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巨大 直达底部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4章邪王石之轩【双倍月票了,月票再不投,要发霉了!】
      “啪!”

  杨广猛得一拍御案,咆哮当场:“可恶,实在是太可恶了,这还有王法吗?”

  杨倓及时出言道:“皇爷爷,孙儿建议,取缔佛门,勒令沙弥还俗,追回授田,还天下万民一个公道。”

  坐在下方的陈恒之也脸色冷了下来,沉声道:“圣上勿要生气,这点小事还不值得圣上大动肝火,待得日后重整河山,必与佛门不甘休。”

  自陈恒之一行从洛阳回来已有半月时间,这一天,他收到杨广的邀请,进宫一叙,便进了临江宫。

  到了皇宫,听杨广述说才知道,原来是之前从洛阳带回来的财物已经清点完毕,统计结果已经出来了。

  待民部尚书裴矩将统计结果说出后,杨广龙颜大怒,便是陈恒之和太孙杨倓也是脸色不好看。

  据民部官员半个月来日夜不停的清点统计,得出来的结果是:整个净念禅院从建立以来,到最后被陈恒之剿灭的数百年间,其收藏的财物,换算成开皇之宝铜钱,大致估算是在四千多万贯左右。

  这是多么庞大的一个数据!

  大业年间,整个大隋朝廷一年的赋税,折算下来也不过是五百多万贯。

  现在,区区一个江湖门派全部的财产就能抵得上大隋整整八年的赋税,而这样的寺庙,整个天下还有许多,全部加起来又该有多少钱呢?

  也难怪杨广如此愤怒,他从小受先帝杨坚影响,笃信佛教,对佛门颇有好感,此前曾多次对天下名寺大加封赏。

  却想不到,佛门竟然如此富有。

  过了良久,杨广冷静下来,问道:“倓儿,鹰扬卫训练得如何,可堪一用?”

  杨倓起身回道:“回禀圣上,自鹰扬卫组建以来,已有一年零四月,经过大量的资源倾斜,将士们日夜苦练,无论是武功、文化、箭术、骑术、谋略都得到了极大提升。长枪已利,正待出鞘!请圣上下令!”

  “很好!”

  杨广脸上露出一丝笑容,又问道:“来将军,骁果军训练得如何了?”

  左翊卫大将军来护儿回道:“回禀圣上,自逆贼宇文氏谋逆被灭,圣上只诛首恶,赦免军中普通将士的罪责,并将江都寡妇、未婚女子配给军士成家以来,军士们深感圣恩,不再抱怨北归,而是用心训练,以思上阵杀敌,报效圣上隆恩。”

  杨广满意的点了点头,又问道:“裴爱卿,国库可曾充足?各大粮仓可满?”

  民部尚书裴矩回道:“禀圣上,夏收已毕,新粮入仓,国库充足。”

  自陈恒之降临,石之轩化所名的裴矩低调了许多,生怕引起陈恒之的注意。

  杨广大袖一挥,言道:“各自下去准备吧,随时开战,讨伐逆贼,重整天下!”

  “是!”

  …………

  出了皇宫后,陈恒之叫住了前面的裴矩,言道:“裴尚书请稍等片刻。”

  裴矩拱手拜道:“下官见过帝师,不知大人叫住下官有何贵干?”

  陈恒之左右看了一眼,见众人都偷偷看向这边,说道:“找个地方聊聊吧。”

  裴矩心中一惊,聊聊?聊什么?不过脸上表情未变,他笑道:“恭敬不如从命,下官敬听帝师大人吩咐。”

  陈恒之点点头,言道:“去帝师府吧。”

  裴矩从善如流,道:“悉听尊便!”

  随后,两人来到了帝师府的客厅,陈恒之命下人呈上了茶点,笑道:“裴尚书请!”

  “帝师请!”

  裴矩站着茶杯饮了一口,道:“好茶!”

  随后,他又道:“不知帝师请下官到府,有何要事相谈?”

  陈恒之放下茶杯,笑道:“无甚大事,只是闲聊而已。裴尚书当年经略西域,使得突厥两分,至今还内乱不止,当真是了不得的功绩。”

  裴矩谦虚的说道:“些许末功,当不得帝师大人称赞,帝师大人一举压服江湖众多势力,使得大隋焕然重生,这才是大功绩!”

  陈恒之悠悠地说道:“裴尚书若是一心为国,忠君本分,本帝师也不至于将你请来,询问一二。”

  “帝师大人何出此言?”

  裴矩心中一惊,诧异的问道:“下官自上任以来,兢兢业业,呕心沥血,从不敢懈怠。此次骁果军士一心思归,下官谏言圣上,令江都府内寡妇和未婚女子配给军士,以安军心,可谓是忠心耿耿。帝师大人如此说,可是寒了下官的心啊!”

  陈恒之不置可否,告诫道:“如此最好不过…本帝师希望邪王能言行如一,本分做官,为圣上分忧!”

  听到陈恒之的话,裴矩有些惊讶,疑问道:“邪王?不知帝师所言的邪王是何人,下官从不认识此人,也未曾听说过这个名号。”

  陈恒之哈哈大笑,言道:“本帝师听说,骗人的最高境界,便是将自己也骗过去,以前我只以为是传言而已,今日得见裴尚书,才知道真有其事。”

  裴矩脸色一冷,言道:“下官实在不明白帝师的意思,若是没什么事的话,下官便先告辞了。”

  陈恒之大喝一声:“石之轩,还不醒来?”

  犹如晴天霹雳般,惊雷巨响在裴矩的心头响起,他心神一阵恍惚,随即精神一震,猛的清醒过来,他双眼从迷茫到精光一闪,浑身气势如虹,冲上云霄。

  隋臣裴矩消失了,邪王石之轩回来了!

  他浑身气质大变,沧桑中带有三分忧郁,三分桀骜不驯和四分孤独,中年大叔成熟气息扑面而来,最是魅力无限。

  可以想像得出,年轻时的石之轩,应该对怀春少女是有着多么致命的吸引力,以致于黑白两道的接班人都为他倾倒,祝玉妍情迷于他,碧秀心为他送命。

  这些思考都只是一瞬间,陈恒之微笑以对,言道:“邪王,久仰大名!”

  石之轩脸色凝重,目光如炬的盯着他,出声问道:“见过帝师,不知帝师意欲何为?”

  在他的感应中,面前的陈恒之气势缥缈,时有时无,好似在此间,又似不在此间。

  陈恒之轻笑一声,言道:“我欲何为?取决于邪王的决定,也取决于魔门的决定!”



阅读提示:系统检查到无法加载当前章节的下一页内容,请单击屏幕中间,点击右下角或者右上角找到"关闭畅读"按纽即可阅读完整小说内容。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