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巨大 直达底部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7章灵墟洞天(10000字)
      万人往已是三阶金丹境的修为,境界上大略与遮天世界的仙台四半圣或是仙台五圣人相当,具体战力还需打过才知道。

  而刘晋元则是三阶法力通玄境,与之对应的则是仙三斩道王者。

  他们的实力比起整个遮天世界,自然是不值得一提,尤其是遮天后期,圣人多如牛毛,王者如蝼蚁。

  但是,在遮天前期,尤其是在东荒这块修行落后之地,不说大圣,便是大能都可以称霸一方,引得无数人前来拜见。

  因此,当疑似王者的刘晋元,疑似圣人境的万人往出现在东荒时,来自灵墟洞天的少女薇薇自然是要多恭敬就有多恭敬,丝毫不敢有轻举妄动。

  少女薇薇的心思,在刘晋元和万人往眼中展露无疑,可谓是掌上观纹,刘晋元微微一笑,说道:“薇薇是吧,可否带我们前往拜访贵派?”

  薇薇一怔,心下大喜过望,躬身道:“前辈大驾光临,必使蓬荜生辉,前辈请!”

  她说完,轻轻一扬手,一道虹光包裹着她,往前飞去。

  “走吧!我带他先行一步!”

  万人往哈哈一笑,挥手带着庞博往前飞去。

  刘晋元脚步一迈,看似缓慢,实则迅疾无比,每一步走出,就是数里之遥。

  这是缩地成寸的神通,心意一动,便将数里的路程折叠成一步左右,漫步前行,极是潇洒。

  当年陈恒之除了五行神通因神而明之,不好传授之外,几乎是将毕生所学倾囊相授,从最低的武功秘笈,到修仙法诀,全部教给了刘晋元。

  落在最后面的叶凡见状,嘴里呼喝着“御剑术”,一道剑气生出,托着他御剑飞驰,生怕被甩下。

  众人各施手段,风驰电掣,下方无尽的原始老林飞快倒退而去,纵然如此,仍旧还是飞行了足足有一个多小时,才到达荒林的边缘地带。

  此刻,天色早就已经暗了下来,远远地看到了一座灯火通明的小镇。

  刚一接近这里,顿时有七八道虹芒冲天而起,颜色各不相同,每道虹芒内都立着一道身影。

  “是薇薇回来了。”

  “在荒古禁地周围有什么发现吗?附近的各座洞天福地都派来了高手,像是在寻找什么,没有和他们遭遇吧。”

  “既然我们的几位老祖对荒古禁地有所感应,那些洞天福地中的强者自然不能没有觉察。”

  那些道虹芒中是几位老人,似乎是这个被称作薇薇的少女的长辈。

  “这些人是……”

  “该不会是误入荒古禁地,而后活着走出来的吧?”

  几位老人见到少女回来,顿时哈哈大笑了起来。

  “哈哈,不错,我们先回去再说!”

  众人快速降落在小镇,走进一个灯火通明的大厅。

  在灯火通明的大厅中,几位老人眼神犀利如电,不断扫来扫去,惊异的打量着刘晋元、万人往、叶凡、庞博四人。

  “他们的衣饰好生怪异……”

  “他们说的话也很古怪……”

  老人们像是看待嫌疑人一般,看向刘晋元四人。

  少女薇薇上前两步,恭敬的对刘晋元等人道:“此地乃是本派的歇脚点,如今天色已晚,还请前辈稍待,明日再前往我灵墟洞天,前辈意下如何?”

  几位老人闻言,愕然不已,一个老人的眼神突然无比凌厉了起来,带着无匹的强大气势,狠狠地看向刘晋元和万人往。

  这一眼看去,他怔住了。

  强大的气势,刹那间瓦解消散,仿佛从来没有过,老人脸上的皱纹,忽然深了几分,眼窝更加深陷几分,脸上渐渐露出震惊的神情,就像是看到了无比伟岸的存在。

  “圣人驾临,晚辈恭迎!”

  他无比的敬畏和虔诚,恭恭敬敬的行礼。

  在万人往的身上,他感受到了大道的气息,不是一种,而是很多种,多种大道的气息,让面前的这人像是天,像是地。

  无所不在,无所不包,浩瀚无边。

  这是一尊恐怖到了极点的存在,这是人间的圣人,他自然是心悦诚服,毕恭毕敬。

  随后的事情就简单了,刘晋元一行四人被当成贵宾对待,享受良好的服务,呈上灵果佳酿。

  直令叶凡和庞博感慨不已,刚才他们还是被当做嫌疑人一般,被人随意喝来喝去,转眼之间,双方的地位就倒转了过来。

  叶凡和庞博心中生起明悟,这个世界,实在是一个弱肉强食的世界,唯有实力,才是根本,也唯有实力,才能赢得他人的尊重!

  众人分宾主落座后,刘晋元开口说道:“我等从地球降临贵星,初临宝地,还不知道贵星的情况,不知诸位能否讲解一番?”

  灵墟洞天的几位长老心中一惊,从外星球而来?难怪能有如此恐怖的修为,而且语言和服饰不同的问题,也能解释得通了。

  只是,这地球……又是哪里呢……

  一位老人恭声答道:“回前辈,这片土地上,尘世间,统治这片荒古禁地的国家名为‘燕’,南北长两千里,东西长三千里,而如此疆土在东荒不过是沧海一粟,像这样的国家数之不尽,燕国内有六个洞天福地,我灵墟洞天忝居其一。”

  “燕国在东荒不过是沧海一粟?这一隅之地又有六个洞天福地?这个世界到底有多少修行的仙门……”庞博小声嘀咕。

  老人继续说道:“除了东荒,这世上还有西漠、南岭、北原、中州,其又以中州为最,可谓浩瀚无边,神秘无尽,修士难以横渡……”

  叶凡和庞博彻底石化,再也难以再说出什么话,心中不断想着,这究竟是什么样的世界啊,如此广阔,比起地球怕是大了成千上亿倍不止!

  另一名老人接过话头,说道:“我灵墟洞天虽然仅是小门小派,却隶属于东荒某一赫赫有名的圣地之下……”

  说到这里,老人溺爱的看向旁边的少女薇薇,道:“薇薇便是我灵墟洞天千年一出的不世奇才,不久后就要被选送进圣地修行,真是有些舍不得啊,但是我等不想耽搁了她的修行。”

  老人的言下之意,我们背后还有圣地,有后台,有靠山,你们千万不要乱来。

  他的意思,万人往听出来了,刘晋元也听出来了。

  万人往充耳不闻,只是慢慢品尝着灵果和佳酿美酒,将交涉之事尽数让刘晋元负责。

  他算是看出来了,别看群主陈恒之说的那么恐怖,将众群员留在这个世界不理,要众群员横扫禁区才能回去各自的世界。

  实际上,他是恨铁不成钢,此举既是在磨砺众人,也是在鞭策。

  这个世界如此广阔无垠,修行辉煌,真真是黄金大世,自是磨砺群员的好地方。

  想来,群主也算是用心良苦。

  如此一来,万人往就不急了,以他如今的境界来说,想要提升一步,何其之难也,自是要看机缘,急也没用。

  刘晋元微微一笑,正待说话,却听得大厅外突然传来哈哈的大笑声,道:“你灵墟洞天不行,有良才美质还得送出去,其实大可送到我们的洞天来,哈哈哈……”

  众人一怔,刘晋元也不再说话,作壁上观,脸上露出玩味的神情,坐在主位之上,饶有兴趣地看着事态展。

  天空中,陆续降落下十几道虹芒,这些人不请而来,直接走进大厅中。

  十几人走入大厅中,身上的虹芒敛去,这些人有男有女,都在四十岁以上,或静如幽兰,或凌厉如剑芒,或沉稳如磐石,都有各自特别的气质。

  其中一名中年男子气势沉凝,说话铿锵有力,哈哈大笑道:“燕国境内,虽号称有六处洞天,但你们的灵墟洞天有些名不符实,称之为福地到差不多。”

  “刘万山你什么意思?”

  灵墟洞天的几位老人面露不愉之色。

  那被称作刘万山的中男子,人如其名,像是山一般立在那里,给人以压迫感,他说话非常的直接,大笑道:“怎么,被我揭穿了恼羞成怒吗?哈哈!圣者前辈降临燕国,我燕国修士自是要前来拜见,难道你灵墟洞天想要独占好处不成?”

  “金霞洞天门下,拜见圣者!”

  “玉鼎洞天门下,拜见圣者!”

  “烟霞洞天门下,拜见圣者!”

  “紫阳洞天门下,拜见圣者!”

  “夕月洞天门下,拜见圣者!”

  十几个不请自来之人毕恭毕敬,向主位上的万人往和刘晋元两人行礼。

  刘晋元抚袖将众人扶起,言道:“诸位免礼,我等初来乍到贵地,不明诸派恩怨情仇,因此,诸位有什么纠葛,还请自便!”

  言下之意,你们有什么事,要打要杀还请自便,不要扯到我们身上。

  五大洞天之人见此情形,尴尬的笑了笑。

  灵墟洞天的那老者见此,明白前辈定是不欢迎他们,出言道:“你们要拜见圣者大人,现在拜也拜了,见也见了,我灵墟洞天不欢迎你们,请你们出去!”

  来人纷纷脸色一沉,碍于万人往二人在场,没有发作,告罪了一声,匆匆离开了此地。

  “这就走了……”庞博嘀咕道。

  对于这些人的离开,万人往和刘晋元都没有出声,任由其来去。

  随后,自去休息不题。

  次日,在灵墟洞天的诸多长老带领下,一众人前往灵墟洞天。

  一行人在一片飘渺的仙山前停下,这里一派祥和,佳木葱茏,亭台楼宇点缀其间,流泉飞瀑,仙鹤飞舞,生动自然,实是一处宝地。

  “这里就是灵墟洞天吗?”

  庞博忍不住问道,不过接下来的话实在有些大煞风景,低声自语道:“仙鹤很肥啊,能捉一两只烤来吃吗……”

  旁边一位长老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道:“那是开了灵智的仙鹤,不要乱打主意,以你现在的身手,根本无法靠近它们。”

  “嘿嘿……”庞博尴尬的笑了笑,暗中却在想着,我打不过,我兄弟叶子总打得过。

  他已经在琢磨着怂恿叶凡动手,捉一两只仙鹤烤来吃。

  此地并不是灵墟洞天,仅仅山门而已,走入里面,仙雾飘渺,朦朦胧胧,奇花异草遍地皆是,当来到云深不知处,只见一面大青石立在前方,上面刻着刻着两个古字:灵墟!

  见众人有些兴趣,老者在一旁解说了起来。

  古老相传,这里乃是荒古前遗留下的一片废墟,被后人稍微清理一番,便成为了一处洞天福地。

  可以说,灵墟洞天历史悠远,如果向上追溯,这片古地可延伸到荒古时代。

  后世人曾经在这里大规模挖掘与清理,希望可以在废墟中寻到几件神物,但是最终的结果却是一无所获。

  在此处洞天修行的历代强者,总觉得此地不那么简单,可惜始终没有任何重大现。

  刘晋元微微点点头,众人路过大青石,走进前方的仙雾中,突然间场景大变样,里面是一片无比瑰丽的世界,像是瞬间来到另一片天地。

  “这就是灵墟洞天!”

  “完全像是自成一片天地!”

  叶凡与庞博惊呼出声,他们目不转睛,打量着周围的美景。

  这里的植被像是备受日月精华青睐,就连那些草木都分外翠绿,犹如碧玉雕琢而成。

  此地古木参天,药草芬芳,灵禽飞舞,珍兽出没,神泉汩汩而流,比起地球上最美的景色还要漂亮许多,不愧有着“洞天”的称呼!

  远眺望去,山峰秀丽,灵气逼人,一道千米长的大瀑布正从一座高山垂落而下,白色匹练如银河倒挂,隆隆声响如万马奔腾,壮观而又瑰丽。

  “真不愧是洞天福地,景物非凡,像是世外的一片净土。”叶凡在一旁感慨道。

  曲径通幽,一条鹅卵石铺成的小路,经过瀑布,蜿蜒进秀丽的仙山深处。

  一路上,古木参天,枝杈苍劲如虬龙,可以看到不少殿宇,掩映在草木间,非常和谐与自然。

  古路两旁,有人工开辟出的药田,里面人参粗如儿臂,灵芝高挂九叶,更有许多不知名的药草晶莹闪闪,内蕴点点光华。

  药香飘溢,沁人心脾,路上相遇的人大多数都要向几位老人施礼,而对薇薇的态度也非常友好,这位不世奇才在灵墟洞天的地位可想而知。

  薇薇也逐一回礼,并无倨傲之色,在这祥和的净土中,她真如仙子一般清丽出尘,最后如同一道轻柔远去的风儿,袅袅娜娜,消失在如画的洞天深处。

  众人到一座矮山前,这里茅屋三两间,竹林两三片,一块药田伴屋前,几株老木紧相连。

  虽无琼楼玉殿,一切看来普通而简单,但却胜在恬静与自然,安宁如世外净土,让人心灵如受洗礼,远离尘世间,涤尽烦扰。

  “前辈,此处是我灵墟洞天弟子所居之处!”一位老人恭恭敬敬开口介绍道。

  “嗯!”刘晋元点头应了一声:“不错!”

  行了一段距离,终于到了一处所在,宫殿阁楼,琼楼玉宇,灵气充沛,远甚弟子所居地十倍之多!旁有花园,花园旁有大湖,湖中有鱼有荷,极是美丽。

  正是掌门和诸位长老的所居之地。

  众人迈步进了宗门大殿,分宾主落座,待上了灵果美酒佳酿之后,过不得多时,一名身穿紫色道袍的中年人走了过来,他眉宇如剑,昂藏如山,两手空空,修长的手指随时都可以扼杀人的生命。

  此人得到消息,从后堂赶了过来。

  他身上道道气劲鼓动,化为天网,向着刘晋元和万人往二人笼罩过去。

  那天网的每一道丝线,都是紫光组成,轰隆隆盖压四方,天地色变。

  “这是紫气天罗网!绝杀之招,掌门居然练成了!”许多灵墟洞天的人都感觉到震撼不已。

  但是,下一刻。

  刘晋元轻笑一声,手指一动,“哧啦!”这张大网全部都被破掉,摧枯拉朽一般,他的手指划开了层层紫气凝结成的罗网,已经点在了此人的眉心之间。

  那人脸色大变,似乎是被一柄锋锐的神器触及到了生命的底线,只要刘晋元微微一送出手指,他的脑袋就要爆炸,甚至直接将打得他魂飞魄散。

  他的身体猛得后退,想要躲避开击杀,但是,刘晋元的手指上,似乎带着无与伦比的吸力,要把他整个人都吸取进去,他怎么退后,都动弹不得。

  刹那之间,那人脸上的汗珠就滚滚下来。

  刘晋元却收手了。

  他站了起来:“你是何人?难道这就是贵派的待客之道?”

  “你……”

  那人声音有一些干涩,喉咙嘶哑,刚才他是从鬼门关上走了一遭回来,刘晋元若是真的杀他,简直是不费吹灰之力。

  确实,此人不过是道宫二重的境界,刚刚点燃心肺之神,比之刘晋元相差了不可道以里计。

  领刘晋元等人回来的一名老者恭敬的站了起来,说道:“前辈息怒,敝派掌门年轻气盛,听闻有圣者降临,匆匆赶来,欲与圣者试探一二,得罪之处,还请前辈饶恕则个!”

  那中年人苦涩着脸,弯腰一礼:“前辈能屈居我灵墟洞天,使蓬荜生辉,是我们的荣幸!我鬼迷心窍,一时糊涂出手,还请前辈降罪。”

  这位灵墟派掌门不得不低头,在他的感应中,刘晋元要想杀他,几乎是轻而易举。

  刘晋元闻言,脸色稍霁,道:“若是不欢迎我等,大可直言,刘某不是不讲理之人,我等大可另找他派,想来,燕国修行界之人不会尽皆不明事理!”

  那灵墟洞天的掌门连连讨饶:“前辈恕罪,还请前辈容禀……”

  之前,他听得下面的人回报,说是有圣者一级的人降临燕国,而且来到了灵墟洞天,他的第一反应就是,肯定是骗子。

  在遮天前期,仙三王者可不常见,不是已经凋零就是在闭死关,便是各大圣地世家的掌门人也不过仙二大能级修为而已。

  如今却有人胆敢冒充圣者,他自是要出手试探一二,以免被人蒙骗,否则,一旦传出去,灵墟洞天被人骗了,那整个门派无数年积累下来的名声都要臭了。

  哪知道,这一试探却了不得,是不是圣者,他不知道,毕竟灵墟洞天的掌门没见过圣者。

  但是,在他的感应中,刘晋元的气势比之那些圣地的长老还要强横。

  无论其是不是圣者,都已经不重要了,灵墟洞天得罪不起,只能俯首称臣。

  “……便是如此,我才出手试探一二,还请前辈恕罪恕罪!”那灵墟洞天的掌门解释了一遍。

  刘晋元闻言心中一惊,看了一眼万人往,看到了他眼中的疑惑之色。

  “世间已少有圣者存世……”刘晋元轻声疑问道:“怎么可能呢,师尊曾言,各大禁地中数十位至尊蛰伏,不敢出现,想来是世人强横,将至尊逼得不敢出世,怎的听阁下所说……”

  “禁地?至尊?”灵墟洞天的诸长老面面相觑,不明所以。

  他们的层次太低,门派传承也不是很久远,根本就不知道黑暗动乱之事,自然也没听说过至尊之名。

  刘晋元见众人眼露迷茫之色,便不再说起此事,转而谈论起了修行。

  灵墟洞天的一众人瞬间大喜,老老实实地坐下来,注意听刘晋元讲道。

  不错,对于他们来说,就是讲道。

  不知过了多久,刘晋元终于讲完了。

  “前辈指点之恩,晚辈没齿难忘!”灵墟掌门恭敬的站起来,行了一礼,说道:“还请前辈在我灵墟洞天多住几日,指点我等修行。”

  一众长老都站了起来,齐声恳求道:“还请前辈在我灵墟洞天多住几日,指点我等修行。”

  刘晋元想了想,又看了一眼万人住,见他无异议,便说道:“我可以在这里待上一些日子,你也不用担心,在这期间,你们上上下下的弟子,都可以得到指点,不过我的行踪,你们却是不能透漏出去,知道了么?”

  “是!”众人齐齐应道。

  随后,灵墟洞天的一名长老亲自带领刘晋元一众人,往前安歇之处。

  待诸人退下之后,只留下了刘晋元、万人往、叶凡、庞博四人。

  “啧啧,这地方环境不错,鸟语花香!”

  庞博打量着周围的美景,称赞出声,有花有水,有鱼有楼,正是修身养性的好所在。

  “修行者,一切享受皆外物,虚妄而已!”刘晋元说道。

  叶凡闻言,疑惑道:“师兄的意思是,唯道之外再无他物么?”

  刘晋元眼睛一亮,赞叹道:“小兄弟好悟性,师尊曾言,舍道之外无物,可惜,我还做不到这一点,惭愧啊!”

  叶凡张了张嘴,不知道说什么。

  随后,他问道:“师兄,小弟有一问,不知仙长传授给小弟的蜀山剑诀,小弟能否再传授给他人?”

  庞博闻言,心中大喜过望,立时将目光望向刘晋元,眼露希冀之色。

  他知道,叶凡这是为自己所问。

  刘晋元闻言一笑,看着充满期待的庞博、叶凡二人,道:“什么?你说的什么?我没听到,麻烦再说一遍。”

  庞博一怔,叶凡却是瞬间听懂了他的意思,拉了拉庞博的胳膊,言道:“多谢师兄。”

  “我什么都不知道,我也什么都没说!”刘晋元摇摇头,睁着眼睛说瞎话。

  闲聊了一会,叶凡拱手退下,自是寻一处偏僻之地,将蜀山剑诀传授给庞博。

  却不知道,他们的一举一动都落在刘晋元和万人往的眼里,分毫毕现。

  两人负手而立,眼睛望向远方,穿过重重阻碍,清晰的看到,叶凡在教,庞博在学。

  万人往突然问道:“刘兄好像对这个叫叶凡的人很是看中,莫非此人有什么不凡之处?”

  刘晋元闻言,哑然失笑了一声道:“并非看中,此人能得师尊传授法诀,定然不是普通人,说不得日后还有再相见之日,此时只是顺手而为罢了!结个善缘,何乐而不为!”

  万人往抚掌大笑:“刘兄所言甚是!”

  ………………

  时间流逝,刘晋元和万人往或是参悟大道,或是指点灵墟洞天的弟子修行,这些日子倒也悠闲自得。

  而另一边,在这段时间,叶凡暗中将蜀山剑诀尽数传给了庞博,两人加紧修炼。

  这段时间的经历,给他二人的心灵带来了极大的冲击!

  有一言不合就下杀手!

  而灵墟洞天中的人力不如人,对刘晋元等人恭恭敬敬,像是供老佛爷一般,好生供奉。

  拳头大就是真理!

  这种场面,在地球上是看不到的!身为现代人,他们几乎无法接受这样的场面。

  对所处的环境,他们有了新的认识,弱肉强食,实力至上,便是这个世上的生存法则!

  “这就是修士的生活吗……”

  叶凡自语,他心中很不平静,这与他想象中的御虹而行、逍遥天地间的生活完全不一样。

  “或许,不同的修士有不同的路吧。”

  叶凡的目光越发清澈,露出坚毅之色,心道:“既然选择了这条道路,就要一步一步走下去,我的命运不能掌控在别人的手中,我要变强……”

  庞博也是狠狠的点头,颇为赞同。

  他们都有一丝紧迫感!

  在这个世界,力不如人就要任人宰割,这让叶凡如何能够忍受得了。

  时间悠悠,一晃而逝,半年时间过去了。

  灵墟洞天迎来了一次试炼。

  这次试炼,在原始废墟。

  灵墟洞天其实也是在原始废墟之中!在无尽岁月前,灵墟洞天所在地就是一片废墟,被后人清理一番,便成为了一处洞天福地。

  灵墟洞天历史悠远,如果向上追溯,这片古地可延伸到荒古时代。

  原始的废墟极其浩大,连绵无尽,灵墟洞天不过是其中的一部分。

  外面,还有极其广大的地域没有被清理出来,在那片废墟上,古木参天,各种珍禽异兽时时出没,更生有很多珍稀的药草。

  每年,灵墟洞天的长老都会带领弟子去那里历练,不仅是一种磨砺,还能增长这些弟子的见识。

  古木狼林的废墟并非净土,在里面栖居着不少蛮兽与凶禽,虽说有门中长老同行,但每年还是会有流血事件发生,损失不小。

  这一次试炼,有叶凡和庞博参加。

  得益于刘晋元之故,他们堂而皇之的享受灵墟洞天的资源福利,算是半个灵墟洞天弟子。

  此次,听到有试炼活动,自是要求参加。

  “试炼啊?很好啊!你们两个修炼了这么久,也该去见见世面了!”听得叶凡的禀报,刘晋元点头赞同出声。

  他的身边,叶凡和庞博恭候着立在一侧。

  “嘿嘿,师兄,您有没有用不上的神兵利器护甲之类的宝贝,小弟初涉修行,眼下冒然外出历练,没有利器防身,小弟心里有些慌张啊!”

  叶凡舔着脸,一脸期待的看着刘晋元说道。

  “呵呵!”刘晋元笑了笑道:“当年,我拜在师尊门下,可没有什么宝贝赐下来。”

  他想了想,道:“这样吧,我给你们俩一人一柄利剑,再一人一瓶生命灵泉,只要不是立死之伤,服用一滴便可恢复如初。”

  他一挥手,两柄神光耀耀的长剑凭空落下,轻易插进地底,只剩下剑柄露在地面上。

  又是两个巴掌大的玉瓶落在叶凡和庞博的怀中。

  叶凡和庞博二人对视一眼,皆是心生欢喜。

  “谢师兄赐宝!”二人齐声感谢。

  本来,他们两人只是怀着试试的想法,到刘晋元这里打打秋风,就算不成也没什么损失。

  哪曾想,竟然还真的有武器和宝药相送,对于习得蜀山御剑诀的二人来说,眼前这两柄异常锋利的长剑正合二人使用。

  更何况,还有生命灵泉相赠,如果刘晋元所言无误,那可真是活死人肉白骨的保命神药。

  二人欣喜若狂,怀抱着长剑,千恩万谢的退了出去。

  来到外间,见灵墟洞天的长老和弟子们已经等待多时,就等他们归来,就要出发。

  见叶凡二人到来,那名长老点了点头,带领着百余名弟子离开灵墟洞天,向着紧邻的废墟古地走去。

  而与此同时,万人往和刘晋元的居所。

  望着叶凡离去,万人往伸手一指点出,面前的虚空陡然生了变化,转瞬间成了一副移动变化着的屏幕。

  屏幕中,涵盖了整片废墟古地,无论是叶凡,灵墟洞天的长老,还是某些大妖,亦或是即将出世的妖帝坟墓,都在其中,无所不包,一览无余。

  这是一块随时变化着的荧幕,仿如卫星监控,现场直播一般,方圆数百里,每一个人,每一处风景,都在其中。

  刘晋元抚掌大笑:“万兄手段高明,我不如也!”

  “此乃小道尔,不值一提!”万人往摆了摆手,他的目光放在屏幕上,随口回道。

  屏幕上,叶凡会同灵墟洞天的一行人,离开了灵墟洞天,往废墟古地而去。

  在路上,叶凡和庞博摘了玉蛇兰,却不料被一条大蛇追杀。

  刘晋元目光望去,哑然失笑:“也不知道这位叶兄弟是否就是师尊口中的那种主角,光环在身,走到哪里都掀起一番腥风血雨,呵呵……”

  “主角…配角…”万人往沉思了一会儿,说道:“事无恒定,命运无常!主角或是配角,并无常势,所谓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穷!概莫如是!”

  他的意思,刘晋元自然知道,所谓的主角或是配角,只能代表潜力,或者说是有大气运在身,平常情况下,自然是逢凶化吉,遇难成祥。

  时来天地同借力,运去英雄不自由。

  若是所谓的主角或配角自己不努力,咸鱼一般不愿意翻身,再有气运伴身也是虚妄,不能将之转化为实力,终究会有消散的一天。

  所有的一切都是虚妄,唯有实力唯真。

  一如陈恒之这等恐怖强者,一言一行就改变天地,让天地迎合自身,我就是世界之主,所谓的主角又算得了什么呢。

  二人皆是心思灵通之辈,想通了这一节之后,不再言语,将目光望向屏幕上。

  这时,屏幕上出现了一片密密麻麻的古建筑群,虽然都已经半坍塌,化成了废墟,但是可以想象当年的恢弘。

  这片连绵无尽的古建筑群,俱都围在一座火山的周围,那里火光冲天,环形山口内竟然有滚滚岩浆沸腾不休,虽然没有往外流淌,却很是吓人,将半边天空都烧得通红。

  有一大片宏伟的古建筑物围绕在这座火山的周围,令人感觉非常怪异。

  而更令人不可思议的,则是随着沸腾岩浆涌动间,火山口内浮浮沉沉,不时冒出来的一座宏伟古殿。

  那座古殿在岩浆中沉浮不定,它金光灿灿,晶莹无比,有一股岁月的气息流淌不休,还有一道道神霞之光流转。

  火山下的古建筑群中,一只五米长的神鸟居于其上,它通体金光闪耀,一道道电弧缭绕在身上,乃是一种凶禽,名叫闪电鸟。

  而在其他建筑群中,还分布着将近二十头凶禽与蛮兽,皆是蛮荒异种,神异无比。

  有一只生有银翅的蜈蚣,足有手臂那么粗,长达两米,通体闪亮,像是白银浇铸而成,静静的伏在一片废墟间。

  还有一头体似莽牛、生有狮子、浑身密布青色鳞片的凶兽,高达十几米,像是小山一般立在废墟中,也独占一片区域。

  除了妖物,亦有灵墟洞天的二十几位长老,在与妖物争锋相对。

  以上这些,都只是火山下的存在。

  而在火山之上,也有着不少生物,有一个两米高的大汉,双臂上覆盖满了鳞片,在岩浆的映照下,灿灿生辉。

  而在他的旁边,还有着一名少女,她没有双臂,只生有一对金色的羽翼,满头长发如金丝一般,闪闪发光。

  与他们二人平起平坐的,还有一条巨蛇,它头上生角,腹下生有利爪,完全超出了蛇类的范畴,已经算是传说中的蛟龙。

  其间,又有灵墟洞天的掌门和四大太上长老在火山上,与绝世妖物进行对峙!

  “这座古殿的气息很古怪,我突然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看了半晌,刘晋元皱了皱眉,缓缓说道。

  “先不急,静观其变,以不变应万变!若是事情一有不对劲,我们立即离开便是。”万人往沉声说道。

  “也只能如此了!”刘晋元点头赞同。

  正这时,屏幕上画面一变,叶凡和庞博遇上了灵异之事。

  刘晋元和万人往两人凝神望去,却见,叶凡和庞博往废墟里走时,遇见了一具具干尸往他们身上砸来,好在二人已经身手不弱,轻易躲过。

  哪知道,随后又有一团黑雾将彻底整片废墟覆盖了,突然,出现了两团绿光,能有脸盆那么大的绿光,像是两团鬼火,又像是一对巨大的眸子,在黑雾中阴气森森。

  两团绿光移动的速度非常快,眨眼间就来到了他们的近前,要往他们的身体中钻,似乎是想要夺舍他们的身体一般。

  绿光速度越来越快,完全锁定了叶凡和庞博二人,在其周围忽左忽右,最终光华一闪,两道绿光消失不见,分别没入他们二人的身体内。

  “不好!”

  刹那间,叶凡只感觉体内一片冰寒,像是灵魂都被冻结了一般,他急忙运转蜀山剑诀,妄图驱逐那道光点。

  经过半年多时间得修炼,叶凡如今已是先天宗师级数的存在,换算起来,比之灵墟洞天的掌门也不惶多让。

  锐利的真气在叶凡体内经脉中运转,滋养着他的身体和灵魂,那道绿光突破不得灵魂防御,不得以之下,从他体内脱出,往外面而去。

  叶凡睁开眼睛,却见那道绿光又没入近在咫尺的庞博体内,庞博只来得及咒骂了一句,而后便直挺挺的倒在了地上,这让叶凡大吃一惊,快速冲了过去。

  “庞博,你怎么了?”

  然而,还没有等他来到近前,庞博便翻身坐了起来,双目变得绿幽幽,瞬间站起,发出一声低沉的咆哮,像是野兽一般,冷冷的看向叶凡,足足盯了数分钟时间,才移开目光。

  就在这时,一根巨大的柱子从天而降,轻轻按在庞博的头上,将他按倒在地。



阅读提示:系统检查到无法加载当前章节的下一页内容,请单击屏幕中间,点击右下角或者右上角找到"关闭畅读"按纽即可阅读完整小说内容。

猜你喜欢