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巨大 直达底部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章初见赵灵儿(10000字)
      出现在眼前的,是一座小山坡,陈恒之举目四望,山后是一片森森丛林,山下是青屋叠叠的村镇,再远处,是一条大河。

  一艘艘乌梢船在河面上来回穿梭,伴随着船公们高昂的号子声远远传来。

  一派江南水乡之景,扑面而来。

  陈恒之眼珠子转了转,暗道:“这是江南水乡,莫不是直接到了余杭镇?”

  不论是与不是,下去看看就知道了。

  举步下了小山坡,陈恒之往下方的村镇走去。

  行了一段路程,来到村镇中。

  镇子不大,看上去约莫有四百来户人家,但是因其比邻河边之故,显得热闹非凡,人来人往。

  街面上,小摊小贩们正招揽顾客,售卖货物。

  陈恒之只是在街头上驻足了一会儿,就从过往路人的交谈中得知,此地正是余杭镇。

  他信步走在街上,转过几个拐角,眼前出现一家酒楼,门面上看起来倒还算不错,只是有些冷冷清清的样子。

  这家两层的酒楼大门口挂着一块已经有些掉了些漆的牌匾,上书云来云去酒楼。

  这里,就是主角李逍遥从小长大的地方。

  陈恒之走入酒楼,里面冷冷清清,一个人都没有,他四下打量了一眼,看着略显陈旧的装饰,墙角处还有蜘蛛网,估计是很久没有清扫的缘故。

  许是听到了动静,一个年约二十左右,带着个小布帽的男子,却是嘻嘻哈哈的从里间跳了出来。

  他看着陈恒之,眼中的笑意都要溢出眼眶,嬉皮笑脸的打着招呼:“这位大爷,您是要打尖还是住店啊?我们云来云去客栈的饭菜,在余杭镇可是出了名的美味,我们的房间住起来也是出了名的舒服,更重要的是,价格也非常厚道。”

  陈恒之双手抱胸,饶有兴趣地看着这个年轻人,只见他长得也算帅气,眉清目秀,浑身带着几分洒脱与放荡不羁,活生生一个江湖浪子的形象。

  他嘴角露出一丝玩味地笑意,看着他表演,听到他自夸厚道,哈哈,这可真是天大的笑话,若是不知情的人,或许会相信他的鬼话。

  陈恒之对于《仙剑》世界的剧情可谓是了然于胸,主角李逍遥说的好听点是就是放荡不羁、玩世不恭,说的不好听就是个市井小混混。

  他笑着问道:“价格厚道,小兄弟,怎么个厚道法?”

  李逍遥夸口说道:“本酒楼的房间,分为天地人三个档次;最下品的人字房嘛,一个晚上半两银子;地字房嘛,一个晚上一两;至于这天字房嘛,嘿嘿嘿,环境优美,靠着窗户,都是全新的被褥。

  不过这价格嘛。

  嘿嘿嘿,我们这住客极多,天字房经常爆满,就算这位爷您有银子,还不一定能住得到呢!所以嘛,这个价格有一点点贵,二两银子一晚。”

  他滔滔不绝的说了一长串。

  最后,微微弯着腰,他笑道:“不过,大爷您的运气真好,刚刚恰好有位客官退了一间天字房,怎么样?大爷要不要定下来?否则等下就没了。”

  陈恒之闻言,摇摇头道:“生意爆满?我看不见得吧?你自己看看,墙角的蜘蛛网,桌子上的灰尘,恐怕好多天没有客人光顾了吧?”

  李逍遥顺着他的目光看去,不由得脸色有些不自然,眼珠子一转,随后,他哈哈笑道:“客官,正是因为生意太好了,人手又不够,所以,我们这才没时间去搞清洁,见谅,见谅哈。”

  他赔笑着,便想将这事情糊弄过去。

  陈恒之倒也不和他计较,随意的点了点头:“也罢,给我上几个你们店里拿手的好菜。”

  这种市井混混,磨嘴皮子你还真不一定能磨得过他,况且,争论这种事情,实在有失身份。

  陈恒之打断了他后面的话,说完后,屈指一弹,一片金叶子飞了过去。

  李逍遥急忙双手接住弹来的金叶子,放在嘴里咬了咬,试了下成色,立时,笑得眼睛都眯起来了,这才将之放入怀中。

  他嘴里高兴的应道:“得嘞,这位大爷您请稍后,小的这就让大厨给您整一桌好菜过来。”

  李逍遥拿着陈恒之弹出的金叶子,一蹦三跳地跑到后院。

  酒楼的后院,有一位徐娘半老、风韵犹存的女子,看上去约莫三十多岁的样子。

  她接过李逍遥递交的金叶子,咬了咬,又在手里掂了掂,估算了一下重量,脸上不由得露出开心的笑容。

  一片金叶子起码够酒楼三个月的开销,看来,这次来了一头大肥羊啊!

  李逍遥看到她的神情,不由发问道:“喂,罗刹鬼婆,这位客人豪爽大方,你总不会又让我去菜场捡一些烂菜叶子回来吧?”

  罗刹鬼婆,也就是李逍遥的婶婶点了点头,从怀中掏出了一块碎银子,对李逍遥说道:“嗯,你说的倒是有些道理,既然客人这么大方,那你就去买些菜回来吧!”

  李逍遥接过碎银子,撇撇嘴说道:“啊?就这么点银子?这要是买上二两肉,再加一条鱼还不够啊!”

  李大婶大手一挥:“你自己想办法!”

  “切,真小气!”

  李逍遥嘟囔着离开了酒楼。

  ……

  见李逍遥进了后院,陈恒之随便找了一张桌子,甩袖一挥,将凳子上的油污灰尘清理干净,就就坐了下来。

  他在心里盘算着,该怎么样完成本世界的三个任务。

  1、挽救赵灵儿牺牲的悲剧结局。

  2、阻止拜月教主灭世。

  3、挽救刘晋元之死。

  这看似是三个任务,实际上,只要阻止了拜月教主,就可以避免另外两人的死亡。

  所以,陈恒之现在的想法就是,和拜月谈谈。

  眼下,降临到此界之后,首先就来到了剧情开局之前的余杭镇,既然如此,不来见见李逍遥,真是对不起自己当年逃课追剧的日子。

  只是,这一见之下,陈恒之颇为失望,有一种偶像破灭的感觉。

  果然,偶像这种生物,只能远观,不能近距离接触。

  陈恒之一向不喜欢那种油嘴滑舌、吊儿郎当之人,他总觉得这种人没心没肺,又缺乏担当,没有责任心,往往能力越大,越是害人害己。

  很不巧,李逍遥就是这种性子。

  初次接触此人,怎么说呢,不喜欢,也不讨厌,只能算是路人缘吧。

  他灵识扫视了一周,在酒楼中没有发现那三个苗人的踪迹,想来不是出门离开了酒楼,就是还没有来到余杭镇。

  过了一会儿,李逍遥从后院走了出来,手中托盘端着一套茶具,嘴里歉然道:“这位客官,实在抱歉,忘了给您上茶,见谅见谅!”

  说完后,将茶壶和茶杯放在桌上,为陈恒之倒了一杯茶,又说道:“您请先喝口茶解解渴,酒菜还得稍等片刻。”

  陈恒之没有回话,端起茶杯,看了一眼杯中的茶水,送到嘴边轻轻喝了一口,脸色微微一变,摇头道:“这位小兄弟,我总算是知道贵店生意为什么会冷清的原因了。”

  “你自己看,茶汤浑浊不堪,漂浮着一片茶沫子,茶味苦且涩,一丝茶香都没有。”

  他指着手中的茶杯,让李逍遥看。

  “与其说是茶,还不如说是茶渣子。”

  “你们这样招待客人,生意怎么会好呢?”

  李逍遥张了张嘴,正要回答,这个时候,从外面走进来三个苗人,身着呕欠,华丽异常。

  待他们看到陈恒之时,不由脸色一冷,走上前去,拍了一下桌子,重重地呵斥道:“混账东西,不是说我们包了酒楼吗?他为什么在这里?”

  李逍遥脸色一滞,心中暗骂,怎么这么不凑巧,表面上却挂着谄媚的笑容,弯腰道:“三位大爷,你们回来了!我们开门做生意的,有生意上门,这个…我们也不能硬把人往外赶不是?还请几位大爷多担待着一点…”

  对于陈恒之这样出手豪爽的客人,李逍遥自然是想要尽力挽留,因此,低声下气想要混和过去。

  “混账东西,凭什么要我们担待你,给我把这个人赶走……你们中原人太不讲信用了!”

  其中一个苗人挥了挥手,毫不犹豫的拒绝。

  他说完,便是一个箭步上前,伸手便要去抓陈恒之的肩膀,想要把他扔出去。

  斯斯文文的陈恒之,看起来就像是文弱书生,这样的人便是被欺负了也不敢反抗。

  说时迟,那时快,他的手臂沉着有力,向着陈恒之一把抓了过去。

  “哼!放肆!”

  一旁坐着看戏的陈恒之脸色一沉,甩袖一挥,一股沛然大力传来,三个苗人毫无反抗之力便被甩出了酒楼,摔在地上“呦呀”出声。

  陈恒之站起来,漠然道:“拜月就是这样教你们做事的吗?”

  这一刻,他的身影无比高大,如同高山般,令人仰视。

  三个苗人站起身,对视一眼,同时点头,大喝一声道:“杀!”

  三人一出招就是最强的杀招,丝毫不留半点余地。

  这个人出现在他们面前,明显来找茬的,若不以命相搏,他们可能今天就栽在这儿了!

  三人同时发力,手中苗刀各自劈出一道刀光来,在空中合在一起,化作一道巨大的刀影,狠狠劈了过来。

  李逍遥见状,吓得屁滚尿流,躲在桌子后惊叫出声:“几位大爷别打了,有话好好说!”

  卧槽,这江湖也太危险了!

  一言不合就开打,毫无道理可言!

  “混账东西!”

  陈恒之怒极反笑,他伸手一抓,迎面而来的巨大刀影应声而碎,看起来威力巨大的刀影比之小孩子的拳头也没什么区别。

  同时一股吸力传来,三人如同小鸡仔般,毫无反抗之力,便被他抓了过去,扔在地上。

  他心念一动,就将这三人禁锢。

  拍了拍手,他漠然道:“现在还有何话可说?”

  他看得出来,李逍遥元阳未失,所以,这三个苗人还未来得及怂恿李逍遥上仙灵岛求药。

  陈恒之坐了下来,好整以暇道:“说说吧,你们三个,到中原来所为何事?”

  “哼,技不如人,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这些苗人倒也硬气,丝毫没有阶下囚的觉悟,硬着脖子闭目等死。

  陈恒之笑了笑:“你们不说我也知道,拜月让你们来中原,是来找灵儿公主的吧?”

  三人脸色微变,却默不作声。

  看他们的样子,陈恒之知道,这三人都是拜月的忠实信徒。

  而这样的狂教徒,是极其可怕的。

  为了教义,甚至是拜月一声令下,他们可以牺牲自己,牺牲一切也毫不犹豫。

  一时间,陈恒之意尽阑珊,指望从他们嘴里问出点什么,比登天还难。

  他挥了挥手,解除了三人的禁制,说道:“你们三人从哪来回哪去吧,回去转告拜月,我过段时间会去南诏拜访他。”

  三个拜月教苗人互视一眼,都看到了对方眼中的惊骇和劫后余生的庆幸,不敢再多说什么,灰溜溜的走了。

  一旁的李逍遥脸上露出憧憬之色,虽然表面上,他就是个滚刀肉,市井小混混的样子,不过他从小就有一个仗剑江湖,打抱不平的大侠梦。

  眼看陈恒之挥手间就打得三个苗人屁滚尿流,他神色中带着一丝惊叹,赞叹道:“这位大爷,想不到您还是位武功高强、深藏不漏的大侠啊!”

  这时,听到前面动静的李大婶从后面走了出来,听到李逍遥的话,往他头上敲了一个爆栗,喝骂道:“你这混小子在这嘀咕什么呢,还不快去端菜?”

  她又转头看着陈恒之,眼中露出一丝惧怕,一丝疏远,赔着笑道:“客官您请稍等,马上就上菜了。”

  李大婶拎着李逍遥的耳朵,拉到后院去,嘴里一边训斥道:

  “这些高来高去的大侠杀人可不眨眼,你小子可别凑上去,要知道,你爹娘他们可……”

  陈恒之听着李大婶的话,不由的摇头失笑。

  很快,菜便端上来了,虽然材料算不得多好,不过说实话,李大婶的厨艺还是不错的,这几个菜烧得味道都不错。

  陈恒之对酒没瘾,喝不喝都可以,再者说,李逍遥家兑了水的酒他可不敢喝,是以,没有叫酒。

  吃完饭之后,陈恒之信步出了云来云去酒楼,在余杭镇上溜达起来。

  同时,他心里盘算着仙剑世界的实力。

  如果只是仙剑一的世界,那么,陈恒之自衬,以自己的实力,在这个世界虽说不是顶尖,好歹有自保之力。

  毕竟,此时无论是神界、仙界、魔界、还是妖界、鬼界,都与人界隔离开,没有任何往来。

  而若是到了仙剑三,魔界、仙界、神界、鬼界都与人界有了联系,不用说魔尊重楼,随便一个神界中人,他也不是对手!

  “希望不会那么倒霉吧!”他心中暗道。

  以方才那三个拜月教徒为例,他们在原著中只是连姓名都不配拥有的小喽啰、路人角色。

  但是,他们的武功却不弱,挥刀成刀气,这是二阶先天境才有的实力,虽然在陈恒之手上走不过一招,挥手可灭。

  但是,在原著中,他们三人可是杀得仙灵岛鸡犬不留,除了女主角赵灵儿之外,其余人无一幸免。

  赵灵儿还被其俘虏,若非被李逍遥撞破行踪,怕是直接就将她带回南诏了。

  而赵灵儿并非手无缚鸡之力,她从小生活在仙灵岛上,并投入她母亲青儿生前的好友,仙灵岛水月宫宫主灵月门下,修习水月宫各种仙术及剑法。

  如此一对比,赵灵儿的仙术怕是威力感人,要么就是她学得不到家,要么就是这个世界的仙术本就如此,只是银枪蜡枪头,中看不中用。

  当然,中不中用,去看看就知道了。

  想及于此,陈恒之灵识扫视一周,辨认了一下方向,径直往仙灵岛方向飞去。

  他径直飞走,吓煞了旁边人。

  “你们看到没,刚才那位公子哥原来是仙人,他嗖地一声就飞走了。”

  “啥?仙人?”

  “不错,我亲眼所见嘀!”

  街道上所有人都议论纷纷。

  “这位仙人什么时候来的我们余杭镇?”

  “不知道啊,没注意!”

  “好像是今天上午,他在云来云去吃了午饭。”

  “什么,他们家?”

  ……………………

  从余杭镇出海,往东面而去,就是舟山群岛,仙灵岛就坐落在这群岛之中。

  因为水月宫主在岛上布置了阵法的缘故,普通渔民偶有遇上,也会迷迷糊糊的离开,是以,仙灵岛在余杭一带名声虽然响亮,却少有人知道具体方位。

  当然,这一切都瞒不过陈恒之,他在高空中飞了一阵,看着脚下出现了密密麻麻的岛屿,就知道,已经到了。

  仔细寻找了一番,一座满是桃花的岛屿映入眼睑,岛上云雾缭绕,仙气飘飘。

  看来,就是这个岛了。

  陈恒之径直降落下来。

  仿佛穿过了一层薄膜,陈恒之稍微感受到一丝阻力,却并没有阻止他的落下。

  脚踩在实地上,他仿佛置身于无边桃花林中,桃花飘飘又落落,传来浓郁芬香,让人闻之心醉。

  “咦,不错啊,看来这个世界的阵法也不是一无是处嘛!”

  感受到身边比之在余杭镇上近乎浓郁了近倍的灵气,陈恒之赞叹一声。

  能造成如此浓郁的灵气,定然是岛上的阵法有着聚拢灵气之效,说起来,这是陈恒之没有接触过的领域。

  此前在《传奇》世界中学习到的锻造秘术,只有几样用于炼器的禁制。

  而在《诛仙》世界中,从诛仙剑碎片上获得的上清通天圣人讲道感悟又太过高深奥妙,目前陈恒之才参悟不到万分之一。

  “若是有机会的话,还是得学习一下这个世界的阵法类知识,取长补短……”

  他心里想着,一边往桃林外走去。

  走了几步,出了桃花林,映入眼前的是一处莲花池,池旁则是数十个高大的石像。

  “咔嚓咔嚓!”

  就在陈恒之一步踏出桃林,这些石像好似活了过来,双臂一抬,往他攻来,带着凌冽的劲风,似乎要将这个不速之客赶出去。

  陈恒之没有动作,只是升起了护体真气。

  “咚!咚!咚!”

  沉重的石像手臂接二连三的击在陈恒之的三寸外,像是水中涟漪般,一丝淡黄色光晕闪烁,却稳固如山。

  “嗯…不过如此!”

  测试出这些石像的攻击力后,陈恒之不再留手,他吹了一口气,滚滚气流喷涌而出,好似狂风大作,围在他身周的石像就被碾成粉碎,掉落在地上,散得到处都是。

  他估算了一下,发现这些石像比之大宗师的武者也是不妨多让,难怪原著中的拜月教徒要唆使李逍遥破坏了石像身上的阵法,才敢攻上岛。

  否则,以他们宗师境的实力,怕不是来送菜。

  “什么人擅闯我仙灵岛?”

  一道清脆的娇叱声传来,惊醒了沉思中的陈恒之。

  陈恒之抬头望去,一名年轻貌美的少女正站在莲池旁,手按剑柄,目光灼灼盯着他,好似下一瞬就要拔剑相向。

  他看了一眼少女,心中有些失落,不是说赵灵儿每天都在莲池中洗澡么,每个诸天主角上得仙灵岛都可以撞见,怎么到了我这里,就没有这样的好事了?

  以他的眼力,自是可以看出,这名少女身上穿着的是侍女装,根本不可能是传说中的赵灵儿。

  也不是说陈恒之色中饿鬼,想要一亲芳泽。

  毕竟,欣赏美好的事物,是人的天性,与忄生无关,与爱也无关。

  收起心中的失落,陈恒之负手而立,淡然道:“去禀报主事者,就说拜月教主派人来了。“

  盯了他好一会,或许是看陈恒之不像坏人,或许是见他赤手空拳,那少女放松下来,昂起头说道:“你就站在那里,不要乱走,我去给你禀报。”

  “好,我不走,就在这里等着。”

  陈恒之点头应了下来。

  那少女见状,蹬蹬蹬地跑远了。

  陈恒之脸带微笑,看着少女跑远,转而欣赏着莲池中的莲花。

  一炷香后,只听得一阵呼喝声传来。

  “那小子在哪?”

  “就在前方莲池旁。”

  “走,看看去!”

  陈恒之放眼望去,只见一个手持拐杖的老妇为首,身后跟着一群少女,浩浩荡荡往这边走来。

  老妇脸色阴沉,几乎都要滴出水来,朝着陈恒之这边看了一眼,丝丝杀机一闪而过。

  看着老妇杀机四溢的眼神,陈恒之淡然一笑,转而望向她身边的少女,长发披肩,肌肤胜雪,散发着诱人的光泽,犹如一朵亭亭玉立的粉荷花,怯生生的跟在老妇身边。

  “这位,就是…赵灵儿么?果然是倾国倾城,国色天香,我见犹怜!”

  见到少女的容貌,陈恒之赞叹不已。

  眨眼间,老妇来到近前,杀气腾腾,阴沉着脸质问道:“小子,你是拜月教的贼子?”

  同时,她将全身功力都调动起来,只要对方答个“是”字,今天就跟他拼命!

  陈恒之闻言,摇摇头回道:“我只是来通知你们一声,拜月的人已经找到了余杭镇,被我赶了出去,可没有说我就是拜月教的人。”

  老妇一滞,转头望向方才的那侍女,低声质问道:“莲儿,他刚才怎么说的?”

  那叫莲儿的侍女委屈巴巴的低下头。

  老妇冷哼一声,便欲发作,陈恒之及时出声阻止:“可能是我没有说清楚,你就不用怪罪这位莲儿姑娘了。”

  “这些年来,拜月教徒四处搜寻公主,老身也是风声鹤唳,因此反应激烈了些,生怕一个不小心,惹来大祸,这才言辞激烈了些,请公子见谅!”

  老妇叹了口气,狠狠的瞪了那侍女一眼,转过头来,脸色稍霁,微微行了一礼道:“还要谢过这位公子及时阻止了拜月贼子,又不辞劳苦前来通风报信,老身感激不尽,公子快快里面有请!”

  原来是误会一场,老妇脸上立时多云转晴,笑意盈盈的请陈恒之到殿内说话。

  陈恒之点点头:“即如此,陈某叨扰了!”

  老妇笑道:“公子请!”

  走过莲池,又穿过数道走廊,终于来到了一处华丽的宫殿前。

  陈恒之抬眼望去,只见整座大殿浑身银白之色,富丽堂皇,高雅典致而又不失仙气,不由出声称赞道:“好地方!”

  老妇人点了点头道:“寒舍简陋,让公子见笑了。”

  进了水月宫,沿着幽兰芳径穿梭。

  水月宫极为浩大,到处是庭园美景,其中百花盛开,群芳斗艳,有如世间桃源。

  又有雕栏玉砌,潺潺流水,使得水月宫不仅华美,更添了几分秀雅。

  来到大殿,分宾主落坐,侍女送上糕点香茗后退下,殿内只留下老妇、赵灵儿陪坐在侧。

  茶过三旬后,老妇问道:“老身未请教,不知公子高姓大名?又是如何得知我仙灵岛所在何处?”

  “夫人,我姓陈,名恒之!”

  陈恒之见赵灵儿眨巴着眼睛看向自己,呵呵一笑回道:“我在余杭镇上听人说起,这茫茫大海上有一仙岛,岛上有仙女,前段时间,镇上的王小虎有幸上岛求得了仙丹,又从那三个拜月教徒暗中说的话中得知了此事,因此……”

  老妇闻言,望向赵灵儿,温声道:“哎!老身当初就不应该放那个小孩子回去的,果然,引来了拜月教的贼子!躲了这么多年,始终躲不过,他们终究还是寻来了!”

  一旁的赵灵儿眼睛眨了眨,怯生生的回道:“那个王小虎答应了我,说不会告诉其他人的!”

  “这位就是南诏的灵儿公主吧?”

  陈恒之笑了笑道:“要知道,那个王小虎在仙灵岛上见到仙女又求得仙丹之事,可是传得余杭镇周边都是人人皆知呢。”

  “啊?这人怎么这么坏啊?”

  赵灵儿惊呼一声,秀眉微蹙,扬了扬粉拳,娇叱道:“说好了不告诉别人的,这人竟然不守信用,下次再见到,我一定要揍他一顿。”

  她那气呼呼的样子,很是可爱。

  老妇宠溺地看着少女,叹气道:“贼子既然已经找到了这里,想来不会善罢甘休,老身已经老了倒是无所谓,公主尚且年幼,若是老身不在了,她要有个什么闪失…老身又有何面目去见小姐…”

  赵灵儿闻言,身子一颤,失声道:“姥姥…”

  老妇姓姜,乃是当年南诏国王后林青儿身边的贴身侍女,因此,她口中的小姐,说的就是林青儿。

  陈恒之心知肚明,林青儿并没有彻底死去,当年她为了封印太古魔兽水魔兽,解救万千黎黍,毅然以身为引,化为石像,将水魔兽镇封。

  但是,她的神魂还一直藏在石像中,并没有彻底消失,尚有还阳转世的机会。

  他沉吟了一下,说道:“我可以去找拜月谈谈,而且,灵儿公主已经成年,依我看,是时候让她回到南诏国,担当起她应尽的义务。”

  “姥姥,我不要走!”

  赵灵儿闻言,起身抱着老妇的胳膊,眼角已然湿润,就要哭出来,委屈道:“我不要离开姥姥…”

  姜氏拍了拍她的手,叹道:“灵儿乖,姥姥不会离开你的,你先别急。”

  她转头看向陈恒之道:“陈公子,拜月贼子武功深不可测,寻常人不是对手,而且他为人古怪,根本不能以常理揣测,你去找他聊聊,这……”

  言下之意很明显,她觉得陈恒之想得太天真了,看他斯斯文文的样子,怕是直接去送菜。

  陈恒之闻言,哈哈一笑,一股让人窒息、绝望的气势正缓缓升起,似乎有古老的神魔缓缓苏醒,要将整个世界覆灭,重定地火风水。

  他虽然是平静的坐着,可他身上的气势,却像是一座太古神魔一般,压在心头上,老妇和赵灵儿都惊骇的看着陈恒之的身影,他似乎无限放大了一般,让人高山仰止。

  蓦然,陈恒之身上的气势一闪而逝,方才发生的一幕仿佛如同幻觉一般。

  姜氏和赵灵儿眼中的惊骇之色还未消退,看着眼前仿如世家公子哥一般的陈恒之,方才那一幕,却已如阴影般,深深的映入了两人的脑海中,挥之不去。

  陈恒之展颜一笑,如沐春风般的气息轻轻拂过二人,扫去她们心头的阴影,犹如清理了一层蒙尘,令二人心头澄静,安心之感涌上心头。

  他轻笑道:“夫人,你看我比之拜月如何?”

  呼!

  姜氏和赵灵儿同时长出一口气,仿佛卸下了千斤重担,脸上的忧虑一扫而空,看向陈恒之的眼神中,多了一丝敬畏。

  “公子的修为高深莫测,老身叹为观止,自叹弗如,比之拜月那贼子也是不差分毫。”

  姜氏笑道:“既如此,老身但凭公子安排!”

  她心中不断的嘀咕着,陈恒之年纪轻轻,修为如此深不可测,也不知他到底是何方神圣?真正的目的又是什么?

  她不是没想过,或许陈恒之是坏人。

  然而,在她看来,若是陈恒之心怀恶意,以他展现出来的恐怖武功,直接就可以出手将自己和灵儿公主擒下,大可任意妄为,又何必如此大费周章。

  陈恒之笑了笑道:“说起来,此前我偶然听说过拜月的名头,本就想找他切磋切磋,恰好知道了灵儿公主的事情,自是义不容辞,伸张正义。”

  他似是看穿了姜氏心底的疑虑,开口解释了一遍自己的目的,将自己伪装成一个初出茅庐的江湖热血小虾米,为的就是行侠仗义,打抱不平。

  姜氏似是相信了他的话,点了点头。

  “如今我南诏国成千上万的子民还生活在水生火热当中,他们需要公主殿下,需要公主为他们带来光明!带来希望!”

  姜氏说着,怜爱地看了赵灵儿一眼,见她懵懵懂懂,似懂非懂,不由叹息一声,对陈恒之道:“公子,老身有个不情之请,还望公子答应!”

  陈恒之问道:“夫人是让我护送灵儿公主回南诏国吗?”

  “公子果然聪慧!”

  姜氏点了点头,道:“灵儿涉世未深,很多事情她都不清楚,还望公子能帮帮她,护送灵儿回南诏国继承王位!”

  “可以,正好我要南诏国一趟!”

  陈恒之看了少女一眼,点了点头:“那夫人你呢?你不走吗?”

  姜氏听到陈恒之答应下来,仿佛放下了肩膀中的担子,笑了笑道:“拜月教徒的目标是公主,只要灵儿离开了,他们自然不会再来。再说了,老身已经老了,就让老身在这里养老吧。”

  “姥姥不和灵儿离开吗?”

  赵灵儿听到姜氏的话,心中生起不好的预感,立即泪眼汪汪地看着姜氏。

  姜氏心中不忍,言道:“灵儿,你忘记啦,姥姥在老宫主弥留之际答应过她,要帮她看着水月宫的呀,姥姥又怎么能一走了之呢!对不对?”

  “哦!”

  赵灵儿点了点头,眼里满是不舍。

  陈恒之见两人难舍难分,想了想道:“既然灵儿公主不舍得的话,再逗留些日子也无妨。”

  赵灵儿猛得点头赞同。

  姜氏虽然不舍,却狠下心肠拒绝:“不用,你们还是早些离开吧,早一日到了南诏国,百姓们也早一日脱离苦海。”

  陈恒之想了想,应了下来:“也罢!”

  他来这个世界,除了挽回儿时的遗憾之外,还存着找同级别存在论道交流的想法。

  《仙剑》世界中,拜月和剑圣二人修为高深,在陈恒之想来,自己和他们的修为应该处是同一个层次。

  俗话说,三人行,必有我师焉!

  与同等强者交流,一是取长补短,二是温故而知新,大有裨益之事,何乐而不为呢?

  因此,若是能够早一点见到拜月,那自然是极好的。

  与姜氏再三告别之后,赵灵儿泪眼婆娑的跟着陈恒之走了,离开了仙灵岛这个她从小生活的地方。

  至于她的故乡、她的目生地南诏国,她已经完全没有印象,根本就什么都不记得了。

  高空中,陈恒之以水系神通聚云而行,载着自己和赵灵儿,往西南方向而去。

  余杭镇在中原的最东面,而南诏国在西南方,两者之间相距何止千里之遥。

  如果是骑马或乘船的话,怕不是得要走上半个月以上,但是,以陈恒之三阶永生法相境的实力境界,瞬息可至。

  不过,他留了一些时间,让赵灵儿调整心态,否则,刚从仙灵岛出来,还没有回过神来,就要面对那陌生的父王、还有万千子民,对于一个及笄之年的少女来说,似乎太过残忍了。

  赵灵儿站在云床上,好奇的左看右看,上看下看,似乎是有点想不通,陈恒之竟然可以驾云而行。

  腾云驾雾啊,那可是传说中仙人的手段。

  莫非这位陈公子已经成仙了?

  他特意下凡来帮助自己?

  他是自己的白马王子吗?

  不得不说,少女的心思就是爱幻想,漫无边际,不可捉摸。

  过了许久,赵灵儿回过神来,看着下方的云层,轻声说道:“自小时起,灵儿就与姥姥生活在仙灵岛上,哪里也没有去过,也不知道这外面世界……会是什么样子呢?”

  她似是在问陈恒之,又似是在自言自语。

  陈恒之看了赵灵儿一眼,知晓少女是第一次出远门,对未来有些茫然,不由笑道:“外面的花花世界,可比仙灵岛上的日子精彩多了,以后你自然会体会到。”

  “谢谢陈公子开导,灵儿会努力成长,学习接受着这外面世界的一切!”

  赵灵儿不是傻瓜,她虽然不谙世事,却不是傻瓜,女娲血脉传承的基因,令她拥有识别人心的本能,谁心怀恶念,谁心生善意,她可是一清二楚。

  虽然和陈恒之才认识一会儿的功夫,赵灵儿却对他极为信赖,盖因在她冥冥之中觉得,陈恒之很亲切,似乎是亲人一般。

  陈恒之点了点头道:“那就好,回到南诏国后,你多学多看多听,有什么事不懂的话,可以来找我。”

  赵灵儿猛的点了点头道:“嗯嗯,灵儿知道了,谢谢陈公子。”

  陈恒之笑了笑道:“你可以叫我陈大哥。”

  赵灵儿甜甜的喊了一声:“好的,陈大哥。”

  “好妹子,哈哈,走了!”

  陈恒之哈哈一笑,大袖一挥,急速往西南方向飞去。



阅读提示:系统检查到无法加载当前章节的下一页内容,请单击屏幕中间,点击右下角或者右上角找到"关闭畅读"按纽即可阅读完整小说内容。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