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巨大 直达底部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章问策
      见杨广恭敬的行礼,陈恒之点了点头,伸手虚扶,说道:“下界天子客气了,不必多礼。”

  宇文化及冷哼一声,不屑道:“装神弄鬼之徒,不过是宗师而已,卖弄玄虚,拿命来!”

  他早已看透了陈恒之的实力,伸手直直一拳轰出,立即这大殿变得奇冷无比,一股股寒劲随着他的拳头,直往陈恒之轰击而去。

  陈恒之转过身,负手而立,一动不动,静静的看着他出手,只见那寒劲到了陈恒之身前三寸处,纷纷冰消瓦解,好似不存在一般。

  宇文化及脸色一变,他引以为傲的家传寒冰劲竟然寸功未立,连那人的衣角都没有碰到,这让他不敢置信。

  宇文化及不信邪,又是挥出拳头,一道又一道,无数的寒冰劲往陈恒之轰去。

  殿中立时变得冰冷无比,这阳春三月却好似一下就成了隆冬腊月般,一旁的杨广打了个寒碜,周围不少普通士卒被冻得身上都结了冰。

  但是,无论他怎样出手,都是徒劳无功,根本不能伤到陈恒之分毫,连周身三寸都突进不了,这让他彻底绝望。

  陈恒之见他停了下来,悠悠地说道:“刚才你攻击了这么多招,现在轮到我了!”

  他一指点出,一道金黄色的真气贯穿而去,洞穿了宇文化及的头颅,灼热的真气径直在地面上打穿一个深深的大洞,一股烧焦味传出。

  陈恒之在降临到这个世界时,就已经发现了,这个世界的修行之法迥异寻常,当时他心想,或许是错觉。

  直到宇文化及向他出手后,在灵觉注视下,宇文化及的真气运行方式,如同掌上观纹般呈现在眼前,陈恒之立时心下了然。

  陈恒之此前接触到的修行之法,乃是道家正宗,走的是“炼精化气、炼气化神、炼神返虚、返虚合道”之路,虽然有内家、外家之分,但也只是侧重点不一样而已,讲究的是“精气神”同修,三者齐头并进。

  然而,他观看了宇文化及的出手后才发现,这个世界居然以炼神为主,练气为辅,至于代表精的肉身,并不重要,只是皮囊而已。

  当然,有可能宇文化及只是个例,其他人的情况,得等到陈恒之接触了之后,才能下定论。

  不过,像宇文化及这种只修神和气,不修精的半吊子宗师,陈恒之弹指就可以秒杀,挥手便可灭一群,无他,太鶸!

  杨广见他弹指间,便击杀了江湖中大大有名的宇文化及,大喜道:“仙使神威!”

  陈恒之淡淡的弹了弹衣角:“天子言重了,不过是一只小小的苍蝇罢了。”

  杨广恭敬的点头应道:“仙使说的极是,不知仙使何以教孤王?”

  陈恒之看了大殿一眼,皱了皱眉:“天子还是先摆脱眼下的局面再说吧。”

  杨广躬身应是,他转过身,一改方才的卑躬屈膝,满脸威严的对独孤盛说道:“独孤爱卿,朕命你负责平定叛乱,务必将此事平息下去,朕准许你便宜行事。”

  独孤盛大声回道:“微臣必不辱圣命,请圣上放心。”

  他恭恭敬敬的行了一个礼,拔出长剑,转头大喊道:“圣上得天眷顾,已有仙使下凡相助,逆首宇文化及已伏诛,你们还不速速投降,放下兵器,投降不杀!”

  惊慌失措的叛军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皆是不知所措,他们不约而同的看向司马德戡。

  看着这一幕,杨广伸手虚引,笑道:“此地噪杂,仙使请随孤王到别处安歇。”

  陈恒之点点头:“天子请!”

  两人并肩转身走出这处大殿,身后哗啦啦的兵器落地声。

  来到另一座大殿,立即有宫女过来点燃灯烛,又上了茶点,安排得井井有条。

  陈恒之和杨广两人相对而坐,等宫女忙完后,杨广挥挥手,示意让她们退下。

  殿中,杨广拱手道:“孤王今日始闻,这大隋江山已被孤王丢失了大半,群贼并起,烽烟四起,求教仙使,孤王如今可该如何是好?”

  陈恒之挥挥手,道:“天子勿慌,我这不是来了么,陛下请看,这是未来将会发生的事。”

  说完后,在杨广一头雾水的眼神注视下,陈恒之端起桌上的茶水,往前一泼。

  只是,下一刻发生的事,令杨广惊讶的站了起来,他嘴里哆嗦着道:“仙术,仙术…”

  陈恒之笑道:“天子勿惊,此乃小道耳,请凝神观看。”

  却见,那茶水泼出后,并没有如平常那般落在地上,而是悬浮在半空中,化为一块虚拟光屏。

  杨广闻言,凝神看去,只见上面出现了画面,从扬州两个小混混开始,双龙机缘巧合获得《长生诀》,一路成长路上各派高手出场,寇仲成立少帅军,最后却将天下拱手相让,画面以李世民杀兄囚父登基结束。

  杨广看得目不转睛,看完后,他冷笑一声:“哼,好一个慈航静斋,好一个帝踏峰,还有孤王的好表弟李渊,想不到,最后的赢家却是你李世民,孤王的好表侄!”

  他停了停,对陈恒之恭敬的躬身道:“仙使神威无量,孤王大开眼界。”

  陈恒之说道:“这是我截取时间长河中的一段投影,也可以说,此乃本世界的未来演化。”

  “未来…”

  杨广咀嚼着这两个字,良久,他霍然起身,大礼参拜道:“求仙使救我!”

  杨广心知肚明,若是自己注定要死于叛军之手,仙使也没必要下凡,肯定是有一线生机,现在他要做的,便是紧紧抓住这一丝机会。

  陈恒之拂袖将他扶起,笑道:“命运,难以捉摸,我从时间长河中看到的,并不一定会发生,也有可能只有长河中的一条支流而已。”

  顿了顿,接着说道:“大道五十,天衍四十九,万事万物都有一线生机,下界天子,命运中显示,你本来是必定死于江都的叛军之手,现在,我来了之后,未来还会如何,谁也说不准,谁也看不透。”

  杨广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他急忙问道:“仙使,孤王应该要怎么做?”



阅读提示:系统检查到无法加载当前章节的下一页内容,请单击屏幕中间,点击右下角或者右上角找到"关闭畅读"按纽即可阅读完整小说内容。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