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巨大 直达底部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章聊天群任务(10200字)
      两道流光自荒古禁地冲天而起,前往外太空。

  地面上,万剑一、古三通等人面面相觑,面对这等突发状况,皆是脸露茫然,不知所措。

  “你们猜猜看,谁会赢?”古三通问道。

  “那还用问,肯定是师尊胜出!”他话音刚落,刘晋元便迫不及待的回道。

  紫霞仙子满脸凝重,她抬起头,言道:“不好说,我观女帝的气势比之群主仅差上一线而已,两人真的交手,结果很难预料。”

  众多群员皆是抬头看向天空,企图能看到二人交手的场景,可惜,一片模糊,什么都看不到。

  只能见到高空中,不时有烟花爆闪而过,许是太空中的行星被二人交手余波所毁。

  万剑一低下头,眨了眨眼睛,不再徒废时间,他说道:“无论谁胜谁负,我等都要努力修行了,与群主的修为相差实在太大了!”

  他的脸上苦涩不已,说出的话令不少群员心有戚戚,陷入了沉思。

  是啊,修为相差太大了!

  随着时间流逝,新入群的群员修为肯定是越来越高,而他们这些老群员若是不能紧跟群主的步伐,日后被甩开队伍是板上钉钉,铁定会发生的事。

  尤其是赵云,他入群的时间算得上是最久的,属于第一批入群的元老,和他同期入群的人都纷纷步入了三阶长生境,唯有他还是一个小小的二阶宗师境。

  这是什么原因造成的呢?

  是世界限制吗?

  不,林凤娇、霍元甲同为小世界出身,他们却已经跟上了大家的步伐,晋升三阶长生。

  是自己懈怠了吗?

  有可能是的!

  赵云在心底疯狂的反问着自己。

  自从成为大汉国师之后,沉迷于享受生活,每天修炼的时间越来越短,甚至是直接偷懒,取消了日常修炼。

  “可恨,上次群主已经提醒了一次,我却没有放在心上……”赵云恼怒不已,暗恨自己的堕落。

  他陷入了无尽的自责和反思中。

  自己还是太年轻了,少年成名,迷失了自己,使得道心蒙尘,沉沦至今。

  不知道过了多久,赵云浑身一震,他想通了,享乐随时都可以,修行却时刻都不能懈怠。

  今朝悔悟还不迟,纵有明珠放光日。

  “哈哈,我明白了……”

  赵云大笑一声,心明澄净,气势如虹而起。

  “赵云,恭喜你,寻回了道心!长生可期!”

  这时,一阵声音传来,令赵云抬头四顾,却发现,说话之人正是群主陈恒之。

  与之同时,赵云发现,不止群主陈恒之,就连与群主切磋的女帝也在场,众群员围成一圈,将他围在中间,大家都笑吟吟的看着他。

  赵云拱了拱手道:“惭愧!云沉迷于世俗权财酒色,被迷失了心志,耽误了修行,惭愧之至!”说完,又是连连行礼。

  “无需如此,人有失手马有失蹄,犯错误不可怕,可怕的是沉迷不醒,浪子回头金不换,赵云你如今一朝醒悟,为之不晚,哈哈!”

  陈恒之摆了摆手,笑着说道。

  赵云拱手称是。

  刘晋元拱了拱手,小心翼翼的问道:“敢问师尊,方才和女帝切磋……”

  后面的话没有说出口,显然是好奇他二人的比试结果,究竟谁胜谁负。

  众人听得他的问话,心中暗赞一声,他们都很想知道切磋的结果,可惜却不好开口发问,眼下刘晋元这个群主的弟子问了出来,那可真是再好不过了。

  陈恒之闻言,瞥了他一眼,又看了一圈,见众人眼中都透露出熊熊的八卦之火,不由得好笑不矣,轻笑道:“切磋而已,何必计较输赢,算是不分胜负,平手吧!”

  这明显就是推托之词,众人心中一阵失望,却不料,这时狠人开口说道:“群主无需顾及我的面子,输就是输,我不是输不起的人!棋差一招,下次再来比过!”

  陈恒之转过头,见身边狠人目光灼灼的看向自己,暗道一声苦也,脸上却不动声色,回道:“好!狠人道友既然要战,下次再战!”

  群员们暗自点了点头,这才对嘛,怎么可能会是不胜不负呢,明显是忽悠人嘛。

  不过……

  群主和狠人女帝之间,是不是不太对劲?

  不对劲,太不对劲了!

  众人皆是心思灵通之辈,从两人的神色中,看出了不对劲,不由得心生狐疑,眼光隐晦地在二人身上瞄来瞄去。

  陈恒之被看得有点不自然,轻咳一声说道:“如今诸位群友齐聚一堂,极为不容易,大家都很忙,本群主也就不耽误大家的时间,我长话短说,本次跨界一行,虽说是为诸位群友谋福祉,却也有一点私心。”

  他顿了顿,见众人都在凝神倾听,便继续说道:“自狠人道友进入本群,我透过时间长河,看到了此界的过去未来,却发现,无数年来,此界的人族活得太过悲惨,令人心有戚戚,因此,便有了本次活动的由来。”

  遮天世界中,古往今来的天尊、古皇、大帝,在临死之际,自斩一刀,跌落皇道极境,自封苟活于神源中,苦苦等待成仙路的开启。

  他们的境界位于准帝九层天,强如一般准帝九层天,相当于半步成道,但又弱于另类成道。

  并非所有至尊都是漠视众生,仍有许多只是为成仙自斩,不曾掀起无边风浪。

  他们的修为虽然跌落了皇道极境,但却可以随时极尽升华,复归皇位,短暂取回大帝战力,在时间过后便会陨落。

  但是,如果在中途停止,未在皇位待到最后,便还有机会,但若不吸取大量生命精华,便会彻底陨落,哪怕封入神源中也无用。

  而他们每一次升华,都需要消减寿命,故而,他们便想到了一个法子,吸收宇宙万族的生命精华,用以补充自身不足。

  而自古如今,这样的灾难已经发生了无数次!

  这种灾难,便是黑暗动乱!

  而每次黑暗动乱,死去的人族数以亿计。

  将黑暗动乱之事讲了一遍,随后,陈恒之话语森然道:“我给诸位群员一个任务,请诸位彻底荡平所有的生命禁区,为逝去的人族同袍报仇雪恨!完成任务后,可获得本群主的丰厚奖励,若是任务失败……那你们就留在这个世界,都不要回去了!”

  话音一落,他又说道:“当然,你们可以齐心协力合作,时间不限,直至永远!狠人道友也是如此,若是不能完成任务,本群主亲自出手,将你抹杀!”

  此言一出,令众人勃然变色。

  众人皆以为狠人女帝定然会生气,甚至与群主大打出手,却不料,她轻轻一笑,笑意吟吟地点头应道:“抹杀禁区么,保证完成任务!”

  众群员不由得心神一凛,不再迟疑,齐齐拱手弯腰应道:“谨遵群主令!”

  陈恒之屈指一弹,一道荧幕显现在众人眼前,上面罗列出各大禁区的名称、地址,还有其中隐藏的至尊人数,每个人的来历、修为等详细情况,可谓是一目了然。

  随后,他一挥手,从眉心中取出永恒宫,抛至天上,永恒宫迎风便长,变得无比巨大后,遮天蔽日般悬浮在高空中。

  “生死有命,胜负在己!你们好自为之!”

  陈恒之说了一句后,踏步进入永恒宫中。

  众群员面面相觑,随后,便将目光看向荧幕,仔细观看其中的禁区信息。

  七大生命禁区由来已久,其中有葬天岛、不死山、太初古矿、轮回海、荒古禁地、神墟、仙陵,其中荒古禁地为狠人女帝的道场,自然被陈恒之排除在外。

  这些都是宇宙万族熟知的生命禁区,还有一些其他禁区未被外界所熟知,如地府和极为神秘的九龙山。

  其中,神墟有神墟之主、灵皇(神墟至尊)、兽神(神墟至尊)三人。

  仙陵有长生天尊(仙陵之主)、仙姥(仙陵至尊)二人。

  地府有镇狱皇(地府至尊)、阎罗皇(地府至尊)二人。

  轮回海有轮回之主、逍遥天尊(轮回海至尊)二人。

  不死山有石皇(不死山之主)、化道老人(不死山至尊)、玄武皇(不死山至尊)三人。

  太初古矿有尸皇(地府至尊→太初古矿之主)、麒麟古皇(太初至尊)、血凰古皇(太初至尊)、万龙皇(太初至尊)四人。

  葬天岛(上苍)有上苍之主、大鹏古皇(上苍至尊)二人。

  其余如弃天至尊、光暗至尊、源神、源鬼、源魔等不知居于何地的至尊有二十余人。

  所有自斩一刀隐藏起来的至尊数量在四十四人。

  而聊天群一方,除去群主陈恒之不插手外,能与至尊有一搏之力之人,除了荒古禁地的荒主狠人女帝之外,就只有荒奴了,他是荒古禁地之前的主人,生前是大成圣体,被狠人炼成荒奴。

  44人vs2人!

  “实力对比太过玄殊,形势不容乐观!”

  当众人了解到这一情况之后,内心深处不由升起了这个念头。

  当下,众人皆是皱着眉头,开始思考如何完成群主发下来的任务。

  ………………

  另一边。

  当叶凡将巨石上所刻的字说出时,众多同学都是凝神思考,荒古禁地四个字究竟是什么意思。

  这些懵懂无知的人,尚未觉察到自己是有多么幸运,还在思考着荒古禁地的含义。

  “荒古禁地?”

  众人闻言,瞬间变了颜色,皱起了眉头。

  这个名字实在难以让人产生好的联想,很多人心中都隐隐生起了一丝担忧。

  “这深渊附近多半不是什么净土……”

  有人说道。

  岂止不是净土,如果真如碑文所记那般,恐怕不是什么善地。

  “你们注意到没有,附近似乎没有什么鸟兽,太安静了!”

  有细心的人,感觉到了不对。

  “确实如此!”众人齐点头。

  这里有花草树木,表面看起来生机勃勃,但仔细观察却发现很奇怪,周围竟然没有任何动物。

  偌大的山脉,居然听不到鸟叫兽吼,看不到蚁虫活动的痕迹,安静到可怕,近乎死寂!

  大树上没有蝉鸣,草地上没有蚂蚱,天空中没有飞鸟,有的只是寂静无声。

  庞博非常乐观,说道:“不管怎样说,这里有葱郁的植被,这样的环境足以让我们活下去,此外这里有碑文,这颗星球上一定有人类,我不相信这么美丽的世界会是一个枯寂的死地。”

  “谁说没有动物,谁说天空中没有飞鸟,你们看……”叶凡在这时有有了新的发现,手指遥远的天际。

  远空,似乎有一只雄鹰在盘旋,非常的特别,因为它浑身竟然金灿灿,纵然相隔很远,依然可以感觉到那种绚丽,像是黄金浇铸而成,通体有金光闪耀。

  这时,金色雄鹰向这个区域飞了一段距离,越发的清晰了,而后它突然俯冲向一片山地间,片刻后又冲天而起,利爪中已经多了一只大象,向着远处的一片山崖飞去。

  “我去……我没有看错吧?!”看到这一景象后,向来大大咧咧的庞博当场结巴了起来。

  其他人也近乎石化,如泥塑木雕一般呆呆发愣,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我们究竟来到了一个怎样的世界啊……这也太过荒唐了吧!”众人脑子里尽皆冒出这个想法。

  “释伽牟尼我们都见过,鳄祖也见过了,再有金翅大鹏鸟似乎也不是什么稀奇事!”

  这时,叶凡出声鼓励众人道:“这是一个充满神话传说的世界,很多神话故事里的人,我们以后可能都会见到!”

  人群中的一个同学出声说道:“说得好听,你叶剑仙得仙长赐下修仙功诀,当然有恃无恐,我们可都是普通人,难保不被这些巨兽吃掉。”

  叶凡剑目中的冷光一闪而逝,望向那名同学,他依希记得,此人名叫李长青,方才一直和刘长志等人站在一起,他瞬间明白,此人出言,不过是他人手中枪而已,蠢货一个!

  “对啊,叶凡,大家四年同窗,有福同享,有难同当,不如你把仙长传给你的仙诀共享出来,让我们都学会了,岂不是皆大欢喜?”听得李长青的话,刘长志身边的另一人立即应和着出声。

  此言一出,众多同学心思各异,很多人都有意动。

  叶凡旁边的庞博立时反应了过来,怒喝道:“曹尼玛得,你说这话什么意思?你听听,这是人话吗?仙长赐给叶凡,那是叶凡的机缘,干你屁事!你们是不是都眼红了?嗯?”

  他拎起手中的青铜巨匾,虎视眈眈的看着众多同学,大有一言不合就拍过去的意思。

  一名女同学出声道:“庞博,大家同窗四载,你说话也不用这么难听,现在处境艰难,大家不应该齐心协力共度患难吗?”

  “不错,叶凡,庞博,你们不能这样自私,置大伙的生死于不顾,叶凡你应该顾全大局!”又有人附和着说道。

  众人立即七嘴八舌的出言劝说。

  叶凡双手抱胸,一直没有出声,冷眼旁观,他在辨认,究竟哪些人要和自己做对。

  众人见他不出声,以为他自觉理亏,认为是众人的劝说生效,说得更为卖力了。

  这时,一直没有说话,置身事外的刘云志出声说道:“叶凡,既然大家都是这个意思,大势所趋,为了同学们的安全着想,你就交出来吧!”

  他一幅胜券在握的表情,活像偷到了鸡的黄鼠狼,露出万分得意的表情。

  “哈哈哈哈……”

  终于,叶凡终于确认了下来,他不再沉默,他大笑一声,笑得眼泪都掉了下来,浑身气势如虹,向着众人压迫而去,直压得众人喘不过气来。

  他双手背负,冷然出声:“交出来?呵,刘云志,背后就是你在怂恿吧!你算什么东西!你以为我会在乎所谓的同学之情?不知所谓的东西!”

  说完,不顾众人难看的脸色,他对庞博招呼了一声,就向外面走去。

  剧情进行到这里,已经发生了改变。

  这一路上和陈恒之等人从地球来到北斗,陈恒之不沾因果的做法,令叶凡大受启发。

  他知道,自离开了地球之后,之前所谓的同学之情,仁义道德都可以通通抛开,在这个修行者的世界,这些东西通通都不适用了。

  叶凡自幼爱读古书,又受了高等教育。

  他又岂能不明白,世界的本质就是弱肉强食,你拳头比所有人都大,那你放个屁都是真理;你各方面都不如他人,就算你说的是真理,在别人看来也是放屁。

  况且这些同学都不是什么善茬,一个个目光短浅、心思阴暗,简直不当人子!

  如果他还在乎所谓的同学之情,必定会为这些各怀鬼胎、心思各异的同学托累至死。

  既然如此,大家好聚好散,各走各的道。

  话虽如此,叶凡却没有把事情做绝,将这些同学斩尽杀绝,而是放了他们一条生路。

  见叶凡和庞博二人走远,众人尽管脸色苍白,却无人敢出声阻止。

  方才叶凡那澎湃而过的气势,压得他们根本直不起腰,此时,他们终于明白,双方已经不再是同一层次的人,在修行之道上,叶凡已经大步向前,将众人甩得老远。

  望着叶凡远去的身影,人群中的刘云志眼神阴鸷,抿了抿嘴唇,一言不发,心里却在想着怎么报复回来。

  …………

  狠人的目光透过重重阻碍,看到了远处的叶凡,也看到了他们的纠纷,她嫣然一笑而过。

  对叶凡的做法,狠人不置可否,毕竟,人想要成长,总得吃上一些亏,留下这些人,给叶凡带来些麻烦,才会有长进,不是吗。

  她没有理会,也没有去见叶凡一面的想法。

  转头看向身边的众群员,见众人皆是一脸的苦恼,愁眉不展。

  “你们如今最重要的是提升修为,没有实力,想的再多也是无用。”

  她轻启朱唇,空灵的声音响起:“以那些至尊的战力,不说全部,只需一位至尊出手,便可以轻易便将你们全部抹去。”

  众人闻言,脸色更为苦涩。

  对不起,我太弱了!

  众人心中都升起这个令人哭笑不得的念头。

  狠人看着众人的脸色,笑道:“无需沮丧,我也是从弱者崛起,历经磨难才成为强者,你们能得聊天群选中,必定都是有大机缘、大气运之人。”

  “以我之见,你们先行下山历练,增进修为之余,还可以团结外界一切可团结的力量,为今后的扫灭禁区之战增添一分战力。”

  “你们觉得怎么样?”

  狠人将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便看向众人,观察着众人的反应。

  霍元甲、陆小凤等人一怔,心中沉思了片刻,纷纷点头。

  “女帝所言极是,我等在各自的世界中虽然皆是绝顶的存在,来到这苍茫大世界,比之那所谓的至尊相差得太多了!”

  万人往闻言点了点头,叹息道:“我等还得奋勇直追才行。”

  古三通赞同道:“万兄所言非虚,群主召唤我等降临此世,目的便是提升我等的实力,若非如此,以群主真仙境的实力,又何须搭理我等。”

  众人纷纷赞成。

  狠人见群员都明白自身的处境,言道:“既如此,我暂时打开此地禁制,你们都下山去吧,各寻机缘!”

  这是下逐客令了。

  万人往看向刘晋元,问道:“晋元小兄弟,不如你我二人结伴而行,如何?”

  刘晋元想了想,点头应下:“好啊,一路上还望万兄多多关照!”

  万人往脸有喜色:“这是自然!”

  二人相视一笑,又和众群员告辞后,便径直向着崖下而去,离开这荒古禁地。

  见两人结伴而去,古三通看向陆小凤,邀请道:“陆兄,可否要同行?”

  “与古兄同行,求之不得!”陆小凤爽快的答应了下来。

  接下来,群员们或是独自离开,或是结伴而行,陆陆续续地离开。

  原地只留下了小仙女慕容仙、大长腿马小玲二人并未离开。

  狠人女帝眉头微蹙,颇有些不悦:“二位不离开,可是还有何事?”

  慕容仙脸带戚容,福了一礼,微泣道:“女帝姐姐容禀,小妹自幼得父母疼爱,不曾努力练功,以至于境界低微,若是……若是此刻下得山去,怕是转瞬便尸骨无存,还请姐姐收留!”

  这些天发生的事情,直令慕容仙如坠梦中。

  诸天万界,仙神妖魔……

  还没等来得及回过神来,又遇上聊天群群主召唤,她思虑了一番,终是决定应召前来。

  冥冥之中的第六感告诉她,若是拒绝了群主的邀请,怕是会发生什么不好的事情。

  来到遮天这个神奇的世界,所见所闻与原世界皆是迥然不同,直让她大开眼界。

  然而,此时同伴们皆离去,直令她愁眉苦脸,慌了心神,因此,便恳求狠人不要赶她下山,待在这山上。

  狠人女帝目光悠悠,直看得慕容仙低下了头,她又看向马小玲,露出询问之意。

  马小玲抱了抱拳,说道:“小妹的实力依赖于我马家祖传的一条神龙之魂,没曾想,来到贵地之后,神龙不显,一身实力十不存一!因此,小妹的目的与慕容妹妹相同,还请姐姐收留!”

  这一天,降妖除魔后的马小玲背着包裹回到家中,却不料,奇遇天降。

  在熟悉了聊天群的各项功能后,马小玲还没来得及高兴,就遇到群主召唤全体群员。

  她知道,只要人不傻,就不能拒绝,虽说群公告上写的是自愿参加,没有强制性要求。

  不过反过来说,群主发的任务你们不接,群主的邀请你们也不接,这是不是没把本群主放在眼里?

  这就跟职场规则一样,你要懂得揣摩领导的意思,不管是私企,还是洋企;

  不管是企业,还是官场,你如果连领导话里的意思都听不明白,那么你就可以直接滚蛋了。

  领导说他没有爱好,并非真的清心寡欲,而是还没把你当成自己人;领导说让你看着办,不是不让你办,反而是让你抓紧办;领导说再考虑考虑,不是他没想好,而是要你别再想了,这事办不了。

  领导征求你的意见,不是他真的广开言路,而是在寻求支持;领导找你去吃饭,不是让你品尝美食,而是让你买单;领导说这事有难度,不一定是真的不好办,而是要你知道感恩;领导表扬你,不一定是你真的干的好,而是笼络人心;领导批评你,不一定是你真的有什么过错,而是提醒你别站错了队......

  马小玲虽然没有到公司上过班,却与这些人打过多次交道,耳濡目染之下,这些潜规则又岂会不懂。

  尽管对前往未知世界有些抗拒,马小玲考虑了一番后,却还是应邀前来。

  哪知道,来到这个世界后,她尝试召唤马家神龙之后,却发现没有任何反应,仿佛神龙不存在一般。

  换句话说,马小玲来到这个世界之后,一身实力尽废,说是十不存一都是夸张,和普通人相比,也没什么区别。

  这样的实力,若是出了此地,怕是和慕容小妹所说那般,出门不到三天,尸体都发臭了吧。

  狠人女帝听了两人的解释,又见二人可怜巴巴的望着自己,眼露祈求之色,她微微沉吟道:“你二人不肯离去皆因实力低微,或是说是没有高深的修行法诀,我可以借给你们一些积分,以助你们渡过难关,但是相应的,日后你们赚了积分之后要归还给我!你们觉得怎么样?”

  马小玲闻言,眼珠子一转就反应过来,欣喜的点头应道:“姐姐垂怜,小妹谢过姐姐!我一定会尽快赚取积分,一旦获得积分会立刻还给姐姐,至于利息的问题,可以按照江湖上九出十三归的规矩来。”

  慕容仙虽然不知道什么叫九出十三归,却也知道,狠人愿意借给她们积分,算是天大的恩德,自是学着马小玲的样子,忙不迭的感谢。

  狠人女帝闻言,稍微一想就明白了所谓的九出十三归是什么意思,她摆了摆手:“无须如此,同为聊天群的一员,互相帮助亦是无可厚非。”

  我狠人还会在乎这点利息?

  “谢谢姐姐!”

  马小玲和慕容仙齐声感谢。

  狠人女帝心念一动,就打开了聊天群界面,

  她轻呼一声:“助手,我要出售秘笈。”

  群助手:“地级上品《吞天魔功》,价值9857点积分!地级上品《不灭天功》,价值7457点积分!是否出售?是?否?”

  “群员出售的知识类商品,在商城上架销售后,群员永远享有该商品的后续收益的1%!”

  狠人看也不看,直接说道:“出售!”

  话音刚落,一道光芒在脑海中闪过,在这道光芒面前,狠人只觉得所有的秘密都无法隐藏。

  在不知不觉间,狠人的毕生所学就被聊天群复制了一遍,作为群主的陈恒之同样收到了一份。

  一瞬间,狠人的个人面板上积分就从0涨到了17314点,成为整个聊天群成员中最富有的人。

  她心念一动,向旁边的慕容仙和马小玲二人发起交易,每人1000点积分。

  这时,一条群信息弹出:

  “请注意,群员之间私下交易,需支付10%的手续费,由交易双方各支付5%,望群员知息!”

  狠人女帝眉头一皱,随后便释然了。

  聊天群不可能放纵群员之间私下里交易,收取一定的手续费也是理所应当,而且,收取一成的手续费算是比较少的了,一般而言,至少是三成,甚至有些心狠手辣的收取七成之多。

  她轻呼一声:“确定交易!”

  一瞬间,狠人的属性面板上,积分栏上,减少了2100点,只剩下了15214点。

  而马小玲和慕容仙都同时收到了系统提示:

  “群员小囡囡向你转账积分1000点,扣除5%手续费,实际到账950点。”

  二人心中一动,很快就明白了其中的意味,齐齐向狠人拱手一礼:“小妹谢过姐姐!”

  “行了,你们下山去吧!”狠人女帝摆了摆手,赶她们走人。

  “小妹就此告辞!”二人又是拱手告别。

  目送着二人离开,狠人站在原地,目光悠悠地望着远处,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

  永恒宫,内中窗明几净,看起来并不大气磅礴,反而有一丝灵动而祥和,与天地完美的融入一起,带着一丝飘渺出尘之气。

  陈恒之盘坐在蒲团上,五心向天,眼睛似睁似闭,浑身气势玄奥而又浩瀚无垠,如神如魔,如渊似海。

  他的身体之中,体内的每一滴血液都好似一头神龙一般,混合而起,更是拥有足以崩灭山川星斗的伟岸力量。

  他在尝试修行遮天世界的法。

  遮天法,从轮海境的开辟苦海、修成命泉、架设神桥、到达彼岸;到道宫境的开启五脏之神;四极境的强化四肢;化龙的九个小秘境;最后是仙台之境。

  仙台境分为九个台阶,从半步大能、大能、王者、半圣、圣人、圣人王、大圣、准帝、大帝。

  大帝,或是说太古圣皇,古之大帝,证道大帝,为遮天世界的顶级战力。

  突破仙台境之后,是为红尘仙。

  陈恒之如今是四阶永生不漏真仙境,换成遮天法就是红尘仙的境界。

  转换修行之法,不过是轻而易举。

  从开辟苦海开始,瞬息之间,一路修成命泉、神桥、彼岸,又掠过了道宫、四极、化龙秘境,到仙台境,一阶、二阶、三阶……九阶,直至最后的十阶红尘仙。

  四肢通天,宛若天地四极,蕴含着迸发震动天地的强横力量,而道宫之中,划分五行,无穷法力运转间,衍生了五尊神祇。

  脊椎更是如同一道散发无量光芒的神龙一般,向着无尽神光笼罩的仙台九重发出无声的咆哮之声。

  他的头颅之中,无尽迷雾之中,已经显现出那通体鎏金之色的重重仙台。

  他的气息渐渐增长、越来越强、越来越壮大,如同始于天地未开之前的荒古时代,一尊先天神灵正在逐渐诞生。

  他的身周,一道道紫芒闪烁,符文飞舞,道纹条条,若神蝶绕身,若神链穿孔,这一刻,其精气神气贯长虹。

  神光湛然,如同一尊散发着无上威严的神魔,这一刻的陈恒之仿佛化身为顶天立地的万丈魔神,散发着恐怖至极的气息,似乎伸掌便可摘星揽月、改换天地、再造乾坤。

  “轰!”

  好似开天辟地以来的第一声巨响,在整个遮天世界的宇宙中炸响,无尽的元气纵横激荡,周围无量法则交织而成一条条秩序神链,天地都为他而鸣。

  各种祥光瑞彩垂落而下,演化四灵异象,宛如诸天都在礼赞!至尊至圣至贵之气弥漫而浩荡,宇宙都好似窒息了一刹那!

  神威浩荡十方,九天十地皆颤!

  “唳!”

  “吼!”

  凤鸣动天!

  龙吟动地!

  神光绽放,瑞彩四射,凤鸟呼啸,苍龙呼啸。

  又有无尽的星辰大放光彩,好似在为之庆贺一般。

  一股强横的气势逐渐升起,横扫九天十地,八荒六合,世间无敌,威严浩渺,神威如狱,恐怖的压力犹如十万座神山升腾而起,镇压而下。

  整个遮天宇宙都好似突然一震。

  无数生灵只感觉天地好似一暗,仿佛天蹋了一般。

  一股好似镇压无尽寰宇的恐怖压力从天而降,镇压了他们的意志、心灵、精神、身体乃至于所有的一切,丝毫都不能反抗。

  整片宇宙之中的众生,不管相隔了多么遥远,都感受到一阵颤栗,匍匐在地,大礼参拜。

  一尊尊古老的存在被惊动。

  北斗星、飞仙星、紫薇星、永恒星、葬帝星……

  圣地传承、荒古世家、无上神朝……

  帝阵复苏、帝兵复苏……

  一道道神光、帝纹冲天而起,不断的释放着自己的光芒以抵挡这股莫名的压力。

  有神人、佛陀、圣兵、山川、星域等异象显化……

  无数道气机交织,纵横于世间上空……

  他们都如临大敌!

  “这是……帝威?不对,帝威没有如此强盛,莫不是有人成仙?”

  一尊古老的存在发出疑问。

  “世间何来的仙?大帝至尊已是人间巅峰,你莫非是沉睡太久,脑子糊涂了?”

  一道冰冷的意志自宇宙虚空中回荡。

  “怎么又是北斗传来的气势?成仙路开启了吗?”

  又有人问道。

  “地点是北斗星没错,时间却未到,只是……为何如今出现了巨变……”

  那道冰冷的意志稍有疑惑。

  “是不是那位女帝已成仙……”有人不确定的问道。

  “不是她,那位要成仙,还差上一筹……从气息上看也不是她……”冰冷的意志斩钉截铁的回道:“神话世界三百万年,上古百万余年,无数古皇大帝也无一人成仙,何其之难也!”

  过了一会儿,那股绝强的压力逐渐消失,数息之后彻底消散,仿佛方才的一切只是黄粱一梦,海市蜃楼一般。

  天空依然碧空如洗,风儿依旧徐徐吹动。

  世间依旧如故,好似什么都没有发生。

  只是,有些人知道。

  天变了!

  ………………

  一座庞大的宫殿悬浮在荒古禁地的上空,释放着无量道神光,在整个北斗星上空都异常显眼,清晰可见。

  引得无数人猜疑不已。

  当然,这一切和陈恒之无关,他没有闲功夫去在乎外人的想法。

  无尽的星空,有如吹去一层浓雾般,就这样呈现在陈恒之眼前。

  一眼望去,整个遮天世界的一草一木在他眼中都一览无余,犹如掌中观纹般,清晰可见。

  他好似成了这个世界的天道一般,神识蔓延到整个遮天宇宙,只要陈恒之心念一动,就可以搅动命运长河,对整个遮天世界形成难以预料的影响。

  好似整个遮天世界已经成了陈恒之的私人领地、家中的后花园一般。

  编织万物命运,操控世界众生。

  陈恒之轻轻一笑,他知道,这是占据了遮天世界的天心意志所致,从而形成的一种错觉,如同在仙剑奇侠传世界获得天心意志时一模一样。

  不错,改修了遮天法,陈恒之轻而易举的证道大帝,并且突破大帝晋升红尘仙,原著中那所谓的证道之劫并没有降临。

  毕竟,陈恒之已经渡过了成仙之劫,他的生命本质已经是真仙,凝聚了真灵,哪怕世界规则不同,遮天世界得天道也大不过诸天万界的大道,衪没道理也不敢降下第二次天劫。

  就在陈恒之证道红尘仙之后,遮天世界的天心意志竟然如同乖宝宝一般,老老实实的送到他面前,甘心供他驱策。

  轻而易举地,陈恒之就炼化了天心意志,成为当世大帝,却比之当世大帝还要强大亿万倍。

  天道降下祥瑞以庆贺!



阅读提示:系统检查到无法加载当前章节的下一页内容,请单击屏幕中间,点击右下角或者右上角找到"关闭畅读"按纽即可阅读完整小说内容。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