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巨大 直达底部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0章【神话】嬴政【求订阅!求月票!求打赏!】
      山崖上。

  嬴政喊话求见之后,一行人就那么恭恭敬敬的侍立着。

  一炷香……

  一刻钟……

  半个时辰……

  一个时辰过去了,陈恒之站在永恒宫的边缘处,暗地里一直在观察着嬴政,见他脸上毫无半点不耐烦的神情,心里对他愈发满意。

  过了一会儿,陈恒之双手一挥,一条金光大道从天而降,直直落入嬴政的脚前。

  同时,一道有如九天雷霆轰鸣之声传来:“请下界人皇天子上来一叙!”

  “请陛下三思!”

  嬴政身后的群臣闻言,脸色大变,皆是躬身齐齐劝道。

  嬴政面无表情,向后摆了摆手,独自一人大步踏上大道。

  金光大道自动收缩,犹如电梯般,将嬴政带到了永恒宫之上。

  上得天宫之上,嬴政还未待惊讶于天宫的奢华,就发现了不远处,负手而立的陈恒之。

  他这时才见到天神的面容,只见此人虽然衣着不甚华丽,一头乌黑长发自然披落,神情泰然自若,却是气质出尘不染。

  一阵清风呼啸吹过,衣衫呼呼作响,配合着那一身不凡气质,当真如谪仙落尘!

  一股脱凡、出尘的气息扑面而来,仅仅只是看着此人的身影,就让人生出高山仰止的感觉,让嬴政心生万分震撼之情。

  至于陈恒之身后的易小川、高要两人,刚直接被他无视,没有为什么,直觉告诉他,那两人只是龙套而已。

  嬴政毕恭毕敬,丝毫不敢大意,躬身行礼道:“政,见过天神!”

  陈恒之微微欠身,回道:“秦皇客气了,天神之说,不过是糊弄愚民而已,汇天地之灵气、集日月之精华、秉自然之灵力以供己身,陈某人不过是一山中苦修之士而已。”

  虽然陈恒之不承认,但嬴政听闻汇天地之灵气,集日月之精华,秉自然之灵力,这不是神仙的手段又是什么?或许也只有长生不老的仙神,才会有如此出尘的气质。

  若说来天神山之前心里还有疑虑地话,现在亲眼见识到了陈恒之的手段之后,嬴政对他仙神的身份,心中却再也没有丝毫的怀疑。

  “来者是客,秦皇里面请!”

  这时,陈恒之的话传来,惊醒了有些愣神的嬴政。

  嬴政回过神来,忙不迭的回道:“恭敬不如从命,天神请!”

  进了大殿后,各人按宾主落座,陈恒之一挥手,凭空现出一套精致的紫砂茶具、一小罐大红袍茶叶。

  他轻轻打了一个响指,仿佛有一双看不到的手,聚天地之水气,打开茶壶、清洗、泡茶、洗茶………

  待闻到茶香后,陈恒之伸手一引,一杯茶直直飞到嬴政桌上,说道:“秦皇,请品茶!”

  嬴政早已被他这一套行云流水的动作所吸引,闻言回过神来,也不扭捏,依照陈恒之的坐姿大大方方端起茶杯,说道:“固所愿尔,不敢请尔!”

  陈恒之又是一挥手,两杯茶飞向易小川和高要,自己端起一杯,言道:“请!”

  嬴政端着茶杯,低头看去,只见杯子里的茶水清澈见底、微黄色,这种茶水他从未见过,与此同时,鼻尖一阵幽香传来,令人心旷神怡。

  陈恒之见此,知道他心有顾虑,也不在意,自己轻轻呡上一口。

  嬴政有样学样,也学着喝了一口,顿时感觉腹中一片清凉,片刻后,又通体舒畅,浑身充满活力,感觉好似回到了年轻时。

  随后,他忍不住喉咙一阵骚痒,咳嗽一声,吐出一大口黑红色带有恶臭的浓痰。

  陈恒之一挥手,地上的痰迹消失不见。

  喉咙中的异物吐出来了之后,嬴政只感觉身轻如燕,沉疴尽去,以往总感觉呼吸不畅,如拉风箱,可现在却十分匀称轻柔。

  他顿时忍不住说道:“好!寡人感觉很舒服。果然是绝世珍品,方才天神说这是茶?”

  陈恒之知道,品茶文化在秦朝时还是作为药物使用,并未单独当成饮用品。

  品茶文化,发于神农氏,闻于鲁周公,始于唐朝,兴于宋代,源远流长。

  故而,开口解释道:“此乃陈某昔年云游时偶然发现,经验证并以日月之精华灌溉,培育许久才成。

  以上品泉水冲泡,饮之可强身健体,固本培元,去除暗疾,此外还可以延年益寿,如能常年饮用此茶,活上百岁也不在话下,故陈某谓之曰:灵茶。”

  陈恒之在旁边适时解释着,他为了装这个逼可是花了大代价,要知道现在他手中的这一罐灵茶,可是在来《神话》世界后不久,特意跑了一趟武夷山,将那母株大红袍移栽到永恒界,再以木系神通浇灌,集天地之灵粹于一身,产出寥寥无几,只供自己品用。

  嬴政听到延年益寿,心中更是火热,小心翼翼问道:“不知此次天神降临大秦,可是有何贵干?”

  陈恒之放下手中茶杯,淡淡说道:“陈某游历大千世界,见识各地风土人情,随心所至,并无目的,本次机缘巧合之下,降临此方世界,心血来潮之下,便想见一见此界人皇天子,因此,才闹出喏大的动静。

  没有和你这个主人家打招呼,就擅自降临,还请秦皇见谅。”

  “天神说笑了,天神降世,乃是祥瑞之兆,寡人高兴还来不及,又怎会心生怨念。”

  嬴政脸上露出僵硬的笑容,心下却是生平第一次生出无力感,尽管他横六合统一天下,面北朝南,尊为始皇帝,富有四海八荒。

  却也只是凡人中的皇帝,对于陈恒之这类超凡脱俗的人来说,和普通人也没多大的区别,个头大点的蝼蚁而已。

  面对着不请自来的陈恒之,嬴政哪怕是心中再有不满,也不敢表露出来,只能脸上赔着笑,还得表示热烈欢迎。

  陈恒之似是看破了他的内心真实想法,心中暗笑不已,言道:“秦皇勿须担忧,陈某身为修行中人,坐看人间王朝兴衰,不入红尘、不沾因果、追求亘古不朽、我自红尘逍遥。

  宠辱不惊,看庭前花开花落;去留无意,望天上云卷云舒。

  不愿意、也不会插手人间王朝更替之事。”

  嬴政闻言,尴尬的笑了笑,心下却暗自轻了一口气,羡慕的说道:“天神好自逍遥,寡人心向往之,只可惜,国事繁重,无暇顾及。”

  陈恒之笑道:“在朝在野,各有侧重!而且,恕陈某直言,吾观秦皇面相,命不久矣,驾崩之期,就在今年。”

  “什么?!??”

  嬴政大惊失色,惊呼出声。



阅读提示:系统检查到无法加载当前章节的下一页内容,请单击屏幕中间,点击右下角或者右上角找到"关闭畅读"按纽即可阅读完整小说内容。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