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巨大 直达底部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6章田伯光
      第二天一大早,出了石门县之后,队伍里的气氛显得有些沉重。

  令狐冲因为其吊儿郎当的性子,陈恒之没有放他下山历练,身为掌门千金的岳灵姗自是不必多说,她每次下山都是在华阴县范围内活动,未出过远门。

  对于这两朵温室中的花儿来说,以前听下山历练的师兄弟们说起这等事情时,只是当成故事来听,眼下尚是首次亲自接触。

  倒是梁发、施戴子、高根明三人,曾经下山历练三年,像刘家小姐这种悲剧,他们早就见识过很多次。

  一时间,心思各异。

  进入湖南范围,其境内的风土人情与陕西、湖北又截然不同,一路上,令狐冲等人脸上渐渐的恢复了笑容。

  又是匆匆半个月,离刘三爷金盆洗手还有两天,陈恒之一行人终于踏入了衡阳县范围。

  官道上,眼见着携刀带剑的江湖中人多了起来,三个一起,五个一伙,一时间,因为刘正风金盆洗手之事,这座小县城热闹非凡。

  “大师兄,还有多远啊?”

  山道上,陈恒之一行六人正快速行走,高根明擦了擦额头上的雨水,抬头问道。

  “快了,我刚才问过路,由这条路直往西行三十里,就到了衡阳县城,今天落日之前,肯定能到。”

  陈恒之抬头看了一眼正飘落着毛毛细雨的天空,估算了一下时间,扭头对众师弟妹们说道。

  “太好了,我要美美的睡上一觉。”

  “我要大喝一顿……”

  “我也要好好睡一觉。”

  大伙立时欢呼出声,便是赶路的双腿也没有那么累了。

  这时,陈恒之耳朵一动,脸色大变,立即快速的说道:“你们在此地不要走动,我去去便回,还有,注意警戒。”

  说完之后,便运起轻功往东面快速跃去。

  一步迈出,数丈之远。

  风驰电速,林间的树木快速往后略过,陈恒之心下焦急,差点将恒山派那个俏丽的小尼姑仪琳给忘了,还好赶上了。

  数息之后,眼前出现了一个山坡,耳朵里听到的声音渐渐的清晰。

  “你拦住我干什么?你再不让开,我这剑就要刺伤你了。”

  这是一道如黄鹂般清脆的女声。

  “小师父,你良心倒好,你舍不得杀我,是不是?”

  这是一道粗狂的男声。

  陈恒之定睛看去,不远处的山壁上有一个洞口,他摸了过去,一头钻进洞中。

  随后,那道粗狂男声响起:“你是谁?”

  不一会,又响起了“啊!”的一声惨叫,以及痛苦的呻吟声。

  陈恒之从山洞中走了出来,手中提着田伯光的一条腿,将他从洞里拖死狗一般拖了出来,走在最后的面,是一个俊俏的小尼姑。

  田伯光嘴里还在骂骂咧咧:

  “老子不服啊,你奶奶的小白脸,玩偷袭算什么好汉,你奶奶的。”

  他的状态极惨,双手双脚被挑断了大筋,丹田被击破,已经彻底成了一个废人,四肢上鲜血直流,从洞中铺出一条血红的地毯,一直延伸到洞外。

  “阿弥陀佛!”

  小尼姑仪琳似是不忍心,低头念着佛号。

  陈恒之却是根本就不搭理他,和一个将死之人计较,凭白浪费时间。

  “这位…少侠。”

  闷头跟着陈恒之走了一会,小尼姑才想起,还不知道救命恩人姓甚名谁,她轻启朱唇问道:“不知少侠尊姓大名,仪琳谢谢少侠相救之恩,日后仪琳定为少侠在佛祖座前祈福。”

  “五岳联盟同气连枝,仪琳师妹不必客气,我是华山派的陈恒之,我五岳亲如一家,区区小事,何足挂齿。”

  陈恒之看着这呆萌呆萌的小尼姑,心里好笑,他摆了摆手,毫不在意的回道。

  “啊!太好了,原来是华山的陈师兄,我是恒山的仪琳,家师法号定逸。”

  呆萌的小尼姑雀跃不已,不自觉得和陈恒之亲近了许多。

  陈恒之指着来时的方向,说道:“仪琳师妹,我师弟他们在那边,我们一道去衡阳,应该能碰上你师父师姐她们,你说好不好。”

  小尼姑欣喜道:“好啊好啊,谢谢陈师兄!”

  ……

  眼见着大师兄去了这么久,还没有回来,岳灵姗脸上写着大大的不满,嘴里嘟囔着:“大师兄也真是的,去了这么长时间也不回来。”

  “咳咳,小师妹,人有三急,我们再等一会,不急的。”

  令狐冲尴尬的笑了笑,说道。

  “好吧,我们再等一会好了。”

  岳灵姗一脸的垂头丧气,挥舞宝剑乱砍着路边的杂草,看得几个师兄眼角直跳。

  这时,陈恒之拖着一条死狗走了出来,众师弟们正准备打招呼,却见到他身后又走出来一个俊俏的小尼姑。

  what?

  大师兄,你这小尼姑从哪里捡来的?

  众人看了一眼旁边脸上笑容凝固的小师妹,纷纷给陈恒之投去一个爱莫能助的眼神。

  看着这些人怪异的表情,陈恒之不明所以,他介绍道:“诸位师弟,师妹,我给大家介绍一下,这位是恒山的仪琳师妹,我手上牵着的呢,是淫贼田伯光。”

  正气鼓鼓的岳灵姗听说仪琳是恒山的小尼姑,悄悄地把心中提起的大石头放下了大半。

  转而又为仪琳介绍:“仪琳师妹,我为你介绍,这个一脸颓废的家伙是老二令狐冲,这位胖胖的是老三梁发,高个子是老四施戴子,瘦猴是老五高根明,而这位呢,是家师的千金,也是我们大伙的小师妹岳灵姗。”

  陈恒之一一为小尼姑介绍了几个师弟,然后又对众人解释道:“方才为兄听到了仪琳师妹的呼喊声,便赶了过去,从这个淫贼手中救下了她。”

  “这就是大淫贼田伯光?”

  “看起来人模狗样的…”

  “大师兄,你把他抓住了,可算是为民除害了。”

  师兄弟几人看着陈恒之手上牵着的血人,估且这么叫吧,啧啧称奇。

  另一边,小尼姑和小师妹俩人正手挽着手,说着悄悄话,不知道说起了什么,两人咯咯的笑了起来。

  “走了,马上就到衡阳城了,我们要争取赶在天黑前进城。”

  陈恒之大声说道。



阅读提示:系统检查到无法加载当前章节的下一页内容,请单击屏幕中间,点击右下角或者右上角找到"关闭畅读"按纽即可阅读完整小说内容。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