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巨大 直达底部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4章【风云】乐山大佛【求订阅!求月票!求打赏!】
      “小兄弟趟亮!”

  老板笑了:“来,看看这方砚,出自我江右婺源县的一个碧里新坑,罗眉纹,品相极佳,小兄弟请观赏!”

  陈恒之端起砚台,仔细打量,不时用手触摸,观其纹理。

  随后,照例放了一个鉴定术,发现上面和老板说的相差无几,这才放下心来。

  他点头道:“行,正宗的新坑罗眉纹歙砚,我要了。”

  以小三千的价格,买下了这方歙砚,又选了一枚上好的圆棍形徽墨,几刀宣纸,拎着包好的盒子,在老板的“小兄弟下次再来啊!”声中,陈恒之出了门。

  再到花圈纸钱店买了一些黄纸,他便拎着大包小包,骑着小电驴,打道回府。

  将买来的物品都放在店里,陈恒之又出了门,骑上小电驴,开始一家药店一家药店的逛。

  整个临江市大大小小的药店小二百家,他都光顾了一遍,直到临近傍晚才回到店里。

  朱砂性甘微寒,有毒,在没有处方的情况下,很难购买到大量,每个药店只能买到5-10克不等。

  全市的小二百家店跑下来,也只买到两斤多一些的朱砂粉。

  今天这一套下来,两万多块就没了。

  书房中,陈恒之特意关闭了店门。

  洗干净了双手,裁剪了一撂黄纸,皆是二指半宽,成年人巴掌长,将之放在书桌上。

  又取出朱砂粉,以白酒调和成墨水状,颜如鲜血般通红。

  再取出一枝长锋小楷的狼毫,以温水化开备用,自此,制符的工具都准备好了。

  双眼似闭未闭,深呼吸,调整精气神,使自己处在巅峰状态。

  蓦然睁开眼,执朱笔,着赤墨,在黄纸上开始书画。

  笔尖透着鲜红,于黄纸上横竖撇捺折,顺畅自然,没有丝毫停顿,一气呵成。

  一张符篆,成了。

  随后,陈恒之皱了皱眉,不太满意。

  徒有其形而无其神,废符。

  画得再好看,没有相应的神韵,只是糊弄人的假玩意而已。

  随手一抓,将之揉成一团,扔进废纸篓中。

  首次制符就失败了,陈恒之并没有沮丧,虽然他通过技能书灌输,有着十数年的制符经验,不过,经验是经验,没有亲自动手,难免会出现失误、手生的情况。

  练武修仙,都要讲究财侣法地。

  财,顾名思义,钱财,财富。

  侣,修行路上的伴侣,不是女人,所谓三人行,必有我师焉!解惑也!

  法,修行之法。

  地,洞天福地。

  若非陈恒之的家资不薄,怕是连修行所需都买不起,还修个锤子。

  至于侣和地,在现实世界暂时还没有,以后也不知道会不会有。

  法就简单了,在任务世界获得。

  闲话不多说,陈恒之继续制符。

  一张,两张,三张……

  画废了近十张之后,他渐渐找到了感觉。

  终于。

  横竖撇捺折,形神俱备,笔锋一收,一道神光从符纸上一闪而过,又瞬间恢复了平凡,眨眼即逝,恍若幻觉。

  成功了。

  第一次制符成功,陈恒之心生无限欣喜。

  按理来说,到了他如今的境界,这点微不足道的成就,根本就不值得放在心上,更不值得高兴。

  但是。

  在现实世界制符成功,代表着他从《热血传奇》游戏世界中学到的技能、秘术,放到现实世界中,都是可用的、可行的。

  这一点,就值得他欣喜。

  陈恒之拿起自己制的符,和游戏世界中带出的符做了一个对比。

  除了符纸的材料有所区别之外,其余的,无论是字符上蕴含的神意、还是符给他的感觉,都是一模一样的。

  再接再厉。

  朱笔挥就,一张张的符被成功制出。

  时间过得很快,半个小时后,裁剪好的符纸便全部制成了符,陈恒之晃了晃头,略感精神疲惫。

  …………

  一座依山凿成的庞大石佛,临江危坐,神势肃穆,千百年来,就这么淡然看着天下风云变幻,高深莫测。

  乐山大佛。

  它屹立于岷江、青衣江和大渡河三江汇流之处,整体高达二十多丈,光是一个头都有近五丈之高。

  大佛的脚下,赫然是一条湍急江流,左边是盘山古道,右边是一个古香古色的村落。

  从山脚处的村落中,蹦蹦跳跳来了一个七八岁大小的孩童,几个腾身,跃上了乐山大佛的脚趾,随即,将背上一捆长绳解开,一端绑上石块,抛入水中,他不断放手松绳,似在测量水位。

  陈恒之出现在大佛的头顶上,他四下打量着这一方天地,灵气之浓厚,算得上是他穿越这么多世界来之最。

  一张符篆飘过,俄而,一只由森森白骨组成的骷髅从地上钻了出来,没错,是钻出来,从乐山大佛的头顶钻出来。

  陈恒之:“你的出场方式为何如此奇特?”

  骷髅:“???”

  挥手散去这只傻不拉叽的骷髅,陈恒之心中明白,《传奇》世界的技能,在这个世界可以正常使用。

  陈恒之低下头,看到了水流湍急的大江,自然也看到了大佛脚上的小孩。

  他心中一动:“嗯?这小屁孩....该不会就是断浪那小子吧?”

  整个人一跃而下,脚尖在大佛身上轻点借力,瞬间就落了下来,悄然出现在了那孩童身后,静静地看着他测量水位。

  说起这断浪,陈恒之不得不称赞一声好资质,他是南麟剑首断帅之子,从小就被父亲灌输了要“重振断氏”的思想。

  后来,断帅和聂人王决战,双双失足跌落凌云窟,他和聂风一同进入天下会,但却受到了截然不同的待遇。

  因为泥菩萨的一句批言,聂风摇身一变,成为雄霸亲传弟子,而断浪却只能干杂役。

  他白天做杂活,夜晚苦练武功,欲要成为天下会堂主,却被雄霸威胁,不得不在成功的关头放弃。

  心生不满的他,出走天下会,投靠无双城,更于凌云窟中重拾火麟剑,武功大进,但却因受到火麟剑魔性侵蚀,人性渐失,最后逐渐沦为了一个大魔头,为风云所杀。

  不过,不管断浪以后武功如何高强,为人又是神是魔,现在的他,还仅仅只是一个七八岁大小的孩童。

  小小的孩童,全神贯注的做事,一副严肃正经的模样倒也显得颇为可爱,看得陈恒之不禁为之一笑。

  “又是这样,真是的。”

  突然,断浪带着几分不高兴开口,说话间,竟一把将手中剩下的绳索扔在了一旁的地上。

  他满脸失望的转过身来,见到背后的陈恒之,顿时吓了一跳,惊叫道:“哇,大叔,你是什么人?”

  陈恒之负手而立,淡笑道:“一个暂时停下来歇息的旅人罢了,小朋友,你又是什么人?”



阅读提示:系统检查到无法加载当前章节的下一页内容,请单击屏幕中间,点击右下角或者右上角找到"关闭畅读"按纽即可阅读完整小说内容。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