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巨大 直达底部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8章南诏国(10000字)
      心情大好的陈恒之回到尚书府,却见众人都在等待着他。

  见陈恒之回来,刘晋元立即三步并作两步,上前躬身行礼:“恩公救命之恩,晋元粉身难报!”

  “行了,没必要总挂在嘴边!”

  陈恒之大袖一挥,一股大力将他扶起,言道:“刚刚我去了一趟后花园,找到了咬伤晋元的罪魁祸首,乃是一只千年蜘蛛精,如今已被我除去,为你报了此仇。”

  “什么?千年蜘蛛精?”李逍遥怪叫一声道:“妖物怎敢进入大城,而且还是帝都长安?”

  “说来,这是晋元的桃花运来了,哈哈!”

  陈恒之一笑,将蝴蝶妖和蜘蛛精的恩怨讲了一遍,直听得众人如同听神话故事般,惊叹连连。

  最后,陈恒之突然说道:“晋元,跪下磕头吧!”

  “什么?”刘晋元一脸懵逼。

  李逍遥心思电转间反应了过来,上前拍了拍刘晋元的肩膀:“还真是个书呆子,快跪下磕头,行礼拜师!”

  “什…什么…拜师?”刘晋元吃了一惊,似乎有些不敢相信。

  林月如也反应了过来,目露艳羡之色。

  陈恒之不悦道:“怎么,你不愿意?”

  刘晋元立刻跪下,恭恭敬敬地磕了三个响头道:“弟子刘晋元拜见师尊!”

  “哈哈,好徒儿,快起来!”陈恒之亲手将他扶起来,温声以对。

  “书呆子,你真是好运道,拜得大仙为师,我当初哀求了大仙好久都没有成功呢。”李逍遥立即上前恭贺:“恭喜你啊!”

  林月如也脸露欣喜之色:“恭喜表哥!”

  经过这些时日的相处,他们哪里会不知道陈恒之的本领高强,对刘晋元能拜得陈恒之为师,自是由衷的感到高兴。

  “嗯,你们两个虽然各有传承,不过,若是在修行上有什么疑惑,如果不嫌弃的话,也可以来问我。”陈恒之笑着说道。

  李逍遥眉开眼笑:“多谢大仙!”

  林月如也满脸喜色:“谢谢陈公子!”

  接下来的一些日子,众人便在长安住了下来,白日里出去逛街游玩,晚上畅谈交流,亦或者习练武功,日子过得极为愉快。

  既然正式收刘晋元为徒,陈恒之自然会尽心尽力指导他修行,将自己毕生所学尽数传授给他,不仅如此,还将他拉入了聊天群。

  这一天,李逍遥和林月如二人出了尚书府游玩后,陈恒之一指点在刘晋元的眉心,一道光芒乍现,一闪而逝。

  刘晋元只觉得眼前一亮,一道光芒在眼中迸出,化作一道盈盈水幕,呈现在眼前的半空中。

  与此同时,一道信息流入脑海,刘晋元自然而然地就明白了眼前出现的是何物,同时,也明白了自己原本的命运,以及被陈恒之更改过的痕迹,都一一为他知晓。

  刘晋元立时知道,眼前的聊天群是何等不可思议的宝物,或许,整个天下加起来也不及万一。

  他躬身一礼:“晋元谢师尊恩赐!”

  “在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为师就考虑过,选择一个新的群员!”

  陈恒之点点头,言道:“这普天之下,逍遥的性子孟浪跳脱,我颇为不喜;拜月却又曾为伏羲所控制;赵灵儿体内有女娲残魂;林月如性子直,刀子嘴豆腐心,我亦不喜。”

  “而晋元你,无论是性格、品德、为人方面,都无可挑剔,为师考察了许久,终是将这个接触诸天万界的机会给了你。”

  “因此,希望晋元你好好把握,不要浪费这个千年万载难得的机会。”

  不错,对于小千世界的人来说,聊天群的确是绝世宝物,哪怕是将整个世界比起来,也不及万分之一。

  以刘晋元为例,若是不曾获得聊天群,便是得了陈恒之的真传,他超脱世界,渡劫成仙的几率也不足一成。

  无他,世界等级不够。

  但是,当他获得了聊天群,只要一心向道,兢兢业业,不曾懈怠,只要不出现如世界毁灭、世界末日的意外,他超脱的几率最少提升十倍。

  “晋元谨记于心,不敢懈怠!”刘晋元应声而拜。

  …………

  聊天群里。

  【四星】霍元甲:“恭喜古兄,大仇得报,如愿以偿!”

  【三星】陆小凤:“恭喜古兄,大仇得报,如愿以偿!+1”

  【五星】万人往:“恭喜古兄,大仇得报,如愿以偿!+1”

  【三星】万剑一:“恭喜古兄,大仇得报,如愿以偿!+1”

  【二星】赵云:“恭喜古兄,大仇得报,如愿以偿!+1”

  【四星】林凤娇:“恭喜古兄,大仇得报,如愿以偿!+1”

  【三星】古三通:“哈哈,多谢兄弟们抬爱,古某携带妻儿隐居深山,躲起来苦修近年,终于练成了《龙血宝典》,成功晋入三阶长生境法力通玄,天下无敌,所向披靡!”

  【三星】古三通:“古某直扑京师,一招就将老猪啰杀死,以雪古某被囚十年之恨,哈哈哈哈!”

  《天下第一》世界中,古三通讲到兴奋处,忍不住伸手一拍,一只硕大无朋的能量手掌猛地往下压去,“砰”地一声,整个神侯府成为废墟。

  段天涯、上官海棠、归海一刀等人张大了嘴巴,不敢怒更不敢言,生怕被眼前这神魔般的男人一巴掌拍死。

  古三通感叹道:“我辈修士,当念头通达,有仇报仇,有怨报怨!向群主大佬看齐,睨视天道如无物,随意穿梭世界,拨动命运之轮,这才是真正的大神通啊,这才是真正的大佬啊!”

  【三星】陆小凤:“古大佬神威无量!陆某自愧弗如!佩服佩服!”

  【二星】赵云:“古兄威武,大丈夫当如是也!”

  聊天群中,就古三通之事,众人兴致高涨。

  就在这时,助手突然弹出一条提示:

  【群主小萌新邀请刘晋元加入了本聊天群!】

  众人哗然!群主亲自邀请?这可是头一回!

  【四星】霍元甲:“@刘晋元,欢迎萌新!恭迎群主法驾!”

  聊天群提示:『以下6名群成员连续回复“@刘晋元,欢迎萌新!恭迎群主法驾!”』

  『【三星】陆小凤、【五星】万人往、【三星】万剑一、【二星】赵云、【四星】林凤娇、【三星】古三通~点击可查看全部信息』

  刘晋元:“晋元见过各位前辈!”

  他在群聊中发了一句问候信息,心念一动,点开了群聊中的个人属性面板:

  【姓名】:刘晋元(群昵称可更改)

  【性别】:男

  【年龄】:20岁

  【地址】:《仙剑奇侠传》世界

  【境界】:一阶后天中期

  【群权限】:无

  【积分】:0

  【功法】:永恒道

  “大千世界…仙神共存…摘星拿月…长生不死…”

  许久之后,刘晋元终于将聊天群的信息完全消化,浑身颤抖不已,脸上露出不可置信之色,嘴里喃喃自语:“不可思议,真是不可思议…”

  他心念动间,抬头看向陈恒之的眼神中,更是充满了崇拜和敬畏。

  只是他所见到聊天群的冰山一角,就已有如此不可思议之威能。

  那么,跨越诸天、勾通冥冥、架设聊天群的群主,也就是他的师尊陈恒之,又拥有多么恐怖的神通呢?

  刘晋元无法想象,也想象不到。

  陈恒之见状,莞尔一笑,想了想,他心念一动,在聊天群后台设置了一番,立时,刘晋元眼前的荧幕上立即传来提示:

  “群主小萌新已提前为你开通了以下五个插件功能:个人任务、求援、传送、幻境、群商城购物享受八折优惠。”

  “群主小萌新向你的个人账户转入1000点积分,请注意查收!”

  “嘶!”刘晋元倒吸一口凉气:“谢师尊恩赐!”

  “晋元,这些都不算什么!”陈恒之摆摆手,随口说道:“唯有成仙之后,才是求道之始,努力修行吧!”

  “谨遵师命!”刘晋元重重的点头。

  ………………

  这一天,陈恒之在长安城内,迎接了一位不速之客,拜月教主。

  当拜月教主见到陈恒之时,他的第一句话就是:“今日拜月登门拜访,想请教先生治国之道!”

  陈恒之点点头:“可!”

  在尚书府的客间小院中,陈恒之和拜月教主相对而坐,刘晋元、李逍遥、林月如三人在一旁做陪。

  拜月教主将心中的疑问抛出:“请问先生,我欲振兴南诏,该如何着手?”

  陈恒之想了想,反问道:“振兴?如何才算是振兴?路不拾遗、夜不闭户?百姓安居乐业?你心中对于振兴南诏是如何看待呢?或者说,你所谓振兴的程度,又是怎样呢?”

  这一下就把拜月问蒙了,程度?难道振兴国家还有很多的说法吗?

  他躬身一拜:“请先生赐教!”

  陈恒之笑了笑,说道:“看来,你心里还没有具体的计划,只是一个大概的想法,对不对?”

  拜月不由汗颜,应道:“是!”

  陈恒之一副果然如此的表情,笑道:“你不用不好意思,有这份心已经很了不起了。”

  “振兴南诏国,这个目标很伟大!很有意思,也很有成就感!”

  “但是,具体的要如何去振兴,就要看你如何去理解振兴的意思。”

  “每一个人对振兴的理解不同,意义也就不同。”

  “从执政者的角度去看,民众安居乐业……”

  “从百姓的角度去看,轻徭薄赋……”

  陈恒之从多方面解释国家强盛的意思,直听得拜月连连点头。

  陈恒之最后说道:“所以,你应该亲自深入民间,听听老百姓心底的声音,看看他们真正需要的是什么,而不是流于形式,流于表面功夫。”

  “知道了他们需要什么,你才知道,你要做什么,你能做什么,你才能去实现你振兴南诏国的伟大目标!”

  拜月教主闻言,闭目沉思。

  半晌之后,他睁开眼睛,躬身一礼:“先生所言甚是,拜月受教了!”

  陈恒之坦然受了他一礼,言道:“我只能给你一些建议,其它的事情,需要你自己去实施。”

  “晋元,你也是如此,为师只能领你入门,以后的人生路,还需要你自己去走。”

  拜月和刘晋元二人齐齐点头应是。

  随后,两人开始从武道到修行,从治国到人生,无所不谈。

  直听得刘晋元、李逍遥等人连连点头。

  最后,陈恒之不得不称赞一声,拜月教主不愧是世间奇才,他所了解的完全超出了这个时代。

  拜月说,他所在的世界是圆的,因为,当他望向从远方驶来的航船之时,总是先看到桅杆,后看到船。

  拜月说,他曾经追寻过天涯海角,沿着一个方向走下去,却始终走不到头。

  拜月说,既然他所在的世界是圆的,那么必有一种东西吸引着人们,不使人们往下掉,否则,人们便会往天上飞去。

  拜月说,世界上,应该人人平等,废除奴隶制度,这一制度是不合理的,必须废除,每一个子民应该享有公平和正义,有着自己的思考,为此,他建立了拜月教。

  只是让他苦恼的是,他可以解救信徒们的身,却无法解救他们的心。

  信徒们抛弃了皇帝,却对自己的话言听计从,让他很困惑。

  拜月说……

  他说了很多,很多。

  也许是因为在这个世界上,难得找到一个能平等对话的知己之故,所以,拜月很是兴奋。

  当陈恒之听到这些话的时候,心中的惊讶与赞叹可想而知。

  拜月教主就是拜月教主,不愧是诸天万界的最强教主。

  有着现代社会的知识,以及十余个世界百多年的经历,很多让拜月教主困惑不已的难题对于陈恒之来说,并不是难题。

  他微笑着,做出了具体的解释。

  陈恒之告诉拜月,不同的世界,有不同的形态,有的世界是球形,有的世界却是天圆地方。

  如拜月所见,当他望向从远方驶来的航船之时,总是先看到桅杆,后看到船,这一点足以证明,这个世界是球体世界,人类所处的大地如天上的星辰般,一颗颗悬浮在虚空中。

  而如果望向从远方驶来的航船之时,看到的是整艘船时,那就证明那个世界就是天圆地方的平整世界。

  至于拜月所说的人人平等,陈恒之告诉他,这种想法,在另一个世界,还有一批人也曾提出过。

  然而,事实证明,人人平等只是一个悖论。

  生而平等是一个很庞大的概念,这里所说的平等是人格上的平等?还是伦理上的平等?地位上的平等?机会上的平等?权利上的平等?

  平等的定义不同,意义自然也不同。

  广义上来讲,基督教教义最先提出平等一词。

  论据便是其教义:【因为人由上帝所创,所以人类都处于全能上帝之下,不能逾越;并且又因祖先有罪,所以人类生而有罪,没有例外。恶人信仰上帝,便能得到救赎;只要行义举、做义人,都能上天堂。】

  这是从宗教层面论证的人人平等。

  如果说是现代意义上的人人平等,那最早就应该是启蒙运动。

  思潮的最早倡导者不好说,但比较有名的是伏尔泰、卢梭、康德等人,他们提出天赋人权,上天赋予人类自由和平等。

  这些思想,大多受到基督教的影响,他们认为这些权利是生而有之的,如果非要寻找这些权利的论据,可能只能去伦理学或者哲学的领域寻找。

  对于第二个问题,答案取决于第一段的定义。

  不同的定义决定了它是愿景还是趋势。

  人格和尊严上的平等现代社会已经公认。

  伦理上的平等现在全世界都处于争论中,比如该不该取消死刑?

  该不该禁止堕胎?

  该不该取消安乐死?

  私生子该不该和婚生子一样拥有继承权?

  偷渡者该不该拥有国民身份?

  机会和权利的平等,是现在和未来社会的必然趋势;

  但如果是地位、权力、财富上的平等,这是绝对不可能实现的,而且即使是作为一个“愿景”,它们也太过可怕了。

  总而言之,每个人的能力不一样,怎么能算是平等?

  能力不同,所以社会地位自然也不同,如果这样也平等,那就太可怕了!

  人人都不愿意奋斗,不愿意去努力。

  反正努力与否,结果都是一个样。

  如此一来,整个社会的文明必将全面崩溃。

  从天文地理,政治人文、世界的区别等等,陈恒之都告诉了拜月,说了很多,很多。

  而拜月和刘晋元等人则如饥似渴地学习着,诚心请教。

  一点知识都不放过,迅速吸收消化着,快速成长,一人教,几人学,时间缓缓流逝。

  拜月果真是天纵奇才,各种理论知识,只要稍加提点,就能融会贯通,甚至举一反三。

  而他又乐于提问,正是做学问的人才。

  在陈恒之的讲解下,一扇扇神奇的大门被打开,拜月教主乐此不疲,只感觉寻到了人生的意义与目标!

  两人就如何发展南诏国生产力,与保障南诏国安全稳定,进行了协商讨论,最终达成了一致。

  ………………

  南诏国,地处中原神州的西南边陲,国小民微,全国约一百余万平方公里的大小,总人口不过百万之数,有汉人、乌蛮、白蛮等族,主要大城有大理城、拓东城、腾冲城、姚州城等。

  国内有赵、杨、李、石等大姓,境内大州六百户,小州二三百户,州有州牧治理,虽然表面上是由国王指派,实则大多都是拜月教的骨干成员。

  在语言文化、人文风俗上,大略与汉人相同,几欲被汉族同化。

  然而,南诏的制度与中原大唐王朝之间最大的区别就是,南诏国内尚有奴隶的存在。

  不错,就是奴隶。

  奴隶主掌握了奴隶的所有,一言定生死。

  通常而言,奴隶主又是大地主,部落头领,一州州牧等,都是南诏国内的实权人物。

  然而,除了奴隶之外,数量最多的还是贫困人口,他们人数众多,达数十万之巨,衣无片缕之衫,居无片瓦之地,除了生命,一无所有。

  在这个世界上,他们艰难的求生,不知道明天和死亡哪一个会先行降临。

  ……

  以拜月的脚力,不过区区十来天的时间,就从长安城回来,并且将整个南诏国境内都转了一圈,重新回到了国都大理城。

  回到拜月教总部,拜月闭关三日之后,对拜月教进行了由上而下、大刀阔斧的改革。

  被多年来完全洗脑的教徒们,对于拜月的所有命令都是一丝不苟地完成,哪怕是叫他们去死,也是毫不犹豫的去完成命令。

  每一项命令,必定全力以赴,竭尽全力完成,从来不会拖沓,或是抱怨。

  整个拜月教上下数十万教众被发动起来,犹如一台大型的机器,一旦开始运转,立即爆发出极其恐怖的威势。

  不得不说。

  拜月教主是整个仙剑世界都难寻的顶尖人才,他着手改革之后,立即发出了以下几步命令:

  第一步,筛选整个南诏国有文化的人;将他们都召集起来,集中到大理城。

  第二步,进一步在全国筛选技术性人才,无论是农业、手艺、武功、巫术、蛊术等等,但凡有特长的都挑选了出来;也都召集到大理城。

  第三步,成立国家最高教育、研究性机构——太学院。

  太学者,贤士所关,教化之本源也!

  研究者,钻研、探索之意。

  当整个南诏国内最有学问、最有本事的人都集中起来后,拜月举办了一次考试,名为选拔试。

  考中者,为博士。

  在拜月发出的通告中显示,考中博士一职,份属朝廷命官中的一份子,享受等同官员的待遇。

  博士者,博学之士。

  他们必须德才兼备,要有明于古今、通达国体的广博学识,具有温故知新的治学能力,应当为人师表,使学者有所述,又可以尊为道德的风范。

  此外,还必须具有足以胜任博士职责的专经训练和相当的教学经验,以及身体健康等条件。

  半个月后,考试结束。

  根据各人的表现,拜月综合考虑,从近两千名候选者中,选拔了百多名各行各业最顶尖的人才,这些人,被巫王和拜月教主授以博士之职。

  博士选拔结束后,拜月组织所有的博士,誊写、整理、研究各行业的经验,将之编写成书籍。

  如铁匠、木匠、泥瓦匠、种植匠、篾匠等等,也不例外。

  拜月亲自担任太学院祭酒一职,坐镇太学院,负责把控全局。

  有了陈恒之的讲述,拜月决定一手抓教育,一手抓经济,至于内政,则不插手,交由巫王处理。

  至于经济方面,则来自于太学院。

  有拜月坐镇,以信仰作为原动力,太学院的博士们投入度极高,工作起来一个个犹如拼命三郎一般,废寝忘食,很快就有了成果。

  食盐提炼法,白糖提炼法,更精良的造纸术,活字印刷术,玻璃器皿的制造……

  简单的产品最先制造了出来,仿若奇迹一般,在太学院中引发了轰动,体验到了研究的魅力,博士们研究的劲头更浓了。

  一件件成熟的产品摆在了巫王的御案上。

  “大王,这些成熟稳定而又简单的技术,可以用作坊的方式,招收工人,将子民们从土地上解放出来,通过发放月俸的方式,令子民们实现与国共富裕的目标,令他们餐有食,穿有衣,居有屋。”

  “通过贸易的方式,向周围的国家掠夺财富,可以让我们完成最初的财富积累,继而向南诏国繁荣昌盛的目标迈进。”

  拜月淡定的说道:“只要我们精诚合作,一步步向前走,总有一天会实现我们的伟大目标。”

  巫王眼睛睁得老大,他一件一件抚摸着桌上的物品,洁白如雪的盐、白糖和白纸,光滑鉴人的镜子,印刷好的书籍等。

  他激动得浑身颤抖,嘴里连连说道:“好好好……”

  一旁的石公虎忍不住虎目含泪,激动不已。

  这个义子,曾误入歧途,如今一朝浪子回头,果真是金不换,便是给一座金山都不换。

  最后,经过友好磋商,双方达成一致协议。

  由拜月继续坐镇太学院,研究发明出来的所有物品,由南诏国负责生产、售卖,其所获利润,三成归太学院,七成收归国库。

  而太学院所获的三成利润中,除了用于维持整个太学院的运转,并奖励其发明者之外,其余的都投入研究中。

  若是所获利润不足以供太学院运转,则由国库负责。

  当然,利润不足是不现实的事情。

  ………

  这一天,南诏国太学院发出公告,正式向外招收太学生,无论出身何处,无论年龄大小,无论男女老少,只要签署入学契,就可进入太学中,开始为期三至八年的学习。

  学习的内容有武功、文化、各行技艺等。

  而所谓的入学契,很简单,也很明了。

  太学生进入太学后,由南诏国承担其生活所需,并免其束脩、书本费等。

  作为回报,结业后,太学生需要为南诏国服务二十年,二十年期满后,才可自由离去。

  当然,如果有太学生愿意缴纳天价的束脩,太学院来者不拒,多多益善。

  这则消息一出,并随着各国商人、江湖游侠之口,瞬间传遍了大江南北,引起了巨大的轰动。

  …………

  自古以来,学习都是一件很神圣的事,非富有之家,不足以奉养一个读书人。

  如大唐王朝也有太学,但是,大唐律规定,太学生限文武官员五品以上子孙、取事官五品的期亲,或三品的曾孙,以及勋官三品以上有封之子。

  意思很简单,非五品以上官员亲属者,一律无缘太学,就连大门都进不去。

  就连五品以下的低阶官员、地主豪强等子女,也没有进入太学学习的资格,更惶论是普通人、平民,甚至是奴隶。

  由此可见一斑。

  可是,现在,西南边陲的南诏国竟然公告天下,放言大肆招收太学生,无论出身来历、男女老幼,来者不拒。

  由天下有名的绝世强者拜月教主担任祭酒,主持教学工作。

  虽然还有附属条件,为南诏国工作二十年。

  可在很多人看来,这都不叫事。

  不仅有学习进步的机会,还提供二十年工作,这样的好事,上哪里找去?

  随着时间推移,更多边远地区,如高丽、倭国、吐蕃、交趾等地之人也得到了消息。

  这一消息的传出,整个天下间,无数人闻风而动,向着南诏国而去,哪怕是当地官府怎样拦截也没有用,他们想尽一切办法,排除万难。

  官道、大道、小山道,到处都可以看到有人背着大包小包,赶往南诏国。

  …………

  随着时间流逝,不算很大的大理城,一时间人满为患,城中的客栈全部都住满了,就连城中的民居也被人租住了下来。

  大街上,赵灵儿一身平民服装,身后跟着她小时候的玩伴阿奴,两人睁大眼睛看着身边不时经过的他国之人,脸上满是新奇之色。

  “公主,你看那边,他们长得好黑啊!”这时,阿奴指着视线中出现的一**趾人,轻声说道。

  赵灵儿向着她指着的方向看了一眼,见到几名脸黑肌瘦的少年人,不由扭过头,嗔怪道:“阿奴,不要随便指着别人说三道四,一点都不礼貌,会被人取笑的,下次再这样的话我就不带你出来了。”

  “好好好!阿奴以后再也不说了!好公主,你原谅了我吧!”阿奴拉扯着赵灵儿,央求不已。

  “算了吧!”赵灵儿终究耐不住阿奴的性子,轻声道:“你啊,还是小孩子的性子,什么时候才能长大啊!”

  阿奴闻言,眉头一挑,大声道:“长大又有什么好的,阿奴早已立下志愿,要尝遍天下美食,要看遍天下美景,我要开心,我要每天都开心!”

  “你呀!”赵灵儿玉指轻点阿奴的眉心,好笑的看着她,眼底深处,却透露出一丝艳羡。

  两人年纪相仿,皆是碧玉年华,也是从小就一起的玩伴,各自的命运却截然不同。

  赵灵儿身为女娲后人、南诏公主,不得不背负起系南诏万千子民于一身的千斤重担。

  阿奴却不同,她虽然出身南诏国权贵之家,却从来都不曾体会过什么叫压力,也不知道什么叫人间疾苦,每天只要开心就够了。

  若说赵灵儿不羡慕阿奴这位小玩伴,是不可能的,然而,迫于与生俱来的千斤重担,她只能将这丝羡慕深埋在心里,从不曾对任何人吐露。

  阿奴说道:“拜月叔叔真是好主意,一下子就将天下人都吸引到了我南诏国,真好!”

  话语中,对拜月教主极尽崇拜。

  赵灵儿尴尬的笑了笑:“是啊,我南诏边荒小国何时这么热闹过啊!”

  无论如何,拜月教主与赵灵儿都有深仇大恨,哪怕如今双方合作亲密,不妨碍她心里对拜月还有着极深的恨意。

  两人在街道上逛了一会儿,返回了王宫。

  赵灵儿换了一身装束之后,径直去了前殿。

  巫王凝视着御案上的文件,眉头紧皱,一言不发,殿下,石公虎、南蛮娘等几位重臣赫然在列。

  赵灵儿进来后,几位大臣欲行礼,被她阻止。

  巫王抬头,见赵灵儿进来,招了招手道:“灵儿来了,你过来看看,因我南诏开设太学院并广招太学生之故,隔壁的大唐发来公函,斥责我南诏行事荒唐,责令收回招生令。”

  “灵儿,你说说看,我们该怎么办?”

  赵灵儿闻言,心中一惊,放眼看去,见到御案上果然是大唐王朝中书省发来的公函。

  她眉头紧蹙,片刻后,又松开,言道:“父王何必忧心,此事由拜月叔叔引起,想来他已经有了万全之策,我们可以将拜月叔叔请来,问问他的意见!父王,您看怎么样?”

  巫王龙颜大悦,遂令人去请拜月教主进宫。

  片刻后,拜月赶到了王宫,一番见礼落座后,巫王述说了将他请来的目的。

  “巫王不必在意,区区世俗王朝而已,哪怕是发兵来攻打,我南诏又何惧之有。”

  拜月呵呵一笑,随后说道:“怕就怕…蜀山剑派插手此事,就比较棘手了…不过,想来蜀山派不会插手人间王朝之事。”

  他想了想,还是决定不去管大唐的公函,继续招生。

  当他这个决定一说出,巫王皱了皱眉,说道:“教主,若是事有不顺,又该当如何?”

  拜月长身而起,言道:“若有麻烦,我拜月一力承担!”

  说完,便走出了皇宫。

  随后一段时间,却是风平浪静,那预想中大唐的报复,并没有来。

  又十天,太学院招生正式举行。

  拜月教总部的广场上,人山人海,放眼望去,不下于万人。

  他们来自天下各地,男女老少,贫富贵贱都有,整个场上热闹万分,响声震天,一个个翘首以盼,等待着招生的开始。

  广场最前方,设有一个高台,台上插着一排红旗,两个硕大的太学金字旗幡迎风招展,台上还设有一排宝座,目前无人落座。

  这时,“咚咚咚”的声音响起,众人放眼望去,却见一行数人鱼贯而入,上得高台,各自在宝座上落座,台下众人不由自主地安静下来。

  一名头戴画有月亮的帽子,身被白毛披肩的中年男子站起来,朗声说道:“诸位,我是南诏国太学院祭酒拜月,本院首次开山招收太学生,本着有教无类的治学主张,不限出身,不限贫富贵贱,不限男女老幼,广招天下有志之士。”

  “不料,应者云集,据统计,从天下各地赶来者,不下万人之数,若非路途遥远,怕是十万二十万都不止,令本祭酒欣喜之余,又很心痛。”

  “教育之事,为国之本!却不想,天下间教育如此缺乏,好学向上之人如此众多。”

  “然,本院师资力量有限,规模有限,因此,本院不可能将诸位都招为太学生,本祭酒决定,举行筛选,剔除心志不坚、滥竽充数者。”

  说完后,他也不管场下众人的反应,一挥手,一大批的人员从后面进入场中,开始对前来报道的人员做出一个初步的筛选。

  台上,看着坐下来的拜月,陈恒之笑道:“拜月,可以呀,搞得有声有色,红红火火啊!”

  听到拜月弄出这么大的阵仗,在尚书府中闲得无聊的陈恒之一行人合计了一下,赶来南诏国凑热闹。

  “献丑,献丑!”拜月拱了拱手:“先生当面,我这点雕虫小技,不足挂齿!”

  话虽如此说,他脸上却露出一丝得意之色。

  “教主此举虽然普及了教育,却还是治标不治本,于普通人无益。”

  一旁的刘晋元若有所思道:“能支撑得长途跋涉之人,最少都是出身富裕之家,普通百姓又有几人呢?”

  “晋元此言大善,我又何曾没有考虑过呢?”

  听到刘晋元如此说,拜月教主不由多看了他一眼,言道:“我本想在国内各州县开设公办学堂,将教育普及到全南诏,可是,在考虑了一番之后,我还是放弃了这个想法,晋元,你可知道这是为何?”

  此言一出,在座的众人都是眉头一皱,陷入了思考中。

  就连巫王、赵灵儿公主以及一众重臣也是在思考着拜月教主的话。

  刘晋元脑子里一片空白,他虽说是大唐的新科状元,却一直学得书面知识,没有深入过民间,不知实情,又如何能理解拜月的用意。

  想了许久,他躬身道:“晋元驽钝,百思不得其解,还请教主赐教!”

  拜月不由得看向陈恒之,见他一脸的风轻云淡,心中一动,问道:“先生可知是为什么?”

  陈恒之轻轻一笑道:“我猜测,是因为南诏国内虽然国弱民少,却种族众多,汉苗蛮杂居,政令不通,根本就落实不到地方上。”

  “所以,拜月你想发起一场由上而下的教育普及改革,以点带面,待这一批学生结业后,再由他们自发将教育推广开来,在全南诏境内开花结果。不知我猜得对不对?”

  拜月教主俯身拜道:“先生所言不虑,拜月佩服!”



阅读提示:系统检查到无法加载当前章节的下一页内容,请单击屏幕中间,点击右下角或者右上角找到"关闭畅读"按纽即可阅读完整小说内容。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