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巨大 直达底部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章异象和聆秘【不知不觉,又大了一岁】(10000字)
      幻月古洞是青云门的圣地,地位跟天音寺的无量玉璧,以及炼血堂的滴血洞差不多。

  都是门派中最重要的地方,平日里,只有门中最核心的高层才有资格接近。

  石头砌成的石壁构成了一个入口,苍苍风凉的灰色石质,若不是正上方刻着“幻月古洞”四个古体篆字,怕是与一般的山洞没什么差别。

  跟在道玄身后,踏步走进这幽暗的山洞,映入眼帘的,却与他所想的终年不见天日有所不同。

  这个山洞竟然离奇的明亮,五彩斑斓的彩光遍布山洞墙壁上,让人看得眼睛都发昏。

  在山洞的中心,一柄硕大的石剑插在供台上,五彩的能量分成七个方向,从地心涌入它的剑身,这股能量纯净厚重,却又带着致幻的力量,迷迷茫茫中便可能落入了幻境。

  这正是来自地煞之气的力量。

  道玄轻轻地说道:“陈道友,这,便是我青云门的镇派至宝——诛仙剑!”

  那大巧不工、重剑无锋的石剑,似乎是感觉到道玄那《太极玄清道》的熟悉气息,柳叶般的五彩剑气飘散凌厉以作欢迎状,在石壁上划出道道剑痕,深可见尺。

  陈恒之凝神看去,这柄诛仙古剑混混沌沌,散发出一种异常凌利的剑意,似是欲诛仙灭佛杀神一般。

  同时,在他的感应中,一股股地底幽煞之气被诛仙剑吸收,那种感觉,似乎这诛仙剑是依靠地煞之气修复某种伤势。

  陈恒之言道:“万兄,道玄道友请看!”

  他指着供台上流转不休的五彩能量,说道:“地底的幽煞之气不断被诛仙剑吸收,千百年来,这股能量到底该有多庞大?一旦爆发开来,谁又能承受得住?”

  “不得不说,贵祖师天纵之才,引动地底幽煞之气,为后辈使用诛仙剑提供足够的能量,只可惜,成也幽煞气,败也幽煞气!顶不住幽煞之气的反噬,终究还是死路一条!”

  陈恒之负手站在诛仙剑前,面向万剑一和道玄二人,淡淡的讲述着自己的看法,仿佛一个旁观者,将一千三百年前的事情猜了个七七八八。

  万剑一问道:“陈兄,那我青云门上下该怎么办?总不能将重宝舍弃而不用。”

  “不不不,无需舍弃!”

  陈恒之伸出一个手指,摇了摇,说道:“修行修行,归根结底还是在人,而不是在所谓的宝物,如今接触到我讲的道,想来贵派上下的实力,在接下来会有一个质的飞跃吧。”

  道玄闻言,古板严肃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言道:“还要谢过陈道友的讲道之恩。”

  万剑一开口说话,陈恒之注意聆听间,一股磅礴的道意从身后传来,如潮浪般汹涌澎湃的呼啸肆虐而出,瞬间席卷整个幻月古洞。

  “吾名通天,今立一教,名曰截!愿为众生截取一线生机,天下众生但有向道之心,皆可入我门墙......”

  恍惚间,陈恒之只觉得听见一道宏大、威严、古老的声音传入耳中,虽听不懂其音,却明了其意。

  石台上的诛仙古剑大放光芒,五彩缤纷,不大的幻月古洞,异象骤然降临。

  陈恒之眼神迷离,在他的眼中,突然出现一名穿着藏青色道袍的青年道士,负手背面而立,腰跨水火葫芦,手提一柄青色长剑,神光暗敛。

  他站在无边无际的混沌之中,消融一切的混沌之气弥漫涌动,足以碾碎一切,落到他的身边时,却只能远远的避开,靠近不了。

  至高至伟,至尊至圣,无上存在。

  这一刻,陈恒之脑海中蹦出这几个词。

  那道身影平淡无奇,陈恒之只是看上一眼,余威就压得他喘不过气来。

  可怕!

  即使只是一个看都看不清的背影,都给他如此大的压力,这种压力,陈恒之平生仅见。

  不由自主地,他回想起前世的神话传说,一个名字从他的心里悄然冒出来,差点直接脱口而出。

  陈恒之死死地捂住自己的嘴,生怕出声惊扰了对方。

  就在此时,眼前突然一变,无边异象突然崩灭,枯燥死灰的山洞岩壁再次映入眼帘。

  难道....是那个人,不对啊,那种超级大佬怎么会出现在这种偏僻之地。

  即使只是一道虚影,也不是诛仙世界所能承受得住。

  想到这里,陈恒之再也坐不住了,他顾不上万剑一和道玄两人,凝神望着诛仙剑,心中一动,《鉴定术》发动。

  立时,一股信息传入脑海。

  【物品名称】:诛仙剑(残)

  【物品介绍】:未知

  【物品等级】:未知

  【物品说明】:未知

  “呃……”

  陈恒之傻眼了,看着供台上一动不动的诛仙古剑,那个大大的残字,以及等级未知,超出探查极限?

  他不由自主的咽了咽口水,难道…这真的是神话传说中的那件先天至宝?

  可是,先天至宝又怎么可能被打碎?

  而且,为什么突然之间它会发动幻境?

  它是不是隔一段时间就会发动?那么青叶真人也曾遇到过吗?

  还是说,因为我陈某人来了之后,才会触发?

  不过…

  诛仙剑…

  不可能真是那件先天至宝。

  绝对不可能。

  若是真正的先天至宝诛仙剑,怕是只需一缕剑气,就可以轻易破灭一万个《诛仙》这样的小世界吧!

  陈恒之抓了抓头皮,只觉得一阵头大。

  万剑一的声音传来:“陈兄,你怎么了?”

  陈恒之听到声音,立时回过神来,见两人都望向自己,而且,两人脸上都没有露出异样的表情,他不由得心中一动,似乎两人不为刚才的异象所动。

  难道?

  刚刚的异象只有我才能看到?

  他顾不得想这么多,立时回道:“啊,噢!没什么,突然之间想到点事情!你刚才说什么来着?”

  万剑一一脸黑线,他又重复了一遍刚才的话:“万某刚才说,请问陈兄可有什么好办法?”

  陈恒之闻言,脑中不由回想起之前的那道异象,心中一动,若是在之前,可能他不会想到要谋夺这柄诛仙剑,毕竟,原著中也没见它有什么逼格,而且,自己已经有了更好的五彩神石。

  但是,那疑似超级大佬的幻象出现,使得陈恒之心中不由起了贪念。

  这贪念一起,就再也挥之不去。

  他斟酌了一下,说道:“陈某想了想,有三种方法,可以解了贵派的隐患。”

  万剑一和道玄对视了一眼,道玄点点头,万剑一说道:“陈兄请讲!”

  陈恒之笑道:“其一,万兄和道玄道友努力修炼,以期早日追上甚至是超越青叶真人,到时候,这诛仙剑自然是想怎么用,就怎么用。”

  万剑一点了点头,又飞速的摇头,苦笑道:“修行之道哪有这么简单,不知陈兄还有什么方法,还请告知。”

  陈恒之笑了笑,说道:“其二嘛,将诛仙剑弃用,封存起来,等哪天有人修为超过青叶真人时再启封,自然也不会有走火入魔之患。”

  万剑一依旧是摇头:“不行不行,下一个呢?”

  来了来了!

  陈恒之心中想着,嘴上说道:“其三嘛,我们做个交易如何?”

  是的,陈恒之想到的就是和青云门公平交易,而不是强抢豪夺。

  当然了,对方若是不同意的话,那就是另外一码事了。

  “交易?交易什么?又是怎么个交易法?”

  道玄突然出声问道。

  “我有一枚至宝,威能惊人!我可以用它和你们交换,以一换一,换取诛仙剑,这样一来,就彻底解了贵派走火入魔之患。”

  陈恒之倒也干脆,直接以五彩石交换。

  在他想来,若是这诛仙剑真的和那位大佬有关,那可是了不得的收获,付出区区一枚五彩神石而已,算不得什么。

  哪怕几率很低,陈恒之还是决定赌一赌。

  “至宝?”

  万剑一和道玄异口同声道。

  道玄问道:“何等至宝?它又有何威能?”

  宝贝换不换还得商量,见识一下对方的至宝再说也不迟。

  陈恒之看了一眼这不大的山洞,言道:“这里地方太小了,施展不开,还是出去再说吧,你们认为呢?”

  “对对对!”

  二人忙点头。

  片刻后,三人来到洞外,在两人期待的眼神下,陈恒之伸手一翻,立即有一颗五彩缤纷的石头出现在手掌心中。

  在阳光的照射下,五彩色的光芒四射,煞是好看,散发出一股强大的气势。

  陈恒之介绍道:“此宝我称之为五彩神石,乃是女娲娘娘补天时所剩下的四颗五彩石,精心炼制而成,份属神品之列。”

  “女娲娘娘?补天?”

  道玄、万剑一二人不明觉厉。

  毕竟,在诛仙世界中,没有女娲造人和补天的传说,他们自然也不知道什么意思。

  不过,能用来补天之物,想来也是了不得的宝贝。

  只听得陈恒之继续介绍道:“此神石在认主之后,可以自由变幻形状,刀枪剑戟、斧钺勾叉盾甲,十八般兵器都是一念之间就可变化。”

  在介绍的时候,他心念动间,手中神石变成了刀、枪、剑、斧、弓、盾、甲等等模样。

  “当然,如果只能变幻形状的话,也称不上神品之列,它唯一的也是最强大的功效就是,它可以提升主人的二十倍实力。”

  “比如,它变幻成攻击性武器时,提升二十倍攻击。变幻成盔甲时,提升二十倍防御。”

  “我给你们示范一下。”

  他心念一动,但见光芒一闪,手中五彩神石瞬间变成一张散发着蒙蒙青光的大弓。

  大弓在手,陈恒之提弓拉弦,用了三分法力,将拉满了的弓弦一放!

  立时“铮”然有声,猛地掀动了周边的元气流,化气成一根无形的金黄色能量光箭,直往天空射去!

  “轰隆!”

  猛得一声巨响,高空中的云朵触碰到能量光箭,发出猛烈的爆炸声,半空中竟然出现了一道空间裂缝。

  天空为之一清,过了不久,裂缝消失不见。

  一股磅礴的气势散发开来,瞬间席卷整个青云山脉,惊得山林中无数动物鸡飞狗跳。

  “轰隆!”

  无边气势降临,青云山脉七峰上,所有首座长老们齐齐惊觉抬头,仰望着天空中那一道空间裂缝愣愣出神。

  “怎么回事,发生了什么变故?”

  几乎同时,他们在心中浮现这个想法。

  “这一箭,我只用了三分法力!”

  陈恒之大手一挥,手中长弓又变回石头模样,脸上带着一丝笑意,看着目瞪口呆的道玄二人,言道:“最后,它能增幅仙级以下的所有修行者二十倍实力。”

  “意思是说,在成仙了道之前,它的能力都是不变的,无论是凡人,还是修士,都是提升二十倍实力。”

  “怎么样,换不换?”

  看着陈恒之手中那耀眼夺目的五彩神石,道玄二人面面相觑,陷入了沉思中,陈恒之气定神闲,一点都不着急。

  良久。

  万剑一问道:“陈兄,我有一个疑问。”

  陈恒之点头道:“万兄有话不妨直说。”

  “如陈兄介绍,此石,当得上至宝之称。”

  万剑一迟疑了一下,问道:“如此重宝,陈兄为何要用它来与我青云门换取,这柄几乎与鸡肋无异的诛仙剑呢?还请陈兄为万某解此疑惑。”

  陈恒之心道,早就知道你要这样问,毕竟只要不是傻子,都不会拿五彩石来换这柄一看就不怎么样的诛仙剑。

  他开口说道:“万兄,你是想听真话,还是想听假话?”

  万剑一惊讶道:“真话怎么说,假话又怎么讲?”

  道玄不由竖起耳朵,仔细听着两人讲话。

  陈恒之笑道:“我和万兄一见如故,陈某吃点亏,就和你换了,这是真心话。”

  万剑一哭笑不得:“陈兄说笑了。”

  陈恒之正了正脸色,言道:“万兄,道玄道友,在我的老家世界里,有着一个神话传说。

  故老相传,无数年前,天地一片混沌,有大神通者盘古氏开天辟地,力竭而亡,身化万物,因此,被称之为创世之神。

  后有鸿钧道祖…三清圣人…女娲娘娘…西方佛门二圣…

  凶兽首劫…龙汉之劫…巫妖之劫…

  封神之劫…西游……”

  陈恒之简略的将华夏神话传说中,从盘古开天地开始,讲了一遍,而后说道:“因此,当听到贵派的镇派之宝名为诛仙剑时,我就怀疑,这柄剑是不是和传说中的那一柄是同一柄。

  当然,这肯定是假的,毋庸置疑。

  不过,哪怕它不是传说中的诛仙剑,也肯定和那位大神通者有着一些关系。

  因此,我想追寻到那位铸造此剑的前辈,想问问他,那些神话传说中的大神通者们,都去了哪里。

  我直言不讳,只是想借着这柄剑,找到家乡的大神通者,并无其它隐瞒。

  因此,陈某人也舍得以自己的傍身至宝来交换。

  否则,若是我要明抢,你们谁也拦不住。

  言尽于此,你们可以商量商量。

  就算交易不成,也没什么,买卖不成仁义在。”

  说完,陈恒之就负手而立,闭口不言。

  道玄上前两步道:“陈道友,此事关乎我青云门千年基业,我等不敢冒然决定,可否容我们回去考虑考虑?”

  陈恒之点点头,应道:“这是自然,陈某就到住处,等着二位的好消息,哈哈!”

  他大笑着,一步迈出,整个人已经到了十余丈之外,原地的影子才渐渐消散,连续几步迈过,就已经看不到人影了。

  “如此神乎其神的步法,这位陈道友实在是神秘而又强大啊?”

  道玄看着远处逐渐消息的人影,感叹道。

  他转过身,看着眼前这位周身隐隐散发出一股强横灵力波动的大师兄,心中一动,问道:“万师兄,你曾与那陈道友切磋过,他的实力如何?”

  万剑一闻言,立时明白了他的想法,淡然一笑,问道:“掌门人可是已进阶太清之境?”

  “不错,前年侥幸突破。”

  道玄一点都不意外万剑一能看得出自己的实力,没有丝毫犹豫就承认了下来。

  万剑一点了点头,言道:“以掌门如今太清境的实力,若是请出宗门至宝诛仙剑,与那位陈道友切磋的话,我估计是在五五开。

  若是与他拼生死的话,不是我说丧气话,可能你一招都接不下来,就会被秒杀。”

  道玄睁大眼睛,惊呼道:“这怎么可能?太清境的实力手持诛仙剑不敢说横扫天下无敌手,在神州浩土我敢说第二,没人敢说第一。

  万师兄居然说一招都接不下?

  我不信!”

  万剑一叹息一声道:“我也觉得不可思议,但这就是事实,当时,他看我一眼,我便陷入幻境中,无法破开,最后精疲力尽。

  若非陈道友无意与我青云门为敌,将我放了出来,怕是我这一辈子都出不去。”

  “什么?”

  道玄语气中充满了不可思议,说道:“此人竟然如此恐怖?”

  “这只是他随意看我一眼,就令我束手无策,只能举手投降。”

  万剑一丝毫不觉得这是丑事:“而这,只是他显露出来的冰山一角,他究竟还有何等惊天动地的本事,谁都不知道。

  所以,掌门人还是不要想着翻脸。”

  道玄听完,久久无语。

  ............................

  玉清殿。

  香炉中的高香袅袅青烟升起,映得三清神像愈加威严庄重。

  殿内摆着十数张檀木大椅,左右各七,居中最前方又有一张,上边坐满了人。

  道玄高居正中的主位,商正梁、田不易、曾叔常、天云、水月等五峰首座各坐在上首。

  万剑一、苏茹以及各峰残留的数个耄耋,坐在下首。

  这些人中,唯独少了一个苍松。

  龙首峰首座苍松道人因堕入魔道,被罚去祖师祠堂面壁百年,未得掌门允许,不得离开。

  青云门刑罚长老之职由万剑一担任,龙首峰首座之位暂时空置。

  “……情况就是如此,各位以为如何?”

  道玄和万剑一两人分别讲述了陈恒之提出的交易,以及他那恐怖的实力。

  最后,掌门人道玄真人将本次青云门全体长老会议的主题说了出来,交由众人决议。

  一位白发苍苍的耄耋,颤颤巍巍的站起来,沙哑的声音响起:“坚决不同意,诛仙剑乃我青云门传承至宝,岂能与人交易?日后我等又有何面目去见列位祖师?”

  “不错,不能交易。”

  “掌门,请三思而行!”

  “对,若是掌门人一意孤行,老朽就撞死在这大殿上。”

  诸多耄耋都大声反对交易,更有言辞激烈者,扬言欲要以死相逼。

  道玄大感头痛,不得不出声安抚:“诸位师叔消消气,我们这是在商议,还没有确定是否要与陈道友交易。”

  说到最后,他冷哼一声,气势磅礴而出,笼盖四方:“宗门大殿,动不动就大吵大闹,以死相逼,成何体统?”

  仿佛是警告他们,这是宗门大殿,神圣之地,岂容你们放肆撒泼?

  那几名耄耋这才冷静下来,不再说话。

  万剑一淡淡地说道:“各位长老莫非忘了,修行者世界,向来都是强者为尊。

  以陈兄之能,我青云门上下谁能敌得过?

  以我观之,他对诛仙剑志在必得,以礼相待,提出以至宝交换,我们可不要不识好歹。”

  大师兄毕竟是大师兄,此言一出,众人不由陷入了沉思,权衡其中的利弊。

  沉默了半晌后,田不易出声道:“万师兄,陈道友那至宝真有那么强大的威能吗?”

  随后,商正梁也点头道:“不错,若是真有如此至宝交换的话,倒是值得。”

  万剑一瞥了一眼两人,言道:“之前天空中那道空间裂缝,你们可曾见到?”

  众人这才想起,确有此事,均是点头。

  万剑一又道:“我和掌门人亲眼所见,陈兄以那五彩神石至宝幻化成一张大弓,使出三分力道,向天上射了一箭,就有了后来的空间裂缝。”

  “嘶!”

  众人都惊呆了,不由重新审视起来,是否要同意这次的交易。

  ……

  通天峰半山腰的小院中,陈恒之盘腿坐在蒲团上,闭目打坐。

  玉清殿内发生的事情,他不知道,却也大概猜到了一些。

  此时,陈恒之的脑海意识飞速运转,全力参悟《圣心诀》,以期将其精华部分化为己用,融入到《永恒道》中。

  眨眼间,三天过去了。

  混混沌沌一片,一枚太极图高悬,缓缓转动不休,释放着无量光耀,照亮了整个泥丸宫。

  一道朦胧的神魂在太极图上显现出来,在其中滋养状大,神魂之旁,是一幢宫殿,和一枚五彩神石沉浮不定。

  无数有关于圣心诀的奥义字符,在那道神魂的上空闪烁不定,缓缓融入神魂中。

  不知过去了多久。

  朦胧胧的神魂散发出一阵光芒,随后又内敛,好似比之前凝实了那么一丝丝。

  庭院中,盘腿闭目的陈恒之蓦地睁开眼睛,一道精光闪过,浑身气势如虹,却被他限制在屋中,并未外泄。

  片刻后,他收起气势,复归平凡。

  融入了《圣心诀》之后,陈恒之只感觉自己体内更充满活力,查看系统属性上,可以看到,极限寿命提升了那么一丝,从1500年增加到了1550年,足足增加了五十年。

  “徐福这老小子还真是有几分本事,只可惜,人品太差了,否则……”

  陈恒之心中对大好人徐福发出由衷的感激之情,谢谢他创出《圣心诀》这门神功。

  “吱呀!”

  这时,院门突然被打开,外面传来万剑一的声音:“陈兄,你在不在?我进来啦!”

  陈恒之从蒲团上站起来,起身迎了出去,嘴里说着:“万兄,请进。”

  万剑一走进小院,正好见到陈恒之从屋里走出来,他凝神一看,眼中惊疑不定,问道:“陈兄,我怎么感觉你这几天变化好大?是我的错觉吗?”

  陈恒之笑道:“哪有什么变化,肯定是你看错了。”

  他转而岔开话题,问道:“万兄今日上门来,是给我带来了好消息吗?”

  万剑一竖起大拇指,赞道:“陈兄猜的不错,经过三天的商量,门中各首座长老一致同意与陈兄交换,当然,前提是陈兄的至宝名副其实。”

  “是吗?哈哈,那就好!”

  陈恒之笑道:“我陈恒之可是诸天万界都有名的诚实小郎君,这一点你们可以放心!

  五彩神石至宝确定是如我所言,交换时,可以先互相验货,再交易也不迟。”

  万剑一闻言,半信半疑,他想了想,点头道:“陈兄的信用,肯定是值得信赖的,只是毕竟涉及我青云门的祖传至宝,我等肯定是慎重再慎重,得罪之处,还请陈兄见谅!”

  见万剑一说的极为诚恳,陈恒之自然不会往心里去,他说道:“万兄所言,我能理解!不知贵派准备什么时候交易?”

  万剑一回道:“随时都可以!”

  “噢?”

  陈恒之言道:“择日不如撞日,不如就现在吧!”

  万剑一想了想,痛快的答应下来:“现在?也好!”

  …………

  道玄按照陈恒之所说,滴血认主,再以法力洗练五彩神石,半晌之后,终于成功认主,他心念一动,手中五彩斑斓的神石就变成一柄锋芒毕露的宝剑。

  道玄随手一挥,一道粗暴的剑气横扫而过,沿路过处,草木砖石,无不激荡飞扬,只有当中的道路上,留下一道深深的剑痕。

  剑气直挥出百丈远,才渐渐消散一空。

  “嘶!”

  这一幕,直让在场的所有人都目瞪口呆。

  万剑一激动的问道:“掌门,你这一剑使了几分力?”

  道玄浑身颤抖,激动不已,死死的看着地上的剑痕,听得万剑一问话。

  他深吸一口气,语气中带有一丝激动道:“我刚刚只是随手一挥,算起来,最多也只是用了一分力。”

  众人都倒吸一口冷气,这等惊天动地还只是用了一分力,若是全力出手,那还了得?

  想到这里,众人心中都是火热不已。

  随后,在幻月古洞口,双方互相验货之后,都觉得很满意,交易有效。

  陈恒之觉得划算,以这柄诛仙剑的神异,最少有五成可能和那位存在有着一丝联系。

  区区小世界中的补天石,舍了就舍了,舍得舍得,有舍才有得。

  青云门上下也很满意,一柄祖师流传下来的鸡肋宝剑,用之动则走火入魔,哪有那么多人的性命去填这个窟窿眼。

  以往若非情况紧急,这柄诛仙剑都是放在幻月古洞中吃灰,轻易不敢动用。

  现在能用它换来一件无损状态的完整至宝,青云门众位首座怎么看都觉得划算。

  陈恒之以手抚摸着冷冰冰的剑身,心中火热万分,这青云门上下还算识趣,同意了以物换物,否则,说不得就要翻脸,动手强抢了。

  “万兄,道玄道友!”

  交易完成,陈恒之提出告辞:“我欲游历神州浩土,就此向二位告别!”

  万剑一急忙上前两步道:“陈兄,可是我青云门招待不周?”

  陈恒之摇摇头:“叨扰数日,实是万分感谢!青山不改,绿水长流,日后有缘,自会再见,告辞!”

  万剑一见他去意已决,便不再挽留,拱手道:“陈兄一路好走!”

  “哈哈,诸位,走了!”

  陈恒之猛地冲天而起,身化流光,声音还余韵在耳,人影已消失不见。

  “真奇人也!”

  万剑一仰头看着天际,感叹一声。

  ……………………

  一片不知名山脉中,双人合抱的大树随处可见,便连太阳光都被遮住了,树林中,鸟叫虫吟声不绝,当真是鸟语花香。

  陈恒之从高空中降落下来,随意找了一处平地,伸手一翻,手心中多出了一幢精致的宫殿模型。

  “去!”

  他对着空地上一抛,宫殿迎风而长,变成一座真实的宫殿,落在空地上。

  陈恒之迈步走了进去。

  宫殿内金碧辉煌,窗明几净,陈恒之随意找了一个地方坐下,取出诛仙古剑,细细观察。

  剑长四尺,宽五寸,无锋无刃。

  剑身古朴,似是石质材料雕成,仔细看去,剑身上还有一些剑痕,毫无神异之处。

  仿佛是俗世中的石雕制品,若非他亲手将它从幻月洞府中的供台上取下,定不会相信,这就是诛仙世界鼎鼎有名的诛仙剑。

  陈恒之心念一动,一丝法力涌入剑身,那丝法力被剑身吸收一空,却是石沉大海,毫无反应,一丝神异也无。

  他不信邪,加大法力。

  一分……

  五分……

  一成……

  两成……

  五成……

  十成……

  陈恒之全身长袍鼓涨而起,仿如一个大皮球般,却是在全力运转体内法力。

  他一面将磅礴的法力输入诛仙剑,一面全力运转永恒道的心诀,吸收外界能量,在体内经脉做大周天运行,化为法力。

  不知道过了多久。

  诛仙剑仿如吃饱了一般,终于不再吸收陈恒之的法力,剑身震动了一下,脱离了陈恒之的手,竟然悬浮了起来。

  剑身发出阵阵剑鸣之声,好像在诉说着什么,它的气势暴涨,石质的剑身明明没有剑鞘,却发出利剑出鞘时的锐利哨声。

  “呛啷!”一声!

  诛仙剑上,散发出一阵强烈的赤色光芒,“嗡!”它拔地而起,在空中划出几道剑影,翩若惊鸿,婉若游龙。

  仿佛一台机器充满了能量,它终于从沉睡中苏醒过来!

  “轰隆隆!”

  一股磅礴的道意如潮浪般,从诛仙剑上汹涌澎湃的呼啸肆虐而出,瞬间席卷整个永恒宫。

  “来了,终于来了……”

  陈恒之见到这一幕,心中欣喜万分。

  异象降临!

  陈恒之凝神看去。

  出现在眼前的,是一方巨大无比的世界。

  若是将《诛仙》这般大小的世界放入其中,犹如滴水入海,找都找不到。

  这方世界,有人有妖,有仙有神。

  陈恒之的心神快速略过地仙界,他看到了上清宫、蜀山派、茅山派;

  再看去,他还看到了四海龙宫、西天灵山、金鳌岛碧游宫、昆仑山玉虚宫…

  他还看到了天庭、地府…

  只是,想像中的盛况统统都没有见到,只有一片废墟。

  心神掠过世界内,他看向了世界外的混沌中。

  紫宵宫、大赤天、大罗天、禹余天、娲皇天……

  诸圣开辟的世界中,挤满了仙神。

  而在世界之处无穷远处,有另一方同样大的世界正在慢慢接近这方世界。

  混沌中,一白发老者在前,身后男女老少六人,领头的老者手持一玉碟,头顶一光轮。

  浑身上下丝毫气势也无,有如普通老人。

  然,他身后的六人皆是手持各式法宝,严阵以待,浑身气势勃发,陈恒之只是看上一眼,就觉得神魂一阵刺痛。

  在这些人面前,纵是世界也如微尘,哪怕是大千世界,也是挥手可破。

  一缕气势就可压碎一方世界。

  “杀!”

  浑厚的声音从为首的老者口中响起,席卷整个混沌,掀起无边风浪。

  一众人杀向对面的世界。

  陈恒之心中一惊,这几人分明就是鸿钧道祖,三清、女娲、西方二佛,洪荒神话传说中,万劫不灭,永恒自在的至尊圣人。

  那么,值得他们共同出手的对象,又会是何等存在?

  正待陈恒之努力看清战场对面的情况,画面却突然一变。

  世界还是那方世界,依旧是传说中的洪荒大世界,然而,眼前出现的情景却让陈恒之脸色大变,浑身颤抖,几乎不能自已。

  天地颤栗,神魔咆哮。

  世界,碎了。

  天空,塌了。

  仙神,死了。

  天空中,满是窟窿,血雨飘摇,仿佛天也在哭泣。

  仙佛的尸体遍地都是,断肢残骸撒满混沌,一滴滴炽热的金色血液,从他们的身体内流出,散发出强大的气势。

  “这…发生了什么?”

  陈恒之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宁愿相信这是一个梦,他不敢相信眼前的这一切。

  “难道…圣人们都输了?”

  他喃喃自语。

  眨眼间,眼前的世界轰然破碎。

  混沌沸腾了。

  巨无霸的洪荒世界再也支撑不住,碎成了无数片,飞向四面八方。

  “洪荒世界…没了?圣人…死了?”

  陈恒之脸上无悲无喜,仿佛行尸走肉般。

  他只感觉信仰崩塌了。

  就连不死不灭、永恒自在的圣人都陨落了,那修行还有什么用?永生又有什么用?

  陈恒之在心里不停的扪心自问。

  最后,一个光团仿佛突然消失,不知去向。

  画面到此,戛然而止。

  眼前突然一变,无边异象突然崩灭,永恒宫的景象出现在陈恒之的眼前。

  他却丝毫不觉,整个人双眼无神,没有焦距,心神恍惚,不能自已。

  不知道过去了多久。

  直到一道苍老的声音在他脑海中响起:“宿主,你要振作起来,再颓废下去,你会废掉的。”

  陈恒之一个激灵,回过神来。

  “你是谁?你是怎么藏在我脑海中的?我记得,我的系统不会说话,你究竟是谁?”

  陈恒之在心里问道,语气激动。

  泥丸宫中,原本除了太极图、神魂外,再无一物,至于宫殿,已经在现实中显现出来,而五彩神石则已经用来交易了诛仙剑。

  这时,一道光芒出现,化作一道门户立于半空中,“吱呀”一声,大门自动打开,一名老者从门内走了出来。

  那老者头梳发髻,仙气飘飘。

  陈恒之的神魂看去,这老者身体虚幻,明显不是真人,但是全身清灵之气环绕,倒是比之道玄等人还像得道全真。

  方才那句话,很明显就是这老者所说。

  陈恒之目光炯炯,看着这老者,一言不发,等着他的解释。

  那老者捋了捋胡须,言道:“老朽是谁?造化玉碟,你听有没有说过?”

  “造化玉碟?”

  陈恒之心中一动,双眼一亮,急切问道:“可是鸿钧道祖所拥有,那记载了三千大道的造化玉碟?你是造化玉碟?”

  “不是。”

  老者捋胡子的手一顿,摇摇头道:“当年那场大战,无比惨烈,道祖陨落,圣人陨落,真灵不存。

  造化玉碟碎了,太极图、盘古幡、诛仙剑都碎了,便是洪荒大世界的天道都被打碎了。”

  “什么?”

  陈恒之问道:“刚才我看到的,都是真的?”

  那老者叹息一声道:“好多年前了,老朽也不记得多久了,先有洪荒大世界破碎,无数年后,才有了诸天万界的诞生。”

  老者说着,感慨万千,脸上露出惆怅的神情。



阅读提示:系统检查到无法加载当前章节的下一页内容,请单击屏幕中间,点击右下角或者右上角找到"关闭畅读"按纽即可阅读完整小说内容。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