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巨大 直达底部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8章开局【新人新书,求收藏,求推荐票!】
      林平之咽了咽口水,开口说道:“孩儿今日一早,带着郑、史二位镖头还有趟子手白二、陈七,一行五人出了城……”

  林平之一早出了城,来到城外二十余里外的山林中,折腾了大半个上午,收获了四五只雉鸡,三两只大肥兔。

  山林追逐间,五人是既累又饿,时间临近晌午,在两位镖头的劝说下,林平之打消了继续深入山林的想法,于是,打道回府。

  在山路上疾驰了一阵,林平之一行五人来到了经常光顾的一家路边小店,准备就在此地打个尖,填饱了五脏庙再说。

  一切如常,店主老蔡欢天喜地的答应代为加工食材,并顺手送上了两碟小菜,一坛水酒,让林平之等人先吃着。

  他们正吃着酒菜,小店中迎来了两位不速之客,原著中,青城派的那两个小喽啰。

  也许是既定的命运,也许是林平之倒霉。

  余人彦和贾老二进了小店之后,余人彦四下打量了一眼。

  “哟嚯!贾老二你快看,这破地方居然有一只兔儿爷。”

  余人彦习惯性的口花花了一句。

  林平之闻言,气得伸手往桌上重重的一拍,说道:“两个不带眼的狗东西,跑到我福州来撒野!”

  林平之相貌像他母亲,眉清目秀,甚是俊美,平日只要有那个男人向他挤眉弄眼的瞧上一眼,势必是一个耳光直接打了过去,此刻听这陌生人叫他“兔儿爷”,哪里还忍耐得住。

  “日你个仙人板板,兔儿爷你骂啷个?”

  身为余沧海的儿子,余人彦一向不知道什么叫收敛,他横行霸道惯了,此次赴闽一行,他本就老大不乐意,来到福建境内后,这里到处都是高山,天气又闷热,心中早就不满到了极点,眼下林平之指桑骂槐,他哪里忍得住。

  林平之一把提起桌上的酒壶,猛的砸了过去,余人彦扭头一避,酒壶直摔到店门外的草地上,酒水溅了一地。

  两伙人一言不合,就打了起来。

  慌乱中,落于下风的林平之拔出藏在腿肚上的匕首,随手一插,使劲向前送去,插入了余人彦的小腹。

  余人彦挣扎了一会,倒在地上,抽搐了一下,再无生息。

  无意中杀了人,林平之七魂丢了六魂,压根就不知道要怎么善后,慌乱中,贾老二趋乱飞身上马,逃了出去,等到郑、史二位镖头反应过来时,贾老二早已不知去向。

  手足无措的菜鸟林平之在两位镖头的协助下,将余人彦的尸体埋在小店后的菜地里,再用银子收买了店主老蔡,令他勿要声张。

  处理完这些事后,五人也没有再去打猎的心事,便急匆匆的赶回了福州城。

  “什么…那两人都是川蜀口音?”

  听完林平之的讲述后,林震南“嚯”的一声,站了起来,语气有些颤抖的问道。

  “孩儿没去过川蜀,我也不知道,我是在路上听史镖头讲的。”

  林平之摇摇头,表示不知。

  林震南瞧了一眼,见他还是心有余悸,没有从首次杀人的阴影中走出来,上前两步,拍了拍林平之的肩膀,安慰道:“平儿,善后的事宜做得不错,你先下去好好休息吧,别胡思乱想,睡一觉醒来就什么事都没有了。”

  “父亲,那两人极有可能是青城派的,孩儿是不是闯了大祸?”

  林平之倔强的摇摇头,他想起了前段时间,关于青城派即将到来的事,不由出声问道。

  “川蜀那么多人,哪有这么碰巧的事,你不要多想,再说了,他自己嘴巴不积德,杀便杀了,又能如何?”

  林震南颇为护犊子。

  “父亲,川蜀人,又会功夫,他们即便不是青城派弟子也脱不开关系。”

  冷静下来的林平之分析道。

  这时,林夫人王氏来到大厅,听到他们父子的谈话,开口说道:“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杀都杀了,大不了和他们拼个鱼死网破。”

  “夫人说的不错,平儿,我林家的男儿可没有孬种,退一万步讲,不是还有一个强援正在城中么,实在不行的话,为父舍下这张老脸,求陈少侠出面调停。”

  林震南接过话头,说道。

  他决定豁出去了,无论陈恒之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紧要关头,该求人时绝不含糊。

  看着意气风发的父母亲,林平之心中的一丝后悔也被抛之脑后,他脱口而出道:“孩儿和父亲一起去,这是孩儿闯的祸,孩儿应该承担起自己的责任。”

  林震南看着他的眼睛,见林平之目光坚定,心中万分欣喜,暗自下了一个决定,说道:“为父决定了,舍弃这份诺大家业,为平之孩儿博一个大好前程。”

  “夫君…你决定了?”

  王氏问道,显然她也早就知道了,只有林平之还被蒙在鼓里。

  “父亲,母亲,你们…在说什么?”

  林平之一脸的懵逼。

  “此前,平儿你一直都不争气,为父自然要将这诺大的家业,留给你傍身。”

  林震南说出的话令林平之满头黑线,只听他继续说道:“如今平儿长大了,知进退、明事理、有担当,我们做父母的欣慰不已,为了你的前程着想,我与你母亲商量过了。

  林震南看了妻子王氏一眼,两人相视一笑,他盯着林平之的眼睛,语气郑重,说道:“为父决定,以福威镖局这诺大的家业为礼,帮平之找一个大靠山。”

  “父亲……”

  林平之眼眶发红,咽哽着说道:“没必要这样做的,孩儿受之有愧。”

  “哈哈,我和你母亲只有你一个孩子,镖局的生意早晚要交给你打理。”

  林震南大笑一声:“以它做为晋身之阶,想来,哪怕是少林、武当这等大门派都不会拒绝吧。”

  “父亲…孩儿…”

  林平之这才知道,父母爱他如此之深,早就为他的以后都划算好了,而他自己呢,还整日里沉浸在飞鹰走狗的纨绔生涯中。

  “父亲可曾想好,要将孩儿送到哪一大派去?”

  林平之强自收敛情绪,将父母的恩情记在心里,下定决心以后加倍报答。

  “此事,还要征求平之你自己的意见。”

  林震南手抚长须,说道:“为父与你分析分析。”



阅读提示:系统检查到无法加载当前章节的下一页内容,请单击屏幕中间,点击右下角或者右上角找到"关闭畅读"按纽即可阅读完整小说内容。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