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巨大 直达底部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0章造化之道(10200字)【求全订!求打赏!求月票!】
      即便相隔上百里之遥,都能感受到半空中那浓厚低沉的劫云中所蕴含的毁天灭地之力,让人忍不住为之灵魂颤抖。

  然而,劫云下那道身姿挺立的身影,其所释放出来的滔天气势却更加汹涌澎湃,如横空出世的上古神明,比起雷劫更加让人喘不过气来。

  那人释放出如神似魔的滔天气势,一往无前,直往劫云而去,令人心生震撼。

  只见这时,天穹上的劫云已不再有继续汇聚之势,深厚如墨的乌云,层层叠叠,撒下一股让人窒息的天道威压。

  劫云之中,好似有一双威严到极点的眼睛,如同天道之瞳,任何人想要逆天而行,必须迎接上天赐下的惩罚。

  陈恒之眼中精光一现,凝眸向上看去。

  漆黑不见尽头的乌云,这时候出现一道白光,于极尽的黑暗之中,诞生了极尽的璀璨。

  它是如此的炽亮,宛如一轮掩藏在乌云中的太阳!

  隐藏在云中的金光,猛然化成一道炽白色的雷霆闪电,向陈恒之直劈而来!

  面对这一道闪电,陈恒之脸上非但没有露出惧色,仿佛浮现跃跃欲试之光。

  他伸出手,五指成拳,向闪电直击而去。

  恐怖的法力之光,如同太阳般,于拳尖汇聚,这一刻,拳头无坚不摧!

  炽白色的雷霆重重地劈在陈恒之的拳头之上,万丈长的雷霆与他渺小的身体形成一个强烈的反差。

  然而,“咔嚓!”一声响起。

  陈恒之拳头猛然发动,竟然发出了金属击撞的声音,他拳头迸发出炫目的火星,雷霆被打断。

  而在他身下,一座山峰竟是直接被这一道闪电从中劈开,形成了一条巨大的沟壑,露出了一道天渊!

  只见第一道雷霆劈落下来之后,越来越多的雷劫炽光从劫云中直射下来,将陈恒之完全笼罩其中,到处都是雷光灿灿,恐怖至极!

  远远看去,陈恒之一个人相对于天地无限渺小,而如今,更是被那恐怖的炽白色能量潮吞没了。

  但他的身躯在其中不断舞动,拳头每一次探出,都能精准无误的轰碎一道雷之劫光,爆发出惊天动地的声响,传向了四面八方。

  不知过了多少时间,雷劫终于完全停止。

  “轰!”

  伴随最后一道雷霆散去,天穹上的乌云,尽数消失不见。

  渡劫成功!

  这破天劫,终究还是没有奈何得了他!

  此次渡劫大战,是陈恒之生平中所经历的最为险恶的一场,那无穷无尽的雷霆,一股脑的撒下,声势惊人,其威力也恐怖到了极点。

  若是寻常人,在这近乎天威般的威压之下,恐怕连反抗的意识都无法提起,只能乖乖地引颈就戮,等待死亡的来临。

  但是,陈恒之又是何许人也?

  他自诛仙剑碎片中所见到的洪荒破碎所释放而出的气势,比之区区劫云恐怖了何止亿万倍,哪怕相隔了无数个纪元,其威势也令人忍不住浑身颤栗。

  再者,以他强大的肉身,只要不是一次性将其击得粉碎,很快便能恢复如初,甚至更进一步,达到以雷劫淬体的效果。

  经过十年闭关苦修,陈恒之元神大成,修为已达人间巅峰,增无可增,进无可进。

  非得渡劫不可!

  而这,也是渡劫期的由来。

  陈恒之渡过雷劫之后,刚刚松了一口气,脸上露出一丝笑容。

  但……

  就在他笑声刚起之时,一股从未有过的危险感自心底萌生而出。

  他的心神变得摇曳动荡,元神似乎也要脱体飞出,这是他自从修行以来,从来没有遇到过的事情。

  这是极度的危险,生命遭遇到了险恶的绝杀!

  生机被压迫,未来之路已经被凌空斩断,前途一片黑暗,死亡即将来临。

  他大吼一声,猛的朝天上看去。

  虚空之然荡起了金色的涟漪,光辉如水波一般,缓缓荡漾着。

  一片耀眼的光从虚空之上落下。

  这动静惊动了所有人,不论人间界亦或者三道六界。

  凡是能够感受到这股气息的人,全部被吸引了视线。

  金色的涟漪宛如水波,荡漾着,在涟漪之中,在涟漪的另一边,似乎盘坐着一道璀璨的身影。

  无形的天威镇压而下,无上存在凌驾于世界之上。

  那是一股令人无法喘息的压力,哪怕是渡过雷劫的陈恒之,在这一刻也不由脸色大变。

  越是强大的存在,便越能够感受到这其中的恐怖。

  虚空之上,涟漪荡漾着,仿佛覆盖整个世界。

  纵然是方才恐怖无比的雷劫,与之相比也不由失了颜色。

  纵然是整个世界,在那金色的涟漪之下,似乎也显得渺小。

  “这……是什么?”

  拜月教主不由得失声惊呼。

  金色的涟漪覆满苍穹,一切存在在这涟漪之下都显得无比渺小。

  时间,空间,能量,法则,所有一切在金色涟漪之下都变得晦涩了起来,仿佛陷入了泥沼之中,每走一步都有莫大的阻力。

  金色涟漪逐渐变得清晰,一道身影出现了,那人垂目俯瞰这方世界。

  所有人仰头看向那道身影,就仿佛从水面之下仰望岸上之人。

  一个看不清面容,周身笼罩着无量神光的人出现在苍穹上。

  他刚刚出现,天地就生出了无边异象。

  日月同升,相互相应!

  无量光临世,驱散了世间的一切黑暗!

  这一刻,他就好像是宇宙的中心,是天地的核心,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吸引了所有生灵的注意。当他出现的那刻,仿佛就注定了要成为焦点!

  众人看向傲立在苍穹上的那人,虽然看不真切,虽然从未见过那人,但当看到对方的瞬间,所有人都知道了对方的身份。

  天帝伏羲!六界之主!他正是传说中的天帝,正是传说中威震六界的恐怖存在。

  同时,所有人都无不惶恐不安,在莫名力量的影响下,不自觉以五体投地的大礼跪伏在了地上。

  他们本能的产生了臣服的念头,本能地向苍穹上没有任何动作,甚至没有说出一个字的男人跪了下来,以表达自己对六界之主的恭敬与臣服。

  没有任何的反驳,没有任何的反抗。

  只见那人伸出了一只手掌,所有人心中一紧,不由自主屏住了呼吸。

  下一瞬,一只手掌从金色的涟漪之中落下。

  那手掌宛如苍穹天幕,遮蔽了一切,仿佛更高维度的存在。

  一只手掌遮蔽了日月星辰,遮蔽了浩瀚星河,笼罩着六界众生。

  纵然是妖界,纵然是魔界。

  哪怕是整个世界,在此刻也显得渺小。

  似乎,这位存在稍微用点力气,一掌便足以打碎这个世界。

  世界变得一片寂静,仿佛失去了声音。

  那只遮天大手轻轻一握。

  从虚空深处,从世界本源中心迸出一只巨大的能量手掌,似乎只要轻轻一用力,整个人间界就会灰飞烟灭。

  在这一刻,陈恒之清晰地看见了三千道宛如锁链般的法则,将人间界包围起来。

  锁链宛如大道铁律,这些法则锁链横贯仙剑世界的时间、空间、命运、因果等等,统御着这个世界的一切事物,一切存在。

  世界发出了哀鸣,不堪重负,星河震颤,无数细小次元位面崩溃。

  似乎被人捏住了要害,整个世界都在颤粟。

  霎时间,陈恒之便知道,自己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危险,是有生以来最危险的时刻,稍有不慎重,立刻就死。

  神界的大人物,天帝伏羲终于忍耐不住,隔着世界胎膜,直接出手,要将自己消灭掉。

  衪还未展开攻击,陈恒之便感觉到无边的恐怖威压将自己重重包裹住,不断侵袭他的元神,似乎要让他失去信心,成为刀砧板上的鱼肉,乖乖等死。

  “叱!”

  陈恒之怒吼一声,也不见他有什么动作,身体却迎风便涨,瞬间就涨大了无数倍。

  法天相地。

  一息之后,陈恒之已成长为一个数千丈高的通天巨人,浑身散发着一层金黄色的光芒,方圆数百里之内,尽皆清晰可见。

  白云在他肩头悠然飘荡,其双腿宛若巍峨不朽的山峰,磅礴的气势犹如灭世风暴席卷天地。

  这一刻,陈恒之犹如神话中走出的神灵!

  脚踏虚空,肩抗日月,宛如擎天巨人。

  他伸手一晃,诛仙剑出现在手,放在巨手中却有如一根剔牙签般渺小,他法力涌动,诛仙剑上爆发出无比强烈的光芒。

  一瞬间,如牙签般大小的诛仙剑变得和他的手臂一样大,遮天蔽日般,与此同时,一股无与伦比的杀气自剑身之上传来,似乎要杀尽世间万物,破灭六道轮回,重开地火风水。

  “杀!”

  陈恒之怒吼一声,手中长剑挥舞,一道如长虹贯日般,比之山峰还粗的剑气,径直向着虚空中的那道手掌杀去。

  “轰!”

  剑气和手掌相撞,爆发出轰然巨响。

  整个人间界都抖了三抖,发出不堪重负的“咔吱咔吱”之声。

  巨人陈恒之手中巨剑一划,虚空中出现一道恐怖的空间裂缝,他脚下一跺,整个人飞身而起,从裂缝中钻了进去,破开虚空,直往天界而去。

  有仇不报非君子,陈恒之没那么气量大,他不可能对仇人孰若无睹,更不可能大度地放过。

  一句话,生死看淡,不服就干。

  拜月教主、刘晋元等人看着陈恒之逐渐消失的身影,张大了嘴巴,满脸的不可思议。

  “师尊已成仙矣!”刘晋元手抚着长须,赞叹道。

  十年过去了,刘晋元竟然蓄起了胡须,整体看起来更显成熟,男人魅力十足。

  “噢?晋元确定吗?”拜月教主闻言,心中一动,好奇地可道。

  “不错,我从师尊的传承中得知,修士渡过雷劫之后,算是拿到了一张飞升上界的准入券,渡过雷劫后,修行之路变得一片坦途,在随后的日子里,身躯会缓缓被改造成仙体,法力改造成仙力,元神也得到极大的增强,使得修行者向着真仙之体蜕变。”

  在众人好奇的目光下,刘晋元点了点头说道:

  “这个时间,视修行功法而定,或许是三五年,十年二十年,更甚至是上百年,蜕变成仙体之后,还不算完。”

  “想要飞升上界,甚至是晋入四阶永生境的第一个阶段无漏真仙,还要了清人间的因果,才能感应到上界的接引之力,从而飞升上界。”

  他缓缓地向众人讲述着修行的隐秘。

  “雷劫太可怕了,在我看来,怕是一道雷劫都顶不过啊!”李逍遥闻言,想到方才所见到那恐怖的雷劫,心有余悸。

  “难啊!”拜月长叹一声:“若是大家都要渡如此恐怖的雷劫,渡劫者怕是百不存一啊!”

  “这我就不知道了!”刘晋元摇摇头。

  就这时,人群中一直未出声的赵灵儿脸色一变,渐渐地,一股来自洪荒的上古神灵气息,自赵灵儿身上散发出来,强大的元神之力,在她的头上凝结成了一个虚影,人首蛇身,尊贵无比,赫然是女娲的形象!

  “灵儿……”刘晋元怔怔地看着她,仿佛是第一次认识自己的妻子般。

  她头戴金冠,手握权杖,全身披着青色长袍,显现出了极度的威严,乍一看,好像是统治宇宙苍生的主人,带着无比尊贵的皇者威严,一股股玄奥莫测的道韵在她周遭环绕,叫人望而生畏,不敢接近。

  赵灵儿,不,应该是女娲娘娘转过头,脸上满是慈悲之色,凝视着刘晋元,凝视着拜月,凝视着南诏国,凝视着整个人间界。

  她手中权杖轻轻挥舞,亿万道青光显现,无数光点落下,撒遍整个人间界,使病者痊愈,万物复苏,生机勃发。

  随后,她轻点权杖,一个黝黑的空间通道出现,她毫不犹豫地踏了进去,头也不回,消失在人间界。

  “灵儿……”刘晋元满脸失落,愣愣地看着她消失的身影。

  一旁的李逍遥眼中精光一闪,一道光芒自他体内飞出,转瞬就消失不见。

  他眼中突然变得迷茫,自语道:“发生了什么事……”

  拜月教主看着这接二连三的突发变故,心中若有所思。

  …………

  “伏羲,受死吧!”

  神界,天帝宫。

  一道通天巨人怒吼声中,通天彻地的剑气纵横捭阖,将拦路的神将砍瓜切菜般的杀死,径直向着天帝宫而去。

  天帝宫中,没有什么人影,有的,只是一团火光,在不停变化着,散发着炙热的气息,似乎比起太阳来还要灼热三分。

  “嗯?”

  听着巨人的声音,一道金黄色火焰骤然从帝辇上飞出,凝结成一个男子的模样,面貌模糊不可见,正是神界之主伏羲,他漠然道:“小小蝼蚁,竟敢逆天而行?”

  伏羲冷哼一声,天帝宫中便响起了滚滚雷音,他长身而起,一步迈出,走出宫殿,迎面而来的却是无匹的剑气。

  一道彻骨森森、杀气腾腾、仿佛要将人的灵魂都冻结的剑气迎着伏羲扑面而来,他眉头一拧,身躯陡然变大,迎了上去。

  “轰!轰!轰!”

  法术神通的碰撞、肉身神体的对撞,整个天界都被震动得一摇三晃。

  无数修为低下的神人只能趴在地上,仰望着两位通天巨人的厮杀,瑟瑟发抖,不断在心中祈祷着二人的战斗余波不要落到自己头上。

  不知道过了多久,两人骤然停了下来。

  “修为不错,可惜,还没有跨过人仙之限,否则,怕是挥手就可将我抹杀!”陈恒之喘了一口气,趁机恢复消耗的法力。

  “有意思的蝼蚁,报上你的名字,你已经获得了和朕对话的资格!”

  伏羲深吸了一口气,眼神凝重,他缓缓说道。

  陈恒之闻言,轻蔑的一笑:“我纵横诸天,还是第一次见到如你伏羲这般猖狂之人,废话不多说,受死吧!”

  调息完毕后,陈恒之不再停留,再度向着伏羲扑击而去。

  “哼!”伏羲见状,冷哼一声:“给脸不要脸的东西,既然你想找死,朕成全你!”

  他脸色一肃,身沉气凝,一股澎湃的气势,丝毫不惧,迎击而上。

  “轰!”

  伴随着一声远超之前的巨响,两道巨影瞬间往后退去,霎时间,天界震动,三界六道震动。

  “哈哈,伏羲,你做好埋骨于此的准备了吗?”陈恒之仰头大笑,声如雷霆。

  “谁死谁活,还未为可知!”伏羲毫不客气,反唇相讥。

  剑拳互斗,打得天昏地暗,日月无光,周围的环境早已面目全非,无数宫殿毁于一旦,留下一片片废墟。

  “轰!”

  陡然,一声巨响,两人一触即分,各自虚空而立,伏羲一身长袍被划出道道剑痕,气息凌乱不堪,已是强弩之末。

  漫天烟尘中,只见陈恒之衣衫完好,无伤无碍,他见到伏羲的样子,冷笑一声,一步一步如履平地般,踏着虚空,劲风吹起,衣袂飘飞,强大的气势随着他的每一步,不断提升,直往伏羲走去,表情冷漠,手中的诛仙剑高举。

  他的每一步,都如催命钟声般,在伏羲的心头响彻,望着满是杀气的陈恒之,伏羲不禁露出一丝惧色,他已经无力反抗,但是,天帝的威严,却令他没有出声求饶。

  “噗!”

  没有一句废话,诛仙剑刺入伏羲的胸膛。

  他最后的念头却是,这偌大的三界,寂寞了无数年,居然出了一个大个的蝼蚁可以在朕的攻击下逃走,倒是增添了些乐趣!

  哪曾想,这只蝼蚁竟然成长到比自己还强的地步,可谓是养虎为患,得不偿失。

  一股凶煞之气从剑身侵入伏羲的元神,瞬息之间,伏羲元神泯灭,魂飞魄散,却是连转世重来的机会都没有了,就此消失于世间。

  一代天帝,就此殒灭。

  这时,从他的尸身上飘浮起一枚金黄色的玉玺,陈恒之挑了挑眉,伸手一捞,将玉玺取了过来,凝神望去。

  【物品名称】:天心意志

  【物品等级】:神品

  【物品介绍】:仙剑奇侠传世界本源所化,得本物品者,可占据一部分天道权柄,实力提升至三阶巅峰,于此界无敌,并获得天道气运垂青,寿与天齐,天地不朽我自不朽。

  “嗯?”

  陈恒之惊咦一声:“原来如此,我说怎么这天帝好像有点华而不实的样子!”

  天心意志,类似于洪荒大世界中的合道,和遮天世界中天心的功效也是颇为相似。

  手握天心意志,相当于半个天道,本世界内的风吹草动都能尽收眼底。

  此时,陈恒之天心意志在手,立时感觉到,他的神识被无限放大,他看到了妖界、鬼界,看到了人间界,看到拜月、刘晋元等人。

  同时,过往的一些事情也了然于胸。

  原来,伏羲的那一丝元神降临到拜月教主的体内,一来是为了阻止女娲转劫归来,二者是为这枯燥无味的生活找点乐子。

  被陈恒之破坏之后,伏羲又将一丝元神降临到李逍遥的身上,埋下一枚棋子的同时,又可以就近观察到陈恒之的一举一动,企图查找到他的来历。

  对于他来说,陈恒之不过是蝼蚁一般的家伙,随意一击后便没有理会,以为陈恒之已经死去,却不想陈恒之的顽强超出了他的想象,给他带来了一份巨大的惊喜。

  在陈恒之渡过雷劫之后,那一丝元神心生警兆,他知道,事情大条了,立时通知了本体,想让本体出手将陈恒之抹去。

  于是,就有了陈恒之刚渡劫完成后,天帝伏羲悍然全力出手的一幕。

  却哪知,已经迟了!

  渡劫成功之后的陈恒之岂是伏羲所能敌?

  大战了数十回合之后,最终不敌,被陈恒之击毙,一代天帝,自己将自己给玩死了。

  可怜又可叹!

  从天心意志中获知的信息,陈恒之了解到,伏羲早年并非如此,他锐意进取,野心勃勃,妄想一统三界六道。

  后来,他在天界无意中获得了此天心意志,凭借于此物,发动神魔之战,终于一统三界,成为三界至尊天帝。

  随后的日子里,伏羲坠落了,他沉迷于享乐,失去了进取之心,将三界视为自家后花园,肆意妄为把玩。

  对陈恒之失去应有的警惕之心,最终死于非命。

  天心意志,对仙剑世界的人来说,它是绝世宝物,也是绝世魔物,若是心志不坚者得之,怕是成为第二个伏羲,步他的后尘。

  此时,握着天心意志,陈恒之只觉得心中生出大满足、大欢喜、大解脱之意,不由自主地,他脸上露出一丝笑意。

  随后,陈恒之立即警觉,以大毅力从中清醒过来,他如遭雷击般,将天心意志从手中甩出。

  “看来,我还是意志不坚定啊……竟然差点沉迷进去了……”

  陈恒之心中升起一阵后怕。

  这时,一阵空间波动传来,赵灵儿破开空间,来到了天界。

  只是看了她一眼,陈恒之就认了出来,这位,正是此界的远古三皇之一,女娲娘娘。

  话说,女娲残魂在经过了漫长岁月的轮回之后,终于修复了大部分,衪隐藏在这一代后人赵灵儿的体内,潜伏了下来。

  自从陈恒之现身于此界的仙灵岛之后,女娲残魂被惊醒,从陈恒之降临仙灵岛的时候开始,到他护送赵灵儿回南诏国,她一直伺机观察着陈恒之的一举一动。

  女娲本想影响赵灵儿的神智,让她无脑喜欢上陈恒之,趁机潜入他身边,甚至是嫁给他。

  可惜,此举被陈恒之察觉,他当机立断,减少了和赵灵儿的接触,后来两人接触甚少,女娲只好作罢。

  然而,又过了一年,女娲残魂意外得知,大唐王朝的刘晋元竟是陈恒之的徒弟,又趁机影响了赵灵儿,让她选了刘晋元当王夫。

  不能抓住师傅,抓个徒弟也不错。

  随后,陈恒之闭关的十年里,刘晋元娶了赵灵儿,两人同床共枕,女娲残魂暗中获取了不少有用的信息。

  她知道,陈恒之来自其它世界,在仙剑世界之外,世界如海,无边无际,多不胜数。

  然而,如何离开本世界,前往其它世界,她还是没有搞懂,在陈恒之突然出现,渡过天劫并与伏羲大战之后,不得已之下,她强行占据了赵灵儿的肉身,追上了天界,想要伺机分一杯羹。

  然后,事情的发展,出乎她的意料。

  入目所见,她的死敌,天帝伏羲倒在地上无声无息,以她的眼力,自然看得出,他已经死了。

  而另外的陈恒之,却毫发无损,并且在她进了天界之后,眼神看了过来。

  等等……他身边悬浮着的那枚玉玺……莫非……

  面对这绝世凶人,女娲心中一突,脑筋急速转动,一瞬间,她脸上浮现出温柔慈祥的笑容,娇声道:“陈大哥,好久不见了。”

  她的身上释放着一股自然亲近之意,令人会不由自主地对她产生亲近。

  “你不是赵灵儿,不用和我套近乎,你究竟意欲何为?”陈恒之闻言,却是面无表情,冷声回道,对她的好意视而不见。

  女娲闻言,暗地里咬碎了银牙,脸上却仍是笑意盈盈,她撩了一下额前的发丝,不经意间展露出的万种风情,成熟女性的气息直冲陈恒之而去。

  她俏涎欲滴:“陈大哥如此绝情,是责怪灵儿已经嫁为人妇吗?”

  表情瞬间变幻,令人叹为观止。

  “你的表现,与我心目中想象的女娲娘娘相距何止亿万里,简直是丢了女娲娘娘的脸面!”

  陈恒之脸色冷如冰霜:“如果你要说的就是这些毫无营养的废话,那你就可以去死了!”

  说完之后,他抬起手中的诛仙剑,便欲刺出。

  “等等!”

  这个不懂风情的木头,女娲心里暗骂一声,急忙叫道:“道友稍等一下!”

  眼看着那滴答着鲜血的诛仙剑刺来,而自己又没有全部恢复修为,此时借用赵灵儿的肉身也不过才法力通玄之境,比之巅峰时期差了何止千万倍,她哪里还敢再玩弄下去。

  之前,因为被天帝伏羲开除神籍,女娲渐渐老死,在临死前,她施展秘法,分裂出一丝残魂,庇佑在一位后人的体内,以此躲过一劫,随后,更是历经一代又一代的女娲后人,企图转劫归来。

  倘若此时真的被这绝世凶人刺上一剑,女娲可不确定,还有没有上次那么好运,拥有转劫重来的机会。

  陈恒之闻言,手中直刺而去的长剑停了下来,他眉头一挑,可道:“你还有什么话要说?”

  女娲转瞬之间恢复了端庄仁慈之相,丝毫看不出方才的尴尬,她轻启朱唇道:“道友,吾有一个请求,听闻道友来自他界,不知可否带吾离开此界?”

  “噢?离开?为何要离开?”

  陈恒之眨了眨眼睛,疑惑道。

  至于她如何知道自己是从其它世界而来,这一点不重要,再说了,陈恒之也从未想过要隐瞒行踪。

  “这个世界太小了,如牢笼般,将吾和伏羲、神农困了无数年,吾早已厌烦,若非遇见道友,吾怕是和神农一道,回归盘古父神的怀抱!”

  女娲缓缓说道:“如今,神农早殁,伏羲身死,独留下吾,亦是更加孤独,请道友带吾离开此界,吾感激不尽!”

  她言辞诚恳,所说的话显然是实情。

  “说来,带你离开不是不可以!”陈恒之饶有兴趣的回道:“只是,你能付出什么回报呢?”

  不错,公平交易,有付出自然要有回报,我陈某人和你又不熟,带你女娲离开这个世界,自然要收取相应的报酬。

  再说,陈恒之和女娲之间并无太大恩怨,带她离开也省得她留在这个世界搞风搞雨,算是为自己的徒儿刘晋元扫清障碍。

  “回报?吾无数年来的修行体悟,还有,吾的本命之道,造化之道,道友觉得如何?”

  女娲想了想,片刻后,终是下定决心,说道。

  “造化之道?你没有骗我?”陈恒之闻言,眼睛睁得老大,语气有些急促的可道。

  “一言既出,驷马难追!吾又岂敢蒙骗道友!”女娲脸色肃然回道。

  “好!有如此回报,陈某定为你选一个好点的世界,甚至可以任你提出要求!”陈恒之心中激动不已,拍掌同意了这个交易。

  “吾相信道友不会欺骗吾!”女娲脸上也露出了笑容,思虑了片刻,她说道:“为表诚意,吾可以将吾的感悟先交给道友,后面的世界选择,慢慢挑选也不迟。”

  “好!道友爽快!”陈恒之大为兴奋,说道:“我陈恒之起誓,若是女娲道友将毕生感悟赠送给我,我定然带她离开此界,并为其选择一中意的世界,若违此誓,形神俱灭,大道鉴之!”

  修行者发誓自然和普通人不同,普通人随口赌咒发誓,从无应验果报,有如放屁一般。

  而修士却是不同,若是以道途起誓,大冥冥之中的大道自会有所感应,若是敢违誓者,便是想死都难。

  “哼!”

  女娲见状,闭目片刻,闷哼一声,将自身所有的感悟都复制了一遍,一枚光球渐渐浮现在她身前,瞬间,她的脸色变得无比苍白。

  女娲手一挥,将光球推给陈恒之,言道:“道友,此物含有吾一生之修行结晶,请道友收下!”

  “好!”陈恒之丝毫不拒,接过光球,神识透体而出,接触到光球的一瞬间,一股磅礴浩瀚的记忆,从光球中钻出,飞入到陈恒之的脑海之中。

  这一刹那,陈恒之感受着一股澎湃浩瀚的记忆,其中并没有什么修行功法,只是修行的感悟,另外还包含着一种道,造化之道!

  传闻,洪荒大世界有七尊圣人,衪们神通广大、法力无边,一念之间无数世界生灭,当真是可怖可敬之极。

  其中有一圣,名为女娲圣人,掌造化之道,可点化顽石、可夺天地万物生机,甚至可虚空生物、无中生有、造化世界!

  而此界的女娲,虽没有女娲圣人的伟力,但却同出一辙,精通造化之道,可捏土造人,创造万物众生。

  陈恒之忘记了自己,忘记了时间,心神自觉或不自觉,沉浸于造化之道的感悟中,如饥似渴地吸收着其中的道韵。

  同时,在造化之道的辅助下,五行神通更深层次的应用之道,癸水神雷,丙火神雷,乙木神雷,戊土神雷,庚金神雷,小五行混元神雷等雷法相继领悟而出。

  以前,他对阴阳五行之道的理解只是浮于表层,只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获得了女娲的感悟传承之后,对此道的理解突飞猛进,深入骨髓,其攻击法门、威力几乎提升了百倍,随意一动,便是无数神通,搅碎一切。

  他的泥丸宫中,永恒小世界在这股道韵的滋润和帮助下,陡然间,它大放光明,一阵强大的吸力出现,它吸收和转化混沌之气的速度加快了无数倍。

  世界的面积飞速增加,一亿一千万平方公里……

  一亿两千万……

  一亿五千万……

  两亿……

  五亿……

  十亿……

  从一亿平方公里增长到十亿平方公里,比之地球的面积还要大上一倍。

  而陈恒之的元神在吸收了道韵之后,竟然变得非常圆润无瑕,一股大圆满的韵味显现而出。

  “造化之道,恐怖如斯,竟然助我元神彻底大圆满!省下了无数年苦功!”

  元神的变故,令陈恒之从玄之又玄的感悟中清醒了过来,望着自己泥丸宫中的元神感叹道。

  天仙,何为天仙?结成天仙道果方为无上天仙。

  精气神,肉身、元神、法力三者齐齐圆满无漏,才算得上是真仙圆满,距离天仙也仅有一步之遥。

  而此时,陈恒之的元神在造化之道韵辅助下,竟然提前圆满,可谓是大造化。

  “道友好悟性!”女娲笑意盈盈道。

  “一时沉迷道途,慢怠了女娲道友,惭愧!”

  陈恒之醒悟过来后,掐指一算就知道,时间已经过去了三天,他颇为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道。

  “无妨!既然交易达成,吾这便将肉身还给吾这后裔,还请道友收留吾之残魂,吾去也!”

  女娲摆了摆手,说完就闭上眼睛,随后,就见到她身边飞出了一道虚影,人首蛇身,尊贵无比,赫然是女娲的形象!

  女娲虚影向着陈恒之点了点头,向他飞去。

  陈恒之心念一动,掏出从神话世界抽奖而来的传国玉玺,以及从大唐世界中获得的那半方多人道气运,双手一合,法力涌动间,人道气运融入了传国玉玺中。

  【物品名称】:传国玉玺

  【物品等级】:神品

  【物品说明】:原本是小世界中,凡人国度的帝王之玺,经过了多年的龙气浸染,已有一丝气运之宝的雏形。

  经过陈恒之的精心炼制,加入了一丝人道气运,此物品已经成为一方真正的气运之宝。

  【功能介绍】:镇压一方气运!

  “道友好手段!”女娲虚影赞许道。

  “过奖了!请道友暂时藏身于此宝,待寻到合适的世界之后,我再请道友出来!”

  陈恒之指着手中的传国玉玺,说道。

  “善!”女娲虚影点点头,不再停留,化身一道流光,进入了玉玺中。

  陈恒之手掌一翻,将玉玺收了起来。

  这时,赵灵儿悠悠醒转,她怔怔地看着陈恒之,双眼充满了迷茫:“陈大哥?这是在哪里啊?”

  “我们先回去,等下再说!”

  陈恒之没有解释,而是伸手一挥将伏羲尸身化为飞灰,再收起了天心意识所化玉玺,随手破开空间,携着赵灵儿,离开了天界,回到了人间界。

  ……………………

  “……事情就是这样,如今太古三皇皆已消失,六界无主,晋元,为师决定将天心意识交给你!”

  陈恒之将之前发生的事说了一遍,大手再翻,天心意识所化玉玺出现在手中,递给刘晋元。

  “什么,这枚天帝印玺便是天帝之位的象征?也是天帝权柄显现?”

  众人惊呼出声,语气中充满了不可思议。

  刘晋元神色木然地接过这枚至宝,心中有惊有喜,惊得是世界大反派boss伏羲就这样死了,一点波澜都没有,那人生还有什么追求?

  喜的却是一别十年的师尊,终于现身相见,并且渡劫成仙,杀死天帝,取下天帝权柄,还赠送给自己。

  赵灵儿温柔地握着刘晋元的手,给予他鼓励。

  众人一番叙旧后,陈恒之心中一动,说道:“拜月,灵儿,我知道你们之间有着大仇,我可以复活巫后林青儿,希望灵儿你能尽弃前嫌,不再记恨拜月。”

  “什么……师尊此言当真?”赵灵儿瞬间双眼通红,眼泪止不住的就掉下来。

  因刘晋元之故,赵灵儿改称陈恒之为师尊。

  “这是自然,也算是为师离开之前,给晋元最后的一点帮助吧!”

  陈恒之点点头,言道。

  …………………………………

  ps:加更的话,看今天的订阅吧,现在是815的均订,如果明天中午12点更新的时候能突破一千的话,加一更(1万字章),如果不能,就算了!



阅读提示:系统检查到无法加载当前章节的下一页内容,请单击屏幕中间,点击右下角或者右上角找到"关闭畅读"按纽即可阅读完整小说内容。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