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巨大 直达底部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章杨广【为舵主三界火加更】
      大业十四年,春三月,江都临江宫。

  自杨广登基后,下旨修筑他曾任总管的扬州城,改名为江都。

  不但扩城廓,广兴宫殿,修植园林,又在城北依山傍水处,建有归雁、回流、松林等蜀冈十宫。

  不过最宏伟的,还是建在长江岸边的临江宫,只要杨广心血来潮,不管早晚,都会到那里观赏长江的美景。

  阳光从西面的窗隔斜斜照了进来,殿中一片宁静祥和。

  内史侍郎虞世基、御史大夫裴蕴二人在大殿内等待面圣,迟迟不见皇帝露面,二人心中焦急,却又各怀鬼胎。

  挨了一个多时辰,太阳都快要落山了,一名内侍匆匆跑来禀报道:“圣上正在更衣,听得二位大人有要事面圣,正准备接见二位大人。”

  虞世基、裴蕴大喜,谢过内侍,安心等待。

  这时,有宫女进来殿中,点燃了挂在四周的数十盏宫灯,又关上门窗,燃起四角的炉火。

  不一会,有内侍唱喏道:“圣上驾到!”

  话音一落,数十名太监、宫女鱼贯而入,分班排列,忙活了一阵后,肃立伫候两旁。

  接着,在右屯卫将军独孤盛的带领下,大批近卫士卒手执长戈走了进来,把守了大殿各处出口。

  鼓乐声远远传来,在宫监的开路下,皇帝杨广携同上百位妃嫔姗姗而至,他和萧妃、朱妃都坐上软轿,由宫中力士扛着,缓缓行来。

  众人跪伏地上,恭迎圣驾。

  待杨广侧身半躺在南面的卧椅上时,众妃嫔亦团团围着他坐下,众内侍、护卫才山呼万岁。

  远远看去,杨广年近半百,身穿龙袍,头戴帝冠,两撇胡子更添威严,但神色间却是一等一的桀骜,可见其定是刚愎自用之人,而其两眼泛青,面颊消瘦,显然其早已被酒色掏空了身子。

  他叹息一声,出声说道:“朕知道,宫外面有许多人都想要朕屁股底下的位子,唉!

  朕大不了学陈后主,国破后仍做长乐公,继续饮酒作乐,哈哈哈哈!”

  笑容中,隐约有一丝苦涩。

  众人无不一脸愕然,想不明白为何他竟说出这样的话来。

  坐在杨广右边的萧妃咯咯娇笑道:“圣上说笑了,这些大臣总爱把那些乌合之众夸大其词,圣上不要相信他们的鬼话。”

  独孤盛低声请求道:“圣上,越王派人来报,叛贼李密率众百万,进逼东都,已经占据了洛口仓,求圣上速速回京主持大局,否则东都一旦失陷,后果不堪设想。”

  虞世基说道:“圣上勿慌,独孤将军不过是夸大其词,若李贼果有百万之众,东都早已失守,又岂能等到越王求援?”

  杨广的声音响起:“外面的逆贼情况如何了,裴大夫给朕如实报告。”

  裴蕴不慌不忙,躬身道:“请圣上明鉴,逆贼之众正日渐减少。”

  杨广坐直身体,皱眉道:“少多少?”

  裴蕴随口胡诌道:“只有以前的十分一。”

  杨广闻言,出了一口长气,随后,他又想起什么,问道:“朕听闻,唐国公李渊在太原举旗造反,可有此事?”

  裴蕴吓了一跳,跪倒在地,回道:“现在外面时常有人故意造谣生事,待微臣调查清楚,再来禀告圣上。”

  他话音一落,一声冷哼来自殿门处响起,接着有人呵斥道:“满口谎言!”

  众人吓了一跳,往声音来处望去,赫然见到两位英武不凡的中年人走了进来。

  这两人,正是虎贲郎将司马德戡、将作少监宇文化及。

  独孤盛、裴蕴和虞世基三人见状,立时脸色大变,他们早有布置,若宇文化及等人入宫,须得经过他们许可才行,现在他们已经来到了跟前,独孤盛等人这才知道,形势大大的不妙。

  内侍这才唱喏道:“虎贲郎将、少监进谒圣上。”

  两人看都不看裴蕴等人,径自来到殿中,行完叩见之礼后,长身而起,站到与他们相对的另一边。

  独孤盛立即举步移到杨广的御座之前,而护守在龙座两侧和后面的近卫,都不由将手握兵器上,随时准备出手。

  杨广似乎是没有觉察到双方剑拔弩张之势,惊讶道:“宇文将军说裴卿家满口谎言,这是何故?”

  裴蕴立刻跪在地上,嚎啕大哭道:“请圣上为微臣做主,微臣对圣上忠心耿耿,若有半句谎言,定教微臣死无葬身之地。”

  宇文化及嘴角露出一丝嘲讽的笑意,眼中闪过森寒的杀机,淡淡地说道:“之前杜伏威在山东长白,现在他已到了历阳;

  李密以前仅有瓦岗一地,现在先取荥阳,继取洛口;

  李子通以前也算得什么,现在却聚众江都之北,随时南下、

  圣上之所以全无所闻,皆因被奸臣环绕,天下告急,却不思奏明圣上,逆贼实多,却被肆意诳减。

  圣上既闻贼少,发兵不多,众寡悬殊,贼党其势日盛,甚而唐国公李渊谋反之事,天下皆闻,唯独圣上蒙在了鼓里。”

  虞世基亦扑倒地上,哭诉道:“圣上勿要听信谗言,想要造反的人就是他宇文化及。”

  杨广眉头紧蹙,想不到区区一年多,天下局势竟已糜烂到这步田地,难道天要亡我大隋?

  他脸色平静地说道:“两位爱卿先起来,朕定然查明事实,还尔等一个公道。”

  宇文化及闻言,冷笑不已。

  这时,惨叫声大起,只见守门的近卫东仆西倒,鲜血四溅,一群头戴红巾的军士冲了进来,带头的是几名身穿将军衣甲的大汉,与宇文化及二人会合一处,占了大殿近门处一半空间。

  坐在杨广身侧的群妃立时花容失色,纷纷尖叫着往后面躲去。

  独孤盛见状,立刻和数十名近卫拥了出来,挡在杨广的身前。

  裴蕴和虞世基吓得脸都白了,连爬带滚躲到独孤盛的身后。

  独孤盛大喝道:“司马德戡,你想造反吗?还不放下兵器跪地请饶。”

  司马德戡冷笑道:“独孤将军言重了,将士们一心思归,末将只是想奉请圣上移驾回京师罢了。”

  杨广站起来大声喝道:“朕待你们一向不薄,怎么,今天这是要逼宫造反吗?”

  宇文化及冷哼一声,说道:“圣上遗弃宗庙,巡幸不息,外勤征伐,内极奢淫,使丁壮尽于矢刃,老弱填于沟壑,四民丧业,盗贼蜂起,更复专任奸谀,饰非拒谏,若肯悉数处死身边奸臣,回师京城,臣等仍会效忠,为朝廷尽力。”

  杨广这才脸色大变,大声叫道:“反了,真的反了!”

  他知道,当宇文化及陈述出自己的罪名之后,自己就已经没有了活路。

  只是,他怎么也想不到,宇文阀竟然敢冒天下之大不韪,胆敢弑君。

  想及于此,杨广不由高呼:“难道朕做错了吗?天要亡朕,朕不服!朕不服啊!”

  即将身死,杨广反而镇定下来,他端坐在龙椅上,冷声喝问道:“朕的大好头颅在此,你们谁敢来取?”



阅读提示:系统检查到无法加载当前章节的下一页内容,请单击屏幕中间,点击右下角或者右上角找到"关闭畅读"按纽即可阅读完整小说内容。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