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巨大 直达底部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章荧惑古星(10300字)
      泰山之巅。

  “敢问仙长,泰山为何会发生此等变故?”

  叶凡恭声问道。

  他的众多同学也都竖起耳朵,仔细聆听着二人的对话。

  陈恒之微微一笑道:“说起来,它是特意来接你小子的,我们都是搭顺风车而已!”

  “什么?接我?这不可能吧?”叶凡心中生起惊涛骇浪,惊呼出声。

  “对啊,仙长是不是弄错了?”

  “叶凡,你们家还有外星亲戚吗?”

  “真是不可思议啊!”

  叶凡的同学们都窃窃私语。

  陈恒之没有理会那些不相干的蝼蚁,只是望着叶凡,悠悠道:“等到了地方你就知道了!”

  叶凡张了张嘴,说不出话来。

  他脑子里一团乱,本想开口反驳,却发现无从说起。

  前方不远处,那口二十米长的青铜棺椁古朴无华,上面有一些模糊的古老图案,充满了岁月的沧桑感,有一股神秘的气息在流转。

  无论是九具庞大的龙尸,还是青铜古棺,亦或是陈恒之随意施展的神通,都对叶凡造成了极大的心理震动。

  铁一般的事实摆在眼前,却严重违背常理,彻底颠覆了叶凡的认知。

  在场听到陈恒之和叶凡对话的所有人,他们的思想都受到了强烈的冲击,脸上都写满了震惊之色。

  眼前这不可思议的画面,让他们终生难忘!

  九具庞大的龙尸,就这样静静横在前方,还有那口巨大的铜棺,实在冲击人的视觉,这一切的一切,太过于震撼和神秘。

  所有人都说不出话来,心中波澜起伏,脸上充满了惊、惶、恐、惧等神色,心绪久久难以平静。

  有不少人见机不对,匆匆忙忙而去,离开了这个是非之地。

  陈恒之看了一眼身旁的叶凡,悠悠道:“是要留下,或者要走,由你自己选择!”

  他又对身后的聊天群员们招呼了一声:“我们走吧!”

  他说罢,径直往青铜棺走去。

  叶凡想了想,随着陈恒之一众人而去。

  不搞清楚发生了什么,他不甘心!

  陈恒之见状,心念一动,一股狂风凭空吹起,将地面之上摔断腿脚的倒霉鬼都吹了出去,送到了山下安全的地方。

  受了伤的人并不适合前往北斗,怕是在路上都会随时死掉,至于幸运的未受伤的人,陈恒之没有去管,是生是死,是他们自己的选择,每个人都要为自己的选择负责。

  总有人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留了下来,一共有十来人,比起原著少了一些,避免了做炮灰的命运,留下的人都不简单,他们认为陈恒之不走,肯定说明这里有好处,所以他们也不想走。

  然后……

  他们想走,也走不了了。

  横跨星空的旅程,拉开了序幕。

  九龙拉棺来,五色祭坛现。

  留下来的众人,一个个打量着五色祭坛,露出好奇的神情,每一个祭坛,古朴而简单,充斥着岁月的气息,也不知道存在多少年了,封有玉片或封有石板,上面皆有刻印有难以辨识的古老文符。

  众人莫不深感惊异,隐约间觉得与那龙尸及铜棺或许有什么关联。

  他们惊惧于那九条庞大的龙尸,震撼于二十米长的青铜古棺,吃惊于地下的一座座五色神坛。

  虽然想跟着仙人获得一些好处,亦或是好奇心发作,不想离去,但这里的事情太过巧合,使得不少人心里打了退堂鼓。

  “要不然…我们还是走吧!”一名女子小声说道。

  这里的一切,也太过古怪了。

  那从天而降的铜棺,冲击力何其巨大,但是居然没有在祭坛之上砸裂开丝毫缝隙,没有一点损毁之处!

  在这座大型的五色神坛上,除了那口青铜古棺外,还堆积着不少玉块与石板,皆是古朴庄重。

  无论是玉块还是石板上,都刻有极其神异的不知名文字,比那些五色土坛上所见到的甲骨文还要原始,那是近乎于天书画图般的神秘符号。

  在那超大型的五色石坛上,竟然整整齐齐地堆放了一大排这样的玉块与石板,并没有被铜棺击毁,更是让人心生惊疑。

  有的打起了退堂鼓,有的不以为然,有的犹豫再三,却还是留下来,生怕自己一人走,在朋友面前失了面子,被别人笑话。

  众人或从众,似乎在等一个领头的人,或心里诸般算计闪过,想要寻求好处,或抛不开颜面,强行等待。

  时间,并不随人的意志而停滞。

  终于,随着一声轰然响动。

  祭坛启动了。

  他们想走,也走不了了。

  突然间,光华闪耀,五色祭坛上陈列的玉块与石板变得晶莹通透起来,上面刻印的古字全部烁烁放光,整座超大型祭坛流转出一股柔和的光芒。

  “喀嚓!喀嚓!”

  碎裂的声响传出,那一堆堆玉块与石板突然龟裂,而后冲出一道道光华,上面刻印的古字像是有了生命一般,全部冲了出来,浮现在虚空中。

  “哧!哧!哧!”

  更多的古字闪耀着光芒,浮现在半空中,随后,那些玉块与石板竟然在一阵微风中灰飞烟灭,所有刻印在玉块与石板上的古字全都摆脱了束缚。

  在青铜古棺上方,在巨坑周围,足足有数千枚古字在闪耀着光芒,像是由铁水浇铸而成,反射着金属的光泽与质感。

  “喀嚓!喀嚓!”

  破碎的声响再次传来,附近那些小型的五色土坛也有一个个古字闪耀而出,浮现在半空中。

  青铜巨棺周围,像是有一颗颗星辰在摇曳光华,在血色的夕阳下尤显得神秘。

  与此同时。

  半空中,那一颗颗闪耀着光华的古字凝聚在一起,竟渐渐形成一个巨大的八卦,一股神秘的力量震动而出。

  这是一幅足以震撼世界的画面,那些古字与符号仿佛具有不可思议的力量。

  凝结在一起后显化成巨大的八卦图,笼罩在青铜古棺与九具龙尸上方,具有金属的凝沉与质感,像是百炼金精铸造而成。

  “我想离开这里!”有人发出哭腔。

  “我们的身体无法动弹……”

  更多的人都心生恐惧,但却无法改变什么。

  许多人将目光看向陈恒之一行人,似乎想得到一个确切的答案或者是说法。

  陈恒之却是不理会这些凡人,而是回头对群员们说了一句:“注意了,此八卦图中蕴含有无上大道法则,能否有所领悟,就全看你们的悟性高低了!”

  言罢,他凝神注视着天空中那闪耀着无量光华的八卦图,以及那巨大的青铜棺。

  在陈恒之的眼中,天上的太极八卦图周围,空间扭曲,光线迷蒙,与乾、坤、巽、兑、艮、震、离、坎对应的八卦符号先后发出光芒,像是有神秘而又古老的法则在闪耀。

  太极图中的两个阴阳鱼宛如两扇奇异的门户,不断颤动,缓缓打开一道缝隙,似能连接到遥远而未知的星空中。

  不知道过了多久。

  陈恒之眼中精光一闪,嘴里自语道:“阴阳法则么,原来如此!”

  他的眼中似有阴阳八卦流转不休,伸出一根手指,微微晃动间,虚空中生出一个八卦图,阴阳太极负抱,居中的两个阴阳鱼抱中而居。

  一气化两仪、定三才、布四相、化五行、锁六合、动七星、抱八卦、行九宫、镇十方。

  阴阳五行,奥妙无穷!

  就这时,高空中,祭坛所形成的太极图突发异变,光华不断闪耀,八卦的八种符号明灭不定,最终按照繁复的顺序变换多次后,同时亮起,发出闪耀夺目的光芒。

  “轰!”

  一声沉闷的震动,太极八卦图中央,两个阴阳鱼缓缓打开,在这个过程中里面不时有星光闪耀,甚至看到了一条星空古路。

  最终,阴阳鱼真有如门户一般完全洞开,露出一个神秘而又巨大的通道,也不知道连向何方,里面黑洞洞一片。

  与此同时,泰山之巅,九条庞大的龙尸竟然颤动了起来,这个时候,那口铜棺也发出“哐当”一声巨响,猛然摇动了一下。

  叶凡等人近在咫尺,紧邻铜棺,不少人被惊的大喊大叫了起来,更有许多女同学发出哭喊。

  “仙长,怎么办?”

  “仙长,救命……”

  “仙长,我有钱?快救救我!”

  “仙长,我爸是局长,快救我!”

  在这种局面下,所有人都感觉很无助,将渴求的目光望向了陈恒之一行人,甚至,有的女生哭了起来。

  “这是你们的选择!”

  陈恒之不为所动,漠然道:“每个人都必须为自己的选择付出代价,可能是失去生命,但也可能……获得天大的机缘!”

  他看着巨大的青铜古棺,只见棺盖在摇动中偏离了位置,古棺露出一条大缝,一股诡异的气息弥漫下来。

  “哐当!”

  一股莫名的无形力量向众人拉扯而来,在下一刹那,所有人都感觉天旋地转,接着眼前一黑,众人全部进入到了铜棺中。

  “啊……”

  “救命,仙长,我真的很有钱!”

  “我不想死啊!”

  一些人近乎崩溃了,发出惊恐的哭喊。

  “砰!”

  九具垂挂在悬崖上的庞大龙尸在震动,与此同时,青铜古棺的棺盖发出一声巨响,而后彻底复位闭上。

  紧接着,九条如山岭般的龙尸腾空而起,虽然依然没有显示出丝毫的生气,但却拉着那口青铜巨棺,缓缓地没入太极八卦图所构建出的黑暗而又神秘的通道内。

  “轰!”

  整座泰山一阵剧烈摇动不安,仿佛天都塌了下来一般,玉皇顶有冲霄的五色神光贯通天地。

  随后,在血色的夕阳消失的刹那,泰山之巅也于一瞬间暗淡了下来,天空中,那个巨大的太极八卦图彻底闭合,慢慢消失。

  九龙拉棺,失去了踪影!

  陈恒之一行,终于开启了跨越时空的旅行。

  五色祭坛上,所有玉块与石板都灰飞烟灭,一阵清风吹过,灰烬又随风而散。

  冰冷与黑暗,是宇宙的主调,数之不尽的星系飘荡在宇宙真空之中,恒星的光芒也被稀释在无穷无尽的虚无空间中。

  九条巨大的龙尸,透露着一股亘古的苍凉与久远,飘荡在真空虚无中,跨越一座座星系,走过一颗颗古老的星辰。

  九条龙尸拉着一具古老的铜棺,从遥远的深空飘向无尽的未知。

  每条龙躯都足有百米长,犹如钢铁浇筑而成,鳞片上闪烁着冰冷的寒光,充满了令人窒息的力量感。

  除了龙角晶莹剔透泛着紫色的光芒之外,龙躯通体呈现黑色,却并不浑浊,这黑色仿佛闪着光,像是水晶一般。

  这是传说中的存在,即便没了气息,残躯中依旧蕴含着恐怖的力量,更令人震惊的是九具龙躯之上缠绕着铁索,由铁索连接着着一具青铜棺椁。

  青铜古棺巨大而古老。

  仅仅是看一眼都能够让人感受到那股苍凉的感觉,一道道荒古刻痕烙印在棺壁之上,带着无尽神秘浩瀚的气息,令人心神发颤。

  在浩瀚的宇宙中,九具龙尸与青铜棺椁的结合,给人一种极致的震撼与神秘感。

  ……………………

  青铜棺内,一片漆黑。

  无边的黑暗,煎熬着人们的心灵。

  黑暗意味着未知,未知又带给人们恐惧。

  一股冰森森的寒意弥漫着,像是恐怖的大魔王张开了狰狞的大嘴,等待着猎物上门。

  一些女同学近乎崩溃了,内心充满了无助与惶恐,但却不敢大声哭喊,全都压抑着自己的情绪和声音,小声地呜咽着。

  “怎么办,谁能救我们?”

  “我们现在真的在铜棺内部吗?”

  “为什么会这样,有什么办法可以出去?”

  “我们会不会被活埋啊?”

  不断有人用手机拨号,试图发出求救信息,但是却没有一丝信号,无法与外界取得联系,这一发现,无疑令人更加恐惧。

  虽然有一伙神秘仙人的存在,但他们看起来却对这一切无动于衷,似乎是极为冷漠、极为冷血。

  “大家不用惶恐,虽然我们暂时无法与外界取得联系,但是,泰山上发生了如此惊世骇俗的大事件,消息必然会第一时间就传到外界,我相信,救援人员很快就会赶来。”

  一个名叫周毅的男子显得很是镇定,说出的的话让众人减少了一些恐惧的心绪。

  “周毅同学说的对,大家不要慌乱,我们一定要镇静,相信一定会平安无事。”

  一个名字叫做王子文的人也站了出来,他的声音很平静,出言稳定在场众人的情绪。

  “不错,大家不要慌,事情已经发生,我们再恐惧亦无用,重要的是想办法脱险。”

  一名叫林佳的窈窕佳人出声说道,此刻,她的表情很是从容,似乎根本就没有惊慌和失措。

  叶凡没有出声,静静地靠着棺壁坐了下来,他在回想着今天所发生的事情。

  事情太多了,他需要好好理一理。

  之前所见,那个由太极八卦图构建出的黑暗而又神秘的通道,不时浮现在叶凡的眼前。

  此时此刻,大家还是在玉皇顶上吗?

  然而,不由自主地,他心中却有了一丝不好的预感。

  联想到陈恒之所说,专程来地球接他,是去往何方呢?又是谁如此大费周章来接他?

  这些,叶凡都不得而知。

  想到这里,叶凡抬起头来,借助手机微弱的光芒,可以看到一张张惶恐的面孔,不少人脸色苍白,甚至有人在瑟瑟发抖。

  一个个他所熟悉的人,或瑟瑟发抖,或面色镇定,或呜咽抽泣。

  在这场突如其来的变故下,每一个的内心,都显现了出来,他们的心性,处事态度,凡此种种,皆是暴露无疑。

  哪一个懦弱,哪一个优秀,哪一个中庸,都一览无余。

  不由得,叶凡又将目辉看向另一边,隐隐约约可以看到,陈恒之一行十余人处在铜棺的另一个方向,两方人之间泾渭分明。

  与叶凡诸多同学的惊慌失措迥然不同,他们很是镇定,似是对这一切都早有所料,甚至对铜棺同的装饰品头论足。

  “你们看,这头凶残的九头神鸟展翅高飞图,栩栩如生、凶气十足!”古三通指着铜棺壁上的花纹,惊呼道。

  赵云也惊呼道:“看这里,有一头不知名,浑身生有尺长硬刺毛的巨大凶兽,正在仰天咆哮,也很威猛!”

  引得众人纷纷将目光望了过去,却见布满铜绿锈迹的青铜棺壁上,刻满了图案,有些竟是神话传送中记载的上古凶兽,诸如饕餮、穷奇、梼杌等,它们体型庞大、面目狰狞,刻画得栩栩如生,让人望而生畏。

  万人往等人沿着铜棺内壁走了一圈,发现了不少人物刻图,很像是上古时期的先民以及一些远古的神祗。

  随后,众人又发现一大片奇异的图案,密密麻麻,星星点点,像极了一片星空图。

  一旁的陈恒之负手而立,笑吟吟的看着这一幕,并没有去凑热闹,他神识一扫,铜棺上所有的图案便了然于胸,深刻在脑海之中。

  那一幅星空图也不例外,陈恒之自衬有了星空图,从此以后,在遮天世界中便不会再有迷路之忧,想去什么地方,也不用特意搭乘九龙拉棺,直接便可以横跨虚空而去。

  看着陈恒之等人一幅胸有成竹的样子,叶凡心中一动,他站起身来到陈恒之身前,开囗问道:“今天这一系列古怪离奇的事情,小子很是迷茫!仙长,可否为小子解惑?”

  陈恒之点点头:“今天的事情说来很简单,在遥远的世界,有一位大能者觉得你很像她转世的哥哥,于是,她驱驶着这一艘九龙拉棺牌宇宙飞船,穿梭宇宙虚空,落入你的眼前,接你前往那个世界。”

  他说完,屈指一弹,一道光芒出现,紧接着,无数光芒出现,使得整个青铜棺成了光芒的世界,世间重归光明,驱散了黑暗。

  光明重新来到人间。

  无量光芒,比太阳光还要耀眼,却又显得无比柔和不伤眼,众人看着召唤了光明的陈恒之,双眼中不由自主地透露出强烈的好奇心。

  无量光芒,像茫茫迷雾中出现的灯塔,驱逐了人内心的恐惧,指引了人们前进的道路,带给他们新的希望。

  片刻后,众人齐声欢呼,有些人甚至喜极而泣,望着以往再寻常不过的光明,感动到了极点。

  “光明!”

  “我看到了光明!”

  “伟大的光明!”

  “太好了,摆脱了黑暗与枯寂!”

  “哦!上……上帝。一定是我们被吓坏了,这种神迹怎么会出现……”

  连连摇头,发出质疑的凯德忽然张大嘴巴:“哦!mygod!您是上帝降临人间吗?”

  他睁大了眼睛,看向陈恒之的目光充满了不可思议,眼眸深处透露出信徒见到偶像的火热。

  这一边,叶凡听到了陈恒之的话后,却是连连摇头否认。

  “什么?哥哥?这不可能,我在家中是独生子,哪有什么弟弟妹妹,转世……”说到后面,叶凡不由得停了下来,就连拥有大神通的仙长都出现在眼前,转世之说也不是不能理解。

  陈恒之淡笑一声,对于那个洋鬼子的叫嚣置之不理,对叶凡道:“无论是与不是,你已经踏上了前往北斗星域的途中,后悔已是无用,还是好好想想怎么面对以后吧!”

  “那是一个修行的世界,无边无际,你可能会见识更多美好的风景,甚至修得长生不老,也有可能死在异域他乡,死都不能再回地球故乡!”

  陈恒之淡淡的声音响起,说出来的话语却让叶凡等人脸色一变,瞬间变得苍白一片。

  “我要爸爸妈妈,我不要去外星……”

  “我女朋友还在地球等我……”

  “可以回去吗?我想回去啊!”

  陈恒之的话,简直如梦似幻,非常不真实。

  以人类现有的科技而言,要实现人载飞船前往外星,根本难以实现!眼下,这位神秘的仙长却告诉大家,说是众人已经踏上了离开地球的旅途,这让人如何接受,不少人哭出声来。

  所有人都目瞪口呆,心中极其震撼。

  叶凡脸色不好看,他想到家中已年迈的父母双亲,身为独子的自己这一走,还不知道何时才能回来,岂不是如同白发人送黑发人?

  他双眉紧皱,心中思绪万千,不对,或许有什么事情被遗忘了?对了,仙长!

  叶凡霍然抬头,目光炯炯地盯着陈恒之,问道:“仙长能否将小子送回地球?”

  “送你回去……能倒是能!”

  陈恒之打量着青铜巨棺中央停放着的另一口铜棺,开口道:“但是,我凭什么要送你回去?”

  叶凡闻言,脸色一白。

  是啊,他自幼熟读古书,哪能不知道传说中的仙人是什么样呢,他们不愿与世俗有太多纠缠,隐居深山清修,不沾世俗因果。

  仙长没有责任也没有义务,送自己回地球!

  而叶凡自己做出的选择,又岂能责怪他人!

  说的难听点,他人的死活,与仙长又有一毛钱关系?

  “爸,妈,对不起!我回不去了……”想到这里,叶凡不由得脸如死灰,嘴里喃喃自语。

  陈恒之笑道:“也不是没有机会回地球,你努力修行,争取在短时间之内达到肉身可以横渡虚空的境界,到时候你想要回来,谁敢拦你?”

  “多谢仙长指点!”叶凡闻言,冷寂的心中生出一丝火热,希望之火熊熊燃起,他大声谢道。

  陈恒之摆摆手,言道:“下一站,荧惑古星,到了!”

  便在此时,一声剧烈震动传来。

  第一个站,荧惑古星,到了。

  “哐当!”声中。

  青铜巨棺翻倒,棺盖倾斜,打开了一道细小的缝隙,隐隐间,外边的光亮透露了进来。

  陈恒之弹了弹衣袖道:“走吧,第一站到了,下去看看吧。”

  “走,荧惑古星啊,我还从来没有想过会有一天来到天上呢!”古三通迫不及待的应道。

  “古兄所言甚是!”霍元甲等人立时应合。

  陈恒之当先迈开步伐,向外面走去。

  但落在叶凡一干人等的眼里,他却好像似一座巍峨雄壮的大山,亦或是一尊气势如虹的神魔。

  给他们的心灵带来无比强大的压迫感。

  他的气息,比起世上最高的高山还要巍峨、雄壮,比起最为宽广的大海还要辽阔、苍茫。

  每个人一看到他的样子,便完全被他的风采所吸引,感觉到自惭形秽。

  叶凡等人甚至有一种感觉,面前的这个男人,便是天!便是地!便是世界!

  他的每一个动作,都是天道轨迹,带着无与伦比的玄奥气息,让世人膜拜!

  眼看着如神如魔的陈恒之出了青铜棺,黑暗又重新降临青铜棺,众人对视一眼,跟在他身后,离开了青铜棺。

  下一刻,他们看到了大地。

  面前的大地,全都是由红褐色的土壤与沙砾组成,偶有巨大的岩石,也只是零星的点缀着。

  整个天空都是一片灰蒙蒙,看不到远处的光景,能见度不足百米之遥。

  众人身前有一块巨大的石碑,但却残缺不全,仿佛被人打碎了大半,只留下后半块。

  众人凝神望去,上面刻有两个古字,每个古字都足有五六米高,铁钩银划,苍劲有力,大气磅礴,像是两条怒龙盘旋而成。

  古字比起当今通用的字体繁复很多,应该是很久以前的古代刻下的,也不知道存在多少岁月。

  观看了认了许久,众人得出了结论,乃是“荧惑”二字,一时间,面面相觑。

  “还真的是荧惑古星啊!想不到荧惑星上居然会是这般光景!”陆小凤感叹道。

  “是啊,想不到我有登上火星的一天!这次跨界,还真是不虚此行!”马小玲微微叹息一声。

  见到此情此景,霍元甲、赵云、林凤娇、古三通、小仙女、小白等出身中原华夏之人,都是感慨良多,纷纷发表了一番看法。

  至于万人往、万剑一、刘晋元、紫霞仙子等四人,由于出身世界与华夏关系不大,他们倒是没有什么感觉,只是觉得此地甚是荒凉而已。

  见众人感今叹古了一番之后,陈恒之当先往深处走去,并说道:“走吧,里面还有更大的惊喜呢!”

  众人纷纷应是,跟随着陈恒之的脚步,向着深处走去。

  渐渐地,可以见到一些残存的瓦片。

  不时还有人的头骨出现。

  有一片片起伏的遗迹,像是一片片乱石堆连在一起,高低不平、犬牙交错,走近了看去才发现,原来一片废墟。

  断壁残垣,一地的瓦砾,似在诉说着一段不为人知的往事。

  在夜月下显得格外幽寂,过去这里应该是一片连绵成片的宏伟宫殿,可是眼下却是一片凄凉的景象。

  众人心里惊讶不已,种种疑惑缠绕心头,脚步却没有停下来。

  终于,前方出现了一间古庙。

  这间古庙静静地坐落在那里,青灯古佛,一点灯光如豆,古庙之前,矗立着一株菩提古树,它苍劲如虬龙,通体干枯,只有在离地两米处,零星点缀着五六片绿叶,每一片都晶莹剔透,绿光烁烁,犹如翡翠神玉。

  古庙与菩提树相依相呈,古意盎然,让人似乎感受到一股朦胧时光流转,岁月的变迁之感,带给人无尽的宁静与苍凉。

  走到近处,所有人脸上都难掩惊异之色。

  后方那片宏伟与浩大的宫殿群早已化为废墟,而这一间小小的古庙却依然长存,让人有一种返璞归真的感觉。

  “这里怎么会有一座古庙?”

  “那株菩提古树居然还没死,仅存着几片叶子居然还有晶莹的绿色华光流转!”

  菩提树又被称为佛树,与佛教渊源甚深。

  据说,两千五百多年前,释迦牟尼便是在一株菩提古树下,大彻大悟,最终成就佛陀果位。

  眼前这株菩提古树,与古庙相生相伴,皆有不凡之象,让人不得不惊异。

  陈恒之负手站在菩提古树前,说道:“此庙名为大雷音寺,你们可以进去看看,能否找到宝贝全凭各自机缘!”

  “这里.......真的是大雷音寺,我们该不会是走错地方了吧?”

  传说中的大雷音寺为佛陀的居所,是佛教的无上圣地,可是,眼前这座荒败的古庙,如此的渺小,没有一点的恢弘的气势,仅仅一间古殿,怎么看,也不像是神话传说之中的大雷音寺。

  “是大雷音寺没错。”

  叶凡指着荒败古庙门上的那块锈迹斑驳的铜匾,上面刻着四个古字,如龙蛇盘绕,禅意无尽。

  虽然是复杂难以辨识的钟鼎文,但第一个“大”字还是很容易认出的,许多人纵然不懂钟鼎文亦可辨出,后面的三个字虽然繁复,但对钟鼎文有所了解的同学也不难认出。

  “居然真的是大雷音寺,这.......这真是太不可思议了!”在场众人莫不大吃一惊。

  要知道,那可是大雷音寺啊,传说中西天如来佛祖的道场,哪怕是被遗弃的道场,想必也有着众人意想不到的机缘。

  他们想及于此,纷纷对陈恒之施了一礼,向着古庙冲了进去,准备寻找宝物。

  一瞬间,原地只剩下陈恒之、刘晋元、小白、紫霞仙子四人,其他人包括叶凡的同学们,都一个不落,进了古庙。

  陈恒之转过头,好奇的问道:“你们三个怎么不进去?”

  刘晋元拱拱手:“弟子想多陪陪师尊!”

  “哈哈,你小子有心了!”陈恒之哈哈一笑,心中颇为满意,他又将目光看向另外二人。

  紫霞仙子扬了扬手中宝剑:“如来那老头有什么宝物本仙子又岂会不知,再者说,此庙怎配得上大雷音寺之名?哼哼,瞒得过别人,却瞒不过本仙子。”

  “哈哈!仙子此言差矣!不同的世界,又怎能一概而论?此地还真是如假包换的大雷音寺!”陈恒之淡淡地说道。

  “噢?既然如此,那群主你为何自己不进去?”紫霞仙子却一副早已看穿的神情,她挑了挑眉,似笑非笑道。

  “嗯!”陈恒之点了点头,没有回答,而是看向白素贞,问道:“白姑娘,你呢?”

  “我见群主不进去,定是藏有玄机,这才留了下来!”白素贞福了一礼,脸带笑意温声说道。

  “你们两个啊,都是鬼精鬼精的。”

  陈恒之笑了笑道:“你们猜得不错,释迦摩尼早已圆寂,他的道场也早已废弃多年,只留下了一些蕴含佛意的佛宝,于我无用矣,远不如这颗菩提古树的价值大得多。”

  “师尊神机妙算,晋元佩服!”

  刘晋元抱拳道,依旧是那般温润如玉的样子,岁月只是在他身上留下了些痕迹,却并没有改变他原有的性子。

  紫霞仙子皱了皱琼鼻:“你师傅这是阴险老辣,净是想忽悠别人当傻子。”

  “嗯?”陈恒之脸色一肃,冷哼一声。

  听在紫霞仙子耳中却声如洪钟,神魂一阵震荡,差点震散一空,她心有余悸的看了陈恒之一眼,不敢再冷言冷语相对。

  突然的冷场,令刘晋元和白素贞二人诧异莫名,脑子里念头一转,便明白了下来,定是紫霞仙子言行无忌,以致于群主陈恒之心生不悦,教训了她一番。

  陈恒之不再说话,转而打量着菩提古树。

  这菩提树,乃是佛教圣树,佛陀便是在菩提树下成道,见菩提树如见佛。

  眼前这株干枯的古树苍劲如虬龙,六七个人也合抱不过来,主干中空,唯有一条垂落到离地面两三米处的枯枝上,挂着六片晶莹闪闪的绿叶,如绿玛瑙般晶莹剔透。

  巨大的枝杈几乎完全压在古庙上方,若挂满枝叶,难以想象那种遮天蔽日的景象。

  只是很可惜,这株菩提古树生命力枯竭,濒临死亡,那等盛景怕是再也难以实现。

  不过,对于陈恒之来说,这一切都不是问题。

  他屈指一弹,一道绿莹莹的木行仙力涌现,准确的弹在菩提古树上。

  刹那之间,菩提古树上,枯萎之色尽去,树身上绿意浓厚,渐渐着充斥整株古树。

  受了陈恒之一道玄妙的木行仙力,以肉可见的速度,一片片菩提叶从枝条上长出,只是转眼间,它便恢复了上古时的荣光,生命之力灼灼其华,生机勃勃。

  自天龙世界抽奖获得的小五行神通,陪伴陈恒之近百年之久,经过他的多年参悟,又有女娲传承,如今,它的威力已近乎大五行神通。

  而大五行神通却是仙阶神通,唯有四阶永生境的修士才有资格参悟。

  由此可见,陈恒之如今出手的木行神通有何等了不得的威力,司命天地木行生机,几乎是无所不能,纵然是普通的小花小草,只要沾染了一丝,便可以化为妖灵,修炼成精。

  陈恒之见菩提古树恢复了生机,心情大好,他大手一抓,这菩提古树落入他的手中,消失不见,直直落入永恒界中种下。

  “我赐予你新生,从今往后,你就姓陈了!”

  “像菩提古树这样的奇物,得循环利用才对,竭泽而渔不好!”

  想着原著中叶凡的表现,陈恒之心中想着,他相信,这菩提古树落在他的手里,比之原先的命运中化为飞灰自然是要好得多。

  在陈恒之收取菩提古树时,其他人也没有闲着,纷纷在古庙中搜寻起来。

  万人往得了一盏青铜古灯,纤尘不染,有点点柔和光辉洒落,上面花纹刻印,古朴自然,平淡无奇,却极具佛韵,隐隐间似有佛门六字真言响起,使人心中无尘无垢,一片洁净。

  霍元甲从一堆灰烬中寻出一个陈旧的蒲团,岁月并未能将其磨灭。

  又有林凤娇从厚厚的尘土下寻出一颗紫檀念珠,仅有六颗,晶莹欲滴,呈淡金色,如水晶般透亮,每颗都有龙眼那么大,没有在时间的消磨下损毁丝毫,吹尽尘埃,依然有淡淡光泽。

  马小玲在石佛前的尘埃中找到半个断裂的木鱼,上面刻印有三尊菩萨,或庄严、或慈悲,栩栩如生。

  古三通在石佛的脚下寻到半截玉如意,擦去灰尘,晶莹剔透的残玉顿时流转出点点光华。

  陆小凤寻得一口巴掌大得残破铜钟,缺少了一块钟壁,样式古老。

  其他几人寻得了金刚杵,破损的香炉、戒尺、铜铃、鱼鼓等各种佛门器物。

  只是,他们将体内法力注入手中的佛器上时,却发现,这些佛器灵性甚微,摇摇欲坠,几欲破碎,不堪一用。

  寻了半天,找到的净是破烂,令万人往等人可真是哭笑不得。

  几人互视一眼,纷纷走出古庙。

  叶凡一行人都是普通人,自是没有身手可言,在寻宝的过程中,争不赢,也不敢与聊天群群员们争。

  见到他们走出去,他们四下看了一眼,庙中已是空荡荡,就连如来的佛像都被搬走一空,只好空手而来,空手而归,跟在万人往等人身后,走了出去。

  叶凡的一个名为庞博的同学犹自不甘心,他目光望向大雷音寺上方,心下一喜,便将那面刻印有“大雷音寺”的铜匾摘了下来,抱在怀中,跟了上去。



阅读提示:系统检查到无法加载当前章节的下一页内容,请单击屏幕中间,点击右下角或者右上角找到"关闭畅读"按纽即可阅读完整小说内容。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