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巨大 直达底部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0章回山
      刘正风与曲洋事件,陈恒之自认自己的处理已经是仁至义尽。

  刘正风身为正道人士,却与魔教曲洋结交,这是妥妥的犯了江湖大忌,酿成大祸也是他自找的。

  不说刘正风和曲洋两人的品行如何,手上又沾了多少鲜血。

  单说两人对于音乐的热爱,令陈恒之无语至极。

  都是混江湖的,你特么和我说要玩艺术?

  玩尼玛呢?

  五岳剑派和日月神教已经死磕了很多年,双方之间各自死伤惨重,但是,刘曲两人屏弃掉正魔双方的偏见,为了音乐而相交,这不但说明两人脑子有坑,而且是极不负责任。

  又不是小年轻,来一趟说走就走的旅行。

  那不是任性,那是找死。

  曲洋和刘正风俩人并非是孤家寡人,曲洋有一个小孙女曲非烟,而刘正风的家人就更多了。

  身为成年人,连这点判断都没有吗?

  做人最基本的责任呢?

  身为父亲、师父的责任,不是应该要为子女、徒弟撑起一片天么?

  刘正风、曲洋二人干了什么?

  为了那虚无漂渺的音乐梦想,置亲朋好友于不顾,置江湖大义于不顾。

  这不是坑爹,这是坑子女、坑徒弟。

  那么,陈恒之为什么要向费彬替刘正风的子女求情呢?

  一来是江湖中累不及家人的传统,这是规矩,人人都遵守的规矩。

  二来是出于刘正风近日的款待,无论其人品行为如何,在陈恒之看来,自己一群小辈上门,他刘正风没有区别对待,给予了自己足够的尊重,这个人情,陈恒之必须还。

  俗话说,钱好借,情难还。

  陈恒之自认,行得正,坐得直!

  欠了人情就一定要还,开口为刘家老小求情,就足以抵消那份人情,至于结果如何,并不重要。

  至于说,为了救你刘正风而与嵩山派决裂,抱歉,我陈某人做不到!

  所谓屁股决定脑袋!

  如果陈恒之是孤家寡人,那还无所谓。

  但是,陈恒之身后,是华山派上下百余弟子,以及上千名依靠华山派吃饭的佃户。

  他们的身家性命以及少掌门的担当,都不允许陈恒之为他们带去一丝祸患。

  刘正风金盆洗手一事,最终以刘府家破人亡告终,他与曲洋一起,谱写了一曲离骚之绝唱后,双双赴死。

  留给江湖群雄的印象,可能是两个二傻子,英勇赴死的凄美传说吧。

  嵩山派此行,也达到了敲山震虎、威慑江湖的目的,唯一让人不解的是,十三太保之一的费彬在追踪刘、曲二人时,不知被何人所杀,弃尸荒野。

  看其尸身上的剑痕,像是衡山剑法,却又不知是何人下的手。

  江湖群雄也吃饱了瓜,看够了戏。

  可以说是皆大欢喜。

  至于衡阳城中死去的刘家满门,谁又会记得他们呢?

  大戏落幕,大伙各回各家,各找各妈。

  陈恒之带着师弟们,踏上了回华山的路。

  从原路返回,一个多月后,众人终于到达了华山脚下的华阴县。

  ……

  岳不群居住的有所不为轩。

  “恒之,做的不错,刘正风取死有道,你仗义直言为他的妻儿求情,已是仁至义尽,万不可将我华山拖下水。”

  听完陈恒之讲述了衡阳一行的经过后,岳不群说道:“但是,为师担心的是,恒之你高调击毙田伯光的行为,怕是已经引起了嵩山派的注意啊。”

  “这一点,徒儿有过深思熟虑。”

  陈恒之说道:“此前那则流言的传出,与嵩山派脱不了关系,只怕徒儿早已进入他们的视线。

  徒儿认为,在绝对的力量下,一切阴谋诡计都只是徒劳,只手可破。

  至于田伯光这个淫贼,人人得而诛之。

  以他的人头来做为徒儿初出江湖的第一块踏脚石,徒儿认为,刚好合适。

  最重要的是,徒儿已经感觉突破的壁障有了些许松动,只要弟子成功突破超凡,这个江湖,只能发出我华山的声音!”

  岳不群闻言,手中的茶杯“咣当”一声掉在地上,摔得粉碎,他却看都没看一眼,神情激动的问道:“恒之,你说什么…快要突破了?为师没听错吧?”

  陈恒之淡定的说道:“徒儿感觉快要突破了,短则十天半月,长则三五月。”

  “哈哈…咳咳!”

  岳不群老泪纵横,笑到岔气,咳嗽不止,陈恒之起身拍了拍他的后背,帮他顺过气来,无奈的说道:“师父,您这么激动干嘛,等徒儿突破了再高兴也不迟啊。”

  “咳咳!咳!祖师爷保佑,我华山即将要一飞冲天,为师又怎么会不高兴呢,哈哈!”

  过了一会儿,岳不群顺过气来,神情很是激动,比他当初迎娶宁中则还高兴。

  他定了定神,问道:“恒之,你修为突破,可要为师做些什么?”

  陈恒之摇摇头,道:“那倒不用,徒儿只要一个安静的地方闭关,每日三餐按时送来就够了。”

  岳不群来回踱步,不停的排除一个一个的地方,最后,他灵机一动,说道:“嗯,让为师想想…藏书阁…不行,如此重大的事,不能马虎,干脆,恒之去思过崖闭关好了,那里环境清幽,不受打扰,你看怎么样?”

  “思过崖么…很好,就它了!”

  陈恒之听到这个地方,眼珠子一转,想到那思过崖上面有五岳遗刻,还有风清扬风老头,他便应了下来,想了想,说道:“师父,不如对外就说,弟子因在衡阳擅自为刘正风求情,被师父罚在思过崖闭门思过,任何人不得探望,您看怎么样?”

  “不错,这样一来就不会引人注意,恒之,就按你说的办。”

  岳不群欣然答应下来。

  ……

  另一边,丁勉、陆柏二人率领一众嵩山弟子,抬着费彬的棺材,一路跋山涉水,终于回到了嵩山派。

  嵩山绝顶,峻极大殿。

  “岂有此理!何人胆敢谋害我嵩山弟子,吃了熊心豹子胆不成?”

  副掌门汤英鄂勃然大怒,大叫叫道。

  “不管是谁,一定要把他找出来,否则,人家还以为我嵩山派好欺负。”

  “对,找出来,以儆效尤。”

  “掌门师兄,下令吧!”

  丁勉一行人回山后,嵩山派的实权人物尽皆到场,听完丁勉说完事情经过后,群情激涌。

  “够了!”

  坐在首位的左冷禅,面无表情的看着这一幕,冷哼一声,说道:“丁师弟,衡阳之事是你负责,查明费师弟一事,便交给你了。”

  “另外,华山派,哼哼!”

  左冷禅冷笑道:“可以让那些人动弹动弹了,汤师弟,你去安排!”

  “师弟遵令!”



阅读提示:系统检查到无法加载当前章节的下一页内容,请单击屏幕中间,点击右下角或者右上角找到"关闭畅读"按纽即可阅读完整小说内容。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