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巨大 直达底部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7章相见
      “星辰武道…陈兄弟,何为星辰武道?”

  黄药师嘴里咀嚼着星辰这两个字,不明其意,便出声问道。

  “具体的,三言两语也说不清,简单的讲,我之武道,是吸纳天上星辰之力为已用,化为星辰真气,在上丹田泥丸宫中形成星辰投影,性质上与大众使用的内力其实是一样的,只是功用上,有些许不同而已。”

  看了看面带思索之色的黄药师,陈恒之稍微解释了一遍。

  “哇,大哥好厉害。”

  杨过不明觉厉,光是听他说天上的星辰,就知道很了不起了。

  黄药师不置可否,点点头道:“是吗,那老夫今天倒是长见识了。”

  陈恒之见他满脸的不信之色,倒也不想过多解释,你信与不信,与我又有何干呢?

  随后,陈恒之便转移话题,两人从天文地理,谈到琴棋书画。

  黄药师学识渊博,陈恒之见识远超这个时代,两人谈话间,都心中生起知己之感。

  杨过在一旁不敢开口,生怕打扰了两人,他倒也心思活跃,将二人所说的话牢牢记在心里,半句都不敢忘。

  另一旁的李莫愁却是对这种事情不感兴趣,一只耳朵进,一只耳朵出。

  “爹爹。”

  直到远远的传来了一道声音,才将二人的谈话打断。

  黄药师一听这声音,眼角皮直跳,心中不知是高兴,还是懊恼。

  当年郭靖、黄蓉参与华山论剑之后,由黄药师主持成婚,在桃花岛归隐。

  黄药师性情怪僻,不爱凑热闹,与女儿女婿相处了数月后,便厌烦起来,留下一封书信,说要另外寻找一处清静之地,径自飘然离开了桃花岛。

  黄蓉知道自己父亲的脾气,虽然十分不舍,却也无计可施,刚开始时她认为,数月之内,父亲必有消息传回来,哪知道,一别数年,音讯杳然。

  黄蓉思念父亲和师父洪七公,和郭靖出去寻访,两人在江湖上行走数年,也毫无所获。

  后来有了身孕,生下郭芙之后,更没时间去寻找了。

  这些年中,黄药师与洪七公均是全无音讯,郭靖夫妇想起二人年老,好生挂念,见郭芙已经有十一岁,便起了离岛寻找的念头。

  第一站,便是靠近东海桃花岛的嘉兴府。

  “小婿拜见岳丈大人。”

  “爹爹,蓉儿终于找到你了,芙儿,快叫外公。”

  郭靖、黄蓉、柯镇恶带着三个小女孩走了进来,看到了黄药师,他夫妇二人皆是惊喜的上前行礼参拜。

  郭芙怯生生的喊道:“芙儿见过外公。”

  黄药师看到郭芙,脸上挤出一丝笑容,站起身,道:“芙儿,快让外公看看,这一晃眼,蓉儿的孩子都这么大了,外公都还没有见过你。”

  黄蓉不知不觉眼角泛红,上前紧紧的抱住黄药师的胳膊,埋怨道:“这么多年下来,爹爹您也没个消息,女儿好生想您。

  您看,您头上都有白头发了,女儿没有时时侍候在侧,是女儿不孝。”

  说着,呜呜的哭了起来。

  郭靖生性木讷,不善言辞,嘴巴张了张,不知道说什么。

  柯镇恶重重的叹息一声,偏过头去。

  黄药师拍了拍黄蓉的玉背,调侃道:“好了好了,爹爹很好,蓉儿放心便是,你呀,都是做母亲的人了,还哭哭啼啼,羞也不羞。”

  被黄药师这么一说,黄蓉有些不好意思,掏出手帕擦了擦眼泪,说道:“爹爹,和蓉儿一起回桃花岛,让女儿在您膝下尽孝,好不好嘛。”

  说完,她摇晃着黄药师的胳膊,哀求不已。

  黄药师迟疑了片刻,终是点了点头道:“好罢,说起来,老夫也好多年没有回桃花岛了。”

  郭靖和黄蓉闻言顿时喜出望外。

  这时,郭靖看到了坐在一旁安心吃瓜的陈恒之、杨过两人。

  郭靖上前一步,抱拳对陈恒之说道:“小兄弟,方才是郭某误会你了,请小兄弟见谅。”

  “算了,都是过去的事了。”

  陈恒之摆摆手,满不在乎的说道。

  郭靖点点头,这事算是揭过,他又看向杨过,说道:“孩子,你也跟郭伯伯回桃花岛吧。”

  “我又不认识你。”

  杨过说完,扭头看向陈恒之,问道:“大哥,小弟想和你学武功,你可以教小弟么?”

  陈恒之点头道:“小弟你愿意学的话,大哥就会教你,不过,有些话,大哥要和你说清楚,你先听完,再仔细考虑应该怎么做。”

  杨过精神一震,问道:“大哥请说。”

  陈恒之站起来,说道:“首先,这位郭靖郭大侠,是你父亲的结义兄弟,所以,你不能这么没有礼貌,你应该称呼他郭伯伯。

  所以,你可以跟你郭伯伯学武;

  或者是拜师黄老邪,我相信黄老邪会给大哥这个面子。

  老黄,你说是吧?”

  黄药师闻言,点点头,算是应了下来。

  陈恒之又继续说道:“小弟你不知道这江湖中的情况,大哥今天告诉你,这天下间,武功最高的人就数天下五绝和你郭伯伯。

  中神通王重阳,英年早逝,不予考虑;

  北丐洪七,远在藏边,一时半会也找不到他。

  西毒欧阳锋呢,逆炼九阴,神智不清,已经疯了。

  南帝段智兴因为一件旧事,出家为僧,平常人根本见不到他。

  东邪黄药师,和郭靖,诺,就是眼前这两位。

  所以,你可以考虑和你郭伯伯回桃花岛。”

  杨过的眼睛发红,有些湿润,微微哽咽的道:“大哥,你为何对我这般好?我杨过自幼孤苦无依,除了母亲,这天下间,再没有别人对我这么好,我何德何能…”

  陈恒之叹了口气,转过身去,平息一下自己的心绪,转头看了一眼呆立在一旁的杨过,沉重的道:“小弟,你孤苦无依,大哥我又不曾是无父无母,双亲已逝。

  举世滔滔,却没有一个亲人在世,更没有半个关怀自己,爱护自己之人,我们这是同病相怜啊!”

  杨过闻言,感同身受,两人同是孤苦伶仃之人,不由对陈恒之更是亲切,道:“大哥,以后,你就是我的亲大哥。”

  



阅读提示:系统检查到无法加载当前章节的下一页内容,请单击屏幕中间,点击右下角或者右上角找到"关闭畅读"按纽即可阅读完整小说内容。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