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巨大 直达底部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6章征战【月票加更1/2】
      大业十六年春,二月二,龙抬头。

  隋帝杨广一声令下,十万骁果军全部出动,四面出击,兵分三路,分别攻击北面的李于通,南面的沈法兴,西面江淮的杜伏威。

  鹰扬卫郎将、太孙杨倓随西军出征,率领鹰扬卫两千人马,征战西面的杜伏威势力。

  鹰扬卫左偏将寇仲率领一千五百名鹰扬卫士,随北军出征,讨伐北面的李于通势力。

  剩余的一千名鹰扬卫士,则在右偏将徐子陵的带领下,随南军出征,讨伐南面的沈法兴势力。

  江都城头,御辇下,皇帝杨广和帝师陈恒之并肩站立,目送着大部队缓缓离开视线。

  陈恒之打趣道:“圣上还真舍得让倓儿随军出征,要是有个好歹,那…”

  杨广抚须大笑,脸上容光焕发,言道:“雏鹰总得自己飞翔,孤王也不能照看他一辈子。

  再说了,孤王当年二十岁时便帅兵灭陈,倓儿身为皇室子弟,如今十七岁的他,也该到为国分忧的时候了。”

  陈恒之沉吟不语,良久之后,他悠悠地说道:“圣上是在为倓儿铺路吗?”

  杨广眼睛一瞪,怒目而视,插手皇家立储可是大忌,随后,他又想到陈恒之的仙人身份和恐怖武功,便泄了气。

  他长叹一声,低声道:“想来先生看得出来,孤王诸症缠身,时日无多,年前得先生之助,请孙道长也瞧过了,却是药石无医,神仙难救。

  倓儿性子纯良,与人和善,这是仁君之相,孤王很是满意。

  然而,孤王怕他太过善良、不谙世事,这才将他送入军中历练、杀人见血、磨炼胆量。”

  杨广今年五十二岁,已到了知天命之年。

  他未曾习练武功,先天元精早失,纵欲过度,肾虚体弱;加上早年征战,伤了元气;导致此时年过半百,便已油尽灯枯,危在旦夕。

  陈恒之沉默不语,心知杨广说的都是事实,私下里,药王孙思邈曾对他说过,以杨广的身体,顶多撑个两三年,若是发生变故,很有可能身死当场。

  良久,陈恒之安慰道:“倓儿天资聪颖,习武天赋极高,以他先天真人境实力,只要谨慎一些,不致于有危险,况且,杜伏威的武功也不过后天巅峰,倓儿要收拾他,易如反掌。”

  陈恒之这个大弟子,杨倓的武学天赋比之双龙要差上一线,却也是天下间一流之列,加上他刻苦练功,在整个皇室的资源帮助下,终于在年前由后天反先天,晋级先天高手。

  杨广点了点头:“希望他能平安归来。”

  这一刻的他,没有一丝皇帝的威严,有的只是爷爷对孙儿的慈祥宠爱。

  当然,说是这样说,杨广却拍了拍巴掌,派了身边武功最高的一个太监高手,命他暗中跟随左右,保护皇太孙的安全。

  过了许久,大军已经彻底消失在视线外,陈恒之出声道:“圣上,回宫吧,春寒料峭,注意保重龙体。”

  杨广依依不舍的回过头,道:“也罢,摆驾回宫!”

  …………

  大隋出征,天下侧目。

  自大业十四年开始到现在,经过一年多的混乱征战,整个天下分为大大小小十来个势力。

  占据关中陇西的李阀,东都洛阳王世充,北有窦建德、刘武周、梁师都、高开道,西面巴蜀解晖,中原的瓦岗寨李密,江南湘楚的萧铣、赣闽的林士宏,以及占据岭南两广的宋阀。

  整个江东地区,除了大隋所在的江都扬州,还有王薄、辅公佑、杜伏威、李于通、沈法兴等小势力。

  对于周边的众多小势力,杨广初时并未理会,而是忍耐了下来,此时,一经发作,便是石破天惊,以雷霆之势,欲要横扫江东地区。

  北面的李于通,南面的沈法兴,西面的杜伏威,都各自只占据半府数县之地,地盘有限兵力有限。

  面对隋军的突然出击,还未组织起有效的防卫,便已失守,节节败退。

  大业十六年,三月初,李于通、沈法兴、杜伏威败亡,大军凯旋。

  四月,隋军征伐瓦岗寨。

  六月,瓦岗寨李密势力被灭,洛阳王世充投降,山东王薄投降。

  十月,隋军征战江南,同时对萧铣和林士宏动手。

  大业十七年春,大隋收复江南,光复大半山河。

  【后世史书记载:隋太宗大业十七年,时太孙倓率领鹰扬卫征战沙场,所向披靡,为收复国土立下了赫赫战功,为大隋中兴埋下了伏笔。

  鹰扬卫者,身高八尺,着重铠,执重陌刀,来去如飞,刀枪不入、水火不侵,力大无穷,兼且悍不畏死。

  在战场上无一合之敌,个个者是武功高强之辈。】

  后世史学家看到这一段的时候,都是一脸懵逼!

  还力大无穷,怎么不说是天神下凡呢?

  我们都知道,武帝杨倓在收复山河之战中,立下了汗马功劳,但是,吹牛逼也不是这样吹的吧?

  把我们都当傻子吗?

  …………

  在隋军征战的时候,北方并没有闲下来。

  李家二公子李世民大开招贤馆,招揽天下英雄,组建天策府,领兵出征,讨伐薛举、刘武周、窦建德等势力。

  大业十七年春,李渊废隋恭帝(原代王杨侑),于长安称帝,国号为唐,建元武德,定都长安,是为唐高祖。

  到了大业十七年夏,天下势力逐渐明朗,大隋占据中原、江南、江东之地;李唐占据了江北、关陇地区。

  其余中小势力纷纷被吞并,冰消瓦解。

  江湖势力中,李阀背后是佛门鼎力相助,而归属大隋的,则是以石之轩为首的魔门,还有隐秘的道门。

  这场天下之争,既是世家势力之争,也是道统相争。

  …………

  那日陈恒之下达了最后通牒,石之轩不敢怠慢,立即命人联络了魔门的其它两派四道。

  魔门两派六道,分别是女***者组织阴癸派、杀手组织补天阁、盗墓团伙邪极道、商贾联盟天莲宗、阴阳双修真传道、龙阳断袖灭情道、合纵连横魔相道、书画技师花间派。

  他们代表着社会上下九流的行列,与主流格格不入,也难怪被佛门打入魔道之列。

  在收到石之轩的邀请之后,除了魔相道的魔帅赵德言之外,其余各宗尽皆赶来相会。

  他们不想来,不愿来,却又不得不来。

  石之轩的邀请函中,提及了帝师陈恒之的最后通牒一事。

  对于这位拳倾天下的帝师大人,他们不敢怠慢,为了各自的传承和小命着想,不得不应邀前来参加石之轩举办的圣门大会。

  至于魔帅赵德言,他已经是西域东突厥的国师,与中原魔门并无联络,对于所谓的大隋帝师并不放在眼里,因此,他没有回中原。



阅读提示:系统检查到无法加载当前章节的下一页内容,请单击屏幕中间,点击右下角或者右上角找到"关闭畅读"按纽即可阅读完整小说内容。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