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巨大 直达底部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5章招揽
      陈恒之语重心长的安慰杨过道:“你父亲的死,只能说是造化弄人,怪不了别人,你看开点。”

  “陈兄弟说的对,你父亲这个人,老夫打过交道,他本性不坏,只可惜,造化弄人。”

  黄药师接着说道。

  “黄老伯,大哥,我知道的,谢谢你们。”

  杨过勉强露出笑容,感激的说道。

  在杨过一直以来的幻想中,自己的父亲是一个盖世大英雄,现在得知了他的生前事迹后,脑海中的英雄形象轰然倒塌。

  现在他的脑子很乱。

  他现在能理解母亲穆念慈为什么从不向他吐露父亲的事,该怎么说?

  告诉杨过说,你父亲以前就是一个混蛋?

  至于他死于谁人之手,杨过倒不是很在意。

  陈恒之不想再纠结这件事,便岔开话题,向黄药师问道:“我们继续刚才的话题,老黄,你觉得我小弟这个人怎么样?”

  黄药师细细打量着杨过,掐指一算,说道:“杨小兄弟?恕老夫直言,小兄弟眉宇间透露出一丝桀骜不驯之气,丹凤眼中,桃花之气浓厚却又无比专情,将来必是一代人杰。”

  杨过拱拱手道:“承您吉言!”

  陈恒之心里咯噔一声,这推算的八九不离十呀,毕竟:

  风陵渡口初相遇,

  一见杨过误终身。

  只恨我生君已老,

  断肠崖前忆故人;

  陈恒之不由好奇问道:“哟嗬,老黄你还懂面相?那你看看我,我老陈的面相是怎样的?”

  黄药师苦笑道:“不用看了,咱们第一次见面之时,老夫就仔细看过了,我得承认,陈兄弟的面相,老夫看不透,好似被蒙上了一层迷雾般,不在三界内,不在五行中。”

  “有这么神奇?”

  陈恒之皱了皱眉,心道这黄老邪真是邪门的紧,他要是脑洞大一点,岂不是能看得出我的底细?

  黄药师哈哈一笑道:“老夫相术不精,贻笑大方了。”

  陈恒之轻声叫道:“老黄…”

  黄药师望了一眼,见他欲言又止,不由问道:“怎么,陈兄弟可是有话要说?”

  他轻轻的说道:“老黄,前段时间我到北边转了一圈,蒙古人又不安份了,这安宁的日子,也不知道还能存在多久。”

  黄药师闻言,沉默了一会,说道:“官家只顾享乐,朝廷大员也尽是脓包,徒夫奈何?”

  陈恒之话锋一转,说道:“老黄,你学富五车,有经天纬地之才,可曾想过出仕?”

  “出仕啊…”

  黄药师似是回忆起从前,说道:“这赵家小儿,不配老夫为他效力。”

  “赵氏小儿昏庸无道,异族肆虐妄为,黎黍水深火热,天倾之祸就在眼前,小弟欲高举义旗,改天换日,重整天下。”

  陈恒之慷慨激昂的讲述着,与此同时,精神力润物细无声的运用而出,看着黄药师,沉声问道:“黄老哥,你可愿助小弟一臂之力?”

  黄药师心中一惊,脸上露出沉思之色,过了半晌,他问道:“陈兄弟,你可有具体的规划?”

  陈恒之站起身,在厅内踱步,说道:“广积粮、高筑墙、缓称王。”

  “此言大善!”

  黄药师抚掌大为赞叹道:“宋室毕竟是天下正统,深入人心,冒然出头定然会遭到民间的议论压力和朝廷的打压。”

  黄药师深以为然,造反不是过家家,这是一场豪赌,以身家性命为赌注进行的一场豪赌,赌赢了公侯万代、荣华富贵,赌输了自然一切皆休。

  黄药师不得不谨慎行事,他不是一个人,他的身后还有女儿、女婿、外孙女,以及他自己的江湖名声、地位。

  “老黄说的不错,我是这样想的……”

  陈恒之缓缓说着他的计划。

  距离蒙古大军南下大概还有一段不短的时间,这段时间正是种田的好时机,寻找一个隐蔽之地,埋头种田,猥琐发育。

  待到蒙古人南下之时,陈恒之一方也兵强马壮,粮钱满仓,正好大举义旗,席卷天下,还我河山。

  听完陈恒之的详细计划,黄药师有所意动,最重要的是,在他的感应中,已经有一股气机锁定了自己,要是嘴里吐出半个不字,他黄老邪今天怕是走不出这白云山庄。

  黄药师心里苦笑不已,这算是什么事,自找麻烦么?眼巴巴的从桃花岛送上门?

  斟酌了良久,黄药师不得不点头答应,弯腰行礼:“陈兄弟看得起老夫,老夫岂有不答应之理,黄药师拜见庄主。”

  陈恒之大喜,连忙双手扶起黄药师,说道:“哈哈,我得药师,有如汉高祖得张子房,有如刘皇书得诸葛亮,你一人就要胜过十万大军。”

  陈恒之哈哈大笑。

  杨过适时恭维道:“恭喜大哥,贺喜大哥!”

  “庄主谬赞,老夫愧不敢当。”

  黄药师嘴上推辞着,心里对于受重视还是很得意。

  客套了一番后,陈恒之轻咳一声,正色道:“药师,眼下最重要的,是找一个机密之地,以之作为大后方,也是练兵、藏身之所。”

  黄药师知道,这是入门考验,也是关乎到日后造反事业的成败所在。

  他手拂长须,心里不断琢磨着,如今的宋王朝和蒙古以淮水大散关为界,领土只保留了两广、福建、江西、江浙、荆湖、川贵等二百万平方公里。

  而秦岭淮河以北的土地,包括山东与河北全境、河南、山西、陕西、甘肃的一大部分领土都已经从金国变成了蒙古国。

  过了许久,黄药师说道:“庄主,老夫建议,在大胜关或者是襄阳两地之间,择其优而用之。”

  陈恒之闻言,沉默了一会,说道:“大脚关素来有川陕咽喉之称,乃是宋蒙边界,选择这里倒也可行;至于襄阳,也是自古以来的军事要地,兵家重镇,易守难攻;

  两相比较,襄阳的战略位置就显得更重要,襄阳城外就有一座大山谷,正好用来藏兵,而且,那里还有一处宝地。

  emm....就这样决定了,选择襄阳,择日搬迁过去。”

  黄药师点了点头:“庄主英明!”



阅读提示:系统检查到无法加载当前章节的下一页内容,请单击屏幕中间,点击右下角或者右上角找到"关闭畅读"按纽即可阅读完整小说内容。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