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巨大 直达底部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章李逍遥(10000字)
      御剑乘风来,除魔天地间;

  有酒乐逍遥,无酒我亦癫;

  一饮尽江河,再饮吞日月;

  千杯醉不倒,唯我酒剑仙!

  蜀山剑仙酒剑仙莫一兮,法力高强、嗜酒如命,放荡潇洒、不受拘束、豪爽正气,整个天下都鼎鼎有名的人物。

  近日来,他栽了!

  南诏国传出消息,酒剑仙因醉酒,竟闯入南诏圣女的闺房欲行不轨,被抓个正着,关押了起来,从此,淫贼之名,莫一兮永远也洗不脱。

  某酒楼。

  有人悄声说道:“张兄弟,我和你说个事情,酒剑仙莫一兮你知道吗?”

  他的同伴张三回了一句:“酒剑仙?听说过啊,御剑乘风来,除魔天地间!鼎鼎大名的酒剑仙,谁不认识呢?”

  那人哈哈一笑:“什么狗屁的蜀山剑仙,他就是个淫贼!”

  “什么?淫贼?不可能吧?”

  “对啊,李四你可不能乱说话,小心蜀山的高人找你麻烦啊!”

  “蜀山派高人降妖除魔,维护人间人和平,你可不能随意诬蔑,快道歉!”

  周围人群情激涌,都是不信他的话。

  李四哈哈一笑,夷然不俱:“你们啊,都被蒙在了鼓里,我李四刚从南诏国回来,岂会不知道?”

  “莫一兮嗜酒如命的事,想来你们都知道,前段时间,他喝醉了酒,竟然跑到南诏国圣女的闺房,欲对圣女行不轨之事,被圣女打倒在地,当场抓个正着。”

  “人家一国圣女冰清玉洁的人物,岂容得他放肆?立刻抓着他找到南诏皇帝,要找个公道。”

  李四慢条斯理地把他所知的事说了出来,最后,一脸嘚瑟道:“此事可是我李四在南诏做生意时,亲眼所见,那还有假?”

  “什么,想不到此人竟然如此人面兽心,枉我等对蜀山敬仰有加,呸!”

  “莫一兮如此畜牲不如,蜀山派清誉都败在他手!”

  “丢人现眼的玩意!”

  听得李四说完,酒楼中的食客们都群情激动,恨不得将酒剑仙打死去。

  这一幕,天下各地都有发生。

  而莫一兮欲行不轨反成淫贼之事,随着两国商人、江湖游侠之口,传遍了大江南北。

  ………………

  神界地气异变,神树爆长万丈,根系如垂天之云,深入盘古之心,盘古之心辐聚周边土石,逐渐扩大,形成悬空之山,是为蜀山。

  蜀山附近,地气特异、灵力极强的异象被一些修士发现,蜀山也成为传说中的仙山。

  开始有修行之士在这里结庐修炼,但此时并没有形成一定的宗派,各人的修炼方式也各不相同,全凭自悟。

  魔界魔尊重楼与神将飞蓬在新仙界决斗,后来神界派兵捉拿二将,飞蓬因分心被打败,而其佩剑被击落到蜀山。

  有一人拾到飞蓬遗落之佩剑(镇妖剑),开辟蜀山,并以二百七十昼夜,苦炼九转金丹,是为蜀山仙剑派立派之祖。

  第二十六任蜀山掌门名为殷若拙,因其剑法出神入化,修为高深莫测,被称为剑圣。

  纸包不住火,莫一兮栽在南诏国之事,终是传入了剑圣殷若拙之耳。

  “放肆!”

  殷若拙一掌拍在桌子上,脸若寒霜,阴沉得快要滴出水来。

  “掌门,若是无事,弟子先行告退!”

  负责情报的蜀山弟子甲,将莫一兮之事汇报给掌门人后,见他脸色不善,立即开溜。

  殷若拙沉着脸,摆了摆手让弟子甲离开。

  “这是逼我下山啊!”

  沉思了一会,他暗自下了决定。

  ………………

  南诏国,大理都城。

  天牢深处,莫一兮一身囚服打扮,他斜躺在茅草堆上,一脸的生无可恋,嘴里自言自语:“完蛋了,丢人丢大发了……”

  那日,莫一兮被圣姑押送到皇宫,面见巫王后,请求巫王还她清白。

  巫王自是勃然大怒,好在拜月教主赶了过来,在巫王耳边耳语了几句后,巫王脸色微变,将此事交由拜月处理。

  拜月教主却并未当场审判莫一兮之罪,而是将他收押起来,关入天牢。

  随后,圣姑渊清向巫王请辞圣女之职,言道因莫一兮闯入闺房,名声受损,已不再圣洁,自是不能再担任圣女之职。

  圣女一职,位高权重,受世人敬仰,但又要求苛刻,须得一生不嫁,终生侍奉女娲娘娘,一般而言,一日为圣女,终生是圣女。

  然而,考虑到渊清之事比较特殊,巫王与灵儿公主、石公虎长老、拜月教主、南蛮娘等人商议后,最终同意了圣姑请辞之事。

  ………………

  云来云去酒楼。

  李逍遥不愧是气运主角,获得了伏羲传承并开始修炼后,简直是开了挂一般,短短不到半个月时间,已经一跃而成为先天真人境高手,在这仙剑世界的江湖上,足以堪称一流高手。

  除去林家堡主林天南、莫一兮、殷若拙等人,在江湖中也算得上难逢敌手。

  如此,算得上是武功小有所成。

  武功有成的李逍遥自是不肯继续窝在这小渔村中,他想闯荡江湖,行侠仗义。

  这天一大早,李逍遥打包好行李,背着包袱,找到了李大婶,说道:“婶婶,我有一件事要告诉你,我要去外面的世界闯荡!我是来向你告别的!”

  李大婶闻言一愣,过了好一会儿,她才幽幽一叹,言道:“罢了罢了,我早就看出来了,你小子就不是个安分的主,你既然要闯荡江湖,那…你就去吧,记着早点回来!”

  自从李逍遥获得传承,躲起来练功的情景,早已被李大婶察觉,她就料到早晚会有这一天。

  只是,没想到这一天会来得这么快。

  “婶婶你同意了!太好了!”

  李逍遥兴奋不已,看着满脸不舍的婶婶,眼珠子一转,凑到了李大婶的耳前,悄悄地说道:“婶婶,我走之后,你要好好照顾自己!若是实在没办法,你就找个良人嫁了吧!”

  “你这个臭小子,反天了不成!”

  李大婶闻言,像是被踩了尾巴的猫,立刻张牙舞爪,扑向了李逍遥。

  “咳!”

  陈恒之从楼上走下来,见到两人打闹,轻声咳嗽了一声。

  “婶婶,还有外人在呢!”李逍遥招架不住,慌忙道了一声。

  李大婶闻言顿时停下了动作,看了陈恒之一眼,尴尬道:“真是不好意思,让客官见笑了!”

  陈恒之笑了笑:“无妨,这是至亲之情,没什么不好意思的!”

  他看着整装待发的李逍遥,心中一动,故作不知,问道:“小兄弟这是要出远门吗?”

  实际上,这段时间以来,李逍遥的一举一动都逃不过陈恒之的观察,在昨天他突破先天之境后,陈恒之就猜到了今天的这一幕。

  李逍遥兴高采烈的说道:“是啊,大仙,我要去闯荡江湖了,我要做这江湖上最大的大侠!”

  “噢,是吗?”

  陈恒之闻言一笑,道:“小兄弟志存高远,勇气可嘉,值得鼓励!”

  “哈哈,谢谢大仙的夸奖!”

  李逍遥闻言,瞬间眉开眼笑,随后,他看着陈恒之,眼珠子一转,躬身说道:“大仙,你武功高深莫测,肯定是久经江湖,不知道大仙您对小子可有何教诲?”

  “教诲不敢当,你小子洪福齐天,气运昌隆,你不招惹别人,哪个还敢招惹你啊!”

  陈恒之意味深长地说道。

  确实,主角光环笼罩,遇难成祥、逢凶化吉、喝口水就涨经验、掉山崖就捡到宝,都只是基本操作。

  拥有主角光环在身,哪还需要什么江湖经验,一路莽过去就可以了。

  李逍遥摸了摸头:“啊哈,这样么…”

  “那当然了,以你的英俊潇洒,风流倜傥,到时候还不知道有多少女侠们追在你屁股后面,说要嫁给你呢!”

  陈恒之调侃道:“到时候出任武林盟主之位,迎娶老盟主之女,成为江湖上人人敬仰的大侠,走上人生巅峰!怎么样,是不是很激动?”

  “嘶!”

  李逍遥擦了擦口水,吸溜一声鼻子,美得冒泡。

  “哈哈,江湖,小爷我来了!”

  李逍遥立马回过神,迫不及待的说道:“婶婶,我要走了!你要保重!”

  “哎,等等,这儿有些东西要给你!”

  李大婶急忙喊了一声,到后院取了一个包袱,递给了李逍遥。

  “这是什么?”李逍遥好奇道。

  李逍遥接过包袱,好奇地打了开来,只见里面除了一些银两之外,还有两卷陈旧的手抄本,以及…一把铁锈斑斑的长剑。

  “这是你爹他遗…遗落在家中的旧剑。”

  见到李三思的遗物,李大婶鼻子有些发酸,差点就要说溜了嘴,幸好及时转了回来。

  当初,李三思夫妇不知身亡何处,只留下这把长剑,由江湖上的朋友辗转多处,送了回来。

  身死异乡,命如浮萍,这是几乎所有江湖人的命运。

  因此,多年以来,绝迹江湖的李大婶一直将长剑藏了起来,以免触景伤情,更不用说把剑拿出来磨洗一番,以致于如今长剑蒙尘生锈。

  李逍遥眼睛一转,狐疑着问道:“人在江湖,刀剑应该是离不了身的东西,为什么他要将这把长剑留在家中,他不会是……”

  “臭小子,再胡说老娘可饶不了你!”

  李大婶两手叉着腰,大喊道:“你爹的武功有了长进,这把剑当然没了用处,反正我留着也是无用,你既然学了些三脚猫武功,不如就姑且使使,不要再浪费钱多买一把剑了!”

  “好你个婶婶,最后一句话才是真的吧!”

  李逍遥大叫一声,不再追究父母的事,翻开两本陈旧的古卷,惊呼道:“咦…飞龙探云手…冰心诀?”

  李大婶道:“这是你爹娘当初成名江湖的绝技,你有时间就在路上多练一练,拿那不知哪儿学来的破武功闯江湖,小心被人揍得满头包啊!”

  李逍遥道:“什么破武功?婶婶你不知道…”

  “好啦,好啦,别跟我吹你的武功怎样高强了!”

  李大婶摆了摆手:“臭小子,你刚刚学了点武功,觉得自己天下无敌,很正常!以后啊,等你越学越多,武功越强,那时候,你就会胆子越小,越觉得自己武功不怎么样了。”

  李逍遥不服地说道:“怎么可能呢?如果我武功越来越强,胆子该是越来越大才对啊!”

  李大娘叹息道:“唉!看来,真是该让你磨练磨练,总是这么吊儿郎当的,我怎么放心哪?以我看,你还是……”

  “好好好,我一定会小心的!小心谨慎,绝不孟浪,这下总行了吧!”

  李逍遥连连应承着,唯恐李大婶改变主意不让他出门。

  李大婶看着满脸不在乎的李逍遥,重重叹了口气,看向一旁的陈恒之,苦着脸道:“小孩子顽劣,让客官见笑了。”

  “没事。”

  陈恒之笑道:“掌柜的,我也要离开了,你算一下,一共花了多少银子,我把账结一下。”

  “咦,大仙,您要去哪里?”李逍遥闻言,好奇的问道。

  李大婶手上翻着账本算账,耳朵竖了起来,她也很好奇这位出手阔绰的客官要去哪里。

  这年头,这样大方的客人可不多,她虽然巴不得他多住一些时日,但人家要走,可没有不让人走的道理。

  陈恒之掐指算了算时间,心里盘算开来,离剧情开始才过半个多月,刘晋元的会试刚过,赵灵儿刚回去,酒剑仙被抓住,李逍遥刚准备出门历练。

  那么,林月如还没有摆下擂台比武招亲,不如……忽悠李逍遥去苏州……

  想罢,他笑了笑:“我准备随处走走,或许去苏州走走,去京师长安看看,你呢,未来的李大侠又准备去何方行侠仗义呢?”

  满脸期待之色的李逍遥闻言,脸色一滞,是啊,去哪里呢,这个问题,李逍遥还真没有考虑过。

  他皱了皱眉头,随后,嬉笑道:“大仙,要不然小子我就跟着您一道,您看怎么样?”

  “跟着我?”

  陈恒之故作沉吟道:“嗯…也不是不行,好吧,我答应了!”

  他之所以答应带上李逍遥,主要是想把他带在身边,就近看管,以免出现另外的岔子。

  这半个月中,陈恒之每天都以神识密切注李意逍遥练功的情景。

  俗话说,知己知彼,百战不殆。

  李逍遥的武功传自天帝伏羲,一脉相承,做为敌人,陈恒之自然想了解伏羲的功法特性。

  伏羲的棋子中,陈恒之已知的有拜月和李逍遥,拜月的武功,他已经领教过了,早已查明清楚,无甚高明之处。

  以苗疆的蛊术、巫术为基础,优化创新而来,对陈恒之而言,并无可取之处。

  当然,由此也可以看出,伏羲的本事深不可测。

  李逍遥的武功则不然,完全是平常功夫,并非伏羲的独门不传之秘。

  因此,陈恒之想要一探究竟的想法落空了。

  但是,也不能放松,万一等他境界高了之后,自动获得了真正传承呢,这也是说不准的事。

  第二个原因嘛,便是想撮合李逍遥与林月如这对欢喜冤家。

  在仙剑世界中,若是没有陈恒之的到来,李逍遥会有两个红颜知己,性格迥异,一个刁蛮任性却爱得轰轰烈烈,敢爱敢恨;另一个,温柔善良,如莲花般沁人心脾,教人心醉。

  三人在一起,因为种种缘故,上演了一场凄婉感伤的绝世爱恋,让人唏嘘不已。

  然而这一切,随着陈恒之的到来,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李逍遥的正牌夫人赵灵儿已经被陈恒之送回了南诏国,准备继续南诏大统,她和李逍遥之间,若是不出意外,可以说很难再碰面。

  若是李逍遥可以和林月如在一起的话,倒也不错,他们在原著中就是一对欢喜冤家。

  只是,最终因为种种原因,两人没有走在一起。

  可以说,原本的仙剑就是一出悲剧。

  林月如,江南武林魁首林家堡之大小姐,南武林盟主林天南独女,她天资灵秀,聪敏慧黠,情深义重,和李逍遥是完全天造地设的一对。

  【常记擂台飞剑,沉醉不觉经年。

  苏城女儿贵,千里天涯苦险。

  无怨、无怨!

  为君抚瓦唯念。】

  李逍遥听得陈恒之答应,立即喜笑颜开。

  陈恒之与李大婶会过账后,李逍遥一个劲的催促着就要出门,李大婶叹了一口气道:“这个臭小子在外面的时候,麻烦客官多多包涵。”

  “掌柜的放心好了!”陈恒之应道。

  随后,陈恒之和李逍遥出了酒楼的门,往远处行去。

  “婶婶不盼你有多大本事,只希望你能平安归来!”

  李大娘倚着酒楼大门,看着两人渐渐远去,感慨不已:“要是能带回一个婆娘,再给老娘我生几个小猴子就更好了!”

  …………

  自前朝的大运河通行之后,从余杭到苏州便是通商的重要大道,因此水道极为畅通,行走起来也极为迅速。

  出了余杭镇后,一路乘船北上,只是两天功夫,就已经到了苏州境内。

  这天一大早,陈恒之、李逍遥两人到了苏州码头,下了船后,往苏州城内行去。

  “这里就是苏州城啊,景色果然好,难怪人家都说上有天堂,下有苏杭!”

  李逍遥长长地伸了个懒腰,大笑道。

  这两天时间都在船上,身子活动不开,可把他给憋坏了。

  陈恒之点点头:“的确是个好地方!”

  这时,李逍遥耷拉着脸,低声道:“大仙,这一路上是不是太过顺利了?怎么一个剪径小贼都没有遇上,小爷我还想大显身手来着,完全不给我出手的机会啊!”

  陈恒之一笑:“怎么样,和你预想中的不太一样吧,小子,才刚开始呢,还早着呢!”

  说完,眼睛四下张望了一周,突然,像是发现了什么,他问道:“逍遥,是不是想行侠仗义?”

  “是啊,大仙!”李逍遥应了一声。

  “那么,这里有一个让你出手的机会,你要不要去呀?”陈恒之笑问出声。

  “大仙,哪里有!”李逍遥立刻大叫了起来,神情很是兴奋。

  自从武功小成之后,他就一直期待着能有出手的机会,眼下自是不容错过。

  “逍遥,你注意听!”

  陈恒之说着,话音刚落,前方便传出一阵阵的惨叫和哭泣,隐隐约约有呼救声传来。

  “快住手!”

  随着一声大喝,李逍遥迈步跃起,自半空中划过数丈距离,方才落下,看起来颇有一番高手风范。

  他理了理身前的发丝,方才正义凛然地望向了场中。

  只见,前方两棵柳树树干上,各绑着一男一女,浑身隐有数道鞭痕,明显是被毒打过。

  二人面色萋萋,惊慌失措地望着眼前握鞭的大小姐,连连求饶:“求求你,大小姐!饶过我们吧,我们是真心相爱的!”

  被绑着的女子哭喊,似乎不忍心看着自己喜欢的男人被毒打。

  “这种男人不值得你去爱!”

  傲娇大小姐一声冷哼,并没有理会女子的呼喊,继续抡起了鞭子,就要打下去。

  “慢着!”李逍遥一见这种场景,哪里还能忍得住,顿时一声大喝,挡在了傲娇大小姐身前。

  看着这一对恋人凄凄惨惨,李逍遥立刻脑补出事情的经过:两个下人不顾一切,真心相爱,却被蛮横主子阻拦,不仅没有成全,反而以拆散二者为荣,更要苦苦折磨!

  李逍遥斗志昂然,暗道:“幸好遇见了本大侠我,否则世间又有一对苦命鸳鸯就被拆散了!”

  “你是何人,给本小姐滚开!”

  傲娇大小姐一跺脚,已然一鞭扫出。

  “好家伙,说动手就动手,本大侠还没说话呢!”

  李逍遥怒斥道:“看你这副蛮横不讲理的样子,想必平时没少做坏事吧,既然如此,我就替你家长辈管教管教!”

  他说话间,一道剑光闪过,家传长剑陡然出鞘,挺剑便刺。

  “小子你找死!就凭你也配和本小姐动手?”

  傲娇大小姐闻言,怒火更盛三分。

  长鞭一甩,有如毒舌般,漫天都是鞭影,铺天盖地地钻了过来。

  “哈哈!来的正好!”李逍遥一声大喝,手中长剑挽出了个剑花,一剑刺去。

  二人顿时陷入激战中。

  陈恒之双手抱胸,微笑的看着两人的打斗。

  “啧啧,不愧是刁蛮大小姐林月如,一言不合就动手,这样的女人,一般人还真吃不消啊!”

  剑光鞭影交错间,李逍遥、林月如两人已交手数十招。

  “啪!”

  趁着一个空档,李逍遥右手长剑直刺,左手抓住鞭鞘,剑尖指着林月如的脖子。

  高下立判。

  “啪!啪!啪!”

  陈恒之鼓起了掌,夸奖道:“逍遥,很不错,第一次出手就打得有模有样了!”

  李逍遥喜笑颜开:“哈哈,大仙,小子我早就说过了,我是天才来着。”

  说完,昂起了头,一脸臭屁。

  “哼!落到你手上,是本小姐技不如人,有本事就杀了我!”

  林月如娇哼一声,偏过头闭上眼,昂起脖子。

  “你这恶女,手下败将,还敢嘴硬?”

  李逍遥眉头一挑,怒喝道。

  “你最好放了我!我爹可是林家堡的堡主,你若是得罪了我,这整个苏州城都没有你的容身之地!”林月如不屑的看了一眼李逍遥,哼声道。

  “哼!林家堡算什么,我怎么从来没听说过!”

  李逍遥笑嘻嘻道:“不会是你拿出来吓唬人的吧!”

  “你这乡下来的土包子!”

  林月如恶狠狠地盯着李逍遥道:“我爹是南方武林盟主,收拾你一个小角色,就像捏死一只蚂蚁般轻而易举!给本小姐放开!”

  “不会吧?”

  李逍遥顿时一惊,询问的目光看向陈恒之。

  一旁的陈恒之点点头道:“确实如此!”

  李逍遥皱了皱眉头:“哼,算你这恶女走运,投了个好胎,否则,本大侠定不轻饶。”

  他再三权衡,决定作罢,将手中长剑放下。

  “算你这小贼识相!”

  林月如脸色稍霁,她看了向树上绑着的两人,狠狠瞪了一眼:“都怪你们这对狗男女,害本小姐在这里丢尽了脸面!”

  说罢,她手中长鞭提起,又要甩去。

  李逍遥双目一瞪,怒喝道:“你这恶女还敢行凶?”

  “小贼,本小姐警告你,少管闲事!”

  林月如哼声道:“这贱男人本是我林家的仆佣,来到我家后,不但好吃懒做,偷我家的银子,最后竟然还妄想拐走我家的一个丫鬟,再逃离我林家!被本小姐抓了个正着!”

  “小贼,你自己说,本小姐该不该惩罚他们?”

  林月如将两名仆佣的事情说了一遍。

  李逍遥听完,脸色一滞,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自己这是妥妥的做了恶人。

  当然,想让他倒歉是不可能的。

  他嘟囔道:“谁知道你说的是真是假啊。”

  “哼,死鸭子嘴硬!”

  见他不肯低头,林月如脸色得意,倒也没有再揪着不放,她看着那丫鬟:“小环,你太让我失望了!”

  那名叫小环的丫鬟看了一眼所爱之人,恳求道:“小环让小姐失望了,小姐的恩情,小环铭记在心,还请小姐…允了我和长贵的事!”

  林月如蹬了名叫长贵的男子一眼,又看着丫鬟小环,恨铁不成钢道:“你将自己的终身大事托给一个这样的人,凡事让你担着,他却不吱声,唉!罢了罢了,你要去就去,将来受苦的时候,你不要后悔就行!”

  丫鬟小环闻言,泪眼婆娑,泣不成声道:“小姐,我喜欢上了他…没有法子,我知道小姐疼我,恨我不懂事,这才打我,可是小环我…就是上辈子欠了这冤家的!”

  “罢了,你自己选的路,含着泪也要走下去!”

  林月如闻言冷哼道:“滚蛋吧,再不走,我就治你们的罪,败坏我林家门风的死罪!”

  她挥手解了两人身上的绳子。

  “谢小姐体贴,日后小环不能再服侍小姐,请小姐多保重,小环告辞了!”

  丫鬟小环闻言,忙携着男佣,一步一步迈向了远方。

  林月如摆了摆手,叹息不已。

  “爱恨分明,林小姐好样的!”

  陈恒之夸奖道。

  “哼,你又是什么人?要你多嘴!”

  林月如冷哼一声,嘴巴丝毫不留情,转身就离开了这片树林,往林家堡而去。

  “果然是傲娇大小姐林月如,刀子嘴豆腐心!”

  陈恒之笑了笑,丝毫不觉得尴尬,轻声道。

  “大仙,这恶女…果真是那什么劳什子林家大小姐?”李逍遥闻言,心中一突,出声问道。

  “不错,逍遥,你觉得她怎么样?”

  陈恒之回头看了一眼,问道。

  “她?刁蛮任性、桀骜难驯,以后她的夫家可有得头痛咯!”

  李逍遥挑了挑眉,双手抱胸,幸灾乐祸道。

  “这…你高兴就好!”

  陈恒之瞬间无语,迈动脚步,嘴里说着:“行了,我们也快点走吧!”

  一路无话,等他们俩人进入苏州城时,时间已是酉时三刻,日头西垂,天色已经暗了下来。

  随着人流入了城,李逍遥四下望了一眼道:“天色已晚,大仙,我们要不要找个客栈,先安顿下来再说?”

  陈恒之“嗯”,应了一声,说道:“逍遥,你家里是开酒楼的,寻摸客栈的事就交给你了!”

  “放心吧,大仙,这些事就交由我去办理!”李逍遥拍了拍胸脯,保证道:“小子保证办得妥妥帖帖的。”

  两人走过了一段石桥,前方出现一家客栈。

  店内只点着几盏油灯,昏昏暗暗的,隐隐约约可以看见有几名汉子正在吃吃喝喝。

  一旁无所事事的店小二有客人上门,连忙招呼道:“这位公子,欢迎光临敝店!您是要吃饭还是要住店!”

  李逍遥道:“要吃饭的,房么…来两间上房。”

  “好嘞!您二位请和我来!”

  那小二见到后面跟着进店的陈恒之,立时醒悟,忙不迭的点头哈腰回应,伸手虚引,领着他二人来到一张空桌前。

  小二用肩膀上的抹布擦了一下桌椅板凳,说道:“您二位请稍等片刻,好酒好菜马上就来。”

  “这是定金,先记在账上,多退少补,去忙吧!”

  陈恒之、李逍遥二人坐了下来,见那小二站在桌旁听候吩咐的样子,陈恒之心念一动,就明白了,他掏出一枚金叶子,放在桌上说道。

  “客官您请稍候!”

  那小二验过金叶子真假后,脸上的笑意更盛了三分,点头哈腰着退了下去。

  “大仙,混江湖的都是像您这么阔绰么?动不动出手就是金叶子?您可真富有!”

  李逍遥看着陈恒之的动作,酸溜溜的说道。

  “金叶子?那很简单啊!”

  陈恒之说着,屈指在桌上轻轻一点,一排排金叶子凭空出现,金光灿灿,耀人眼球。

  “哇!无中生有啊!”

  李逍遥一眼看去,抚摸着桌上的金叶子,激动得说不出话来,好一会儿,他才颤抖着问道:“大仙,这…这…这就是…点石成金的法术吗!”

  陈恒之笑着摇了摇头,说道:“这是五行神通中的金行神通,吸引天地间的庚金之气化形,虽不是点石成金神通,却与它有几分相似!”

  “大仙,您能不能教教我!”

  李逍遥闻言,双眼放光,恳求道。

  陈恒之摇摇头:“你学不会,这是天赋神通,我不知道怎么教别人,也教不了。”

  他摊了摊手,以示爱莫能助。

  “啊…这样啊?”

  李逍遥闻言,满脸失望,他不知道陈恒之是真的不知道教,还是不想教。

  但话已至此,再纠缠已是无用。

  “行了,世俗金银而已,对修行者而言,与路边杂草无异,你要是喜欢,这些都拿去好了!”

  陈恒之见他耷拉着脑袋,垂头丧气的样子,不由得摇头失笑不已。

  “嘿嘿,谢过大仙,那小子可就不客气啦!”

  李逍遥闻言,立改丧气样,眉开眼笑着,双手一抱,将桌子上的金叶子都扫到自己怀里,不住的感谢出声。

  陈恒之以神通化出一堆金叶子的情形,客栈中所有人都看到了,他们立时瞪大了眼睛。

  “张三,你快看那边,刚才那位公子轻轻一此,桌上一堆的金子凭空出现。”

  “看到了,金光闪闪,惹人眼红…”

  “要不要…”

  “不,安分守己!吃完了回去睡觉!”

  临桌的那几名汉子窃窃私语,不时将目光望向这边,眼中有三分贪婪、七分畏惧。

  他们在江湖上久经考验,又岂会不知道,能有如此神通之人,他们又岂敢轻举妄动?

  “对了,明天林家比武招亲,你们要不要去看看?”

  “不了,我们这三脚猫功夫,还是不献丑了!”

  “不上台的话,去看看热闹也好啊!”

  “要去你们去吧,我是不想去了,年年去,没什么好看的。”

  他们说了几句,就转换了话题。

  李逍遥已经晋入先天真人之境,五感灵敏,身后几人的说话声丝毫不漏,全部听在耳中。

  他歪着脑袋,轻声说道:“大仙,你听到没有?隔壁那几个小瘪三还想打我金子的主意。”

  “你小子,净想这些有的没的,久历江湖之人,眼睛都毒辣得很,哪些人能招惹,哪些人不能招惹,他们心里都是清清楚楚、明明白白!这些混江湖的,就没有一个是简单的。”

  陈恒之摇摇头,失笑道:“你呀,要学的东西还多着呢!小雏鹰初起飞,想遨游四海还早着呢!”

  李逍遥嘿嘿一笑道:“还请大仙多多指点才是!”

  “靠山山倒,靠树树倒!”

  陈恒之语重心长道:“人啊,终究还是要靠自己!”

  李逍遥肃然起敬,恭声应道:“大仙的教诲,小子铭记在心!”

  “老啦,老啦!年纪一大就喜欢唠叨!”

  陈恒之哑然失笑,摇摇头不再说教,转而说道:“对了,逍遥,你刚才听到他们说的话么?林家堡明天比武招亲,要不要瞧瞧去?”

  李逍遥疑问道:“比武招亲?什么意思?”

  正这时,小二端了酒菜上来,陈恒之心念一动,拉住了他,问道:“小二哥,这几天你们苏州城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小二哥闻言,惊奇的问道:“二位不知道?你们不是来参加比武招亲的吗?”

  李逍遥接过话头,说道:“我二人刚来到苏州城,就到贵店落脚,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嘿,客官,那你们可就来对了!”

  小二哥立即唾沫飞扬:“客官你可不知道,每年的这几天,我们苏州城都是最热闹的了,方圆百里的少侠们都蜂拥而来,参加林家堡林老爷举办的比武招亲。”

  “哇,这么热闹啊!”

  李逍遥叹道:“只是听小二哥的意思,他年年比武招亲,莫非他的女儿太丑,嫁不出去?”

  那小二脸色一变,压低了声音道:“客官,您这话可不能乱说,林家大小姐生得花容月貌,靓丽无双,就是脾气不太好。”

  李逍遥闻言,心中一动,连忙问道:“等等,小二哥,你说的林家小姐是不是动辄拿鞭子抽人,长得虽然漂亮,却是一脸凶相。”

  “不错,就是如客官所说!”

  小二哥一脸的八卦:“林大小姐武功又高,寻常人根本就不是对手,所以啊,这林家的比武招亲已经举办了三年,却还没有嫁出去!”

  这时,柜台后的掌柜的大喊了一声:“小石头,你在叽叽歪歪什么呢,快点滚过来干活!”

  小二哥闻言,吐了吐舌头,快速的说道:“二位客官,事情就是这样的,如果二位有兴趣的话,明天可以去林家堡看看。”

  “小的要去忙了,您二位慢用!”

  说完之后,他转身就走。

  “等一下,这个拿去吧,赏你了!”

  李逍遥叫住了他,从怀里掏出一枚金叶子,弹指一挥,金叶子落入小二哥的怀里。

  那小二眼睛一亮,点头哈腰不已:“谢谢客官,谢谢客官!”

  待小二走后,陈恒之调笑道:“逍遥,这么大方啊?”

  “咳咳,我要向大仙学习,视钱财如粪土!”

  李逍遥轻咳一声,忍住心中的肉疼,装作满不在乎的挥挥手,故作大方道。

  陈恒之一笑,也不点破:“哈哈,也好,明天就去看看这所谓的比武招亲吧。”

  “好啊,看看那恶女的笑话也好!”

  李逍遥欣然同意。



阅读提示:系统检查到无法加载当前章节的下一页内容,请单击屏幕中间,点击右下角或者右上角找到"关闭畅读"按纽即可阅读完整小说内容。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