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巨大 直达底部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2章回山【求收藏,推荐票,打赏!】
      随后一段时间,表面上风平浪静,只是暗地里,波涛暗生。

  慢慢的,江湖中流出传言,说是华山派图谋福州林家的祖传秘笈,便派了大弟子陈恒之下山,使出阴谋诡计,夺得了《辟邪剑谱》。

  被途经福州的青城派余观主发现,本想拿他去华山理论,却被陈恒之击败,余沧海落荒而逃。

  说得是有鼻子有眼,仿佛有人亲眼所见一般。

  “听说了吗?华山派的弟子修练了《辟邪剑谱》,武功大进,就连青城派掌门都不是对手呢,三两招就被打倒在地。”

  “那是,据说这《辟邪剑谱》是神功级别,当年林远图持之无敌天下,要不然华山派的人怎么会使计谋夺?”

  “啧啧啧,也不知道究竟是什么样的神功,竟然有如此威力,一个十来岁的少年修练之后就可以击败江湖老前辈。”

  一家酒馆中,有一个酒客提起了话头,引得大家议论纷纷。

  ……

  “嘭!”

  回川蜀途中,余沧海一行人正在吃饭,忽然听到酒馆中有人在谈论此事。

  余沧海气得一拍桌子,猛的站起来,浑身气势毫不留情的放出,四下看了众人一眼。

  却发现只是普通的酒客,并非江湖中人,余沧海心中气极,却也不敢对普通人下手。

  他的众弟子们噤若寒蝉,显然他们也听到了。

  余沧海气得把筷子一摔,回了房间,其余的弟子们自然也吃不下去,各自回了房。

  “刚刚…那位就是余观主?”

  “应该是,要不然怎么气得饭也不吃了?”

  “身形矮小,川人打扮,八成就是他了。”

  “嘘,你不要命了,被听到了你就惨了。”

  在余沧海一行人走后,刚才那股沉甸甸的气势才消失,被吓得大气都不敢出的众酒客们纷纷小声的谈论起来。

  房间中。

  余沧海气冲冲的坐在椅子上,脸色阴沉的快要滴出水来。

  他想不明白,到底是谁传出的流言。

  如果说是华山派,也不像,没道理他们会自毁声誉。

  那么,现场还有第三者在场?

  余沧海想到这里,脸色有些不自然,他感觉仿佛有一只看不见的大手,正在暗中操控着这一切,从《辟邪剑谱》消息的流出,到华山派弟子的出现,到这次流言的传出…

  而自己,可能只是一只过河卒而已。

  只是,幕后的人,又是谁呢?

  ……

  “是嵩山派?亦或是少林、武当?”

  流言终于传入到了陈恒之的耳中,他并没有太过惊讶,只是脸色沉重,心里默默地分析着。

  与余沧海交手后的几天中,福州周边各地的悦来客栈分店纷纷派了人手,过来接收福威镖局,陈恒之安排了一番之后,便带着林氏一家三口回了华山。

  哪知,刚一上山就收到师弟禀报的消息。

  陈恒之放下行李,让师弟安排林平之一家的住宿,他迈步去了剑气冲霄堂。

  咚咚咚。

  “师父,恒之前来拜见。”

  岳不群正和宁中则查看账本,清算本季度的收益,突然听到敲门声。

  “恒之回来了,快进来。”

  宁中则放下手中的账簿,高兴的说道。

  陈恒之推开门走了进来,躬身行了一礼,道:”弟子陈恒之拜见师父、师娘。”

  宁中则拉着陈恒之的手,心痛的说道:“好孩子,你看,下山这么长时间,脸都晒黑了,人也瘦了。”

  岳不群也一脸微笑的看着他。

  陈恒之有些不好意思:“师娘,男人嘛,晒黑点,健康。”

  对于宁中则,陈恒之满是敬爱,她将自己带上华山,照顾生活起居,如师如母。

  宁中则慈祥的说道:“恒儿啊,一转眼,你也长大了,你和灵姗的婚事,该办了。”

  “咳咳!”

  岳不群轻咳一声,表示强烈不满。

  俗话说,女儿是爸爸的贴心小棉袄,老岳听到这个话题,自然不高兴了。

  陈恒之的脸色也有些不太自然,小师妹岳灵姗,活泼可爱,长相貌美,他很喜欢,没错。

  可是,我老陈是来做任务的,以后还要回地球去的。

  要是按老岳夫妇的意思,娶了小师妹的话,岂不是凭白留下情债么?

  这就不好了。

  “师父、师娘,此次东南一行,弟子……”

  陈恒之连忙岔开话题,向岳不群夫妇详细的讲述了这一行所发生的点点滴滴。

  果然,便是宁中则也被吸引住,忘了之前说要陈恒之娶小师妹的事。

  “……就是这样,弟子已经带着林平之,还有他的父母回山,现在已经将他们安置好了。”

  陈恒之如是说道。

  “嗯,不错,恒之的意思是,《辟邪剑谱》也拿到手了?”

  岳不群边听边点头,随后,他握紧了衣袖中的拳头,语气中带着一丝压抑不住的兴奋。

  “师父,剑谱是在徒儿这里,只是……”

  陈恒之听出来了他的兴奋,有些不知如何开口。

  “嗯?”

  岳不群眉头一皱,道:“怎么?有什么话不能对师父说,吱吱唔唔的干什么?”

  “师父,你自己看吧。”

  陈恒之心一横,从怀里掏出了《辟邪剑谱》,递了过去。

  当然,这是手抄版,原版的《辟邪剑谱》是誊写在袈裟上的,而且数十年过去了,袈裟也早已破败不堪,因此,陈恒之手抄了一份。

  岳不群疑惑的看了他一眼,伸手接过秘笈,翻开第一页。

  “这…这怎么可能…”

  立时,岳不群瞪大了眼睛,语气中充满了不可思议。

  “怎么了?”

  宁中则从他手里接过剑谱,一看之下,也惊呼:“这……”

  只见《辟邪剑谱》开篇第一页就写有“欲练此功,必先自宫。”

  一时间,岳不群和宁中则二人愣在当场,仿佛想到了什么。

  自宫…

  林远图无敌天下…

  林家后人却又如此鶸…

  那么…

  “师父、师娘,这本秘笈千万不能让师弟们接触,徒儿怕他们受不了诱惑,自宫练剑。”

  陈恒之出声,打断了两人的思绪。

  “不错,师兄,恒儿说的有道理,这根本就是一本魔功,应该要毁了它。”

  宁中则说罢便想将手中的秘笈撕毁。

  “师妹(师娘)且慢!”

  岳不群、陈恒之二人同时开口阻止。

  “嗯?”

  宁中则凤眉一蹙,不悦的看向二人:“怎么,你们师徒俩不会是…”

  她双手叉腰,指着陈恒之,娇声喝问道:“好你个陈恒之,难怪每次我提起你和灵姗的婚事,你都顾左右而言它,说,你到底什么意思?”



阅读提示:系统检查到无法加载当前章节的下一页内容,请单击屏幕中间,点击右下角或者右上角找到"关闭畅读"按纽即可阅读完整小说内容。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