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巨大 直达底部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章杨过
      嘉兴府,隶属于江浙。

  自古为富庶繁华之地,素有鱼米之乡,丝绸之府的美誉。

  嘉兴郊外有一座无名小山,山上郁郁葱葱,草木旺盛,山脚下一条清澈的小河仿佛玉带将此山半绕。

  陈恒之身着青色道袍,待问明了路人之后,向着嘉兴城方向而去。

  眼下也不知道是什么时间段,这两眼一摸黑的,也不知道去哪里找杨过这小子。

  看来,只能慢慢找了,去城中打探打探消息,就能推算出剧情进展。

  陈恒之如是想着,便加快了脚步。

  这时,头顶上方传来两声清亮高亢的啼声,他抬头望去,只见两只极大的白色大鹰正在天空盘旋翱翔,双翅横展,竟达丈许。

  哟嗬,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是郭靖家的那两头白雕吧。

  那可真是得来全不费功夫。

  陈恒之心中一动,两头白雕,嘉兴府,两者结合在一起,那么现在应该是剧情开始的时候,李莫愁追杀陆立鼎夫妇。

  陆立鼎夫妇得武三通夫妇和飞天蝙蝠柯镇恶相助,多撑了一段时间,当然,最后还是挂了。

  看着天上盘旋的白雕,陈恒之想了想,去看看再说,近距离观察一下他们的实力,做个横向对比,就知道自己的实力在江湖中属于什么层次了。

  一步迈出,近有丈远,且步子有越来越大之势,到了后来,一步跨出五六丈,如有人见了,必定无法相信自己的双眼,这种传说中缩地成寸之术,竟真的出现人间,让人匪夷所思,断难相信。

  这便是本次任务,陈恒之抽取到的临时技能:【缩地成寸1.0版】

  说实话,他没看出这个技能存在的意义是什么,难道是四处装逼吗?还是说,逃跑的时候,可以跑的更快一些?

  心中胡思乱想着,速度却是不慢,脚下迅速的略过农田草地,行了七八里后,前方出现了数道人影,陈恒之轻轻一跃,落在隐蔽之处。

  小河旁边,一名手持铁杖的跛足老者和两名中年人,正在三人合力围攻一名身穿杏黄色道袍的美艳道姑。

  看样子,应该是柯镇恶和武三通夫妇围攻李莫愁。

  只是看了一会,陈恒之就发现,尽管人多势众,可惜双方之间的实力相差太大,那道姑手举一柄拂尘,左右扫动间,轻松化解三人的攻击。

  这美艳道姑便是李莫愁,观其实力,便是与那《笑傲》中的五岳剑派各掌门相比,也是不差分毫。

  如此推算,这个时候的郭靖,应当是东方不败这一层次,后天巅峰,应该未进入先天境界。

  当然,这一切都只是陈恒之的猜测。

  具体的,得见到他本人才能确定。

  只见李莫愁腰肢轻摆,拂尘银丝已卷住柯镇恶的杖头,唰的一声,铁杖被夺走,李莫愁左手将铁杖扔到一旁,手掌已轻轻按在柯镇恶胸口,笑道:“柯老爷子,赤练神掌拍到你胸口啦!”

  柯镇恶此时自己无法抵挡,怒吼道:“贼贱人,你发劲就是,啰唆什么?”

  武三娘见状,大惊来救。

  李莫愁跃起身子,从铁杖上横窜而起,身子尚在半空,突然伸掌在武三娘脸上摸了一下,笑道:“你敢驱逐我的徒儿,胆子也算不小。”

  说着咯咯娇笑,几个起落,消失不见。

  却是李莫愁顾忌郭靖和一灯二人,没有对柯镇恶和武三通夫妇下杀手,否则,以她的性子,方才绝不会留手。

  此时李莫愁离开,使的是引蛇出洞之计,放这些人离开,他们自然会去寻找那被藏起来的两个孩子。

  隐于暗处的陈恒之全程看在眼里,不由摇摇头,却并未点破,身子一跃,离开了此地。

  陈恒之慢悠悠的往不远处嘉兴城走去,就在这时,一个衣衫褴褛的少年左手提着一只公鸡,口中唱着江浙俚曲,跳跳跃跃的蹦哒过来。

  少年看着不过十四五岁,稚气未脱,样貌眉清目秀,眉宇间显露出一种桀骜不驯之色。

  咦?

  这位,莫不就是主角杨过?

  陈恒之向前一步,打了个招呼:“小兄弟,你可是名叫杨过?”

  杨过正高兴的提着大公鸡,准备回到藏身之所犒劳自己的五脏庙,却见一名英俊非凡的道士叫住了自己,他抬头看去,正好对上其双眼,杨过从其目光中感受到温和宽容之意,不由心生亲切,戒备之意立减。

  杨过不由想到他那逝去的母亲,当初她也是经常这样温和的看着自己,每每自己调皮捣蛋,也从不舍得责备。

  杨过双眼迷离,嘴里呓语道:“母亲…”

  陈恒之不由心下暗叹,自几年前,穆念慈病逝后,杨过就成了无家可归的野孩子,流落嘉兴一带,以偷鸡摸狗为生,受尽了欺辱。

  他上前一步,轻抚着杨过的头,轻声道:“好孩子,这些年苦了你了。”

  杨过感受到他的善意,不由抬起头,问道:“道长,你是我的父亲吗?”

  声音嘶哑尖锐,却是处于青春期,正在变声。

  陈恒之满头黑线!

  “我不是你父亲,你父亲已经不在了,傻孩子,以后呀,不要乱叫别人父亲。”

  陈恒之哭笑不得他说道:“而且,我也不是道士,你可以叫我大哥,也可以喊我的名字陈恒之,别叫我道长。”

  “噢!”

  杨过的脸上写满了失望,扬起小脸道:“陈大哥,你认识我父亲母亲吗?”

  小小年纪,不失防范,话语间仍是试探。

  “你父亲啊,我闻名已久,未曾一面。”

  陈恒之闻言,想到完颜康此人,说不上是好是坏,只能说造化弄人。

  他说道:“你父亲的生前事迹,我倒是知道一些,以后有机会,陈大哥可以讲给你听。”

  “真的吗?谢谢陈大哥。”

  杨过喜出望外,连忙感谢,他小时候每每向穆念慈问起自己的父亲时,都引得她伤心难过,年幼不懂事的小杨过不知道为什么,等他长大些时,母亲已经不在了,想问也无从问起,眼下这个新认识的大哥说知道父亲的事迹,他自然很是高兴。

  “陈大哥,我请你吃叫花鸡。”

  杨过扬了扬手中的大公鸡,高兴的对陈恒之说道。

  “哈哈,好啊,今天陈大哥可要好好尝尝你的手艺。”

  陈恒之大笑着说道。

  要取得杨过的信任可不容易,好在陈恒之的精神力强大,潜移默化影响下,可以慢慢加深他的好感度。



阅读提示:系统检查到无法加载当前章节的下一页内容,请单击屏幕中间,点击右下角或者右上角找到"关闭畅读"按纽即可阅读完整小说内容。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