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巨大 直达底部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0章【飞刀】阿飞
      “啊……”

  李寻欢嘶哑着大吼。

  车厢外一路都在赶车的铁传甲,听着二人的对话,他叹息一声,勒住马车停了下来。

  无知的马儿仰头嘶吼一声,不耐烦的尥了尥蹶子,四个蹄子不安分的动来动去。

  铁传甲轻轻敲了敲车厢门:“少爷,你没事吧?”

  李寻欢双手抱着头,痛苦的回道:“我没事。”

  他心中有一个念头,这不是真的。

  可是理智又告诉他,如陈恒之这样的高人,如果想对自己不利的话,直接一击就可以杀死自己,没必要这样拐弯抹角,也没必要耍自己玩。

  那么,他说的话,有八成的可能,就是事实。

  但是,李寻欢不能接受。

  他不能接受的是,自己的恩人兼义兄龙啸云,会是这样的卑鄙小人。

  而自己,则成了一个是非不分的大傻瓜。

  良久。

  李寻欢红着眼睛,抬起头,声音嘶哑道:“前辈所说的话,可有证据?”

  陈恒之摇摇头道:“我没有任何证据,但是,有没有证据,重要吗?你已经相信了我的话,不是吗?”

  李寻欢猛的摇头:“我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我不知道该不该相信你…”

  在关外的这十年,他过得很是凄凉。

  然而,陈恒之的话,有如在他的伤口上深深的划了一刀,还倒上了盐巴。

  痛!

  痛彻心扉的痛。

  无边的痛,袭上李寻欢的心头。

  没有当场精神崩溃,已经算是他心理承受能力强大了。

  陈恒之看着他的样子,皱了皱眉,轻喝道:“李寻欢,你这个样子,很令人失望!区区一个女人而已,竟然打击得你意志消沉,将你折磨得死去活来。”

  “呵呵呵……”

  李寻欢惨然一笑,霍然抬起头,语气凄凉道:“前辈没有试着爱过一个人吧?”

  陈恒之脸色微变,神色有些不自然,言道:“有过,年少轻狂时,许下山盟海誓,最后又各奔东西,已有数十年矣。”

  经历了五个世界,算起来,陈恒之的心理年龄已经有五十多岁了,他早已经忘记了她长什么样子了,若非特意提起,他都不记得有这么一个人。

  李寻欢好奇不已,追问道:“那前辈又是怎样走出这段时间的呢?”

  陈恒之哂然一笑道:“曾经和你一样,觉得天都塌了,最后,我想通了,将毕生的精力都放到武道之上,我要攀登武道的最顶点,看那最高处的风景,我要长生不死,永恒不灭。”

  声音虽然不大,听在李寻欢、铁传甲二人耳中却有如暮鼓晨钟般,震撼人心。

  李寻欢忍住心中的激动,羞愧道:“前辈之决绝,晚辈自愧不如,十年过去了,还是走不出儿女私情这道坎,唉!”

  陈恒之摆摆手,一时间意尽阑珊,不想再说话,他看向车窗外。

  隆冬初雪骤停,冬阳升起傍晚的余辉。

  将这雪白一片的天地,都染成金红之色。

  不远处,由北向南的方向,也就是马车的后面,有一个人走了过来,他走得很慢,但却绝不停顿,虽然见到前方的马车,但却没有加快脚步,目光坚定的向前走着。

  他既没有带伞,也没有戴帽子,融化了的冰雪,沿着他的脸流到脖子里,他身上只穿件很单薄的衣服。

  但他的背脊仍然挺得笔直,他的人就像是铁打的,冰雪、严寒、疲倦、劳累、饥饿都不能令他屈服。

  这个人,是个少年,他叫阿飞。

  少顷,阿飞追赶上了马车,他在马车旁边经过,目光没有斜视,直直的往前走着。

  陈恒之叫住了他:“阿飞!”

  少年停了下来,嚯然回过头,右手忽然握住悬于腰间的剑柄,他的手已冻得比鱼肉还要白,但动作却非常灵敏。

  陈恒之说道:“上来!”

  少年放下手中的剑柄,摇了摇头道:“我没钱。”

  陈恒之笑着说道:“马车里有你未见过面的世交,你确定不要上来吗?”

  “喔?”

  少年惊呼一声,他迅速的转身,跳上马车,打车厢门,钻了进去。

  原本只能乘坐两人的车厢,在阿飞上来之后,变成了四人,一下子变得拥挤不堪,铁传甲识趣的出了车厢,马车又动了起来,往南边而去。

  阿飞那削瘦的身影和这华丽的马车显得格格不入,他表情木木的看着陈恒之,也不说话。

  陈恒之看着李寻欢疑惑的眼神,为他介绍道:“李兄,这位小兄弟叫阿飞,是沈浪和白飞飞的儿子,你们俩多亲近亲近。”

  李寻欢喜不自禁,脸上露出笑容,连眼角的皱纹都仿佛消失不见,他拉着阿飞的手,让他坐在自己身边,亲切的问道:“阿飞,你是叫阿飞吧,沈师伯和师傅还好吧,好多年没有见到他们了。”

  手足无措的阿飞不由将目光望向对面的陈恒之,眼神中透露出一丝慌张、无助。

  他不知道怎么回事,觉得这看起来和自己年岁差不多大的陈恒之很亲切,否则,也不会听了他的话便上了马车。

  陈恒之笑道:“阿飞,这位是李寻欢,他是你熊猫儿叔叔的徒弟,你们两人算得上是累世之交。”

  阿飞这才定下了心中的不安,嘴角扯了扯,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言道:“李世兄好,我从小便被父亲赶了出来,也不知道他们是否安好。”

  李寻欢诧异道:“这…你怎么会被沈师伯赶出来?这是怎么回事?”

  阿飞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说道:“父亲说,处于雄鹰庇佑下的雏鹰一辈子都不会自己飞翔,不顾母亲的反对,将年幼的我赶出了岛屿,一个人流落在北方大漠,与狼群为伍,孤独长大成人。

  而且,还说我不成为天下有名的高手,就不允许我回去。”

  他这一天所说的话,比他前面十多年加起来都要多。

  “可怜天下父母心!”

  陈恒之插话道:“他们这样做,是为了锻炼你的意志和武功,而且,说不定他们一直在暗中照看你,以免你出现意外。”

  李寻欢惊诧之余,连忙跟着安慰道:“前辈说的不错,以我的了解,沈师伯不是这样冷漠的人,他这么做也是为了你好。”



阅读提示:系统检查到无法加载当前章节的下一页内容,请单击屏幕中间,点击右下角或者右上角找到"关闭畅读"按纽即可阅读完整小说内容。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