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巨大 直达底部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章万剑一【求订阅!求月票!求打赏!】(10000字)
      听到田不易亲口承认,苍松嘿嘿冷笑道:“好,好,好,你终于也承认了,算你还有一点良心,那你又是如何回报他的,你说啊!”

  田不易慢慢低下了头,牙关紧咬,仿佛身子也在微微颤抖。

  苍松道人狂笑道:“好,你不说,我替你说!你这无耻之徒,枉费万师兄如此看重于你,当日回到青云山上之后,你明知道万师兄当时喜欢小竹峰的苏茹苏师妹,你却横刀夺爱,可有此事?”

  田不易霍然抬起头来,但一接触到苍松那几乎疯狂的目光,那炙人的火焰仿佛也燃烧其中,不知怎么,他竟感觉冥冥之中,仿佛有个白色的身影站在苍松的身后,他顿时说不出话来,又慢慢低下了头去。

  田不易没有说话,他身边的苏茹却突然踏上一步,大声道:“苍松师兄,你有事便冲着我来!当年万师兄的确对我有心,但我从头到尾,对他都是尊敬爱戴之意。”

  “他对我们夫妇二人,恩重如山,但我和不易要好,都是我自己的意思,说不上什么横刀夺爱。”

  “而且,当年万师兄他自己也在我们二人面前,亲口祝福过我二人了。”

  “祝福?呵!呸!”

  苍松道人冷笑一声,呸了一口,说道:“万师兄性子何等骄傲,被你们二人背叛之后,岂能像俗人一般死缠烂打?他向来宁愿自己伤心,也不愿让别人看到。”

  说到这里,他似是不愿再说下去,目光瞪向旁边一言不发的道玄真人。

  眼中透出无尽的仇恨,言道:“当年万师兄对我如兄如父,一手栽培我,在蛮荒中更是不顾性命救我,我这条命,早就给了他了!可恨百年前,我竭尽全力竟也不能救他,从那之后,我就告诉自己,无论如何,我也要替他报仇!”

  话说到最后几句,他声嘶力竭地喊出,仿佛对着自己的内心,又像是对着冥冥中的那双眼睛。

  这时,萧逸才脸上大惊失色,但更令他惊讶的,竟是他所搀扶的人突然推开了他。

  道玄大吼一声:“够了!不要说了!”

  他的气势磅礴,刹那间,仿佛掩盖了所有人,那墨绿的道袍无风自扬,隐隐间,可以看见他的双拳深握,连指甲也陷入了肉里。

  他望着前方,挺直了身躯,面对着苍松道人,更仿佛面对着那一个无形的白色身影。

  道玄真人大声笑道:“好!好!好!想不到啊,当年的那段公案,竟让苍松你如此挂怀。”

  “有种你过来试试,看看我这个做师兄的,到底配不配,做这个掌门人!”

  话语深处,却隐藏着一丝悲凉。

  陈恒之双手背负,一直没有出声,就这样静静地看着殿内上演的这一出闹剧。

  对,在他看来,这就是一场闹剧。

  这时,他突然轻喝出声:“咄!”

  一股法力涌动,仿佛绵绵春雨般,轻轻一拂而过,洗去了殿内众人心头上的尘埃。

  众人只觉得心明澄静,精神上的杂质一扫而空,念头变得纯净无瑕。

  殿内修为最强的道玄真人和苍松二人感受尤为深刻,他们隐隐约约感到了一股强大的气势一闪而逝。

  心境竟然突然变得自然平和,仿佛再也生不出一丝怒意。

  陈恒之轻声说道:“道玄掌门,我隐隐感应到,贵派的后山似乎还有一人,他的气息比你还要雄厚,是贵派隐藏的前辈高人吗?何不请出来一见?”

  在陈恒之的感应中,万剑一的气息,如黑夜中的萤火虫般,拉风出众,清晰可见。

  为了验证心中的想法,陈恒之只好将当事人拉出来,快速平息青云门的这一场闹剧。

  道玄脸色抽搐了一下,苦笑道:“陈前辈法眼无双!什么都瞒不过你!”

  他扭头道:“逸才,去祖师祠堂,请你万师伯来宗门大殿一趟!”

  “是,师傅!”

  萧逸才渐渐地回过味来,连忙回道。

  田不易、苏茹、水月等人闻言,皆是眼中冒出复杂的神色。

  “万师兄……他还在世?”

  苍松惊呼一声,语气中充满了不可思议,他大叫道:“哈哈哈!我要亲自去迎接万师兄!”

  他大笑之后,跟在萧逸才后面,出了宗门大殿,脚步竟是比萧逸才还要快上几分。

  一时间,殿内众人面面相觑。

  道玄四下看了一眼,拱了拱手道:“今日本门突发此丑事,让陈前辈和普智师兄见笑了。”

  普智双手合十:“阿弥陀佛!”

  陈恒之淡笑道:“听方才苍松所说,百年前,贵派之事怕是另有隐情吧。”

  “百多年过去的事,说来也不怕丢人!”

  道玄长叹一声,言道:“当年正魔大战,魔道猖狂,我正道不敌,家师为力挽狂澜,不得以之下,动用镇派至宝诛仙剑,斩杀无数魔道高人,使魔道大败。”

  “尊师神威!”

  陈恒之点了点头道:“后来呢?”

  众多青云门弟子也是一脸的幸有荣焉。

  “后来啊……”

  道玄陷入了回忆中。

  当年,道玄的师傅,也就是青云门上任掌门人天成子,因动用了诛仙剑之后而煞气入脑,进而走火入魔,亲敌不分,见人就杀。

  正魔大战,双方损失惨重,青云门中,天成子同辈的长辈们都损失殆尽,天成子又入魔,当时尚还属年轻一辈的万剑一、道玄、苍松、水月等人不得不挑起门派大梁。

  掌门人走火入魔,百般无奈之下,作为青云双骄之一的万剑一当机立断、力排众议,杀死了神志不清的天成子。

  然而,为了不让这件丑事传出去令让门派的声誉受损,道玄等人并未将此事公布于众,就连门中其余弟子也是毫不知情。

  所有人都只知道的是,万剑一弑师。

  门规森严,又是弑师如此恶行,万剑一自然只有死路一条。

  而已经是下届掌门的道玄,却留了个后手,瞒着其他人,暗中保住了万剑一的性命,随便找了颗血肉模糊的首级示众,之后,他就把万剑一安置在青云后山,驻守祖师祠堂。

  “……万师兄他英俊盖世,白衣潇洒,豪气万丈,惊才绝艳,睿智无双!如此窝囊的死去,实乃我青云门的一大损失。”

  道玄缓缓道出当年的往事,最后说道:“因此,当年我便将他藏了起来,作为我青云门的隐藏力量!以防万一!”

  “啪啪啪!”

  陈恒之鼓了鼓掌,赞叹道:“听得道玄真人如此说来,我更是迫不及待的想要见一见这位青云双骄了。”

  这时,一道苍老的声音从殿外传来:“青云双骄…呵呵,垂垂老朽配不上这个称呼!”

  ……………………

  青云山的后山之中,有两个重要的地方。

  其一是青云门最重要的圣地【幻月洞府】,千年前,那位惊才绝艳的青叶祖师,便是在此闭关悟道,从此青云门冠绝天下,领袖群雄。

  而在青叶祖师之后,【幻月洞府】渐渐成为青云门最神圣之地,千年来,只有青云门的掌门人才能进入此地。

  而另一处,便是祖师祠堂。

  顾名思义,自然便是供奉青云门历代祖师的地方,从开创青云门的青云子,到青叶祖师再到历代先辈,都在这祖师祠堂中立有灵位,每日里香火不绝。

  而且每逢重要日子,青云门上下都会在掌门人的带领之下,到此焚香祭祖,也算是青云门中一个重要所在。

  苍松在前,萧逸才在后,两人快步而来。

  只见,后山偌大的一片空地上,屹立着一座气势雄伟的殿堂,四角飞檐,琉璃瓦顶,古香古色的门牌红柱,彷佛都在这片宁静中,诉说着青云门昔日的辉煌。

  一阵阵的青烟,从深邃而显得有些阴暗的殿内飘出。

  从外面看去,只见祖师祠堂内烛火点点,更有长明灯微微摇晃,悬挂半空。

  但是,除了在殿前默默扫地的一个身着朴素衣衫的老者,竟是看不到一个人影。

  看着这名老者,苍松哑然失声,轻呼一声:“万师兄,是你吗?”

  这时,听到了身后急促的脚步和呼喊声,那个老者缓缓回过头,向身后望来。

  那老者呓语道:“万师兄…你认错人了!”

  苍松这才看清老者的面容,那老者看起来像极了世俗大户人家负责洒扫的仆人,身体佝偻,头发花白,面容枯槁,满脸的皱纹有如刀割一般。

  苍松快走两步,踉跄着差点摔倒,失声惊呼:“万师兄……您怎么变成这样了……”

  尽管那老者面容苍老不堪,苍松却还是从他的面廓上,一眼就认了出来,这扫地老者,正是那曾经意气风发、英俊潇洒的青云门大师兄,万剑一。

  那老者拄着扫把,脸色平静,似是早有料到,会被认出来的一天。

  他淡淡地说道:“苍松师弟,别来无恙!”

  听到这苍老沙哑的声音,苍松泪流满面,忽而,大笑出声:“哈哈哈,我就知道,惊才绝艳的万师兄,又岂会如此轻易死去!”

  随后,他整了整仪容,肃然行礼道:“小弟苍松拜见万师兄,师兄安好!”

  后面的萧逸才也躬身行礼:“长门弟子萧逸才,拜见万师伯!奉家师之命,请万师伯前往宗门大殿!”

  老者,不,是万剑一脸上波澜不惊,他摆了摆手道:“老朽只是一介废人,还请回禀掌门人,老朽没脸去见昔日同门。”

  万剑一话声刚落,苍松就大声的说道:“万师兄,当年的事,小辈不知道,我们还会不知道么?若非万师兄当机立断,可能…”

  “苍松师弟!”

  万剑一止住了他的话:“当年的事都已经过去了,没必要再次提起!而且,这些年来我在这里过得很好,就让我陪着列位祖师终老吧。”

  萧逸才欲言又止。

  苍松苦笑道:“也罢,见了万师兄最后一面,师弟此生足矣!告辞了!”

  说完,转身就走,经过萧逸才旁边时,他说道:“萧师侄,走吧!”

  萧逸才无奈,对万剑一行了一礼:“师侄打扰了,回去后会如实回禀家师,告辞!”

  两人不再停留,往原路返回。

  “等等!”

  万剑一出声喊住了两人,言道:“苍松师弟,把话说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从苍松的话里,万剑一听出了一丝诀别的意味,仿佛这就是见最后一面。

  万剑一越想越不对劲,再加上无缘无故请他前往宗门大殿,肯定是发生了什么他不知道的变故。

  苍松嘴角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笑容,转瞬即逝,他脚步顿了顿,却没有回头,说道:“万师兄多想了,没发生什么事。”

  语气中,透露出一丝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的悲凉。

  “你认为万师兄老了吗?”

  万剑一扔下扫把,缓缓站直身子,整个人彷佛变了一个模样,脸上的皱纹都消失不见,恢复了原本的模样。

  同时,一股无形的气势汹涌洒开,彷佛是传说中的上古剑神。

  “哈哈哈……”

  苍松转过头,看着意气风发的万剑一,大笑道:“当年豪情万丈的万师兄,终于回来了!”

  “当年万师兄被处死,道玄继任掌门,我一直都不服气……”

  苍松讲述着他的所作所为。

  “这青云门只能是万师兄的,他道玄算什么东西!这样的青云门,我要毁了它!”

  “我铸造毒血幡,勾结魔道,欲要一举破了青云门,让它彻底消失……”

  苍松神情激动,将他的所思所想,都一一向万剑一抖露出来。

  “只可惜,在抢夺噬血珠时,遇到一个神秘人,一招被擒,修为被禁,已成废人……”

  气质大变的万剑一一直都在静静地聆听着苍松的诉说,待听得他说修为被禁之后,面色一冷,身子一闪就来到了苍松身边。

  一把扣住苍松的手腕,渡过一丝灵力,在他体内流动一圈后,又转了回来。

  万剑一眉头紧皱,言道:“苍松师弟,那道禁制牢牢锁住了你的灵力,师兄惭愧,无法帮你解开。”

  苍松这时倒是洒脱,反而安慰道:“劳烦师兄挂心,解不解也无所谓了,那神秘人就在宗门大殿,便是解了又如何,他随手一招,又得被禁,没必要了。”

  万剑一横眉一竖,冷声道:“什么?他敢找上门来?走,我和你看看去!”

  说完,当先大步走了出去。

  苍松嘴角上扬,连忙跟了上去。

  ……………………

  听到殿外的声音,陈恒之放眼望去,只见到一名身穿素服的中年人大步流星走来,苍松和萧逸才两人亦步亦趋跟在后面。

  两人目光相接,立时,一股无形的精神比拼开始了。

  万剑一只觉得眼前一晃,从宗门大殿来到了一处未知世界,他冥冥之中知道,这是在陈恒之的精神领域世界中。

  万剑一仿佛化身成为一柄开天神剑,横冲直撞,将所有的一切都通通斩杀一空。

  “斩!”

  他大喝一声,一剑霜寒十九州,虚空好像一张纸张般被撕开,他飞身一跃,从世界中走出来。

  “咦!”

  万剑一跃出后,却是发现,又来到了之前的那个世界,他不信邪,又是一剑斩出。

  陷入了无限循环中。

  不知道过了多久,万剑一精疲力竭,终于斩不动了,他气喘吁吁,拄剑而立。

  “哈哈!”

  半空中,一张占据了半边天际的人脸出现,哈哈大笑着。

  人脸说道:“你是第一个能坚持这么久的人,真是不错!”

  声如雷霆洪钟作响。

  不待万剑一回话,周围的一切都逐渐消散,场景又回到了殿门口,所有人的目光都望向自己。

  万剑一逐渐从迷茫中清醒过来,转眼就发现,自己竟然停在殿门口,而且满身大汗。

  灵气运转间,身体恢复了清爽。

  他知道刚才看似过了很久,又经历了一番不可思议的厮杀,实则只是一瞬间而已。

  一脚踏进大殿,万剑一叹息一声:“道玄师弟、田师弟、苏师妹、商师弟、曾师弟,久违了!”

  他最后看向人群中的水月,张了张嘴:“师妹,万师兄回来了!”

  “呜呜呜!”

  水月捂着嘴,眼睛瞬间就红了,两行眼泪“唰”地一下就流出来了,她的徒弟文敏上前扶住了她的手臂。

  不少小竹峰女弟子都双眼通红,也是打心眼里为她高兴。

  田不易、商正梁等七峰各首座都是神情激动,纷纷围上前去,连忙行礼叙旧。

  过了一会儿,客套了一番后,万剑一脱开身来,看向陈恒之,目露精光,跃跃欲试。

  “阁下的精神领域很强,我不是对手。”

  他由衷敬佩道:“很期待与你切磋一番!”

  “好啊,我很看好你!”

  陈恒之微微一笑:“经过这上百年的沉淀,接下来,想必就突飞猛进,一飞冲天吧!”

  万剑一灿烂的一笑:“阁下眼光不错,以前我锋芒毕露,然过刚易折,这才有了那次劫难。

  百多年来,我每日里扫地擦灰,陪伴祖位祖师,反而有更多时间沉下心来,静思己过。

  如今,宝剑锋从磨砺出,我欲拔剑而拭,谁能阻拦?谁敢阻拦?”

  一时间,霸气四溢,无人敢反对。

  ..........................

  青云山,薄雾绵绵,缓缓飘荡。

  云气环绕,时有瑞鹤几只,长鸣飞过,空中盘旋不去,如仙家灵境,峰顶的玉清殿在阳光下耀眼生辉。

  青云殿内,陈恒之和万剑一两人谈笑风生,众人见状,皆是面面相觑,这二人浑然不似初次见面。

  陈恒之和万剑一两人好似相识多年的老朋友一般,谈话间随意自如,没有生疏感。

  万剑一笑道:“陈兄,不知你来我青云门,有何贵干,可有万某帮得上忙的地方?”

  此前,陈恒之已向他介绍过自己的名字。

  陈恒之微微摇头道:“我四处游历,并无固定目的,兴之所至,或许留下传承,以待有缘人,或许路见不平,拔刀相助,都说不定。”

  旁边的普智插话道:“陈前辈,您不是说要互通有无吗?”

  “此一时彼一时,又岂能一概而论!”

  陈恒之挥挥手道:“我与万兄一见如故,相谈甚欢,谈及交易,凭白扫了雅兴。”

  他看向对面的万剑一,笑着说道:“应该说是互相论道,互相交流!这样更为文雅一些,万兄以为如何?”

  “善!”

  万剑一点了点头:“既然万某是东道主,万某先来吧!”

  道玄真人张了张嘴,却没有说话,或许是对万剑一心存愧疚,或许是他觉得,这样的交流,青云门也不算亏。

  此一时彼一时,前三天,普智上山求取《太极玄清道》被拒,现在,万剑一要论道,道玄却怎么也反对不了,弱肉强食法则体现的淋漓尽致。

  听闻要论道,青云门众人都很兴奋,对他们而言,这是一次宝贵的机会,绝对不容错过,众人都席地而坐。

  万剑一坐在前面,开始讲述自己的道:

  “我青云门自青云祖师开派以来,传至如今已有两千余年,门中弟子皆是修习《太极玄清道》,讲究以自身感悟天地之道,引天地灵气入体,从而达到强化自身之效。

  境界高深时,以自身驾驭天地之力,从而达到御敌之效。

  我青云份属道家,讲究共天地一息,身同自然,以身御自然造化,化为大法力。

  在修行初期,也就是玉清境时,乃是……

  在经过数十上百年苦修之后,天资绝佳者,即可进入上清境。

  而上清境,乃是……”

  万剑一侃侃而谈,将《太极玄清道》从玉清筑基,到上清初窥门径的各阶层修行之法,一一详细说出,其中不少隐晦之处,还作出相应的解释。

  一时间,整个大殿中,除了他的声音外,再了没有一丝声音,当真是针落可闻。

  众多青云门弟子更是海绵吸水般,倾听着万剑一讲述的修炼心得,生怕漏掉了一个字。

  大多数人在听完之后,心中产生“恍然大悟”、“原来如此”、“我怎么没想到呢”等想法。

  更是有天资聪颖者,当场就突破了境界。

  陈恒之仔细聆听着万剑一的讲道。

  他细细揣摩着《太极玄清道》。

  按照陈恒之的理解来看,这是一种最为正统的道家修行之法。

  练就一口先天炁,法术神通始自来。

  道家正统的修道之途,炼精化气、炼气化神、炼神返虚、返虚合道。

  只不过,这个世界的修行之法,只有前半部分的法,后面炼神、返虚的部分皆未涉及。

  而且,根据《诛仙》小说的情况来看,本世界的修行之法皆是出自天书五卷,当然,也有人说是六卷、七卷。

  那么,这神秘的天书,是否出自神话中的那些大能者之手呢?

  这位大能传下天书的用意又是什么呢?

  将这个世界当成一个试验田?

  还是偶然路过,随手所传?

  陈恒之脑海中万千想法一闪而过,心中不由正视起这个世界的修行之道,此前因为先入为主,认为这个世界的修行之道不过如此。

  此时,脑海中的这些猜测一冒出,他又哪里还敢有所轻视。

  “……至于最高层次的太清境,万某驽钝,还未触及到太清境,不过若是给我一段时间,定可破境,一举迈入新天地。”

  万剑一的话音袅袅,终是告一段落:“献丑了!”

  “啪!啪!啪!”

  陈恒之为之鼓掌喝彩:“很精彩!”

  殿内众人如梦初醒,从道途中回过神来。

  年轻一辈的弟子们都很兴奋,他们窃窃私语,讨论着这次听道的收获。

  各峰首座长老们眼中也是精光大盛,显然,收获不匪。

  最为兴奋的当属普智和尚,他心怀大智慧,早年欲参悟长生之道,欲求联合佛道,屡次上青云山求取《太极玄清道》,而屡次都以失败告终。

  就连天音寺的其他三位神僧也都认为其离经叛道,不是正道行径,屡次劝其放弃。

  如今,得遇贵人陈恒之,终是达成所愿。

  一时之间,普智百感交集。

  他站了起来,双手合十,宣了一声佛号:“阿弥陀佛!接下来就由贫僧来吧!”

  万剑一伸手虚引,言道:“神僧请!”

  普智弯腰躬身半礼,坐下开始讲述天音寺的根本法《大梵般若》。

  “何期自性,本自清净;何期自性,本无生灭;何期自性,本自具足;何期自性,本无动摇;何期自性,能生万法!

  诸法空相,不生不灭,不垢不净,不增不减,是故空中无色,无受想行识,无眼、耳、鼻、舌、身意,无色、声、香、味、触法,无眼界,乃至无意识界,无无明,亦无无明尽,乃至无老死,亦无老死尽,无苦集灭道,无智亦无得……”

  一时间,玉清殿中梵音阵阵。

  天音寺的佛法普度众生,强身健体,寂灭入定。

  主旨事应无所住而生其心,一切万法,不离自性!以防守见长,佛门真言中蕴涵的力量可以使人固本培元,不受外力所侵害,大慈悲的力量也可以救济世人,恢复气血,当兽妖涂炭生灵的时候,他们更会挺身而出,以佛法降妖除魔。

  道家炼气,佛门炼体。

  道家炼气,进究心境平和,体悟自然,放松身心,意感天地,追求天地合一。

  佛门修行,却是务必要斩断自身与外界一切联系,体悟自性,注重体悟自身,照见五蕴,讲究能以“一般若而生八万四千智慧”。

  两家的道截然相反,可谓是南辕北辙。

  各山首座长老们听来,和自己的修行之法两厢对比,听懂了少许,算是稍有收获。

  年轻一辈的青云门弟子听着普智讲道,眉头紧皱,脑袋里满是浆糊,分不清东南西北。

  道玄真人看了一眼身后的弟子们,皱了皱眉,对身后的萧逸才轻声说道:“你带师弟师妹们出去,佛法高深,你们修为浅薄,不适合你们听。”

  “是!”

  萧逸才领命,年轻一辈的弟子们有序的退出了大殿。

  玉清殿内只剩下老一辈的各位首座。

  一炷香后,普智停了下来。

  众人皆闭目体悟所得,各有收获。

  陈恒之缓缓站起身,来到前排坐下,开口言道:“

  吾自六岁习武,武道,技击之术尔。

  后博览群书,悟超凡之法,始超凡脱俗。

  匆匆十年,得知超凡之上有长生。

  遂游历大千,习百家之长,以悟大道。

  又数十年,得悟己道,吾谓之曰永恒道。

  自平凡始,往永恒去。

  追求永生不死,向往永恒自在……”

  他总结了一遍自己的学道历程之后,就开始进述自己的《永恒道》,从基础开始,直到后面的渡劫期。

  陈恒之不怕自己的道被人学去,就怕别人学不会,他还巴不得学得人越来越多呢。

  学我者生,似我者死。

  修行四要素,财侣法地!

  侣,道侣也!

  修行途中,志同道合、论道解惑的道友。

  并非那所谓的双修道侣。

  陈恒之的修行之道,与《诛仙》世界的道完全不同。

  如果说,青云门和天音寺之间,只是两条不同的大路,那么,陈恒之的道,和这个世界的道相比,是陆路和水路的区别。

  当然,本质都是一样的。

  修行,其本质都是为了进化,乃至长生永存。

  在陈恒之看来,青云门份属道家炼气,天音寺属佛门炼体。

  天有三宝,日月星。

  地有三宝,水火风。

  人体三宝,精气神。

  青云门专修气一道,对于精的方面只是附带,神的方面更是略有涉及。

  天音寺专修体之道,专之精之一项,炼气只是顺带作用,至于炼神,也是少有提及。

  在他看来,这是属于偏科。

  毕竟他自创的《永恒道》是精气神三者同修,齐头并进,无有专精之说。

  当然,并不是说这样的偏科不好。

  以专精一项得大超脱的强者,大有人在,如过江之鲫,数不胜数。

  然而,这个世界的修行者在缺乏后续功法,道路中断的情况下,长生无望,难怪这个世界的人少有普智这等大智慧之人,都在追求威力强大的法宝,伟力假于外物。

  这是本末倒置,倒果为因。

  当然,这是大环境所至,个人的力量在世界的大浪潮下,微不足道。

  如今,陈恒之来了,春天撒下一批种子,等待秋天的丰收。

  过了许久,陈恒之讲完最后一个字,就停了下来,闭口不言。

  他看了一眼众人,尽皆是沉醉在讲道的余韵中,久久不愿醒来。

  “陈兄之道,博大精深,万某佩服!”

  过了一会,万剑一率先清醒过来,赞叹道:“给我的感觉…很全面,对,就是全面。”

  普智也醒了过来,激动地说道:“聆听前辈讲道,胜过苦修百年!前辈传道之恩,贫僧必粉身以报!”

  “言重了!言重了!”

  陈恒之谦虚的笑了笑道:“听了贵派的修行之道,对我也很有启发,咱们是互惠互利,共同进步。”

  普智立时回过神来,忙说道:“对对对,前辈所言极是!”

  他知道,有些前辈高人不喜欢别人欠他人情,毕竟,人情好借,债还难。

  一时之间,大殿中充满了欢声笑语。

  随后,众人各自落座,道玄命殿外值守弟子送上香茗。

  闲聊间,万剑一说道:“万某有一事想请教陈兄!”

  陈恒之随口回道:“万兄但讲无妨!”

  万剑一问道:“陈兄见多识广,不知是否听说过我青云门的镇派至宝诛仙古剑?”

  陈恒之闻言,放下手中茶盅,言道:“贵派的诛仙剑,我有所耳闻,传言乃是为一千三百年前,贵派青叶祖师得自于幻月洞府,材质非金非石,威力乃当世之首,有弑神诛仙之能。不知我说得可对?”

  万剑一点头道:“陈兄所言极是!诛仙剑利则利矣,却有极大的噬血之力,其中凶戾之气一旦反噬,轻则入魔,重则粉身碎骨,永世不得超升。”

  陈恒之故作不知,惊呼道:“原来如此,难怪当年尊师会神志不清,原来都是凶戾之气惹出的祸。”

  “是啊!”

  说到当年的天成子,道玄等青云门人都脸色不好看,万剑一也是神情低落。

  他低声道:“因此,万某想问问陈兄,不知陈兄可有什么办法,可以消除诛仙剑上的凶戾之气,避免出现那种情况?”

  陈恒之想了想,问道:“万兄,敢问贵派青叶祖师,又是如何避免煞气入体的呢?”

  万剑一闻言,不由看了道玄一眼,说道:“据宗门典籍记载,青叶祖师修为高深,自是可以轻易压制剑中煞气,后来祖师以诛仙剑为主,布下诛仙剑阵,并以天机印封印青云七脉的灵气,化为剑阵的能量,使得后辈弟子可以发挥出诛仙剑的完全威能。

  说来惭愧,我等后辈弟子无能,于煞气束手无策。”

  陈恒之点了点头,万剑一所说,和他了解的情况基本一致。

  他说道:“此事可能出在诛仙剑阵上,煞气一般存于地底,无缘无故不会上升。

  我想…会不会是贵祖师施法,将青云七峰地底的煞气都凝聚到诛仙剑阵中,用以增加诛仙剑阵的威力?

  当然,在没有见到诛仙剑之前,我这也只是猜测,是做不得数的。”

  “咦?”

  “这个说法倒是第一次听说……”

  万剑一和道玄对视一眼,都看出了对方眼中的兴奋,无论陈恒之所说的猜测是否属实,仔细想来,这个思路的可能性还是比较大的。

  两人眼神交流一阵,暗自决定了什么。

  随后,闭口不再谈及诛仙剑之事。

  闲聊了一阵后,道玄安排两人住下。

  陈恒之在一名弟子的带领下,来到半山腰的一栋庭院前,他只是看了一眼,就决定在这里住下。

  这是一座不大不小的庭院,有松柏几棵,草木几丛,还有几朵清香小花散布在四周,怡然开放。

  门前是个走廊,通往院外,在门前四尺处,有几层台阶,连着院子和走廊。

  远方不知名处,有清幽鸟鸣传来,天空蔚蓝,白云几朵。

  陈恒之坐在院子中的石椅上,悠然地喝着茶水,一副怡然自得之色。

  “吱呀!”

  院门突然被打开,进来一名身蓝色道服的中年人,在看到陈恒之时一愣。

  陈恒之招了招手,言道:“万兄,等你多时了,快快有请。”

  万剑一换了身干净的衣裳,看起来精神了许多,脸上容光焕发,他依言来到陈恒之对面坐下,倒是一点都不见外,自顾倒了一杯茶。

  问道:“陈兄知道我要来?”

  陈恒之呲牙笑道:“我是瞎猜的。”

  万剑一嘿嘿一笑道:“陈兄不妨猜猜看,我来此的目的是什么。”

  “目的?”

  陈恒之眼珠子转了转,笑道:“我猜……是请我去看诛仙剑吧?”

  万剑一闻言,几乎要跳起来,惊呼道:“陈兄是怎么知道的?”

  陈恒之哈哈大笑:“都说了,我是瞎猜的。”

  万剑一见他不想多说,也不再过问,言道:“走吧,陈兄!”

  “好!”

  两人起身,离开了这小院。

  周周转转,二人来到了通天峰的后山。

  道玄早已在这里等待,互相见礼后,陈恒之看向眼前的山洞。

  这是一个比常人高出一半的洞口,宽七尺左右,出现在一个平缓的山坡上,旁边都是绿色的藤蔓与荆棘,有几枝垂在了洞口两旁。

  这个山洞平平无奇,硬要说有什么特殊的地方,那大概也只有他附近那一片了无生机的空地吧。

  洞门口,有一方石壁,平整的石壁之中,镶嵌着一块石板太极图案,这便是这个山洞之中唯一能与青云门有关系的东西了。

  道玄将手放在太极图案上,立时,一股淡淡青光从他身上亮起,流淌着一股浓郁的太极玄清道气息。

  与此同时,太极图上同样亮起了青色的光芒,并且开始缓缓转动。

  可以看到,在太极图案的右边,原本完整一块的石壁上,突然出现了一个圆环形状的裂缝,随即缓慢旋转着向旁边分开,露出了一个秘密的洞口。

  只是,在洞口处却盘旋着一股灰白色的水雾,看过去如雾气、又似水波,旋转不停,里面朦胧不清,一点都看不真切。

  陈恒之却知道,洞府外有一层幻月结界,可以如真实情景般,出现闯入者的生平,并且迷惑闯入者的心智,若是闯入者心智不坚定,便如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

  



阅读提示:系统检查到无法加载当前章节的下一页内容,请单击屏幕中间,点击右下角或者右上角找到"关闭畅读"按纽即可阅读完整小说内容。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