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巨大 直达底部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章妖圣鳄祖(11000字)
      一众寻宝队从古庙中走了出来,一干佛门至宝俱被众人拿去,甚至连象征着“大雷音寺”存在的铜匾也被摘走,这座已荒弃多年的大雷音寺也失去了存在下去的意义。

  就在所有人都出了殿门之后,“轰隆”一声响动,古庙剧烈摇动,而后,佛家六字真言自虚空中响起:“嗡、嘛、呢、叭、咪、吽……”

  宏大的佛音响彻天宇,震动了苍穹,天地万物皆在颤动!

  慈悲、庄严、高妙、玄奥的禅音无比浩大,涤尽污垢,洗尽凡尘。

  整座古庙都沐浴在一片神圣祥和的光芒中。

  陈恒之神色一凝,试图领悟佛门六字真言的奥妙,半晌之后,毫无所得,毕竟修行体系不同,即便如此,他仍是牢牢记了下来。

  随后,“轰!”地一声,整座大雷音寺在一阵微风中化为齑粉。

  就仿佛,古庙早已腐朽,全靠佛器中微弱的灵性支撑,如今佛器被拿走,古庙终于崩溃,灰飞烟灭。

  数息时间,整座古庙就消失不见,随着微风飘散,原地甚至已经找不到古庙存在的迹象。

  众人皆是脸色一变,惊疑不定,莫非是取走了庙宇中的佛器,又摘走了铜匾所致?

  见到众人走了出来,陈恒之招呼了一声:“收获怎么样?”

  万人往扬了扬手中的青铜古灯,苦笑一声:“收效甚微,有不如无!”

  其余人也皆是如此表情。

  的确如此,虽说这些佛器都曾是准帝巅峰境强者释迦摩尼的随身物品,沾染了一丝不弱的佛性,可惜,在时间的腐蚀下,早已破败不堪。

  对普通人来说或许算得上是宝物,对于万人往等一众金丹期的高手来说,确实如鸡肋。

  或许,唯一的作用就是参悟其中的佛理。

  陈恒之点了点头:“看来,无数年过去,释迦摩尼终究还是什么都没有留下来,就逝去了。”

  “也罢,没有找到宝物也无妨,这座废墟底下还镇压着一头上古老鳄,说不得,我们可以吃上一顿全鳄大餐!”

  说话间,他将目光投向了大雷音寺遗迹的地下,那里有着释迦摩尼开创出来的十八层地狱,此前镇压着无数大妖恶魔。

  随着岁月的流逝,上千年过去了,很多妖魔都已经被消磨成了白骨飞灰,但是,却也还有些妖物生命力顽强,并未死去。

  比如,被镇封在第一层地狱之中的鳄祖!

  顾名思义,它是一条鳄鱼修炼成精,称一方之祖,它的实力强横绝伦,已然达到了这个世界的仙台秘境第五个台阶:圣人境。

  可惜,这厮比较倒霉,遇上了释迦摩尼,打又打不过,跑又跑不掉,最后无奈沦为了阶下囚。

  透过层层阻碍,陈恒之看到地底下有一个极为空旷的空间,虽然里面一片漆黑,但是在神识扫视之下,一切都无所遁形。

  墙壁上刻满了金身罗汉,以及诸天菩萨与古佛等图案,皆是做降魔状,怒目而视,神威凛凛。

  这是释迦摩尼留下的炼魔封印,日积月累、数百上千年积存下来,足可将一尊大魔王炼化掉,有玄奥莫测之神通。

  四方角落里,分别有一个粗大的石柱,支撑着上方的大雷音寺,也镇压着这第一层地狱,石柱上雕刻有各种妖神,且还有一道道血槽,浸满了干涸的黑色血液,这是化魔桩,炼化妖圣所用。

  那妖圣,赫然正是一条足有数百丈巨大的鳄鱼,四肢各被一根粗大的铁索捆缚,铁索蔓延,就连接在四根化魔桩上,强大的炼魔之力,自周遭石壁之上衍生,汇聚在四根化魔桩上,最后经由四根铁索作用在鳄祖身上,一点一滴,将它炼化。

  不过,这厮倒也真不愧是一代妖圣,这般被封印炼化了两千年之久,竟然还能存活下来,倒也算得上是一个不小的奇迹。

  正这时,红褐色的大地上,突然传来了阵阵隆隆之响,空旷的大地都摇动了起来,像是有千军万马在奔腾,又像是有怒海狂涛在汹涌。

  “沙暴……火星上的超级大风暴!”

  叶凡身边的外国佬凯德神色大变,以不流利的汉语大叫了起来。

  火星每年都有四分之一的时间笼罩在漫天的狂沙中,地球上的大台风每秒六十多米,而火星上的风暴却高达每秒一百八十米,超级大风暴可以席卷整个星球。

  不要说是人,就是重型坦克也要被卷上高天!仅仅一瞬间,漫天的星月全部消失了,无尽红褐色的沙尘彻底覆盖了天穹,一场席卷整片火星的大风暴开启了。

  “轰隆隆……”

  风暴像是闷雷般在轰响,整片大地似乎都在为之震动,天地间蒙蒙一片,到处都是狂沙飞舞。

  “快跑啊,火星大风暴来了!”

  “我的妈啊!”

  “救命啊!”

  叶凡的同学们又是一阵鬼哭狼嚎,大喊大叫。

  直看得陈恒之皱眉不已,暗道这些人没有一点眼力劲,自己一行人明显就不是凡人,这些人却动不动就大喊大叫,心理素质也太差了吧。

  他一抬手,九天之上,便有乌云密布,狂雷电闪,突然之间,瓢泼大雨降落下来,不知道多少万里,全部都笼罩在了漆黑的大雨之中,整个火星之上一片苍茫。

  干涸了亿万年的火星,迎来了开天辟地以来的第一场雨,飞扬的尘土瞬间被湿润,干涸的大地如海绵般,吸收着从天而降的甘霖。

  这场暴雨极为猛烈,整个世界除了冰冷湿凉的雨水,仿佛再也没有任何其余的存在,轰隆的落雨声竟像是打雷一般。

  天地的威力附着在暴雨里,将所有的沙尘暴冲刷得干干净净,整个天地之间,一尘不染。

  这场暴雨来的也快,去的也快。

  不过一刻钟的功夫,大雨停歇,土黄色的河水充斥了早已干枯的河道,有的汇聚在一起,形成一个个大湖。

  叶凡等人望着面前的一切,神经一片麻木,这还是火星么?

  火星上有空气,有氧气,有古建筑也就罢了,这神秘的少年人只是轻轻一抬手,便让整个世界天降大雨,将沙尘暴全部洗尽,退却了这场在他们眼中极难逃避的火星大风暴,真是很难想象!

  他们现在才发现,地球上神话传说中的种种神奇存在,如神祗、佛陀等等,或许很可能真的存在!他们甚至可以毁天灭地,横跨宇宙,有凡人不可想象之威能!

  一想到此处,他们一阵心安,或许,跟在这样恐怖存在的身后,所有的困难都不复存在,又有什么能够难倒这等高人呢?

  便在此时,那倒塌的古庙废墟下,突然传来了无数响动声,似乎是有绝世妖魔奋力挣扎,意图破开封印一般。

  陈恒之言道:“来了!那头老鳄出来了!”

  一股惨烈的气势冲天而起,撼动九天十地。

  两盏红灯笼一样的巨大血眸从地底探出,散发着无尽的冷血,身躯庞大,似乎可以压毁无尽的上古大岳。

  妖气冲霄,这尊妖圣仿佛可以摘星拿月,妖还未至,海啸一样的可怕波动席卷而来,整颗荧惑古星都在抖动。

  “吼……”

  一声大吼,如万重惊雷一起炸响,滚滚妖气沸腾,淹没了所能见到的一切。

  陈恒之挥了挥手,一道屏障将叶凡等人护了起来,否则,只怕鳄祖一声吼,无论是叶凡,还是他的同学恐怕都要爆成血雾!

  两千年前,妖圣鳄祖遇到一段星空古路,它横渡星空,意图寻找上古仙人,却不曾想,遇到了已是准帝的释迦牟尼。

  鳄祖非释迦摩尼之敌,被释迦镇压于荧惑古星大雷音寺之下第一层地狱之中,日夜受佛门大神通度化,而来已有两千多年。

  在今日,众人到达荧惑古星,取走了大雷音寺的佛器,使得大雷音寺化为飞灰,不复存在,鳄祖的封印松动,脱困而出。

  陈恒之负手而立,周身气势翻腾,浑身散发出无量蒙蒙仙光,将众人护在身后,漫天妖气根本不得靠近。

  “这头老鳄实力不弱,你们谁有兴趣,下场和它比斗一番?”

  他将目光望向众人。

  一阶实力的小仙女慕容仙,二阶宗师实力的赵云和大长腿马小玲就不用指望了,大鳄鱼打个喷嚏都要将他们吹爆。

  万人往、紫霞仙子、白素贞三人,他们皆是三阶金丹期修为,在陈恒之看来,与这头大鳄鱼的气势相差不大。

  万剑一、霍元甲、林凤娇、陆小凤、古三通、刘晋元六人皆是初入三阶长生境,比之大鳄鱼差上了一丝。

  他们九人倒是可以和这大鳄鱼斗上一斗,积累一些与妖兽的交手经验。

  赵云瞪大眼睛看着半空中恐怖的巨兽,眼中露出跃跃欲试的神色,想及自身实力,又颓然不已:“赵云实力低微,就不凑热闹了,我在后方为诸位群友加油!”

  慕容仙跟着猛地点头,没有言语。

  “赵云……莫非是三国时期的五虎上将?群友……又是什么群呢?”

  叶凡闻言,心中一动,暗自思索。

  刘晋元左右看了一眼,微微思索了一番,站了出来,说道:“师尊,晋元愿意一试!”

  身为弟子,自当奋勇争先,不管怎么样,他也没有退缩的道理。

  陈恒之赞许地点了点头:“那好,你小心一点,为师会在一旁护持。”

  一旁自我感觉被冷落的妖圣鳄祖闻言,一双怨毒的眼睛冷冷盯着陈恒之,恨声道:“可恶的人类,你太目中无人了……”

  “哼,呱噪!”

  陈恒之冷哼一声,陡然化作万丈之高,全身仙光笼罩,如同一尊神魔在世,身高上触苍穹,脚踩白云,抬手便可以抚摸群星,浑身气息恐怖到了极点。

  他左手一抓,仿佛有一只无形的撑天大手,如同抓泥鳅一般,将深藏在地底的鳄祖捞了出来,禁锢了它的修为,捏在左手心。

  再伸出右手一点,无量仙力喷涌而出,法则之力涌动间,虚空中荡起了一阵涟漪,片刻后,一个小世界缓缓浮现而出。

  “定!”

  陈恒之爆喝一声,虚空中出现的小世界彻底凝实,悬浮在半空中,他伸手一按,将小世界压在地面上。

  放眼望去,小世界有方圆近万里之大,却只有一片大陆,里面光秃秃一片,花草树木鸟兽皆无,他屈指一弹,将大鳄鱼丢进了小世界中。

  随后,陈恒之将身形恢复成原样,言道:“战斗场已经建造完成准备就绪,要是觉得打不过,心里想着认输,战斗场自动会将你们送出来!”

  不错,陈恒之改变了主意,直接吃了这头老鳄太不划算了。

  在瞬息之间,他已经建造了一个类似于擂台的战斗场世界,先入者为擂主,后来者为挑战者,挑战者只要认输,就可以安然无恙出战场。

  对群员而言,虽然消费积分达到四星之后,就可以开启聊天群幻境功能,用以磨砺自身。

  但是,群员中消费积分达到四星的唯有万人往、霍元甲、林凤娇三人而已,其余群员都不能使用幻境功能。

  而且,每次开启幻境都需要支付不菲的积分。

  因此,陈恒之建造这个战斗场的用途就是为了惠及众多低星群员,让他们有磨砺自身的机会。

  只是,这样一来,对鳄祖不是很公平,因为陈恒之最先将它丢进去,作为擂主般的存在,只要陈恒之不放它出来,妖圣鳄祖存在的唯一意义,就是成为群员们磨砺的活靶子,仅此而已。

  相比将鳄祖吃掉,将它留下来的功效更大。

  群员们都是心思灵通之辈,听得陈恒之的话,立时明白了话中隐含的意思。

  刘晋元对四周团团一礼,拱拱手道:“晋元先行为大家探探路,诸位且拭目以待!”

  言罢,在众人的注视下,他脚下一动,踏入了战斗场世界。

  随后,刘晋元只觉眼前光景一变,瞬间出现在一个阳光明媚、白云悠悠的世界,唯一的缺点则是大地太过荒凉了一些。

  “吼……”

  一声大吼,如万重惊雷一起炸响,滚滚妖气沸腾,淹没了所能见到的一切。

  吼声惊动了刘晋元,他抬头望去,不远处赫然正是一条足有数百丈巨大的鳄鱼,全身黑色的鳞片却反射着阵阵幽光,看上去锋利无比。

  它四肢蹲在地上,张开一副大嘴仰头咆哮,露出嘴中一排排的森森白牙,犹如锋利的齿轮般,看起来极为渗人。

  “小子……快快跪下求饶,老祖说不得饶你一条小命!否则,老祖要生撕了你!”

  眼见刘晋元突然出现,鳄祖当即便是沉声大喝,滚滚声浪怒涌咆哮,整个战斗场都似掀起了无边的惊涛骇浪。

  “嘶!好强大的气势!”刘晋元倒吸了一口凉气,心中惊骇不已,全然没有想到,这头被镇压了两千年之久的妖圣鳄祖,竟然还拥有着这般强大的气势!

  随后,他脸色一肃,往鳄祖冲了上去,大战在一起。

  见刘晋元进了战斗场,众人皆是将目光望了过去,叶凡等普通人甚至走近了几步,站得更近一些才看得清。

  叶凡心中颇为期待,毕竟这可是传说中的修行者大战上古妖兽,他们之间的交手肯定很精彩。

  对于叶凡等人来说,这可是千古难得一见的场景,又怎会错过,眼睛都不眨一下。

  却见战斗场中,刘晋元拉开架势,竖起手掌,大吼了一声:“降龙有悔!”

  只见一只璀璨夺目、辉煌至极的巨大能量手掌亮起,如同佛祖降临,孙猴子面对如来佛的手掌般,无处可逃,巨掌往下一翻,轻轻向着鳄祖压去,掌势辉煌迅急,可怕到不能抵挡!

  如泰山压顶,如地裂天崩。

  一道掌印冲天而起,凄厉的掌印破空声震荡苍穹。

  “吼……”

  对此,鳄祖显然有很大的意见。

  一声惊天的咆哮响起,一个如同山岳一般巨大的身影,带着滔天凶戾,无边血腥,自半空中呼啸着向刘晋元冲来。

  金黄的能量巨掌,自刘晋元掌中脱手而出。

  巨大的掌印直冲天际,斩开了漫天风暴,劈开了遮天沙尘,撕裂了万里长空。

  这一掌拍出,风暴为之平息,沙尘烟消云散,满天星斗的星空战斗场再一次出现在众人眼前。

  “嗷……”

  鳄祖发出了一声惊天动地的惨嚎,巨大的身影疯狂的扭曲着,飞溅的鲜血闪烁着灿烂的光辉,如雨点般洒落。

  “前辈威武!”众人见状,不禁脱口而出。

  场外观看的叶凡见到此景,浑身热血沸腾,恨不能以身相代,替代成为正在场中大发神威的刘晋元。

  大鳄鱼被囚禁了两千余年,一身实力十不存一,与刘晋元交手的第一回合竟然吃了个大亏,被打得血肉横飞。

  “吼……”

  鳄祖受伤之后,又是一声咆哮,妖气翻滚,遮天蔽日。

  全身黑色鳞甲铿锵作响,鳄祖凭空化成了人形,黑色鳞甲化成了一副玄金铠甲,笼罩着全身。

  妖气收敛,一个人影落到了地上。

  这是一个身高两米,全身披甲,高大雄壮,如同战神一般的中年男子。

  “吼……”

  如同神魔一般的中年男子落到地上,仰天一声狂吼,凶残暴戾的气息如同惊涛骇浪,震荡天地。

  他伸手一抹,一柄闪烁着冷冽之光的长剑凭空出现,却是一把刃长三尺,柄长八寸,形制古朴,狭长锋锐,单面开刃,类似于唐刀的圣兵。

  鳄祖手持长剑,神色狰狞地看着刘晋元,凄厉的声音响起:“人类小子,你成功激怒了老祖,我要把你身上的肉一片一片削下来,嘎嘎嘎……”

  刘晋元神色一凛,气势上丝毫不落下风:“吹牛逼谁不会啊,放马过来!”

  两人嘴炮了一阵,复又激战在一起。

  叶凡一众凡人根本就看不清两人的身影,只见到一边是剑气激荡三万里,另一方是掌印漫天,轰然炸响,荡起万千烟尘弥漫。

  “晋元老弟的实力终究还是差上一筹啊!”

  两人大战了数十个回合,场外的万人往目光灼灼,见状感叹了一声。

  陈恒之微微点头:“晋元他终究是少经阵战,交手经验不足,能在小鳄鱼手下支撑这么长时间,还是小鳄鱼被困太久的缘故。”

  叶凡等普通人闻言一阵无语,小鳄鱼……近千米长的鳄祖落在他的眼里却只是小鳄鱼,这向哪说理去。

  不一会儿,光华一闪,刘晋元出现在场外。

  却是他实力不济,在即将被鳄祖击杀之时立即认输,战斗场中陈恒之设定的规则之力感应到他的认输之念后,立时将两人分了开来,并将刘晋元送出来。

  灰头土脸的刘晋元耷拉着脑袋,来到陈恒之前面,低声道:“师尊,晋元给您丢脸了。”

  陈恒之拍了拍他的肩膀:“没关系,继续努力,你已经做得很好了!”

  随后,陈恒之又转过头,看向其余人:“接下来,你们谁下场去试试身手?”

  霍元甲与陆小凤等人互视了一眼,点了点头,他站了出来,躬身道:“群主,霍某愿往!”

  “好!元甲注意安全,事有不顺利立即回来!”

  陈恒之点了点头应道。

  “姓霍,名元甲……嘶!”叶凡心中一动,心中惊骇不已。

  霍元甲与众群员告别了一声,一跃而跳下战斗场。

  一番龙争虎斗之后,霍元甲精神奕奕地出了战斗场,看其神色,定是大有所获。

  随后,林凤娇、万剑一、陆小凤、万人往、白素贞、紫霞仙子、古三通七人陆陆续续下场,与鳄祖切磋一番。

  等群里们都去挑战了一番鳄祖之后,时间已经过去了一个时辰。

  “啊啊啊!你们这群混蛋……”

  没有理会兀自在战斗场中疯狂咆哮的小鳄鱼,陈恒之一挥手,将整个战斗场都收了起来。

  他说道:“荧惑古星上除了大雷音寺古庙和这只小鳄鱼,也没有别的好玩意了,走吧,继续下一站!北斗星域!”

  众人一怔,随即点点头,跟在陈恒之的身后,往青铜棺的位置走去。

  聊天群的群员们以陈恒之马首是瞻,对他的话自然不会反对。

  而叶凡等普通人在见识到了众群员大发神威之后,早已对众人心悦诚服,自是无话可说,便是有什么话也不敢说出口。

  不一会儿,众人进了铜棺中,陈恒之一指点出,一道仙力作为能量之源,落于五色祭坛上,启动了传送程序。

  ”咔嚓!咔嚓!”

  五色祭坛一阵摇动,天空中出现五种颜色的古老符文,像是一颗颗星辰在闪耀,渐渐形成太极八卦图的模样。

  精纯而浓郁的仙力迅速被祭坛吸收,天空中的太极八卦图成型,具有金属的凝沉与质感,像是百炼金精铸造而成。

  在其周围,空间扭曲,光线迷蒙,与乾、坤、巽、兑、艮、震、离、坎对应的八卦符号先后发出光芒,像是一组神秘而又古老的密码在闪耀。

  八个卦符瞬间闪动成百上千次,进行了繁复的排列组合,片刻后同时亮起,发出夺目的光芒,星空之门再现。

  “轰!”

  一声沉闷的震动,太极八卦图如门户般完全洞开,露出一个神秘而又巨大的通道,也不知道连向何方,里面黑洞洞一片。

  九具庞大的龙尸皆颤动了起来,而后发出隆隆之响,缓缓腾空而起!

  “哐当!”一声巨响,青铜棺盖闭合,九具庞大的龙尸拉着青铜棺椁缓缓腾空而起,没入星空之门。

  下一站,北斗星域!

  ……………………

  棺盖合上之后,众人眼前立时黑暗一片。

  陈恒之故计重施,释放出无量光明以照亮。

  群员们纷纷闭目打坐,消化方才比试所得。

  叶凡的同学们围在一起,叽叽喳喳的议论着刚才的所见所闻。

  “仙长们都好厉害啊,剑气纵横捭阖,拳镇万里山河,啧啧啧!”

  “是啊,真是大开眼界,原来世上真的有御剑乘风来,除魔天地间的剑仙啊!”

  众人脸上露出羡慕之色,以及一丝憧憬。

  叶凡却是没有参与,他在回想着方才所闻所见,这一群人中,有赵云、有霍元甲、有陆小凤、有林九叔、有古三通、有白娘子、还有紫霞仙子、小仙女慕容仙、大长腿马小玲。

  再加上一个年龄不大、神秘莫测,偶然出手就惊天动地、石破天惊的群主。

  这些人,真的是小说、电视剧中的人物吗?

  他们又是怎样来到这个世界的呢……

  还是说,世上原本就有这些人的存在,只不过他们的事迹被作者发现,并写了下来,又拍成了电视剧……

  一时间,叶凡脑子里很乱。

  仿佛推开了一扇新世界的大门般,他发现,自己已经接触到了世界的真相。

  想罢,叶凡抬头看了陈恒之一眼,心中一动,走上前去,来到陈恒之身前,躬身可道:

  “仙长,小子冒昧一可,赵云仙长可是来自三国时期的常山赵子龙?霍元甲仙长是否又是民国时的爱国英雄霍大侠呢?还有凤舞九天陆小凤仙长、茅山林九叔林道长、金刚不坏古三通古仙长……白蛇娘子、紫霞仙子、驱魔马家马小玲马仙长……”

  他一口气说完,眼中烨烨生辉,充满了希冀之光。

  陈恒之闻言,眼中金光斗射,霎时之间,引动天地大道,穿越岁月光轮,仿佛看见了这方世界的时间长河。

  原来,在这个世界上,也有《诛仙》、《陆小凤传奇》、《三国演义》小说,有《仙剑奇侠传》、《霍元甲》、《新白娘子传奇》、《我和僵尸有个约会》、《小鱼儿与花无缺》、《天下第一》电视剧,还有《僵尸先生》系列电影、《大话西游》系列电影。

  换句话说,这个世界与陈恒之的世界没有太大的区别,只是时间尚还处在小说开始上传的2010年,相差了十年。

  陈恒之心神一动,目光炯炯有神,他双眼向着地球的方向看去,华夏国,江右省,临江市。

  在金峰农村老家,一栋二层楼房内,一名青年男子正坐在客厅中看电视,一名少妇则是在后面的厨房中忙活着做晚饭,而二楼的房间中,则有一名少年匍匐在书桌上,名为做作业,实则是在看课外书。

  一家三口,其乐融融。

  “哈哈……”

  看到这一幕,陈恒之不知不觉泪流满面,脸上却满是笑意,他大笑出声。

  青铜棺内,闭目思索以及议论纷纷的众人皆被惊醒,不明所以地看着他,这般大笑是为何?

  过了一会儿,陈恒之停下了大笑,他脸色肃然,也不见有什么动作,他的眉心中光华一闪,一点光芒落下,变成人形,竟然和陈恒之长得一模一样。

  众人诧异间,那后面的陈恒之对众人微微一笑,竟然身化虹光离去,消失不见。

  见此状况,众人皆是看向了他。

  陈恒之心情大好,父母双亲之事,一直是他内心深处的一个结,若非叶凡提醒,他还没有发现,眼下在遮天世界中,竟然发现了年轻了十岁的爸爸妈妈和自己。

  此前神识扫视地球时,陈恒之下意识地略过了家乡,只是不想触景生情,徒增伤心而已。

  哪曾想,居然被略过的地方就有了如此重大的发现,真是世事无常!

  尽管陈恒之已经看出来了,这只是平行世界中,极其相似的一片叶子,命运也不尽相同,此世界的家只是一户农民家庭。

  自己的父母双亲已经回不来了,或许等到日后境界高深时,逆转地球大世界宇宙的时间长河,将他们复活。

  对于现在的陈恒之来说,哪怕这个世界的父母亲都是虚幻,并不妨碍自己对他们尽孝。

  而且,尽孝的方法多种多样,对陈恒之来说也是轻而易举,何乐而不为呢!只需要一道元神化身足以!

  面对众人投来的疑惑眼神,陈恒之并没有说什么,他看了众人一眼,转而说道:“从泰山上乘坐青铜棺这么长时间,大家都饿了吧?”

  众人一怔,这才发现自己早已饿的不能走路,不由露出窘迫的苦笑。

  陈恒之屈指一弹,一道造化之气显现,在半空中一阵闪烁,阴阳交泰间,化作一堆的奇异灵果。

  龙鳞果:下品灵果,可以令服用者脱胎换骨,改善体质,并且辟谷百日。

  陈恒之将果子的功效讲了一遍后,说道:“不要客气,都过来吃吧!”

  闻着鼻间传来的幽幽果香,叶凡等人只觉得腹中胃部蠕动,一阵饥饿难耐感传来,就连肠子都绞在了一起。

  叶凡和他的同学们互视一眼,都看到了对方眼中的惊喜,遂不再客气,学着古人的礼节,不伦不类的对陈恒之行了一礼,再拿了一个果子。

  不一会儿,所有人都分了一个果子,就连聊天群中境界稍低,尚还未有辟谷的赵云、大长腿马小玲、小仙女慕容仙三人也不例外。

  叶凡看着手中的果子,听陈恒之说,此果名龙麟果,果如其名,外形如苹果般大小,却是金黄色,表面布满鳞片形花纹,精美异常。

  鼻间可以闻到一股清香,这股香味无法形容,却透人至极。

  叶凡不再迟疑,放到嘴边,咬了一口,却发现果肉入口即化,顺着喉咙而下,进入腹中,立时生起一股暖意。

  随后,叶凡只感觉全身暖洋洋,肚子里好似有一股能量,旋转不休,缓缓改善着身体状况,提升身体素质。

  “好神奇的果子,不愧是奇珍灵果!”

  叶凡暗赞一声。

  陈恒之将灵果分完之后,将目光望向铜棺中的另一个小铜棺,眼中金光斗射,霎时之间,引动天地大道,穿越岁月光轮,仿佛看见了这铜棺中,昔日的恢宏景象。

  实际上,棺椁,外面是椁,里面为棺。

  如九龙拉棺,实则应该叫九龙拉椁。

  现在众人所处的地方,乃是一副棺椁,唯有内里的小棺,才是真正的棺材。

  小青铜棺长不足四米,宽不足两米,古朴而又暗淡,刻印有古图,覆盖着铜绿,镌刻满了岁月的风霜,让人心有寒意,望而生畏。

  这口小铜棺,其实是一个世界,一个小仙界。

  遮天世界无数年代之前,其实是有仙界存在。

  只要达到遮天诸般境界:轮海、道宫、四极、化龙、仙台诸多境界之中,仙台第二阶大能的境界,便能进入仙域,得享长生。

  后来,天地变故,众仙皆死,仙域亦有损,大道缺失,仙域法则阻止众人进入。

  自此之后,再无人成仙。

  即便是圣人、准帝、大帝,这等强大无匹的存在,也熬不过时间的流逝,寿元终究有一日会走到尽头。

  这是世间所有人的悲哀,无数强大存在纷纷追寻成仙路,轰击仙域,意图进入仙域,成仙不死。

  然而,他们都失败了。

  有荒天帝演化仙域,要彻底构筑好那个世界,完善仙界大道,这口小铜棺便是小仙界,然而,却失败了,他并未能入仙域。

  没有修补好那个世界,遗留在了人间。

  而因此造成的结果却是:遮天世界从此无仙。

  如今,陈恒之放眼打量着小青铜棺,目不转睛。

  这个世界,他已经有所了解。

  遮天世界,大道有缺,天道如同一个赤裸裸的小姑娘,暴露在世人眼中,最是容易悟道,随随便便一个凡人出手,便是无数法则流转,神通无边,威力无穷,自身却不得成仙。

  想及他之前所经历的诸多世界,大道圆润,完整无缺,天道玄奥莫测,极难领悟。

  所以,遮天世界的修士战力很强。

  出手间,动辄就是神通、法则、天道,但却不能长生。

  这不得不说,实在是一种极大的讽刺。

  遮天世界中,无数天才俊杰、圣主、大圣之类,为一颗能长寿百年的神药,杀来杀去,杀得惊天动地,血流成河。

  陈恒之神识扫过小青铜棺,立时大道天音,如渊似海,深奥浩瀚,每一个字符的响起,都如海崩渊裂,响彻天地间,像是远古的禅唱,又像是洪荒神祗的祈祷,源源不绝,划破亘古苍穹,缓缓流入陈恒之的泥丸宫,滋润着他的元神,增长着他的底蕴。

  浩大而又深奥的声音,似从那远古洪荒划破时空传荡而来,最终如黄钟大吕一般在陈恒之的耳畔震动,传入他的心中。

  聆听大帝帝文,每时每刻,都有法则被领悟!陈恒之的进步斐然,无数法则一举领悟,修为越来越深厚。

  很快就有无数此方世界的修炼之法被陈恒之逐一领悟,轮海、道宫、四极、化龙、仙台等诸般境界,近在眼前,仍凭他不断观摩、领会。

  不过是一会儿功夫,从这口小青铜棺中,陈恒之就领悟到遮天世界的诸多修行之法。

  因为世界法则的不同,陈恒之并不能确定自己真仙期的境界与遮天界哪种境界相当,之前的猜测与红尘仙对等终究还是猜测。

  铜棺里有数百枚古字,每一枚字都是一枚帝符,是一种无上大道,虽然当中有半数的帝符,所讲的不是修行上的事,而是关于仙域的构建、推演。

  但即使领悟了一半,也会有十余种法则,甚至更多!原著中最开始的时候,叶凡还是凡人状态,多了一枚菩提子,便能领悟大道,领悟九字秘。

  何况陈恒之这位真仙境的存在,领悟铜棺上蕴含的法则不过是易如反掌,如今他终于确定,自己猜测的实力对比无误,他此时与此界的红尘仙实力相当。

  陈恒之通体神光,如同一尊在世神魔,在旁边众人眼中,只觉身高万丈,顶天立地,散发着恐怖至极的气息,似乎伸掌便可以抚摸群星,摘星揽月,不由骇然无比。

  不知过了多久,所有异象消失,陈恒之在他们眼中,普普通通,没有一丝奇异的神采,好像不注意便无法看到他。

  他睁开眼睛,声音响起:“叶凡,你方才出言对我有大有益处,作为回报,我给你两个选择,你任选其一,可否!”

  叶凡闻言一怔,快速的躬身回道:“仙长赐,不敢辞,小子但听仙长吩咐!”

  听得两人的对话,有不少同学羡慕又嫉妒,纷纷露出难以置信的神采。

  这叶凡是踩了什么狗屎运,居然得仙长青睐,凭什么自己就没有这般好运?

  陈恒之负手而立,微微半眯着眼睛,缓缓说道:“我给你一个机缘,让你加入我们的行列;或者是传你一份修行之法,无论是全套《蜀山剑诀》,还是与之同等价位的其它武功宝典,都可以任你挑选!”

  听得陈恒之如此说,万人往等一干群员皆是心中一动,带有审视的目光望向叶凡,令他心中一紧,犹如被捕食者盯住的猎物般,只觉得呼吸也变得更为困难,额上冷汗直流。

  聊天群自创立以来,数次添加群员,或是被群主邀请,万人往他们早就研究透彻了其规律。

  能得聊天群看中者,皆是有大气运在身,换句话说,就是世界的一时之主配角,最次都是配角,再低等级的话,气运太低,够不上聊天群的邀请资格。

  叶凡闻言,心中思索开来。

  加入众位仙长的行列,不知道他们来自何方,去往何处,所行为何,若是冒冒然选择的话,怕是有可能跌入万丈深渊,翻不了身。

  而若是选择功法的话,仙剑奇侠传中,大名鼎鼎的蜀山剑诀,他又岂能不知,前年看仙剑时,对于主角李逍遥能从酒剑仙处学得蜀山御剑诀可是羡慕嫉妒恨,更何况,如今供自己选择的是全套蜀山镇派剑诀。

  而以蜀山剑诀的恐怖威力,其同等阶的宝典又会差到哪里去呢?

  少年之时,哪一个没看过仙侠电视剧,最羡慕的还不是御剑飞行,可以千里之外取人首级的剑仙?

  如今有供选择的机会在眼前,叶凡哪还会再多考虑,他躬身道:“仙长,小子选择全套的蜀山剑诀!”

  陈恒之闻言,脸上无悲无喜,可道:“可选好了?不后悔?”

  叶凡心下一狠,应道:“棋经云,落子无悔!小子做出了选择,也不曾后悔过。”

  陈恒之点点头:“很好!”

  说完,一指点出,一道道金色符文落入叶凡头脑之中,却是直接以灌顶之法,教他学会了《蜀山剑诀》这套蕴含着道与理的剑诀。

  全套得蜀山剑诀,包括有入门基础法诀的《御剑诀》、还有飞行之术《御剑飞行》、攻击之法《万剑诀》、《天剑》、《魔炎闪空斩》、《剑神》等等。

  叶凡只感觉脑海之中,陡然多了一门玄奇的神通法诀,他感悟了半晌之后,当即仰天大啸,龙鳞果积存的能量运转间,一手指出,一道剑气激荡而出,如空谷幽雨,雨落后空谷清新,天空碧洗,如烈阳高照,热火朝天。

  炎炎之风,如冬日刺骨寒风,无孔不入。如春雷一声响,枯树千芽生,如秋日飒爽,映照满山红。

  在他眼中,已经看不到外物,看不到铜棺之中的其他人,只是按着脑海之中玄奥剑法演练。霎时间,璀璨如繁花,皎洁如群星!



阅读提示:系统检查到无法加载当前章节的下一页内容,请单击屏幕中间,点击右下角或者右上角找到"关闭畅读"按纽即可阅读完整小说内容。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