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巨大 直达底部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3章绿帽子,你值得拥有!【求订阅!求月票!求打赏!】
      陈恒之脚尖一点,推着椅子往后退,及时避开了喷来的茶水。

  “咳咳咳…”

  王新咳嗽了一阵,放下茶杯,哭笑不得:“老陈,你这…真是什么话都要问,你这让我怎么回答啊。”

  陈恒之一副不出所料的表情:“你这样说,那就是有了?也不是了?”

  王新不得不承认:“嗯,见过两次面,就开了房滚床单,没有见红。”

  “呵呵!”

  陈恒之拱了拱手,一脸的冷笑:“恭喜你,八个月后就可以喜当爹了!”

  “什么?”

  王新不是蠢人,他很快就听出了陈恒之话里有话:“你的意思是…劳资成了接盘侠?”

  语气中带着一丝不敢置信,和一丝不易察觉的怒气。

  陈恒之点了点头:“还不算太蠢,总算不枉我拐弯抹角提醒你。”

  王新失声叫道:“这不可能啊!馨怡她不是这种人……不对,她有没有怀孕,你又是怎么知道的?莫非……她肚子里的孩子,是你陈恒之的?”

  陈恒之闻言,哭笑不得:“你特么滚犊子好吧,在你们相亲那天,我就看出来了,不过,那时候看你兴致高涨,猴急火燎的,我就没有打扰你的好事。”

  “还是不对啊,就算馨怡怀孕了,她也没有大肚子,最多也才一个多月,你又是怎么看出来的?金手指降临?双眼异变?”

  王新仍是疑惑重重,满脸不解。

  “你不去写小说真是屈才了,脑洞都突破天际了。”

  陈恒之闻言心中一惊,不过脸上却什么都没有表露出来,他信口胡诌道:“你也知道我们家一直都是开书店,老书旧书很多,这两年,我静下心来读书,竟然意外的发现,这些书都看得下去,还能理解其中的意思。”

  王新抢过话头:“所以,你看了几本中医的书就能看出来馨怡怀孕了?扯犊子吧你!你这么牛逼你咋不上天呢?”

  陈恒之摊了摊手:“不管你信不信,反正这就是事实,你那所谓的女朋友早在你们认识之前就怀孕了,也是事实,信不信在你。”

  王新不由压低了声音:“没有骗我?”

  其实,他心里已经信了七成。

  陈恒之郑重的点了点头:“别的事情我会开玩笑,这种事情总不可能开玩笑,要是她没有怀孕的话,我陈恒之三个字倒过来写!”

  王新死死的盯着他的眼睛,见他目光坚定,颓然软倒在座位上:“我还是不敢相信,馨怡这么好的人,她怎么会骗我……”

  陈恒之言之凿凿道:“如果我估算不错的话,再过段时间,你就可以收到孕检报告了。”

  “呵呵……”

  王新抓了抓头发,油光锃亮的发型瞬间就成了母鸡窝,苦着脸:“这特么就是一场骗局!不行,我得找她去!”

  陈恒之拦住了他:“别,你又没有确切的证据,除了挨一顿叼,没卵用。”

  “那我该怎么办?我在她身上花了可快小十万了呀!”王新满脸的痛苦,大吼着说道。

  陈恒之斜瞄了他一眼:“你这就是见了女人走不动道,傻逼玩意,这才多久?还不到一个月吧,几万块钱,你那饭店一个月也赚不到十万吧?”

  王新低着头:“纯利的话,大概在三万左右。”

  “你看看,三个月全家都白干!”

  陈恒之一脸的恨铁不成钢:“行了,事情已经发生了,你想多了也没用,还是想想怎么挽回损失吧,还有,可千万别让你爸知道,小心他的皮带。”

  “卧槽!”

  说到皮带,王新就感觉身上火辣辣的痛:“这事怎么可能会不让我爸知道啊,花的钱都是他给我的。”

  陈恒之耸了耸肩:“那我就没办法帮你了,你自求多福吧,希望王叔叔下手轻一点。”

  王新一脸的烦躁:“我该怎么办啊?!?”

  “凉拌!”

  陈恒之眼睛一瞪:“我又没谈过恋爱,我哪知道该怎么办啊,你自己想办法去,自己约的火包,含着泪也要打完。”

  扯了一顿没营养的话,王胖子终是走了,他可能是在想办法怎么让他老子打轻一些。

  送走了王胖子,陈恒之心中的阴霾去了大半,他已经想好了,努力修行,等以后境界高了,肯定有可以复活父母的那一天。

  想了想,他关上店门,骑上小电驴出门。

  团结路步行街。

  这里以前是市中心商业地带,热闹非凡,每天人来人往。

  随着社会发展,各种新兴商城的落成,团结路没落了下来。

  慢慢的,这里就成了旧货市场、二手市场、古董市场、杂物市场、迷信物品市场。

  陈恒之来这里的目的很简单,购买笔墨纸砚,笔是符笔,墨是朱砂,纸是黄纸,砚倒是可以用普通的石砚。

  进了步行街,陈恒之将小电驴停到了停车场,交了2块钱停车费,便在街道内溜达起来。

  一路上,古董店,钱币店,花圈纸钱店、书画店等等鱼龙混杂,这时,一家文房四宝店出现在眼前。

  概艺轩。

  这什么破名字?

  陈恒之心里吐槽着,迈步走了进去。

  店铺不大,三十来平,三面墙上全是两米多高的架子,架子上都是一些笔、墨、纸、砚之类的商品,正中央一张硕大的根雕原色清漆茶几。

  陈恒之环视一周,店内只有一名中年人慢条斯理的喝着茶,想来就是店老板了。

  那中年人抬起头,招呼道:“小兄弟你好,我是店老板,想要买点什么?”

  陈恒之笑道:“老板你好,这里有没有上好的狼毫?品相好的歙砚?”

  店老板闻言,立时站了起来,脸上带着笑容:“有,肯定有,小兄弟稍等一下。”

  陈恒之点点头:“请自便!”

  不一会,老板抱着一堆的盒子走了过来,放在一旁的柜台上,他招呼道:“小兄弟请看,我这里的狼毫都是精品,小楷、中楷、大楷、长锋、中锋、短锋各种笔号都应有尽有。”

  两人各自落座,陈恒之伸手从老板手上接过一支长锋小楷,他先是闻了闻笔毛的味道,一股狗腥味扑鼻而来,看了看色泽,又摸了摸笔毛。

  “鉴定术!”

  “【物品名称】:毛笔

  【说明】:长锋小楷,杆长21厘米,毫长7厘米,由黄鼠狼尾尖上的毛发制成。”

  便放了下来,随后,一一验过其它五支。

  他点了点头道:“不错,都是正宗的黄鼠狼尾毫笔,出个价吧,我都要了。”

  老板脸上的笑容更盛三分,竖起大拇指:“小兄弟,内行啊!这样吧,我交个朋友,打个九折,一千二,你看怎么样?”

  陈恒之点头:“行,包起来吧。”



阅读提示:系统检查到无法加载当前章节的下一页内容,请单击屏幕中间,点击右下角或者右上角找到"关闭畅读"按纽即可阅读完整小说内容。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