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巨大 直达底部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9章师妃暄【求订阅!求月票!求打赏!】
      陈恒之玩味的说道:“李世民?济世安民的李家二公子?那么,方才出言讽刺陈某的那位,便是四公子李元吉么?”

  李世民一脸的和善,将姿态摆得很低,拱手道:“正是小弟,方才多有得罪,还请诸位大人有大量,饶过舍弟一回。恕罪恕罪!”

  谦谦君子,温润如玉。

  君子风范十足,令人如沐春风,心生好感。

  陈恒之不由侧目,这李世民不愧是历史上鼎鼎有名的人物,接人待物方面令人挑不出什么毛病,确实有人主之相,不过,可惜了!

  可惜,你站在我陈某人的对立面!

  他淡淡地说道:“饶过他,那你李世民的面子可真大,便是当时的宁道奇,我陈某人也没有给他面子,你又算什么东西?”

  一脸微笑的李世民闻言大惊,先前,他在窗口遥见陈恒之,见他气质高雅,便开口询问同伴,哪知坐于窗口的李元吉心直口快,恶言相向,随后陈恒之等人找上门来,他便低头认罪,欲结交一二。

  眼下,听得陈恒之如此说,便细细打量着,良久,他心中闪过一个不好的念头,当下出声问道:“可是帝师大人当面?”

  声音哆嗦,显得颤抖不安。

  陈恒之微笑不语,身后的杨倓上前一步,出声说道:“家师正是我大隋帝师,尔等还不上前拜见?”

  李世民这才看向陈恒之身后的三人,惊呼道:“皇长孙?寇兄,徐兄?”

  “什么?帝师?就是那击毙了宁宗师和四圣僧、梵斋主,又在辽东击毙傅采林的那位帝师?”

  之前,厢房内其余三人,正笑吟吟的看着李世民应付陈恒之四人,眼下骤然听得被李元吉骂乡巴佬的这人,就是帝师陈恒之,哪里还坐得住,都惊慌失措的站了起来。

  唯有坐在南面的那名俊美男子,眼睛里都要喷出火来,死死的盯着陈恒之,咬牙切齿。

  李世民眼中闪过一丝惊慌,急忙上前拜道:“世民拜见帝师大人!”

  陈恒之点了点头,大马金刀的坐了下来,环视了一圈,言道:“怎么,李公子不给我介绍一下在座的各位俊杰吗?”

  李世民心怀忐忑,连忙说道:“是是是,这位是世民的好友秦川秦公子。”

  他又指着北面的人,说道:“这位是多情公子,侯希白侯兄。坐在世民对面的,则是舍弟元吉。”

  侯希白和李元吉齐齐站了起来,行了一礼,侯希白恭维道:“早就听闻帝师大人的威名,今日相见,平生足矣!”

  李元吉缩了缩脑袋,唯唯诺诺道:“不错,刚才是我骂的你,要杀要剐,悉听尊便…我要是皱一下眉头,就不是好汉。”

  中间停了一下,说到后面,却显得异常悲壮。

  李世民急忙出声:“四弟,你…”

  陈恒之挥了挥手,言道:“陈某还没有心胸狭窄到容忍不了一句骂言,不过,李家四公子之名,我记下了。”

  他说完后,目光看向坐于南面的秦川,也就是慈航静斋的圣女师妃暄,悠然道:“师姑娘用这种眼神看着我,是想步令师后尘吗?”

  秦川,不,是师妃暄闻言,气得胸膛急剧起伏不定,右手握住桌上的色空剑,目光死死的看着陈恒之,半晌之后,又松泄了下来,颓然道:“你这恶魔,杀了我吧!”

  陈恒之笑道:“我为何要杀你?”

  本来闭目等死的师妃暄闻言,睁开眼睛,诧异道:“你不杀我?那你可不要后悔!”

  “怎么?想报仇?”

  陈恒之嗤笑一声,言道:“以你慈航静斋的功夫,这辈子都不可能了,下辈子努力吧。”

  “你…”师妃暄怒火中烧,死死的盯着他。

  李世民见状,忙打岔道:“不知帝师大人此次西行洛阳,可是有何贵干,若是有需要世民的地方,帝师大人尽管吩咐便是。”

  陈恒之目光一转,看向李世民,毫不在意道:“本帝师听说,有人要在这洛阳城代天选帝,胜出者,将获得传国玉玺相赠。

  师姑娘,你说,是这样吗?”

  他说完,又看向师妃暄,目光炯炯。

  李世民闻言,表情有些不自然,他打圆场道:“帝师大人说笑了,圣上在位,如日中天,谁敢如此大逆不道,这都是没影的事,虚假消息而已。”

  陈恒之似笑非笑的看着他,言道:“是吗?看来李家还是朝廷的忠臣,那好,二公子回去转告令尊一声,就说本帝师让他回京述职,限他一个月之内,赶到江都面圣!”

  李世民闻言,吓了一跳,呐呐道:“这…”

  陈恒之冷哼一声,不再看他,转而望向师妃暄,慢条斯理道:“师姑娘,交出来吧,你不会认为,就凭你的实力保得住传国玉玺吧?”

  师妃暄脖子一横,目光如炬,看着陈恒之,言道:“帝师大人这么想要传国玉玺,莫非你也想在逐鹿中原的餐桌上分一杯羹?”

  “我?分一杯羹?”

  陈恒之哈哈大笑,浑身气势毫无保留的释放出来,压迫房中诸人。

  众人只觉得眼前一暗,仿佛方才还人畜无害的帝师大人陡然一变,成了九天之上那顶天立地的上古神魔,而他们自己却成了地底的蝼蚁,瑟瑟发抖,不能自已。

  在这股气势下,他们所有的骄傲,所有的自尊,都丝毫不存。

  这是生命等级差异所带来的差距,这是上位生命对下位生命带来的威压,犹如蝼蚁见了神龙。

  拳倾天下,睥睨一切!

  所挡者破,所击者服!

  煌煌天威,不可一世!

  过了一会,陈恒之收起气势,脸色漠然道:“如果我要争这天下,谁能阻挡?谁敢阻挡?哼,不知所谓!”

  顿了顿,又说道:“本帝师只是不与你这小丫头一般计较,但这绝不是容忍你放肆无忌、挑拨离间的理由!”

  众人皆是惊骇不已,虽然陈恒之的话看似狂妄,但是,细细想来,以他的战绩,确实没必要说谎,要是他有造反之心,只需振臂一呼,必定是从者云集。

  师妃暄张了张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在绝对的力量面前,她以往所谓的智慧、谋略,都毫无用武之地,一击就被扫入尘埃。

  这时,只听得陈恒之又说道:“我给你佛门三天时间,如果不将传国玉玺双手送上,休怪本座将佛门连根拔起,鸡犬不留!哼,我们走!”

  说完后,转身便走。



阅读提示:系统检查到无法加载当前章节的下一页内容,请单击屏幕中间,点击右下角或者右上角找到"关闭畅读"按纽即可阅读完整小说内容。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