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巨大 直达底部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0章建木巨树(之前订阅了的,不要订!)
      穿过浓雾层,陈恒之才豁然发现,此时自己已经来到了高空中,终于看到了这棵巨树的真面目。

  大!太大了!

  即使是在离地面如此高的地方,这棵巨树呈现在他面前的树干竟然仍是粗达百丈,而联想到从地面飞到现在的距离,在面前的简直就不是树,而是一座巍峨耸立的高山!

  百丈粗是什么概念?

  换成米的话,足足有三百余米粗。

  然而,这分明实实在在就是一棵树。

  而且,它依然向上伸展,那巨大树干之上除了同样令人惊愕的粗大分枝之外,依然笔直地伸向天空。

  陈恒之心念一动,继续往上飞去,无论有着怎样的阻碍,也阻挡不了他向前的脚步,纵身向上,破空而起,速度越来越快,任凭着疾风刮面如刀。

  越往上飞,巨树的树干也就渐渐缩小,到了后来,已经变成了只有数十丈大小,尽管如此,也依旧足以惊世骇俗。

  此时此刻,四周已经渐渐有了云气,片片流云随风游弋,不时飘荡在树身之旁。

  这棵通天巨树,似乎就像是神话传说中,那一座可以登天的阶梯,直上九天之上!

  建木通天,直入云间,不愧通天之名!

  陈恒之沿着树干排空向上,足足又行了数十丈之远,他的身子方才再度停了下来,在他的面前,一直笔直的树干,却在这里突然分开,形成一左一右巨大的两枝,向着左右伸展开去。

  毫不迟疑,陈恒之当即纵身飞了过去,落脚在这棵巨树的分岔之处,说是树叉,其实以这棵巨树之庞大,在这里即便是站上数十上百个人也不嫌拥挤,何况,眼下就只有陈恒之一个人而已。

  分岔的两枝,大小相若,几乎都有数十丈之粗,凌空横去,犹如两只巨龙横跃在半空之中。

  从这里开始,枝叶渐渐繁茂,而且看着延伸距离竟然颇长,站在这分岔口,竟然两边都望不到边。

  陈恒之知道,这两个分叉,其实不管走哪边,最终都能够到达天帝宝库所在,当下,他随意选了一边,继续飞驰向上。

  这一飞又是许久,但见虽然是在高空上,这棵巨树的巨枝上依然有无数巨大叶片,繁茂之极。

  但不知为何,却没有见到有什么果实花朵,倒是从底下树干开始就一直缠绕着这棵巨树的无名藤蔓,鲜花盛开,花枝招展。

  随着陈恒之不断向上飞行,这一侧的树枝渐渐也小了下来,那些藤蔓却越来越是粗大,而那些盛开的花朵也越来越多,到后来简直随地都是,目不暇接,空气中飘荡着莫名的香气。

  朝阳照在那花朵之上,更添艳丽。

  忽地,陈恒之一直向前飞驰的身子,突兀停在半空,放眼看去,只见眼前的树干,突然被无数藤蔓所完全遮盖,鲜花争奇斗艳,自上而下如花海一般,凝聚成一面墙。

  在花海之中,赫然耸立着一座石门,高五丈,宽三丈,硬生生的嵌入树干之中,周围被无数藤蔓鲜花所淹没,只留出中间厚实的巨石,上边刻着古篆体的四个大字:

  “天帝宝库!”

  隐隐约约之间,仿佛有黄钟大吕般的声音响起,伴随着流风白云,回荡在青天之际,震动心魄。

  轻风忽起,鲜花涌动,隐有幽香,暗自浮动。

  陈恒之下意识的抬头,向天帝宝库放眼看去,只见厚实的石门依然纹丝不动,原先只照在石门前花海里的阳光,此刻也已经移到了门上,“天帝宝库”四个古篆大字,在阳光下闪闪发光。

  天帝宝库,传为天帝修行之所,藏有太初神物,有神鬼莫测之能。

  历来为修行之士苦心寻觅,非但如此,便是洪荒巨兽,也多起贪婪之心,蠢蠢欲动。

  只是宝库凌然居于亿年通天神木之上,悬浮与九霄之外,其间禁制重重,更有九天神鸟守护,稍有不慎便万劫难复。

  “按原著的说法,只要阳光照到那四个字上,宝库就可以打开了!”

  陈恒之心知宝库开启的时机未至,建木还需要十数年时间的生长,才能够让宝库拔高到脱离花海的笼罩,从而让阳光照到门上的几个字上。

  但陈恒之既然来了,自然不会空手而返,傻乎乎的等上十来年时间,才再次过来获取其中的异宝,到那时,怕是黄花菜都凉了。

  “我来助你一臂之力吧!”

  陈恒之兀自开口的瞬间,一道精纯的木行之力被他注入了通天建木之中。

  霎时,树木突突地生长,往上拔高的同时,天际阳光所向,终于照在了“天帝宝库”四字古篆中“天”字的最上一横上,顿时,禁制顿消。

  就在这个时候,天色暗了下来。

  九天之上,一大片橙黄色彩云,几有数十丈方圆之大,笼罩在半空之中,竟然将阳光都遮挡住了。

  随后,天际仿佛传来了一声凤鸣一般的高亢清啸之声。

  “啾!”

  眼见着天帝宝库生变,远外的那道庞大的身影愈发急燥。

  此刻,天帝宝库石门上的声音渐渐高昂,伴随着一声轰鸣,在阳光的照射下,本来完整一块的巨大石门,突然从中间裂开一道缝隙,然后缓缓向旁边移开。

  金色的、耀眼夺目的光芒,从那个缝隙之中,轰然涌出,即使是在白日,竟也是这般的灿烂不可逼视,连天际冉冉升起的太阳,此刻似乎也变得黯淡无光。

  那片云彩如遮天蔽日一般降落下来,看上去无比庞大,乃是一只周身橙黄色羽毛的奇异大鸟,展翅而飞,盘旋空中,对打开了天帝宝库的陈恒之急促的鸣叫,似有攻击之意。

  这,就是负责守卫天帝宝库的九天黄鸟!

  此刻黄鸟急的很,被人打开了天帝宝库,这让它感到非常愤怒。

  毕竟,天帝宝库里面可藏着它守护几千年的灵药,如果让人捷足先登,这几千年的功夫就白费了,它如何能接受得了!

  黄鸟一身橙黄色羽毛,双翅展开更接近百丈,尖喙锐目,脚爪亦是锋锐巨大,俯冲而下,用尖喙和巨爪向着陈恒之抓去。

  “嗯?”

  一声沉吟,面对强势来袭的上古神兽,陈恒之霎时法力涌动,只见飓风席卷之间,诛仙剑在手,挥击而去。

  “铮~”

  诛仙剑发出一声高昂无比的剑鸣,随即,就见无边剑芒之雨挥洒而出,猛然腾空而起,直扑九天黄鸟。

  “轰隆!”

  剑芒击中九天黄鸟,竟发出金石交错之音,轰然巨响中,九天黄鸟虽是上古神兽,威能无匹,但它那巨大的身形,致使它根本躲不开陈恒之的漫天剑芒突袭。

  顷刻间,便就被划得伤痕累累。

  漫天剑雨中,九天黄鸟负隅顽抗,一来,通天建木是它的老巢所在;二来,守御天帝宝库是它的职责;三来,它还对天帝冥石和不死神药念念不忘。

  一声尖锐长鸣,九天黄鸟振动双翅,掀起无边罡风怒卷,强势赫冲剑雨,一时剑音浩荡,飓风奔腾,层层震爆的力量波散,令周遭虚空丕变,乾坤激荡翻涌,好似汪洋大海中起了惊涛骇浪,气势滔天。

  为了夺回镇守千万年岁月的无上灵药,黄鸟越战越怒,双翅扇动之间,掀起一道庞大风柱,携无穷威势,怒涛狂澜,席卷而来,欲要冲破剑雨的攻击。

  “嗯?冥顽不灵,那就去死吧!”

  眼见黄鸟被击退后还是不知好歹,欲要再行扑击而来,陈恒之自是不再留手,全身十二成法力涌动,一股更为强大的剑芒迎击黄鸟而去。

  “轰!”

  惨叫惊天,飓风爆散瞬间,无边剑雨穿透黄鸟身躯,带起一蓬鲜血横飞,显然,纵使九天黄鸟是上古神兽,也挡不住诛仙剑之利,被一剑刺穿了脖颈。

  “轰!”

  曾经翱翔九天的上古神鸟,此时此刻,却无力的坠落大地,穿透云层,砸落地面,只听得一声巨响,压倒无数巨木,掀起草木尘烟纷飞,遭遇重创,就算是上古神兽也承受不住了,生死难以两知。

  “呼…”

  解决了黄鸟这只拦路虎,陈恒之迈步走进天帝宝库。

  却见,整座天帝宝库在剧烈的战斗余波中,开始彻底变形,各边的墙壁都开始慢慢向内凹陷,破裂的木块纷纷落下如雨。

  天地宝库内,无尽黑暗中,一道不断转变颜色的光芒,轻轻照在陈恒之身上,他只觉得周身那光芒化作一股奇异的力量,在周身上下游走。

  光芒好似木系治愈神通般,清洗着陈恒之身上的不适,瞬息间,消耗的法力恢复如初。

  随后,他转动目光,循着那光芒来源看去,脚下亦随之踏步向前。

  走的近了,映入眼帘的东西也变得清晰起来。

  黑暗中,竖立着一个木台,有半人来高,大约婴儿手臂粗细的一根圆形木柱连入地下,上端托着一个一尺大小的平台。

  平台中间,放着一只形状古拙的杯子,看着也似木头所做,仔细看去,便可以看出,这整个木台和杯子,竟然都是完整的连接在一起的,和地下的树木连为一体。

  但最吸引人的,却是在这小小木杯之中的东西,木杯大概有三寸高,两寸宽,中间盛着一种透明的液体,而在杯中浮在那液体之上的,还有一颗小小的透明石头,做五面平整状,晶莹剔透。

  就是从这颗石头之上,发射出柔和的光线,在小小木台上形成了一道半圆形状的光幕,折射出各色光芒,向四周散发。

  空气中,隐隐飘荡着奇异的香气,无所不在,闻之让人精神为之一振。

  “传说中,上古天帝珍藏的无上至宝,天帝冥石,不死神药.......”

  陈恒之轻声开口,当然,他知道,就连天帝自身都没有得到长生,所谓的不死神药想来也只是忽悠后人。

  “鉴定术!”

  陈恒之心念一动,看向二物,立即,一道信息涌入心头。

  【物品名称】:天帝冥石

  【物品等级】:神品

  【物品介绍】:《诛仙》世界天帝得自于世界阴暗之地,阴气固化所结,具有洗涤神魂之效,仅对四阶永生境之下修士有效。

  ………

  【物品名称】:通天建木

  【物品等级】:先天灵根(残)

  【物品介绍】:洪荒大世界中,上品先天灵根世界树碎片,掉入《诛仙》世界中生成通天建木之树,至今已有千万千之久。

  ………

  【物品名称】:不死神液

  【物品等级】:神品

  【物品介绍】:《诛仙》世界天帝寻得通天建木之后,以法阵聚集建木之灵,年长日久所化之灵液,只可惜,天帝未来得及等到灵液成熟,便先行殒没。

  不仅可以医治重创,几可起死回生,还可以激发修行者的天赋之力,但是,不能增加修行者的丝毫修为。

  【物品说明】:四阶永生境之下服之,可延寿万载,仙人服之无效。

  (注:未成仙者,寿命极限为一会之数,一万零八百年。)

  ………

  很显然,如原著所说,眼前这木台、杯中所盛,确是传闻中天帝秘藏的至宝,这木台和木杯,都是与脚下这颗奇树连为一体,以这颗奇树本身万载灵气,来保存灵药。

  而在天帝宝库中,能让九天玄鸟这上古神兽如此垂涎三尺的,也正是这看去不起眼的一杯灵药而已。

  宝库之中,突然响起了神秘而悠远的声音,就像是灵山胜境里的神秘梵唱,又像是九幽孤魂的轻声低语。

  随着那道金色光柱抵住穹顶,整座天帝宝库似乎也受到什么强力支撑一般,停止了继续向内凹陷,木块落下也渐渐停止。

  在陈恒之的视线中,在整个天帝宝库的穹顶,在那片金色耀眼的光芒中,突然,那神秘的声音响了起来,如为什么而吟唱,斗一般大小的金色文字,在金光的照耀下一个接一个地凌空出现: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

  短暂片刻之后,伴随着悬浮半空的十个金字缓缓消失,但那神秘的吟唱声音却反而越来越响,越来越盛。

  霎时,那耀眼的金色光柱突然如爆发一般,炽热无比地射向天帝宝库所有的空间,在四周的墙壁之上,在金光照耀之下,一个一个的金字凌空出现,笔势苍劲,环绕在整个大殿,上下飞舞。

  “天书,第三卷!”

  陈恒之没有在第一时间将天帝冥石和不死神药取走,就是为了等待这一刻,等待第三卷天书应世而出。

  瞬间,暴起的灵识,笼罩整个大殿,以常人难以想象的可怕速度,快速记忆着周遭的金色文字。

  记下了所有天书之后,陈恒之便将木杯中的不死神液和天帝冥石收了起来,出了这天帝宝库。

  他站在通天建木的最顶上,打开永恒小世界的入口,一方巨大的黑洞猛然浮现而出,仿佛一张大口,从树梢顶端,开始吞噬通天建木。

  “呼——”

  伴随着通天建木完全消失之后,死泽中心之处,顿时露出一个直径足有数十里的巨大坑洞,好似大地被洪荒巨兽狠狠地啃去了一口,大坑之中,无穷无尽的飓风怒啸翻涌。

  一道水柱冲天而起,顷刻之间,便有无穷量的大水,将若大的坑洞填充成一片水泊湖泽,波光粼粼,耀人双目。

  稍作权衡思量,陈恒之目光缓转,望向了先前九天黄鸟坠落下来的地方,随之,一步踏出,身形挪移,瞬息百丈距离,眨眼便就到了黄鸟身前。

  遭受到诛仙剑重创,此时此刻,九天黄鸟已经虚弱到了极点,无力的倒落地上,不住喘息着,见到陈恒之到来,它眼睛动了动。

  “黄鸟,我知你灵智不下于人,若是不想死的话,奉我为主!否则,就去死吧!”

  陈恒之负手而立,淡淡的开口。

  闻言,九天黄鸟眼中显露出愤怒之色,鸟头就欲抬起,动了动,想要反抗,不甘心受人控制,却始终无能为力。

  半晌之后,它缓缓闭上了眼睛,陈恒之凝神感应,它自断心脉而死,已经没有了生息。

  “好一头远古神兽九天黄鸟,竟然宁死也不愿为奴,好刚烈的性子!”

  陈恒之叹息一声,赞赏有加。

  挥手将黄鸟收起来,陈恒之将心神放到永恒小世界的内部。

  建木巨树从天而降,在虚空中横穿而过,落入那一眼望不见尽头的大陆正中央。

  陈恒之一步迈出,屹立在虚空中,上下打量着那株正在不断扎根的建木巨树。

  身为世界之主,他可以清晰的感应到,随着这棵建木巨树没入大地中。

  它陡然从底部冒出无数的触须,如同一条条庞大的虬龙,顺着整个大陆不断的向下延伸,不断的向着四周蔓延开来,似乎要将触须延伸到这大陆的最边缘处。

  树杆粗而大,直接苍穹,撑朵绿云,仿佛撑天巨柱一般。

  树枝上,原本那蔫头耷脑的叶子在树身扎根之后,变得苍翠欲滴、翠叶晶莹,那一片片,仿如碧玉般诱人。

  望着那一旁扎根于大地深处,更是有几条细小的枝干生长出来的建木巨树,陈恒之脸上露出笑意,他淡淡的说道:

  “身为世界树的分支,你天然就有调理阴阳、镇压世界的能力!以后你便是我永恒小世界中的定界神树!有建木巨树在,永恒小世界必将固若金汤,永不崩溃!”

  甚至有着永恒小世界养分的滋养,这颗建木巨树或许有能恢复成为先天灵根的一天。

  建木巨树浑身的叶子“哗啦啦”晃动,似是在回应他的话一般。

  陈恒之哈哈大笑,心情大好。

  就在建木巨树落成之时,整个永恒小世界犹如吃了大补药般,一吞一吐,如生灵般吞吐着混沌之气,转化为天地元气。

  天地元气的浓度以肉眼可见的速提升,不少深山老林中甚至已经凝结成雾气状,化为灵池,成为一个个洞天福地。

  整个永恒小世界,天高不过千丈,地广不过千余公里,说是世界有些勉强,说是次元空间倒是比较合适。

  然而在建木巨树落成后,无边的混沌之气被鲸吞,转化为海量的天地元气,整个世界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大成长。

  1200公里…

  1500公里…

  2000公里…

  2500公里…

  大陆不断成长,天空不断增高…

  世界的增长并没有停止,而是持续不断。

  这个时间,一直持续了七天之久。

  第七天过后,第八天才慢慢停止了增长。

  陈恒之早已真身进入了永恒小世界中,站立在虚空中,一直都看着它长大,如果之前说它是如芝麻大小的话,如今已经有了一块饼干大小,增长了无数倍。

  翻天覆地。

  真正的翻天覆地。

  看着一眼望不到边的大陆,陈恒之心情大好,这绝对算是一波肥。

  从上千公里方圆,增长到了上亿公里。

  天空高千丈,增高到了上万丈之高。

  这是什么概念?

  整个地球的表面积是5.1亿平方公里,约是两亿公里方圆。

  整个永恒小世界已经成长到一小半的地球大小,但是,它不是球型体,而是一块巨无霸大陆,就愈发显得巨大无比。

  原本树木丛生、森林茂密、郁郁葱葱的大陆在变大了无数倍之后,变得无比稀松,像是光秃秃的大脑袋上只有几根头发随风飘扬。

  “这么难看,我要不要搞点树木移植呢?”

  陈恒之站在高空中,摩挲着下巴,暗道。

  就在这时,聊天群传来助手提示:

  【群员霍元甲发出求援,请问群主是否立即前往救助?】

  “咦?”

  陈恒之惊咦一声,眼神透过了世界之壁,穿过重重混沌虚空,看到了霍元甲的世界。

  …………………

  天上一日,地下一年。

  世界不同,时间流速也不同。

  陈恒之闭关半年,寻宝近月,已是六个多月过去,然而,聊天群中不少群员所在世界流速过快,已是人是物非。

  《霍元甲》世界,已经过去了近七年之久。

  霍元甲通过兑换十年寿命和全部业力,获得了不菲的积分点,他购买了真人丹和陈恒之所创的《永恒道》第一卷。

  从一阶国术暗劲,立即成为二阶先天真人,可谓是一步登天。

  新晋的霍真人将家人托付给发小农劲荪之后,登上了前往英吉利帝国的油轮。

  (中间删掉五百字)

  这方面的问题,盘桓了一阵后,离开了英吉利,回了国。

  回到津门后,霍元甲开始闭门不出,也不再接受武者挑战。

  “助手,我要提交任务!”

  霍元甲默念道:“阵营选择,我选择第四项,传道,让世界都沐浴在仙道光辉下。”

  他仔细考虑过,与其选择前三项,还不如选择传道,以他现如今的修为,在群员中属于倒数之列,但在这小世界中,虽说一人敌国有些夸张,但若是他潜伏搞暗杀,世上无人能逃。

  因此,选择阵营之后,获得奖励,再提升修为,培养传人,待时机一到,人前显圣,传播仙道之光。

  这就是霍元甲选择的路。

  一转眼,半年后。

  霍元甲盘坐在练武场,周身有枯枝落叶环绕。

  强大的气息化作实质,让其衣衫无风自动。

  蓦然,他睁开双眼。

  两道精芒透射而出,让昏暗的练武场好似凭空出现了雷霆,被映照的一片通透。

  这?

  虽说那光芒转瞬消失,但还是让陈真看地目瞪口呆。

  霍元甲从悟道程序中退出,感受到体内磅礴浩瀚的强大力量,心中即惊且喜。

  二阶大宗师巅峰。

  经过半年的苦修,在无数资源的堆积下,终于进阶大宗师之境,取而代之的是,寿命一项,极限寿命从140年又减到了120年,兑换了20年寿命的资源。

  进阶了大宗师之后,寿命从真人境极限150年提升到了180年,却因为已兑换30年,只有150年。

  不过,霍元甲不在乎。

  命运中原本只有42岁可活,眼下能活150岁,已经是大赚特赚,他很满足。

  “恭喜师尊,贺喜师尊!”

  陈真是一个十六岁的精神小伙子,上海人,他上前恭贺道。

  霍元甲点点头,没有说话,他心中兴奋,看了一眼地面上散落的枯枝落叶。

  他轻轻挥手,数以百计的枯叶仿若利刃撕裂空气,硬生生洞穿了数丈外的墙壁,三寸有余!

  看到自己造成的景象,霍元甲不禁瞳孔紧缩,脸上满是震撼与兴奋。

  这真是自己做的?

  有此等实力,世界之大,何处不可去?

  陈真张大了嘴巴,哪怕是知道自家师尊有仙佛之能,每一次见其出手,还是忍不住为之震撼。

  “师尊,您已进阶大宗师了吗?”

  陈真的话语中,隐藏着一丝火热。

  “这不算什么。”

  霍元甲负手而立,心中虽然兴奋,脸上却是不显,一副万事不萦于心的模样,听到陈真的问话,他淡淡的点头应道:

  “大宗师不过是武道入门而已,这世间有无数强大的存在,脚踏星辰,肩挑星海;摘星拿月,也不过等闲;

  更有御使天地之火,焚天煮海弹指间;

  为师这点成就,还差得远呢!”

  陈真倒吸了一口凉气,惊讶得下巴都要掉了:“师尊,这岂不就是仙神吗?难道世间真的存在仙神?”

  他完全无法想象,这到底是何等恐怖的存在,更无法想象,肩挑星海,摘星拿月,又该是何等不可思议的情况。

  “那是当然,只是你看不到而已!”

  霍元甲随口问道:“算了,不说这个了,陈真,你那些师弟们练功练得怎么样了?”

  这半年来,霍元甲陆陆续续地收了不少徒弟,十六岁的陈真是大弟子,老二老三到小十二都是八岁到十二岁不等。

  这些弟子,都是霍元甲经过精心挑选,俱是根骨上佳,悟性惊人之辈。

  霍元甲相信,经过他的悉心教导,假以时日,这些徒弟们必定都会成为栋梁之才。

  陈真闻言,躬身回道:“回禀师尊,师弟们练功都很努力,如今小十二也已经找到了气感,即将凝聚第一缕内气。”

  看了陈真一眼,目光如炬,仿佛要将他看穿,霍元甲说道:“你小子已经打通了一条经脉,进入后天中期,不错,这段时间没有偷懒!继续努力!”

  霍元甲时常隔三岔五闭关,因此,他闭关期间,督促师弟们练功的担子,就落在了陈真这个大师兄的肩膀上。

  陈真腼腆的笑了笑:“都是师尊教导有方,弟子才有如今的成就。”

  “行了,你小子要是不努力,我便是再怎么说也是无用。”

  霍元甲摆了摆手,说道:“把你那些师弟们都喊来,为师要检查他们的功课!”

  陈真躬身:“是,师尊!”

  (中间删除1500字)

  “喔~太好了!”

  “仙师神威!”

  无数人大声欢呼庆祝。

  ………

  举世皆惊。

  暗潮涌动,风波渐起。

  远在津门的霍元甲得到消息后,立即向群里发信息求救。

  【四星】霍元甲:“大佬们救命啊!我徒陈真才刚组建☆☆☆,☆☆的位子都还没有坐热,西方列强亡我华夏之心不死,联军来袭,抵挡不住啊!求各位大佬支援!”

  【四星】林凤娇:“霍兄好快的动作,竟然已经将☆☆,建立☆☆,可喜可贺!”

  【五星】万人往:“恭喜霍兄!”

  【三星】万剑一:“恭喜霍兄!”

  【四星】霍元甲:“感谢诸位,情势紧急,麻烦大家想个办法,拜托了!”

  【二星】赵云:“霍兄可是忘了群主奆佬?”

  【四星】霍元甲:“群主大大已经数年不曾露面,想来是在闭关,唉!”

  【四星】林凤娇:霍兄,你用申请援助功能试试,我等平时聊天或许群主未发现,申请援助的话,他肯定会看到。”

  天津,霍元甲看到聊天群的信息,不由拍了一下脑袋,是了,竟然把求援功能给忘了。

  开启求援功能,只有群主和管理员才会收到信息,而群里目前还没有管理员,想来如此大事,群主定然不会坐视不理。

  想罢,他连忙回道:“多谢赵兄和林兄的提醒,闲话不多说,霍某这便去了,此事了了之后,霍某再来感谢诸位。”

  言罢,他心念一动,轻道:“助手,我要向群主求援!”

  ……

  陈恒之将目光望去时,《霍元甲》世界这些年所发生的事情便了然于胸。

  (申请解禁失败,我重新修改了一遍,重发了一下,之前订阅了的童鞋,不要再订了!)



阅读提示:系统检查到无法加载当前章节的下一页内容,请单击屏幕中间,点击右下角或者右上角找到"关闭畅读"按纽即可阅读完整小说内容。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