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巨大 直达底部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5章尽毙
      “不好了!着火了!不好了!着火了!”

  残存的蒙古士兵们见到冲天的火光,都是脸色大变,纷纷大喊着,向着火光处赶来。

  那冲天的火光,烧红了半边天,却是杨过的队友们把蒙古军的粮仓给烧了。

  正所谓三军未动,粮草先行。

  可想而知,对于一支部队来说,粮草是何等的重要,眼见粮仓起火,一众巡逻的蒙古士兵连忙打水灭火,更有许多的蒙古士兵在军营中奔跑喊人,结果,他们才发现更为令人惊恐的事情。

  军营之中,帐篷里的士兵都死了,被人一刀划断了咽喉而死,一个一个的帐篷,里面的士兵无论多寡,全都尽数死绝了。

  在南阳城最高的一幢建筑顶上,杨过一众人居高临下,看着底下的蒙古士兵如无头苍蝇般,到处乱窜,哭爹喊娘的大吼大叫。

  手下的人问道:“大队长,杀不杀?”他做了一个割喉的动作,此话一出,剩下的人都看向杨过,眼神中透露出战斗的渴望。

  “杀!一个不留!”

  杨过想到自己这三年来,辛辛苦苦带出来的属下,却在这里折损了12个,他心疼不已,咬牙切齿的说道。

  杨过说完,率先跳了下去,落入蒙古士兵中,开启了无双割草模式,大杀特杀。

  身后不断的落下一个又一个的队员,他们四散开来,追杀那些遗漏了的蒙古士兵。

  由于是在城池中,街头巷尾,蒙古士兵也没有骑马,他们赖以成名的轻骑射、马背上的弯刀技能根本就发挥不出作用。

  再加上黑灯瞎火的,只能任由杨过和他的队友们大肆虐杀,简直像杀小鸡仔一般,毫无反抗之力。

  据南阳城中侥幸逃过一难未死的汉人老百姓讲,那一夜,喊打喊杀声响彻了半个夜晚。

  临近天亮的时候,护卫队的队员们陆陆续续,从四面八方回到南阳城的中央位置。

  杨过正在此处等待。

  不一会,队员们都到齐了,杨过亲手点燃了前面的树枝,看着柴堆上死去的队员尸体,他说道:“兄弟们放心吧,我已经帮你们报仇了,你们的家人也会妥善安置,放心的走吧。”

  随后,带着队员的骨灰和战利品,杨过一行人踏上了归途。

  …………

  襄阳,白云城,城主书房。

  陈恒之看着走进来的杨过,却觉得只是短短三天不见,他好似变了一个人,变得沉稳了,也更成熟了。

  待杨过坐下后,陈恒之连忙问道:“二弟,你这一趟出门,变化很大呀,发生了什么事?”

  杨过低着头,闷声道:“大哥,护卫队的兄弟我带了整整三年,以往可是一个兄弟都没折过,今天却阵亡了12个,我…心里很难受…”

  陈恒之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慰道:“瓦罐不离井口破,将士难免阵前亡!他们阵亡于战场,死得其所,后人会永远铭记他们的功绩!”

  杨过依然是闷闷不乐,悲愤不已:“是我大意了,我没有分配好任务,应该是我自己去刺杀蒙古统帅的,没想到…”

  陈恒之闻言来了兴趣,坐直了身子,问道:“究竟是怎么回事,二弟你说说。”

  杨过点点头,低声说道:“那天,我收到了队员传回的消息,便带着早已准备妥当的弟兄们,一路奔赴南阳……进了南阳城后,我们按计划行事……后面集合时,那个小队的弟兄只有马三一个人回来……大战了上百回合后,我斩了金轮法王……”

  “好!干得漂亮!”

  啪啪啪一通鼓掌,陈恒之大声叫好道:“二弟,这次的行动堪称完美,足以影响目前的天下局势。”

  他站起身,来回走动着说道:“这样,参战的兄弟该赏赐的赏赐,受伤的要加倍赏赐,至于阵亡的兄弟…”

  陈恒之迟疑了一下,说道:“抚恤金给五倍,他们父母妻儿的抚养问题,城主府承担着,千万不能寒了弟兄们的心。”

  杨过点了点头道:“我知道了,大哥。”

  “二弟你记住,以后的战后赏赐,都按照这个标准来。”

  陈恒之说完,看着他脸色不太好,轻声说道:“你别想这么多,打仗哪有不死人的,以后啊,习惯了就好,早点回去休息吧!”

  “嗯,大哥,我先下去了。”

  “去吧。”

  …………

  蒙古南下先锋军,连同蒙古统帅忽必烈在内的五万大军,一夜之间全军覆没,南阳城变成了一座空城,死城。

  这一消息,在短短时间内传遍了天下。

  轰!

  犹如平静的湖面投下了一颗石子,整个天下都沸腾了。

  蒙古国,大都。

  砰!

  窝阔台猛的一拍桌子,愤怒的大吼道:“废物,整整五万儿郎就这么没了,忽必烈这个废物,来人,把他的妻儿贬为奴隶。”

  耶律楚材小心翼翼的拱手道:“大汗请息怒,当务之急是找到凶手,免得重蹈覆辙。”

  窝阔台深吸一口气,迫使自己冷静下来,沉声道:“中书令言之有理,是本汗疏忽了,那你说,凶手是谁?”

  耶律楚材手抚长须,沉吟着分析道:“赵宋朝廷的那帮软蛋应该不敢捋我大蒙古国的虎须;小小的南部边陲大理国,想来也没这个本事;吐蕃番子天高地远,应该也不是他们;那究竟是谁呢……”

  “依我看,甭管凶手是谁,直接让赵家小儿赔偿损失,反正他们也不敢反抗。”

  一旁的蒙哥看着耶律楚材在嘀嘀咕咕的推测凶手,不满的大声嚷嚷道。

  窝阔台点头道:“本汗也是这个意思。”

  耶律楚材皱了皱眉,心道,这简直就是未开化的蛮夷,丝毫不讲道理,不过转念一想,这与我有何干?

  他点头说道:“大汗英明,我大蒙古国给赵氏小儿施加压力,他们自然会帮助我们寻找凶手,说不定,我们还能看到一场狗咬狗的好戏呢。”

  “哈哈!”

  窝阔台大笑一声,端起桌上的酒碗,一饮而尽,说道:“还是中书令聪明,黄金家族的血不能白流。”

  “微臣愧不敢当。”



阅读提示:系统检查到无法加载当前章节的下一页内容,请单击屏幕中间,点击右下角或者右上角找到"关闭畅读"按纽即可阅读完整小说内容。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