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巨大 直达底部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2章先天
      嘀嗒!

  体内第一丝真气诞生了!

  真气,什么叫真气?

  真,与伪、假相对应。

  一阶后天阶段时,内力只是在体内经脉运行,便是到了后期可以离体攻击时,也只是一种看不到的气劲。

  而真气不同,武者突破二阶先天境之后,体内真气脱体而出,可以化为刀枪剑棍等兵器,有形有色,摸得到,看得见。

  《混元神功》乃是陈恒之所创无属性,或者说是混沌属性的一门功法。

  其生成的真气颜色,混沌分为阴阳两极,相交的地方是白色,往后延伸的却是黑色,之后融合,既不是白、也不是黑,更不是灰,似黑似白之色。

  一丝混沌色真气生成,陈恒之头顶上方形成了一个气流漩涡,有如鲸吞般,快速的吸收着外界的灵气。

  半个时辰后,漩涡渐渐的散去。

  “就没了?”

  陈恒之感受到空空如也的外界,心里吐槽不已:“我都还没过瘾呢,这灵气密度也太低了吧?难怪笑傲世界没有二阶先天境的高手存世,可能一方面是武学失传,天地凋零、灵气荒漠也是一方面吧?”

  他能察觉到,远处的灵气正缓缓的移动到近处,应了水往低处流的原理。

  大概过了三个时辰左右,灵气停止流动,方圆一里范围内,原本的真空状态,已经恢复了原有的灵气密度。

  感受到体内混杂着一缕缕真气的内力,陈恒之估算了一下,想要将这些内力全部升级成为真气,以这种灵气浓度,一天只能吸收三次,起码也得要两个月时间。

  屈指一弹,一道真气脱体而出,逐渐化形成为一柄光剑,电射而去,飞出三丈之后,渐渐的消散一空。

  陈恒之对着石壁又是轻轻一弹,光剑如热刀切牛油般,轻松的撕开石壁,他上前一步,抚摸着墙壁上尺许深的剑痕。

  试验了一番真气的威力之后,陈恒之满意的点点头。

  真气的杀伤力,以及其攻击范围,比起此前内力阶段时,提升了十倍有余。

  随后,陈恒之一一演练剑法、掌法、轻功等等,尽量熟悉这暴涨的力量,以及出手的力度。

  否则,掌握不住自己的力量,容易出现意外情况。

  这时,令狐冲提着食盒,兴冲冲的爬了上崖来,正看到陈恒之演练剑法的情景,惊讶的食盒都掉到了地上。

  只见陈恒之手持一柄混沌色光剑,气势非凡,令狐冲放眼望去,有如雾里看花一般,根本就看不清他的深浅,剑气纵横间,石屑纷飞,在石壁上刻画出一道道剑痕。

  “师…师兄,你成仙了?”

  待陈恒之挥散手中的光剑之后,令狐冲吸溜一声,擦掉嘴角的口水,拎起地上的食盒,快速上前,脸上狂热的问道。

  陈恒之嫌弃的看了他一眼,伸手接过食盒,说道:“瞧你那点出息,口水擦干净了再来说话。”

  令狐冲擦了擦嘴巴,蹲在地上,看着陈恒之吃饭,再问道:“师兄,你是不是成仙了?”

  “滚犊子,没有!”

  陈恒之放下碗筷,挥了挥手,盯着令狐冲,说道:“你这个不学无术的家伙,一听你这样说为兄就知道,我写的那本《武道记事》你没看过吧?”

  “啥?啥记事?我不知道啊,师兄你放在哪里呀?”

  令狐冲一脸的懵逼,说道:“对了师兄,你吃够了吗?今天只吃了平时的一半都不到唉。”

  陈恒之慢条斯理的擦了擦嘴,说道:“为兄刚才说的那本书,就放在藏书阁中,任意一个华山弟子都可以借阅,你居然说不知道?”

  “呃…这个…师兄你也知道,我一看到书就头疼,藏书阁都没进去过…”

  在陈恒之炯炯有神的目光注视下,令狐冲仿佛做贼心虚一般,低下了头。

  “你呀,真是…唉!”

  陈恒之手指点向他,恨铁不成钢的说道:“今天师兄突破了更高境界,心情好,和你说些掏心窝的话,你认真听。”

  “好啊,师兄你请讲。”

  令狐冲收起玩世不恭的表情,脸色严肃的回道。

  “在为兄看来,练武可以分为三个层次,第一个层次,葫芦画瓢;就是师父怎么教,你就怎么练。”

  陈恒之说道:“这类人日后成就有限,而且,很难超过前人,只能在前人画出的条条框框中,郁郁一生。”

  令狐冲点了点头。

  陈恒之又说道:“第二个层次,照猫画虎;这类人已经知道临机应变,能够触类旁通、自成机杼,有几率超出前人的范畴。”

  “第三个层次,青出于蓝;他们能够根据前人的教导,推陈出新,自成一派,说是宗师也不为过。”

  “这三个层次,第一类人,占天下七成,第二类人占三成,至于最后一类,上百年才能出一个。”

  “那么,令狐师弟,你告诉为兄,你是这其中的哪类人呢?”

  说完,陈恒之看向了他,眼神真诚。

  对于原著中的这个主角,陈恒之一直都认为,是老岳没有教育好。

  武功好不好是一码事,个人品性又是另一码事。

  令陈恒之欣慰的是,从他来到这个世界后,在他的影响下,令狐冲虽然依然是玩世不恭,整天一副惫懒的样子,却不像原著中,嗜酒如命,结交匪类,背叛师门。

  武功方面,也比原著中强上一筹,此时已经打通了十二正经,差一步便可成为江湖中的一流高手。

  令狐冲听完,嘟囔道:“师兄,我也很想有你那么好的天赋,过目不忘,举一反三,你这是天生的,师弟也没办法啊。”

  “不,令狐师弟,你说错了。”

  陈恒之肃然道:“天赋只是一方面的原因,为兄这些年来,读书破万卷,从书中汲取前人的智慧化为己用,才能有今天的成就,想要成功,唯有努力而已。”

  “师兄,我看书就头疼,那些书认识我,我不认识他们。”

  令狐冲弱弱的说道。

  陈恒之摇头叹气道:“你没救了,真是拿你没办法,这样吧,你下山之后,和师父说,那本剑法可以让你修练,就说这是为兄的意思。”

  “剑法?什么剑法?”

  令狐冲摸不着头脑。

  陈恒之摇头不语。



阅读提示:系统检查到无法加载当前章节的下一页内容,请单击屏幕中间,点击右下角或者右上角找到"关闭畅读"按纽即可阅读完整小说内容。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