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巨大 直达底部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1章终南山
      解决了李莫愁这个后患之后,陈恒之放心的离开嘉兴,前往永兴军路的终南山。

  嘉兴府和南宋京师临安同属江浙路,治安比起外界好上许多,而永兴军路则是不同,北宋末时被金国占据,现在蒙古兴起,金国灭亡后,又被蒙古占据。

  此时金国已为蒙古所灭,黄河以北,尽为蒙古人的天下。

  这一天,陈恒之来到一座边境小县城,他找了一家酒楼,点了酒菜,开始吃喝起来,他的耳朵坚起,注意着食客们的讲话。

  大多数是些东家长西家短,鸡毛蒜皮的小事,倒是角落里那桌四人的谈话,引起了陈恒之的兴趣。

  四个人皆是精壮汉子,粗衣短襟,说话带粗,一看就是江湖中的底层。

  只见靠东面的那汉子脸色愁苦,不停的叹气,一盅酒一盅酒的喝个不停,西面的汉子劝道:“行了,张老三,想开点,日子还要过下去。”

  “想开点?我怎么想开点?”

  那张老三抬起头,眼睛通红,狠狠的道:“我老张家香火都要断了,我还过什么日子?我不过了…”

  西面的汉子被吓了一跳,不过他还是劝道:“张老三,哥哥可是为了你好,你冲我发什么脾气?张小子被蒙古人杀了,我们这些做叔伯的,心里也不好受,你呀,努力努力,再生一个就是。”

  南面的汉子笑道:“对呀,你还年轻,可以再生,没什么好怕的。”

  北面的汉子闻言苦笑道:“这年头,人命如草芥,我听说那人是蒙古一个小部落的什么狗屁王子,老三,你就不要想着报仇了,安心过日子吧。”

  张老三长叹一声,不得不点头应道:“也只能这样了。”

  见他已经想通,西面的汉子转移话题,说道:“我听我一个朋友讲,江湖上大名鼎鼎的赤练子李莫愁,在前不久终于失手被人给擒下了。”

  南面的汉子接下话头,说道:“丁老四,你的消息都过时了,我邻居的二舅的大侄子在那白云山庄做事,我听他说,前两天,那李莫愁被白云庄主杀死了。”

  “什么?”

  “被杀死了?”

  “不可能吧?这赤练仙子据说甚是美貌,姿色莫说武林中少见,就是大家闺秀,只怕也是少有人及,这白云庄主也下得去手?”

  三人齐齐惊呼,不敢置信。

  陈恒之装作漫不经心的吃饭,耳朵却竖着,一句不落的听个仔细,听到这里,放下心来。

  只要这件事传出去,震慑宵小的目的算是达成了。

  随后,陈恒之会了账,走出酒楼,继续赶路。

  当今之世,距离南宋灭亡还有数十年,但是这天下间,已有乱世之兆。

  越是远离临安府范围,乱象越发严重。

  山匪强盗渐多,尤其偏僻之地,更是匪如牛毛,乡间土豪劣绅压榨百姓,导致民不聊生。

  待进入蒙古地界后,百姓们的生活愈发艰难。

  汉人在蒙古境内只是第四等人,蒙古人杀死一个汉人,只需赔偿一头羊,而汉人杀死蒙古人,却要全家都以命相抵。

  陈恒之一路上数次杀死欺压汉人的蒙古人之后,引得衙门鸡飞狗跳,发下海捕文书,不想多事的他,只好捡偏僻的地方走,尽量不进城。

  半个月后,陈恒之来到了终南山地界。

  终南山地形险阻、道路崎岖,大谷有五,小谷过百,连绵数百里。

  《左传》称终南山“九州之险”,《史记》载秦岭是“天下之阻”。

  《长安县志》载:“终南横亘关中南面,西起秦陇,东至蓝田,相距八百里,昔人言山之大者,太行而外,莫如终南。”

  陈恒之脚步不停,一路上冈,沿途冈峦回绕,松柏森映,水田蔬圃连绵其间,宛然有江南景色。

  上山之路途险峻,蹑乱石,冒悬崖,屈曲而上,过日月岩,陈恒之轻松转过,上得山道。

  印入眼前的,是一个极大的圆坪,四周群山环抱,山脚下有座大池,水波映月,银光闪闪。

  他抬头向重阳宫望去,却见道观屋角边上有白光连闪,似是有人正使兵刃相斗,刀剑撞击之声清晰可闻。

  却正是霍都率人打上全真教。

  陈恒之纵身一跃,飞身在一棵大树上连点,瞬间来到树梢,找了一个树杈站定,向下望去。

  却见,十余座道观屋宇,疏疏落落的散落在山林间,主院中吆喝斥骂,兵刃相交之声大作。

  大广场上,黑压压的挤满了人,正在激斗个不停。

  其中一方形貌特异者颇为不少,或高鼻虬髯,或曲发深目,并非中土人物,正是霍都所带来的藏边武者。

  另一方,四十九名黄袍道人结成了七个北斗天罡阵,与这百余人相抗。

  这些江湖散人高高矮矮,或肥或瘦,一瞥之间,但见这些人武功派别、衣着打扮各自不同,或使兵刃,或用肉掌,正自四面八方的向七个北斗大阵狠扑。

  这些人武功不弱,人数又众,全真群道已落下风,只是这些人各自为战,七个北斗阵却相互呼应,守御严密,因此,霍都一方人数虽强,全真教却也能抵挡得住。

  不想理会全真教,陈恒之在树梢上一跃,脚尖一点树枝,落在十数米外的另一棵树上,在这丛林里如飞鸟般,往西面而去。

  奔行了十余里,前方出现一片石壁,石壁的前方仍旧是一片大树林,再过了树林,出现在陈恒之眼前的,是一座大得出奇的墓穴。

  墓穴前方,有一片平地。

  平地上,有一名少女屈膝坐在石礅上,腿上放着一架古琴。

  那少女披着一袭轻纱般的白衣,犹似身在烟中雾里,看来约莫十六七岁年纪,除了一头黑发之外,全身雪白,面容秀美绝俗,只是肌肤间少了一层血色,显得苍白异常。

  少女见到陈恒之的到来,淡淡的问道:“你是什么人?”

  声音中毫无感情,显得异常冷漠。

  陈恒之却知道,这是小龙女修炼了古墓派的《玉女心经》所致,此功讲究“十二少”,即少思、少念、少欲、少事、少语、少笑、少愁、少乐、少喜、少怒、少好、少恶。

  小龙女自幼修习此功,无喜无乐,无思无虑,功力之纯,即是师祖林朝英亦有所不及。

  唯一不好的一点,就是好好的一个人,非得练成一块没有感情的木头。



阅读提示:系统检查到无法加载当前章节的下一页内容,请单击屏幕中间,点击右下角或者右上角找到"关闭畅读"按纽即可阅读完整小说内容。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