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巨大 直达底部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6章回江都【求订阅!求月票!求打赏!】
      辽河,高丽境内与大隋接壤处。

  被高丽人摆放了数年的京观群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巨大的坟茔。

  最前方,竖立着一块二丈高的巨大石碑,平净光滑的石碑上,正中间刻有“大隋征东英魂永垂不朽”十个苍劲有力的大字。

  石碑正面,左右两侧各刻有一行行小字,右侧刻有征东事件的来龙去脉,左侧刻有“大隋帝师陈恒之于隋大业十四年秋日立”十七个字。

  碑前放置着祭品,香烛上青烟渺渺,正中央放置着高丽王高元的人头。

  陈恒之烧完最后一叠纸钱,叹息一声:“你们安息吧!”

  他伸手虚划,天地灵气发生剧烈波动,一个箩筐大的字符出现,“封”字符悬浮于半空中,发出荧荧光芒。

  陈恒之一挥手:“去!”

  字符陡然炸开,在他的意念下,笼罩住石碑和坟茔,随后,光华一闪,消失不见,仿佛不存在一般。

  陈恒之做完这一切,转身离开了此地,只余下满地的纸灰,随风飘散。

  ……

  大业十四年夏,天下三大宗师宁道奇、慈航静斋主梵清惠、佛门四大圣僧,一行六人尽皆殒命于徐州境内的一座山谷中。

  消息传开后,天下震动!

  终南山,帝踏峰上。

  近日来,隐于半山腰上的一排排建筑尽皆挂上了白绫,不时听到有痛哭声传出。

  灵堂中,师妃媗跪在梵清惠的棺椁前,泣不成声,她恨恨地说道:“师傅,弟子发誓,此生定为您报仇雪恨,若违此誓,教弟子万箭穿心而死!”

  岭南,宋氏山城。

  宋缺得知这一消息后,将自己关入磨刀堂中,三天三夜不曾出门。

  太原,李阀。

  李家二公子李世民病倒了,卧病在床多日都不见好转,太原附近百里内,有名气的大夫都被请来,给二公子瞧过病,他们都摇头叹息,表示这是心病,药石无用,心病还须心药医。

  李世民自听到佛门损失惨重的消息后,就心生巨大的恐惧,他刚刚和师妃媗约定好,佛门全力扶持他登上天下之主宝座,相应的,他登顶后,立佛门为国教,举国信佛。

  然而,好日子还没来到,佛门就倒了?

  巨大的靠山就这么倒了?

  李世民仿佛感觉失去了人生奋斗的目标。

  而且他最为恐惧的是,万一他和佛门的约定被人揭露出来,整个李阀怎么看他?他老爹李渊怎么看他?他大哥李建成又怎么看他?

  江都,临江宫。

  隋帝杨广得知这一消息后,连连叫好,多次对大臣表示:帝师大人干得漂亮!

  暗中,杨广神情变化莫测,心中惊骇不已,对陈恒之忌惮无比。

  虽说在他眼中,陈恒之乃上天派来,辅佐他成就霸业,但陈恒之武功太高了,这种不受自己掌控的感觉,让他很是不爽,他下定决心,找到机会就要把陈恒之弄得远远的,弄到那看不到的地方去,这样他才放心些。

  民部尚书,裴府。

  石之轩所化名的裴矩因经略西域有功,分化突厥,升迁至民部尚书,掌管大隋的钱袋子,位极人臣。

  他曾化名大德和尚,拜入四僧门下学习佛法,又被四僧联手上演千里大追杀。

  对于四僧,石之轩心头也说不上到底是敬佩还是怨恨,骤然得知他们被帝师杀死的消息,石之轩仰头长叹,他心头空荡荡的,不是滋味。

  …………

  半个月后,陈恒之回到了江都,当晚,他就进皇宫见杨广。

  当陈恒之说出自己去了一趟辽东,踏过国境线,将高丽国王室上下、文武百官、傅采林都宰了,顺便祭奠了一番阵亡战士之后。

  杨广惊讶得张大了嘴巴,他怎么也想不到,陈恒之离开扬州不过区区三个多月时间,竟然干下了这么大的事。

  在北上途中,先后击毙了八帮十会中近五百名好手,有效的震慑了这些江湖草莽。

  随后,在徐州境内的一个不知名山谷中,连连击毙中原第一人、佛门四圣僧、慈航妓斋梵清惠六人,打击了佛门嚣张跋扈、不可一世的气焰。

  却又绕道北上冀州,东渡高丽,割了高丽守护神弈剑大师傅采林的人头,再横扫高丽王宫,报了杨广三征高丽失败的一箭之仇。

  杨广满脸喜色,高声说道:“帝师大人一路辛苦了,孤王得好好款待款待,来人,设宴,孤王今晚要和帝师大人一醉方休。”

  陈恒之也不拒绝,笑道:“多谢圣上!”

  不一会儿,御膳房就准备好了宴席,酒菜一一端了上来,两人宾主分座。

  杨广高举起酒杯,看向陈恒之,大笑道:“帝师,孤王敬你一杯,帝师辽东一行,可是为孤王出了一口恶气,孤王这心里呀,可是舒服多了。”

  暗中,他对于陈恒之的忌惮更是加重了三分。

  “圣上言重了。”

  陈恒之笑道:“在其位,谋其政!我身为大隋帝师,为国分忧,扫平外敌,是我分内之事,圣上何须客气。”

  杨广闻言,颇为高兴,说道:“帝师大人深明大义,真乃百官楷模,他们那些人,要是都有帝师这样高深的觉悟,孤王也不会像现在这样累了。”

  陈恒之回道:“修身治国平天下!家在前,国在后!有家在先,国君在后!这是儒家一家独大所造成的恶果。圣上便是再愤慨也是无用。”

  “哼!”

  杨广冷哼一声,重重的将酒杯掷在桌上,冷声道:“这些世家弟子,只知有家族,何曾将孤这个皇帝放在眼中,尸位素餐,国之蛀虫也。”

  “圣上此言差矣!”

  陈恒之抚额苦笑不已,言道:“从来都没有无用之人!世家子弟也好,寒门弟子也罢,都只是圣上的子民,只要将他们用对了地方,便是一个废物也能发挥他应有的作用。

  为了消耗关陇世家的力量,圣上不惜劳民伤财也要三征高丽,此计不是说不行,而是迈的步子太大了,扯着蛋了。

  要是冷静下来,温水煮青蛙,以圣上的手段,覆灭世家也只是时间早晚问题而已。”

  杨广闻言一怔,细细思索,深以为然,他点了点头,言道:“孤王已经知道了,谢帝师提醒,好在现在知道也不晚。”

  陈恒之笑道:“其实现在这种情况,也不全是坏事!既然世家冥顽不灵,那就将这一切都打碎,乾坤再造,从头再来!”

  杨广闻言,哈哈大笑!



阅读提示:系统检查到无法加载当前章节的下一页内容,请单击屏幕中间,点击右下角或者右上角找到"关闭畅读"按纽即可阅读完整小说内容。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