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巨大 直达底部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3章风清扬
      叮嘱了令狐冲几句,陈恒之挥手就让他滚蛋,令狐冲收拾了食盒,乖乖的往回走。

  这时,身后传来了陈恒之的声音:“下次不要再送这么多饭了,浪费粮食。”

  令狐冲回头看了一眼,见师兄盘腿坐在大石上闭目修行,他张了张嘴,却什么都没说,带着一头雾水下山去了。

  半个时辰后,令狐冲将食盒放到饭堂,兴冲冲的去“有所不为轩”找岳不群。

  “什么?恒之说那本剑法让你修练?”

  岳不群震惊的问道,他明明记得,陈恒之曾说过,那门根据《辟邪剑谱》所创的《大日神剑诀》是掌门专属,其余弟子不得修练。

  眼下,突然之间老二令狐冲却告诉他,可以修练,这是怎么回事?

  令狐冲恭敬的回道:“回禀师父,大师兄确实是这样对弟子说的,弟子也一头雾水,不明所以。”

  “这样,你把今天上山的经过,仔细的说一遍,不要有任何遗漏。”

  岳不群沉吟了一会,抬头说道。

  “是,师父!”

  令狐冲应了一声,说道:“弟子今天上山之后…@&*#か%…然后,弟子就下了山。”

  “等等,你师兄说,今天突破了境界?是不是有这么一回事?”

  岳不群眼神发亮,语气急促,激动的问道。

  “不敢诓骗师父,大师兄说的每一个字,弟子原封不动。”

  令狐冲看着激动的岳不群,好似明白了些什么,不敢多想,老老实实的回禀道。

  “哈哈哈哈!祖师在天之灵保佑!”

  岳不群哈哈大笑,笑得眼泪都出来了,好似癫狂一般。

  过了许久,岳不群才回复正常,他理了理衣裳,对令狐冲说道:“和你师娘说一声,我去思过崖一趟。”

  说完后,也不管令狐冲什么反应,运起轻功,快速的推开门,往峰顶飞奔而去。

  令狐冲耸了耸肩,出了有所不为轩,出门找到宁中则说了一声后,便转道去了后山的藏书阁,找到了大师兄所说的《武道记事》,仔细看了起来。

  半晌之后,令狐冲合上了手中薄薄的书册,沉默不语,一股怅然若失之感涌上心头。

  一阶武者,练体筑基、炼精化气,只是凡人阶段,既不能延年益寿,又没有力能开山之能,无论哪方面都没有超越普通人太多。

  武者到了二阶,也被称为超凡之境,乃是道家中的炼气化神。

  这一阶段,分成先天三步。

  第一步,先天真气境,内力以天人大周天运转,体内生成真气。

  第二步,先天真液境,内力全部转化为真气并且精纯,并且领悟意境的存在。

  第三步,先天真元境,真气饱和后,真气液化成为液体般的真液存在。

  武者进入二阶超凡境之后,无论是战斗持久力,还是野外生存能力、人体寿命,各方面的能力都获得了质的提升。

  日行千里、夜视、寒暑不侵、精神力大增、过目不忘、七日不食、日食三牛、寿命突破人体极限…等等。

  这些只是武者突破二阶超凡之后,所附带的基本能力而已。

  令狐冲心中生出些许后悔之意,早知如此,当初就应该努力,哪像现在,很多比自己晚入门的师弟,修为都已经超过了自己。

  平日里嘻嘻哈哈,看起来没心没肺,实际上令狐冲只是将这些心思埋在了深处,从未表露出来而已。

  许久之后,令狐冲才从藏书阁中出来。

  从这一天开始,华山的弟子们都察觉到,二师兄好像变了一个人,只是具体的哪里变了,又说不上来。

  夜晚时分,掌门人岳不群才从崖顶下来,没有人知道他去干嘛,弟子们只知道,他脸上带着笑容,不知发生了什么好事。

  …………

  时间一晃,盛夏酷暑过去了,进入了秋伏天,天气更闷热了。

  崖顶上,陈恒之的修练也到了最关键的一步,体内真气如水银般凝练,融合了天地灵气,在体内经脉中,以特殊的行进路线运行。

  唯一美中不足的,真气中,有一丝丝的不协调,那是因为后天内力还未转换完全。

  白云悠悠,云雾缥缈,清晨的阳光投射下来,照耀在陈恒之身上,显得愈发出尘,仿若神仙中人。

  他跌迦而坐,双目微睁,心神已经沉浸在修行中,呼吸间,丝丝灵气被吸收,纳为己用炼化为真气。

  不知道过了多久,陈恒之睁开双眼,仿如璀璨星辰,长长的吐了一口浊气,如利箭般,在半空中击出一条白色的痕迹。

  他负手而立,淡淡的说道:“风太师叔,出来吧,徒孙已经发现你了!”

  “你小子是如何发现老朽的?”

  过了一会,从石壁后走出来一名老者,只见他身穿青袍,须发皆白,身材高瘦,神色抑郁,面如金纸。

  陈恒之回过头仔细观察他,灵觉中发现,风清扬有着内力的雄厚,但是身体机能已是到了人体极限,风烛残年而已。

  陈恒之躬身行了一礼,道:“华山第十四代弟子陈恒之,见过风太师叔。”

  风清扬一挥袖子,满不在乎的说道:“行了,这些虚礼就免了,你小子还没告诉老朽,你是如何发现的?”

  没有问陈恒之是怎么认出他的,这个问题没必要,也很幼稚。

  “风太师叔请坐!”

  陈恒之微微一笑,伸手指着大石头。

  两人盘脚坐在大石头上,陈恒之笑着说道:“徒孙记得,我来思过崖的第二天,风太师叔就出现过,虽然只是呆了一会就离开了,但是却瞒不过徒孙。从那一次起到现在,有近两个半月,太师叔一共出现过18次,不知徒孙说的可对?”

  风清扬淡淡一笑,说道:“好小子,你说的没错,你第一次上思过崖,老朽便想近距离观察观察,哪知竟然被你识破了。岳不群那个伪君子真是好运道,收下你小子为徒,嘿!”

  提起岳不群,风清扬一脸的不屑之情。

  陈恒之微笑着,并不接话,被人指着鼻子骂师父,说什么都不合适。

  “对了,你小子写的那本《武道记事》老朽看过,有点意思,可惜了,唉!”

  风清扬摇头叹息不已。



阅读提示:系统检查到无法加载当前章节的下一页内容,请单击屏幕中间,点击右下角或者右上角找到"关闭畅读"按纽即可阅读完整小说内容。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