸面?”

  水月面色刷的惨白!

  “还有你,田不易!”

  仿佛是想把心中所有的怨愤之气都发泄出来,苍松道人狂笑指着田不易,大声道:“你自己说!万师兄对你怎样,你又是怎么回报于他?”

  田不易面色铁青,双手紧握,旁边站着他的妻子苏茹,面色也是一般的苍白,可是他们二人,却一个字都不曾说出口。

  任凭苍松道人在那里大声狂笑指责:“你当日不过是大竹峰门下一个普普通通的木讷弟子,连你师父、师兄们都看不起你。”

  “但是,万师兄遇到你之后,慧眼相认你是可造之才,从此悉心栽培于你,不但将自己修道心得相告,更极力将你推荐入蛮荒五人行中,从此你才能成为我青云门的风云人物,才能坐上了今天这个位置。”

  “我说的对不对?”

  田不易深深呼吸,脸上神色夹杂着几分痛苦,半晌才从口中缓缓地道:“万师兄待我恩深意重,我就是粉身碎骨,也难以报答!”

  此言一出,众多青云弟子都是变了脸色,显然,田不易承认下来,可见苍松道人口中的那个万师兄,的确是大有隐情。



阅读提示:系统检查到无法加载当前章节的下一页内容,请单击屏幕中间,点击右下角或者右上角找到"关闭畅读"按纽即可阅读完整小说内容。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