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巨大 直达底部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5章来人【求推荐票!求打赏!】
      鸠摩智双手合什,向苏星河、玄难、乔峰行了一礼:“小僧途中得见聪辩先生的棋会邀帖,不请自来,会见天下群雄。”

  又对段誉说道:“阿弥陀佛!段世子,许久未见,别来无恙!”

  他自衬武功已成,这天下能胜得过他的高手,想来不足一掌之数。

  因此,说话间高手风范十足。

  段誉眼见乔峰站在一旁,压下心中的惊慌,点头回道:“大师别来无恙。”

  过了不久,慕容家四大家臣邓百川、公冶乾、包不同、风波恶和王语嫣也赶来了这擂鼓山,段誉眼底的欣喜之色一闪而逝,刚想打招呼,又想着,她已经是自己的亲妹妹,不由心里一酸。

  阿朱雀跃着来到王语嫣身前,二女说着闲话,乔峰则是和邓百川等人见了礼。

  包不同心直口快:“乔帮主,阿朱妹子跟了你,以后要是让我听到你对她不好的消息,可别怪我老包不客气。”

  乔峰笑道应下:“包三爷尽管放心便是。”

  这包不同算得上阿朱的半个娘家人,所以,他说的话,乔峰也只能应是。

  王语嫣闻言,嗤嗤的笑了起来,打趣阿朱遇到了好男人,阿朱羞红着脸,心里却满是甜蜜。

  过了一会儿,阿朱看着满脸愁色的王语嫣,轻声问道:“表小…王姑娘,还没有找到公子爷…慕容公子吗?”

  她本想继续按以前的称呼,却突然想到,此前乔峰已经从中周旋,帮她从慕容家脱离了奴籍,恢复了自由身,因此,再喊表小姐、公子爷就不合适了。

  王语嫣秀眉微蹙,摇摇头:“我和包三哥、风四哥寻到了邓大哥、公冶二哥,五人一起找遍了大半个天下,一直都没有表哥的消息。

  这次听说聪辨先生的棋会,邓大哥认为,如果表哥得到消息的话,肯定会来参加,我们便赶了过来。”

  可怜的王语嫣,还不知道她表哥早已经死去多时,便是连尸骨都已经化了个大半。

  当初,丐帮弟子在处理杏子林战场时,挖了一个大坑,草草的将慕容复的尸体与那些西夏兵埋到了一起。

  是以,整个天下,除了陈恒之以外,没有人知道大名鼎鼎的慕容复究竟去了哪里。

  这时,又有人来了。

  只见远远的,有一道人影,双手杵着拐杖,一跃数丈之远,众人只见到一个青影从眼前闪过,棋局旁边就又多出了一个人。

  此人脸上肌肉僵硬,长须垂胸,根根漆黑,面上却满是伤疤,双腿悬空,全靠一对拐杖支撑着地面。

  一个嘶哑的声音响起:“大理段延庆见过聪辨先生,老夫见到请贴,不胜欢喜,特来赴会。”

  正是闻名天下的四大恶人中的老大,“恶贯满盈”段延庆。

  苏星河抬头望去,见此人嘴唇未曾蠕动,显然是腹语之术,他回了一礼:“原来是段先生。”

  段延庆目不转睛的看着棋局,凝神思索,过了许久,左手铁杖伸到棋盒中一点,杖头便如有吸力一般,吸住一枚白子,放在棋局之上。

  一旁的玄难赞叹道:“大理段氏武功独步天南,果真是名不虚传。”

  段誉回想起当初发生在万劫谷的事,他想到段延庆当日与黄眉僧弈棋的情景,深知段延庆不但内力深厚,棋力也是非常厉害,心道,只怕这个“珍珑”被他破解了,也未为可知。

  朱丹臣俯身在段誉耳畔低声说道:“世子,咱们走吧!可别失了良机。”

  段誉摇头拒绝,他一来想看看段延庆能否解开这棋局,二来自衬有陈恒之和乔峰在场,便是打起来也不怕他。

  苏星河对这局棋的千变万化,每一招都早已了然于胸,当即应了一招黑棋。

  段延庆想了想,又伸手下了一子。

  苏星河说道:“阁下这一招极是高明,且看能否破关,打开一条出路。”下了一子黑棋,封住去路。

  段延庆又下了一子。

  如此,百余子下去,日头正中,时辰已到了晌午,一旁观战的玄难忽然说道:“段施主,你起初的十招走的是正道,从第十一招开始,便走入了旁门,越走越偏,再也难以挽救了。”

  段延庆面无表情,沉闷的声音响起:“少林派是名门正宗,依大师你的正道说法,又该如何解救?”

  玄难叹了口气道:“这棋局似正非正,似邪非邪,用正道之法是解不开的,但若是纯走偏锋,也行不通啊!难!难!难!”

  他连说了三个难字。

  段延庆左手铁杖停在半空,微微颤抖,始终点不下去,过了许久,说道:“前无去路,后有追兵,正也不是,邪也不是,那可是真难也!”

  他本是大理太子,家传武功也是大理段氏正宗心法,但后来出现变故,入了邪道,玄难的几句话,竟然触动了他的心境,渐渐入了魔道之列。

  这个珍珑棋局,变幻百端,因人而异,爱财者因贪而失误,易怒者由愤而坏事。

  段延庆的生平第一恨事,乃是残废之后,不得不抛开本门正宗武功,改习旁门左道的邪术,一到全神贯注之时,外魔入侵,竟心神荡漾,难以自制。

  旁观的鸠摩智渐渐看出了一点名堂,他不动声色的说道:“一个人由正入邪易,改邪归正难,人的一生啊,一堆堆坎坷!唉,可惜,一失足成千古恨,再想回首,是再也不可能了!”

  话语间,充满了怜惜之情,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是感同身受,有感而发。

  乔峰、玄难、苏星河等江湖高手却知道这番僧不怀好意,趁火打劫,要引得段延庆走火入魔,除去一个厉害的对手。

  果然段延庆呆立不动,凄然说道:“我以大理国太子之尊,今日落魄江湖,沦落到这步田地,实在愧对列祖列宗。”

  鸠摩智见自己的诡计得逞,心中高兴,他说道:“九泉之下,你有何颜面去见段氏先人,若是自知羞愧,不如自尽了断,也算是不落你段氏先祖的威名!自尽吧!”

  说话声轻言细语,柔和动听,一旁功力不足之人,已听得迷迷糊糊,昏昏欲睡。

  这却是鸠摩智用上了佛门的渡化之术,以往渡化信徒,无往而不利。

  其实说白了,只是精神力的粗浅运用,迷魂催眠术罢了。



阅读提示:系统检查到无法加载当前章节的下一页内容,请单击屏幕中间,点击右下角或者右上角找到"关闭畅读"按纽即可阅读完整小说内容。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