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巨大 直达底部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1章半年【第4更,求订阅,求月票!】
      无崖子嫌弃的看了一眼:“星河,问问他账本藏在哪里?然后,再给他一个痛快罢了。”

  这番僧看似庄严宝相、人模人样,内里却如此龌龊,简直丢尽了佛门的脸面。

  鸠摩智痛痛快快的交待,自然是怕陈恒之再给他来一下,苏星河从他身上搜到账本,再一掌拍在他头上,一代“高僧”鸠摩智就此圆寂,死在这青山绿水之间。

  这时,王语嫣嘤嘤一声,幽幽醒来,看着近在咫尺的段誉,吓得一把推开了他,段誉心中失落不已。

  无崖子心中很是重视这个外孙女,他招了招手,轻声说道:“好孩子,到外公这边来。”

  王语嫣迟疑了一下,缓步走到他身边,一言不发。

  看着她心里比较抗拒,无崖子不以为意,让她接受这件事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慢慢来呗,无崖子相信,他可以等到叫外公的一天。

  无崖子看向段誉,说道:“段世子,你学了我派绝学,可愿拜老朽为师?”

  段誉期期艾艾:“小生…小生当初在神仙姐姐的玉像前叩首千遍,已经拜她为师了…”

  无崖子手抚长须,也不强求:“也罢,那玉像雕刻的是老朽师妹,按照辈分,你可以称呼老朽一声师伯。”

  段誉欣然接受:“弟子段誉,见过师伯。”

  无崖子高兴不已,连道好孩子。

  他看向乔峰:“乔帮主,可以拜师了吧?”

  乔峰干脆利落的行三拜九叩大礼,口称师尊。

  无崖子更是兴奋,将左手指上的七宝琉璃戒除下,递给乔峰,道:“好徒儿,戴上这枚戒指,你便是我逍遥派新一任掌门人。”

  乔峰也不推辞,依言接过戒指,戴在自己的左手大拇指上,拜谢道:“徒儿谢师尊!”

  缩成一团的丁春秋眼中妒火中烧,他谋划了三十多年,却始终是徒劳无功,眼前这小子却是轻而易举就得那老贼亲手送上。

  只是,一想到自己撑不过这小子三招,就被打成重伤,心中刚生起的重重念头,又熄了下去。

  一旁的苏星河见状,整了整身上的衣衫,向乔峰跪倒,磕下头去,说道:“逍遥派弟子苏星河,拜见本派新任掌门。”

  乔峰连忙扶起他,嘴里说道:“苏师兄快快请起。”

  苏星河却又跪了下去,说道:“掌门师弟容禀,前些年来,为了防止门下几个不成器的徒儿被害,师兄遂将他们逐出门下,现在,师兄想禀明掌门,让他们重归本门,请掌门人允许。”

  乔峰看了一眼下方眼巴巴看着自己的函谷八友,欣然点头:“苏师兄这是说的什么话,诸位师侄能回本门,师弟高兴还来不及,允了,我允了。”

  苏星河连忙拜道:“谢掌门人大人大量!”

  对身后八人道:“快,你们几个,快过来行礼,拜见师祖,拜见掌门人。”

  康广陵、薛慕华等人喜出望外,声泪俱下,齐齐跪在地上叩头不已:“逍遥派门下弟子康广陵(范百龄、苟读、吴领军、薛慕华、冯阿三、李傀儡、石清露)拜见师祖,拜见掌门师叔,拜见师尊。”

  无崖子连连叫好:“好孩子,都是好孩子,都起来吧。”

  乔峰脸上也露出了笑容。

  …………

  时间一晃,半年过去了。

  擂鼓山,原先那三栋小木屋旁,多出了几栋新建的精舍,大树下,新起了一座坟茔。

  墓碑上刻着:先师无崖子之墓七个大字。

  坟茔上的泥土还未彻底干涸,周边散落着些许外圆内方的纸钱,墓碑前插着的香烛还兀自腾起渺渺青烟。

  无崖子墓旁,放置着由丁春秋真身铸成的跪姿青铜像。

  坟前,跪着乔峰和苏星河师兄弟二人,还有段誉、阿朱和王语嫣,身后跪着已重归逍遥派门下的函谷八友,以及苏星河所建立的聋哑门二十余个门人。

  距离不远处,陈恒之负手而立遥望着这一幕,心中略带伤感。

  自乔峰拜师无崖子,继任逍遥派掌门之后,一众人便在这擂鼓山搭房建屋安顿下来。

  每日里,陈恒之和无崖子两人谈武论道,交流修炼心得,甚至是交换双方的修炼功法。

  陈恒之和无崖子两人论道时,从不避开众人,也顺便指点他们的修行。

  到了他们这等境界,心中早已摒弃了所谓的门户之见,可以说,能为了再进一步,这些所谓的不传之秘都算不得什么。

  当无崖子看到陈恒之的《星辰武道》时,不禁老泪纵横,连连说若是早些年见到这等功法,一定可以再进一步,只可惜,造化弄人。

  无崖子身为逍遥派上代掌门,除了《小无相功》是逍遥子秘传给李秋水防身之外,逍遥派其余功法,无崖子都拥有秘笈。

  陈恒之见到逍遥派的那些功法时,赞不绝口,每一门功法练到高深境界,都可以成为绝世高手,持之纵横天下。

  而在逍遥派,却有近十门之多,这才是江湖上名副其实的土豪门派,所谓的天下武功出少林都弱爆了。

  身为现任掌门,无崖子所会的功法自然全部传授给了他,乔峰只选了一门内功练习,便是大名鼎鼎的《八荒六合唯我独尊功》。

  其余如《北冥神功》,或是武技都不符合他的性格,只是吸取其精华,融入自己已有的《降龙廿八掌》中。

  好景不常在,四个多月后的一天,无崖子把乔峰、苏星河、王语嫣叫到身边,拉着他们的手,一直说着话。

  陈恒之知道,无崖子大限来临了。

  果然,随后不久,他将后事交待好后,将乔峰和苏星河赶了出去,以灌顶之术,将全身功力都传给了王语嫣。

  按他的意思是,亏欠这个外孙女良多,这七十年功力便是留给她防身之用,也算是做外公的一点补偿,仅此而已。

  眼下,无崖子七七已过,乔峰等人打算离开这里,正在无崖子墓前告别。

  只见乔峰站起身,对苏星河拱手道:“师弟这便离开了,以后师尊的故居,还请师兄多多费心。”

  苏星河擦了擦泪水:“掌门师弟请放心,师兄年事已高,以后就不再出这山谷了,剩下的日子里,我陪着师尊,哪儿也不去。”



阅读提示:系统检查到无法加载当前章节的下一页内容,请单击屏幕中间,点击右下角或者右上角找到"关闭畅读"按纽即可阅读完整小说内容。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