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巨大 直达底部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章无锡【求推荐票!求打赏!】
      白光一闪而逝,陈恒之的身影出现在自家的卧室内,身上的青色道袍已经换成了现代社会的休闲装,长发也变短了。

  他来到卫生间,打开水龙头,掬起一捧水洗了把脸,看着镜子中的自己,依然是青春年少、英俊非凡。

  可是眼中透露出来的一丝沧桑,让陈恒之知道,虽然自己表面上看起来还是那个少年,在经历了两次轮回后,自己早已不再年轻。

  拿毛巾擦干脸上的水渍,陈恒之顾不上其它,返回卧室倒在床上,闷头睡了起来。

  他的心太疲惫了,需要好好休息。

  …………

  无锡城,地处江南长江三角洲、太湖之滨,被誉为“太湖明珠”,属于赵宋朝廷,两浙路,常州的管辖范围。

  城中行人熙来攘往,街道两旁店铺林立,店招旌旗迎风而飘动,叫卖声不绝于耳,甚是繁华。

  大理世子段誉从那听香水榭中吃了一顿数落之后,跌跌撞撞的来到了无锡城。

  进了城,看着这一派有别于大理的风光,他很快就将烦恼抛之脑后,左顾右盼的欣赏着,段誉信步而行,突然间,他闻到了一股香气,是焦糖、酱油混合的酱肉香味。

  他已经有大半天没有吃东西了,划了老半天的船,肚子里早已经是饥饿难耐,当下便循着香气寻去。

  转了一个弯,只见一座大大的酒楼当街而立,金字招牌上写着“松鹤楼”三个大字。

  招牌年深月久,被烟熏成一团漆黑,三个镏金大字却闪烁发光,阵阵酒香肉气从酒楼中喷涌而出,厨子的刀勺声、跑堂的吆喝声、食客的讲话声,响成一片。

  段誉推开门,走进去一看,“嚯!”好家伙,一楼的大厅坐得满满当当,大厅的中心位置,放了一张桌子,也不知道是做什么用的。

  他信步上了二楼的雅座,找了一张无人的桌子坐下,便有跑堂的小二哥前来招呼。

  点了一壶酒,配上四个下酒菜后,段誉掏出一粒银豆子,抛给小二,问道:“小二哥,这下面的桌子是干嘛用的?”

  跑堂小二接过银豆子掂了掂,瞬间眉开眼笑,悄悄地放进兜里,笑呵呵的说道:“小的先多谢客官厚赏,我多嘴一句,您…是外地来的吧?”

  段誉点点头道:“对啊,今天才来无锡地界,你又是怎么知道的?”

  那小二眼睛毒得很,他看段誉一身锦罗绸缎,非富即贵,只当他是翘家的公子哥,因此,很是尽心讨好,只贪多得两个赏钱。

  他谄媚的说道:“客官有所不知,半个月前,我们松鹤楼来了一个讲书评的陈先生,他和掌柜的讲了一会,就在我们这讲起了评书,每天上午讲一段,下午讲一段,风雨不改。

  这事啊,可是全无锡城的人都知道,您这么一问,可不就是外地人么。

  您还别说,自从陈先生来讲评书之后,咱们这松鹤楼的生意啊,可是好上了一大截呀!”

  段誉惊奇不已,忙问道:“有这么神奇吗?”

  小二低头哈腰的说道:“客官您待会听上一段,便知道真假了。如果没别的事,那小的先告退!”

  段誉立时来了兴趣,他摆摆手,抬起头,四下看了一圈,西边的那一桌,坐了一条昂藏大汉,正在自斟自饮。

  许是察觉到段誉的目光,那大汉猛得回过头来,两道冷电般的目光,“嚯”的在他脸上转了两转。

  段誉被吓了一跳,他仔细看去,这大汉身材甚是魁伟,约莫三十来岁的年纪,身穿灰色旧布衫,衣衫较为破烂,上面有着几个显眼的补丁。

  这汉子生得浓眉大眼,高鼻阔口,一张四方的国字脸,颇有风霜之色,顾盼之间,极有威势。

  段誉见状,心底暗暗叫了一声好:“好一条威猛大汉!定是燕赵北国的悲歌慷慨之士。不论江南或是我大理国,都不会有这等人物。那包不同自吹自擂什么英气勃勃,真是狗屁不如,只有似这条大汉,才配得上‘英气勃勃’四个字!”

  那名大汉桌子上放着一盘熟牛肉,一大碗汤,两大壶酒,此外便无其它。

  可见他便是吃喝,也是显得十分豪迈自在。

  那大汉向段誉瞧了两眼,便即转过头去,自行吃喝。

  段誉正感觉有些寂寞无聊,有心想要结交一番,便招呼跑堂的小二过来,指着那名大汉的背心说道:“这位英雄的酒菜账,都算在我这儿。”

  他却道是以为那大汉家境不佳,又生得威猛不凡,起了结交之心。

  那大汉听到段誉吩咐,回头微笑,点了点头,却不说话。

  段誉有心要和他攀谈几句,以解心中寂寞,却找不到话头,不便上前。

  又喝了三杯酒,只听得楼梯上脚步声响起,两个人走了上来。

  前面一人似是瘸了一条腿,拄着一根拐杖,却仍然行走迅速;

  第二人是个老者,正愁眉苦脸。

  两人直接走到那大汉的桌子前,恭恭敬敬的弯腰行礼。

  那大汉只是点了点头,并不起身还礼。

  那瘸腿汉子低声说道:“启禀大哥,对方约定明日一早,在惠山凉亭中相会。”

  那大汉点了点头,皱了皱眉,回道:“未免迫促了些。”

  那老者上前一步,说道:“本来跟对方约定于三日之后,但他们似乎知道咱们人手不齐,口出狂言,说咱们若是不敢赴约,明日也用去了。”

  那大汉沉思了一会,施令道:“你传言下去,今晚三更,大伙儿在惠山聚齐,咱们先到,等候对方前来赴约。”

  两人躬身答应,转身下楼。

  这三人说话的声音压得极低,楼上其余的酒客谁都听不见,但段誉内力极其充沛,耳聪目明,虽然他不想故意偷听旁人私语,却自然而然的将每一句话都听见了。

  那大汉有意无意的又向段誉瞥了一眼,见他低头沉思,显是听到了自己的说话。

  突然间,他双目中精光暴亮,重重哼了一声。

  段誉大吃一惊,左手一颤,“当”的一响,酒杯掉在地下,摔得粉碎。

  那大汉微微一笑,说道:“这位兄台何事惊慌?可要过来喝上一杯?”

  段誉自然巴不得如此,笑着回应:“好啊!”

  便吩咐酒保取过杯筷,移到那大汉的桌上坐下。

  他正准备说话,却听到楼下“啪!”的一声,惊堂木一拍,普通酒客倒没什么,身怀高深内力的段誉和乔峰二人却齐齐闷哼一声。

  那听在普通人耳中只是清脆的响声,听在他们耳中,却成了催命之声,又有如九天神雷,震得他们神魂不属,内力不受控制的在体内乱窜。

  得二人好不容易恢复过来后,相互对视一眼,皆看到了对方眼中透露出的那一丝恐惧。



阅读提示:系统检查到无法加载当前章节的下一页内容,请单击屏幕中间,点击右下角或者右上角找到"关闭畅读"按纽即可阅读完整小说内容。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