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巨大 直达底部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4章独孤九剑
      “可惜?太师叔,何惜之有?”

  听了风清扬的话,陈恒之微微一愣。

  “可惜老朽已行将就木,已经没几年好活了,否则,老朽也想去看看,那超凡之境,又是怎样的风采!”

  风清扬的话,透露出一股日落西山之意,苍凉、萧索、英雄迟暮。

  陈恒之暗叹一声,风清扬自己发誓退出江湖,隐居华山数十年,已经被江湖遗忘,现在的他看起来不像是江湖绝世高手,只是一个普通的农家老头。

  自古英雄和美人,不许人间见白头。

  不得长生,终究是黄土一捧。

  可悲!可叹!

  以前从没有过这么强烈的意愿,一颗长生不老的种子,在陈恒之的心底生根发芽。

  他微微沉吟,说道:“风太师叔,和徒孙下山吧,华山派,也是您的家!”

  “不用了,老朽没几年好活,就不去添麻烦了,况且,岳不群那小子认不认我这个师叔还是两说,我这把老骨头啊,就懒得折腾了。”

  风清扬嗓音低沉,神情萧索,语气之中似含有无限伤心。

  陈恒之本想再劝,瞥见他的表情,转而说道:“也罢,徒孙就在这思过崖多陪您老人家说说话。”

  风清扬摆摆手,叹息道:“你小子有这份心,老朽心领了。”

  陈恒之岔开话题,说道:“风太师叔,弟子在藏书阁中曾看过祖师手札,言道您老人家打遍天下无敌手,被江湖人称剑圣,不知太师叔可否为徒孙讲讲您当年的丰功伟绩?”

  说起这个话题,风清扬立时来了精神,讲述道:“想当年,老朽初出江湖……”

  据风清扬的话说,他这一生中最佩服三个人,第一个,是创造《独孤九剑》的人。

  从小在华山长大,六岁习剑,二十余岁剑法大成,开始行走江湖,游历天下之际,在襄阳城外,机缘巧合之下,进入一个山谷,获得了先人遗留的剑谱《独孤九剑》。

  他也从山谷中,知道了前辈独孤求败生前的英雄事迹:【纵横江湖三十馀载,杀尽仇寇奸人,败尽英雄豪杰,天下更无抗手,无可奈何,惟隐居深谷,以雕为友。!呜呼,生平求一敌手而不可得,诚寂寥难堪也!】

  这等英雄豪杰,风清扬恨不能与之相见,自然是敬佩不已。

  他敬佩的第二个,是林远图。

  从襄阳出来后,风清扬在东南沿海一带,遇上了林远图,与之比试,一招惜败。

  彼时,风清扬的《独孤九剑》尚未大成,而林远图却凭借《辟邪剑谱》横行江湖,无一抗手。

  大战一场后,两人惺惺相惜,互相探讨剑术,名有所得。

  最后一个,却出乎陈恒之的预料,竟然是日月神教教主东方不败。

  自东方不败接任魔教教主之位以来,几乎没有什么大动作,世人以为其修心养性,改邪归正。

  却不知,早年间,东方不败早已悄悄地摸上各大派的老巢,查探清了底细。

  唯有在华山派,遇到了风清扬。

  两人大战三场,势均力敌,谁都奈何不了谁。

  交谈中,风清扬得知,东方不败满天下寻找,只是为了找一条武道的前路而已。

  风清扬看得出来,东方不败是不折不扣的武痴,为了更进一步,不惜挥刀自宫,冒险修练《葵花宝典》,试图进入那超凡先天之境。

  可惜,事与愿违。

  世间已无突破先天之法门。

  郁郁不得志的东方不败找寻无果后,丧失了斗志,窝在黑木崖,近年来不再出门半步。

  “……现在,老朽佩服的人中,要加上你陈恒之,能在这武道衰落的时代中,续接前路,这份功绩足以被天下人敬仰,可称大宗师矣。”

  说到最后,风清扬话锋一转,目光炯炯的看着陈恒之,语气郑重的说道。

  “太师叔谬赞了,恒之愧不敢当。”

  陈恒之谦虚的推辞道。

  “哈哈,宗师之称,不是自封,也不是谁想要就能要,这需要所有的江湖中人认可才行。”

  风清扬爽朗的一笑,说道:“老朽能见证我华山派出了一个宗师,以后就算是去地下见了各位祖师,老朽也是死而无憾了。”

  “太师叔言重了,您老人家一定可以长命百岁的。”

  陈恒之也不知道说什么,只好安慰他道。

  “哈哈,老朽自己什么情况,自己心底有数,你就不用说好话来哄我高兴了。”

  风清扬显得很是高兴,可能今天一天说的话都比前十年要多,他话锋一转,说道:“陈小子,老朽想见识一下先天境界的绝世风采,你会满足老头子这个愿望的,对吧?”

  陈恒之迟疑了,风老头年纪这么大了,万一比斗中出了意外,那……

  他苦笑道:“风太师叔,不用了吧,您想看什么,徒孙给您演练一遍,您觉得怎么样?”

  风清扬肃然而立,拔出手中长剑,挽出一个剑花,使出一个起手势,剑气勃发,沉声道:“华山弟子风清扬,请阁下赐教!”

  这几乎是江湖中人切磋比武的起手势,若是哪个江湖中人拒不应战,那此前积累起来的名声将一扫而空,沦为笑柄。

  陈恒之想及于此,收起笑容站起身,拱手回道:“华山弟子陈恒之,前辈请!”

  风清扬定睛看去,只见陈恒之随意的站立,仿佛浑身上下到处都是破绽,刚要以气机深入探查时,心里突然升起一股心悸之感。

  他便不再犹豫,凝神一刺,一式白云出岫刺向陈恒之,陈恒之双指并拢,随手一封,架住了风清扬的剑招,指剑相交,却发出了“叮叮”的清脆金属之声。

  风清扬脸色微变,又是一招白虹贯日使出,陈恒之还以一招无边落木。

  风清扬的剑招天马行空,并未按剑谱中的顺序,而是临机应变,随心所欲。

  陈恒之的回招更是如此,或者说根本就没有招式,可见二人的剑道境界相仿。

  二十来招后,陈恒之后退一步,说道:“风太师叔,这样打下去没什么意思,使出你的看家本领《独孤九剑》吧。”



阅读提示:系统检查到无法加载当前章节的下一页内容,请单击屏幕中间,点击右下角或者右上角找到"关闭畅读"按纽即可阅读完整小说内容。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