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巨大 直达底部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9章悲酥清风【求推荐票!求打赏!】
      话说另一边,段誉抱着王语嫣,身后跟着阿朱和阿碧,想要退出这是非之地,只是没走几步,却发现林子已经被西夏铁骑围了起来。

  如果单单只有段誉一人,以他那时灵时不灵的凌波微步,这些西夏士兵虽然精税,想要抓住他,却有些困难。

  然而,如果段誉带着三个拖油瓶的话,这些西夏铁骑分分钟会教他怎么做人。

  因此,段誉权衡利弊之后,不得不又重新退了回去。

  恰巧这时,西夏人已经在这杏子林中施放了一种名为“悲酥清风”的毒药,王语嫣、阿朱阿碧三女立即浑身瘫软,眼中泪水狂飙,段誉见状,立即扶着三女,让她们坐好。

  悲酥清风,乃是一种无色无味的毒气,搜集西夏大雪山欢喜谷中的毒物制炼成水,平时放置在瓶中,使用之时,自己人鼻中早就塞了解药,拔开瓶塞,毒水化汽冒出,便如微风拂体,任你何等机灵之人也都无法察觉,待得眼目刺痛,毒气已冲入神经。

  中毒后泪下如雨,称之为“悲”,全身不能动弹,称之为“酥”,毒气无色无味,称之为“清风”。

  段誉曾经吃过万毒之王莽牯朱蛤,喜提万毒不侵体质,这“悲酥清风”吸入他的鼻中,他既不“悲”,亦不“酥”。

  段誉举目四顾,但是眼见着方才还大发神威的乔峰以及众乞丐、王语嫣三女都神情狼狈时,一时之间,他脑海中一片空白。

  只见场中原本双方平衡的局势被打破,稍占上风的丐帮众人顷刻之间变成了阶下囚,令陈恒之叹息不已,化学武器的威力可见一斑。

  这时,从人群中挤出了三个人,其中一人相貌丑陋,神态凶恶,手拿一把鳄嘴剪。

  另一人身形长如竹竿,双手各执一把奇形兵刃,柄长三尺,尖端是一支五指钢爪。

  最后一人却是女子,她怀抱一个小儿笑吟吟的站着,脸上有一道爪痕。

  段誉心中一惊,这三人分明是四大恶人中的无恶不作叶二娘,南海鳄神岳老三,穷凶极恶云中鹤,只是不见他们的老大恶贯满盈段延庆。

  他大声说道:“喂,好徒儿,你也来了,见了师父怎么不磕头?”

  岳老三扭头见到段誉,大吃一惊,神色立时变得尴尬之极,说道:“你……你……”

  云中鹤跟着看了过去,当他看到王语嫣时,眼睛都挪不开窝了,哧溜一声,吞了一下口水,赞叹有声:“好漂亮的小妞,哈哈,这小妞归老子了,你们哪个都不准和我争,美人,我来了,哈哈!”

  他说话之际,挥舞着手上的钢爪,猛的扑了上去。

  段誉见心上人受辱,哪还受得了,气血上涌,大声喝问道:“你想干什么?”

  情急之下,右手食指屈伸,一股真气从指尖激射而出,“嗤嗤”有声,正是享誉江湖的大理段氏“六脉神剑”。

  触不及防之下,云中鹤只能快速将钢爪拦在前方,随着“砰”的一声,那钢爪被六脉神剑击中,断成两截,掉落在地上,他本人也被一股大力击退数步。

  隐于暗处的陈恒之在西夏人放毒的时候,就已经远远的看到了,不过他没有插手,当那些毒气漂浮到身旁时,他想要尝试一番,这大名鼎鼎的“悲酥清风”,对于他这进入二阶的真人境强者是否也能生效。

  他猛的吸了一口,不好,上头了。

  立时感觉到有些轻微的不适,鼻子有些发酸,体内太阳真气运转间,那毒气立即被高温焚烧得一干二净,所有的负面状态消失无踪。

  看着下方,弱小、可怜、无助的中原一方江湖武者,陈恒之想了想,若是放任不管的话,难保不会出现什么岔子。

  当然,其他人的死活倒是不打紧,万一这些西夏人脑子一抽,将乔峰给剁了,或者是将阿朱给**了,那我陈某人的任务岂不是要失败了?

  这可不行!

  陈恒之想罢,站在树杈上十指连弹,道道金黄色真气指力如雨点般落下,好似那太阳雨般唯美,璀璨夺目,耀眼万丈。

  然而,当这些雨点精准的落入西夏武士头顶上时,却犹如黑白无常的催魂锁链,只听得卟卟卟卟,一个个大西瓜爆裂开来,红的白的,满地都是。

  那叶二娘脸色大变,扔下怀中的婴儿,运起轻功便欲逃离此处,云中鹤却比她更快,咻的一声,他便电射出去,然而,还没迈出数丈,一道金黄色真气指力有如装了gps导航般,精准的落入他的头顶。

  紧接着,逃跑的,没来得及逃的,不过数个呼吸时间,西夏一方武士再没有活口。

  乔峰艰难的转过身,抬头向上望去,却什么都没有发现,他却不知,陈恒之在出手之后,便已经离开了杏子林。

  尚还生还的人群中,唯有段誉一人是站着的,其余人都躺在地上不能动弹,他张大着嘴,像是不敢相信眼前发生的这一切。

  嘴里念着:“阿弥陀佛!阿弥陀佛!”

  段誉深吸了一口气,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将心中的仁慈和善良强行压下,否则,他怕自己会忍不住坐在地上,念上数十遍的《往生咒》。

  他奔到乔峰身旁,问道:“乔兄,我要怎么样才能救你?”

  乔峰嘴角艰难的露出一丝笑容,轻轻说道:“段兄弟,麻烦你去西夏人身上搜一搜,看能不能找到解药,嘶!”

  他倒吸一口冷气,却是方才稍稍动弹了一下,便感觉到身体有种如刀割一般的疼痛。

  “噢噢,好的好的,乔兄请稍等一下。”

  段誉应承一声,连忙奔到那赫连铁树的尸体上去寻找,摸索了一阵之后,他从尸身上掏出一个小瓷瓶,一把拔开瓶塞,嘶!一股恶臭味传出,好似那陈年老屎一般恶臭难闻,段誉差点昏厥过去。

  又摸了摸,没有再摸到其它东西,他拿着那个小瓷瓶,走到乔峰身边,说道:“乔兄,小弟只在那西夏将军身上找到这个,也不知是不是解药。”

  乔峰艰难的点了点头,段誉捂着鼻子,拔出瓶盖,那股味道漂浮出来,数息后,乔峰立刻感觉到身体仿佛在慢慢恢复。

  过了一会,乔峰一个鲤鱼打挺翻身而起,此时,再闻到那股味道,立马屏住呼吸,瞪大双眼,透露出难以置信之色。



阅读提示:系统检查到无法加载当前章节的下一页内容,请单击屏幕中间,点击右下角或者右上角找到"关闭畅读"按纽即可阅读完整小说内容。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